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十七爷的身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在田敏颜忐忑不安地等待的时间里,秦掌柜又从后院里走了出来,脸带着惊讶和意外。

    田敏颜见此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慎重起来,僵硬着脸道:“秦掌柜,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没,极好,我就是惊讶你小小年纪竟有这么好的手艺。”秦海棠笑着坐了下来。

    田敏颜闻言一喜,小心翼翼地看向她:“那,秦掌柜,我想,我想。。。”

    秦海棠温和地看着她,嘴角含笑。

    田敏颜见此,吸了一口气,反而淡定下来,笑着道:“秦掌柜,我知道您的茶居有自己的点心师傅和厨子,也知道他们的手艺都是极好的。秦掌柜,你看我这蛋糕能上得了台面么?要是在您的茶居里寄卖,您看可行不?”

    “当然,我也可以给您们茶居抽佣分成。”她又补了一句。

    “哦,你能给我们多少分成?”秦海棠掂起兰花指捏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并不看她。

    “秦掌柜觉得应该抽多少?”田敏颜反问一句。

    秦海棠一怔,忽地呵呵地笑出声,良久,才道:“我也不和你客套,我这里上好的一杯茶也要上百两银子,你这点吃食,我还不放在眼里,你若真要给,那就给一成吧,当赏小二们的跑腿钱。”

    田敏颜听了大喜,喜色过后,却又有些迟疑:“秦掌柜不会是逗我玩吧?”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也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虽然和秦海棠打过几次交道,可她还是谨慎点好。

    “怎么?你还信不过我了?”秦海棠笑容一敛,淡淡地道:“既如此,你们回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太意外了。”田敏颜连忙站了起来,抓住她的手臂说道:“自然是信得过您的,只是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在咱们头上。”

    “你这丫头,是个有福气的人。”秦海棠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小小的手,伸出一只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不过你这吃食虽然新鲜,可要是再完善点就更好了,品种再多点。”

    “我知道的,我一直在捣弄呢,您放心,只要捣弄新品种,我第一时间来请掌柜尝试点评。”田敏颜笑得眉眼弯弯。

    “如此甚好,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两兄妹若不忙走,就坐着耍。”秦海棠站了起来,说道:“明日把吃食送过来吧。”

    “我晓得哩,也不敢唠叨秦掌柜您,我们还要采购些物件,这就告辞了,明日辰时我们准点送蛋糕过来。”田敏颜十分识相的告辞。

    和田敏瑞走到茶居门口,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堂内门帘子一闪,她不由歪了歪头,耸耸肩走了。

    不知为何,刚刚总感觉一记目光在看着她,现在却又消失了。

    秦海棠回到后堂,拐过花园,来到一座雅致的小楼前,步履轻快地走了进去。

    进得堂内,一个面如冠玉,长有一双桃花眼的年轻男人正坐在堂首,手边,是那吃了大半的蛋糕。

    “王。。。”

    秦海棠才施了个半礼,男子就抬了抬手说道:“秦姑姑不要多礼,说了多少次了,这里不是宫内,你又曾是母妃身边得力的大宫女,大可以自在些的。”

    “小王爷抬举,可这礼不可废,奴婢不敢妄自尊大。”秦海棠浅笑着看向那被称为王爷的男子。

    如果田敏颜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张大嘴,因为这男子不是谁,正是那个她称之为狐狸的十七爷,齐祈。

    “秦姑姑当日定要出宫,又舍弃京都的繁华来到这个小镇,为的不就是自在的过日子么?”齐祈叹道:“怎的到了我这里,就一定要守宫中那套礼,你也让我自在些罢。”

    “小王爷如今够自在的了。”秦海棠淡笑着道:“京中哪个王爷像小王爷你这般,天南地北的走?要是娘娘还在生。。。王爷,奴婢。。。”

    秦海棠自知失言,顿时变了脸色。

    听她提起过世的母妃,齐祈脸色变了变,却很快恢复自若,淡笑着道:“姑姑无妨。不过如你所说,母妃若还在,怕是巴不得将我拴在身边了。”

    “可不是?当年小王爷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长得粉雕玉琢的,嘴儿又甜,没哪个不爱的。您是娘娘唯一的骨血,娘娘是疼到了骨子里,跟眼珠子似的看待。您不知道吧,娘娘夜里常对奴婢说:海棠啊,祈儿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人了,日后若是我不在了,你一定要替我多疼疼他。”

    秦海棠说着,声音带了些哽咽,眼圈泛红。

    那个良善的女子,那么美好,那么温柔,却偏偏敌不过天命!

    而随着秦海棠的述说,齐祈的眼前也涌现一个爱穿一身粉白,像朵白玉兰似的女人,他的母亲。

    “您瞧我,又失礼了。”秦海棠从缅怀中回过神来,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说道:“您长得如娘娘所描画的

    一样,那么俊,那么好,娘娘在天上,一定会为您感到骄傲的。”

    “那自然,我是谁的儿子啊?”齐祈故作得瑟一笑,掩去眼中的落寞伤感,岔开话题问:“那丫头走了?”

    “走了。”秦海棠点点头,将她的提议都一一说了。

    “丫头还挺多点子的。”齐祈一手撑在下巴上,说道:“她现在不送首饰图来了?”

    “嗯,我估摸着她不会再送,我探过她的意思,似乎都不打算再画了呢。田姑娘看着年纪小,可心眼挺大的,就算能画得出,估计也不会再卖,看她的意思,似乎将来要开首饰铺子呢。”

    “哦?”齐祈来了兴致,问道:“她当真这么说?”

    “倒也没说,只是一种直觉。”秦海棠想着当日旁推敲击的问话,问及她日后的打算,田敏颜那双发亮的眼睛,就像那金刚石一般耀眼夺目。

    她不会像那眼浅的,只要有钱就会不顾一切,就从她不是连贯着拿图出来,而是只出了那么几幅,就知道她心中极有成算,凡事总会留上一手,倒比一般农家女子来得要让人意外。

    “呵呵,那真要看看这丫头还有多少本事了?”齐祈眯起桃花眼,看着桌面上的蛋糕,手指一敲一敲的,表情高深莫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