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新点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敏颜一手抱着装有大黄豆的铜盆,一手拧个小木桶,笑容满脸地走进隔壁屋朱婶子家。

    “颜姐姐,你来了。”燕银正在喂鸡,见着田敏颜,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颜丫头,又来磨豆子了?”朱婶子正坐在檐下缝补着一件旧衣裳,笑着问。

    “是呢,婶子,又来叨烦你了。”田敏颜脆声说道。

    “邻里乡亲的,说啥子叨烦?”朱婶子啐了她一声,笑道:“不过是件死物,多用两次又不会疼了?况且,你教你叔做的那玩意用着推磨可省事多了。”

    “婶子,那我去了。”田敏颜笑着谢了,然后走到院子后头,将手上的物件都放了下来。

    “颜姐,我帮你舀豆子吧。”燕银脆生生地说道。

    “不忙,你若有事就忙你的呗,我自个也可以的。”田敏颜看了一眼这个石磨上新添的物件,不由笑着道:“你爹就是个巧手,才儿说一次,他就知道这杆咋做了。”

    原来,前两天田敏颜泡了大豆,因为家里没有石磨,就来借用燕银家的石磨,却发现,是最原始的用手掰转石磨的推手,既费力又累,这要是个弱的,还推不动呢。

    田敏颜就想起前世在农村里看到的推磨,推手上都是套着个杆,杆呈九十度焊着,尽头则再焊了一条横杆,像是自行车的车头那样的形状,这样,人就可以把手放在两端顺时针的使力,让杆带着石磨转动。

    燕银的父亲朱大郎是个打铁匠,田敏颜一说,他就知道怎么个做法了,这玩意焊好后,田敏颜还特意来看了,指使着用一条麻绳打个活结往屋檐上吊着杆,这样一推那推手,杆头带动着石磨转动,就省力许多。

    “爹才赞你呢,说这法子好,现在就连我都推得动了。”燕银呵呵地笑着,帮着她用井水清洗了石磨后,摆好装浆水的木桶,拿起勺子连水带豆的舀了一勺在石磨中间的空心孔里。

    “颜姐,昨儿你们家那闹的一出,后来咋的了?小五可大好了?话说狗剩她娘可真下的狠手呢。”朱燕银放好豆子后,帮着田敏颜推磨,一边闲话着。

    “总归不会让她白打了就是。”田敏颜笑着回了一句,又想起昨儿李氏气急败坏恼羞的样子,就觉得一阵好笑。

    自己嘴馋没打招呼就喝了她下了好东西的奶/子,还怪她呢,说羊奶/子有毒,嚷嚷着田敏颜不安好心,让人喝坏的东西。

    田敏颜怪笑又夸张地张大嘴惊讶地道:“二伯母你该不是吃了锅里那剩下的奶/子吧?”

    李氏整个人拉的虚脱,见田敏颜这么问就觉得不妙,白着脸点了点头。

    “哎哟,那可喝不得呀。”田敏颜一拍大腿说道。

    “咋咋喝不得?”李氏抖了起来,不知为何,她怎么看怎么觉得田敏颜一脸的不怀好意。

    “我娘说家里耗子越来越多了,我就想着用那小半碗奶/子来药耗子的,所以给下了耗子药,咦,莫不是我拿错了?”

    “什么?耗子药?”李氏一听,立时尖叫起来,脸色唰地褪尽。

    “对啊,奇怪了,耗子药还是宋货郎那买回来的,说是顶好的药,只要一点点耗子就会死光光的,莫不是他忽悠我?啊呀,二伯母,你咋了?”田敏颜看着李氏倒在地上,不由大叫道:“来人呐,我二伯母她厥过去了。”

    没错,李氏被吓得晕了过去,醒来后,还惊叫着要请大夫,说她要死了,要变死耗子了,亏得田敏青不断地劝说,才消停下来。

    “真的,真的没事儿吗?真的不是耗子药吗?”李氏惨白着脸拉着女儿的手问。

    “娘,要是耗子药,你还能说话么?田敏颜那死丫头说了,是她拿错了药,拿的是前儿个的巴豆粉,所以你才会拉肚子的。”田敏青没好气地道:“所以说,你咋这么见不得好东西,问也不问一声就乱吃乱喝了?”

    田敏青想起田敏颜那副得意又不存好意还幸灾乐祸的样子,就恨不得去撕了她的脸,偏偏这让自己丢脸的是自己的亲娘。

    “谁知道这死丫头会下药?她一定是故意的,对,一定是。”李氏听了立即气哼哼地大骂:“她就是故意下药让我吃,让我不好过,死丫头,看我不撕了她。”

    “娘,人家都说了是药耗子,又没叫你吃。好在是巴豆粉,要真个是耗子药,你当如何?看你以后还敢乱吃她家的东西不。”

    “这,这不该吧。”李氏好一阵后怕,再想起田敏颜那在牲口圈里凌厉冷傲的目光,生生的打了个激灵,暗道日后还是少惹这丫头为妙,省得再吃亏了,又想那死鬼咋还不来接我去横河啊?

    不过一日,李氏见了田敏颜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躲着避着,让田敏颜心里大为舒服。

    “反正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还之。”对朱燕银的追问,田敏颜只一笑而过,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道。

    有朱燕银的帮忙,田敏颜很快就将一盆豆子给磨完,足有一小桶的豆浆。

    回到家,田敏颜又赶着煮豆浆,煮羊奶/子备用,重新做起蛋糕来。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又有罗氏帮着打下手,田敏颜一边用炭笔记录着自己称下的蛋糕作料的分量,一边忙活,很快就做出一个蛋糕来。

    第二次成品,当白老鼠的自然还是自己的家人。

    田敏颜眼巴巴地看着田怀仁几人,问道:“怎么样?”

    “好吃。”田怀仁平白无奇的评价。

    “香,软,比第一个更好。”小五的评价

    “香而弹,鸡蛋奶/子味浓郁,松软,入口易克化,甜度适中,不错。”田敏瑞的评价。

    “比之前做的要好,好香甜,这种老人吃了估计会挺好克化的。”罗氏小口小口地咽。

    田敏颜听了眉开眼笑,又示意他们喝桌上的豆浆:“再配上这个试试。”

    “不错。”

    “好甜。”

    “豆香味浓,这吃法看着新鲜。”

    田敏颜看着几人满足的脸,笑弯了眉眼,说道:“如此,就按这个配方来开展我们的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