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眼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却说田怀兰气匆匆地回到杨家布店,看到杨大勇坐在店内打瞌睡,有客人也不知起来招呼,不由更怒了。

    啪的一声,她一掌拍在柜台上,杨大勇被惊吓得跳了起来,嚷嚷道:“谁敢扰老子的好梦。。。哎哟,娘子,是你啊。”

    见是自己娘子,杨大勇立即换了一副谄媚的笑脸。

    “作死呢你,大白天的打瞌睡,有客人也不晓得,打瞌睡就有银子了吗?”田怀兰瞪着眼骂,哼哼道:“我咋嫁了你这么个懒的。”

    杨大勇心里冷哼一声,当初若不是你倒贴身子赖上来,你当我想娶你,杏花村那个丽姐儿多漂亮啊?那身段,那管嗓音,啧啧。

    杨大勇想起嫁人后更加风韵有味儿的丽姐,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巴砸着嘴舔了舔嘴角口水。

    可现在的田怀兰可是得罪不得的,为什么?听听她说啥的就知道了。

    “凭我的姿色,凭我哥是个官老爷,要嫁谁不行?偏偏就和你这冤家混上了。”

    没错,就是这话,说了一百次还是这话,只因为田怀德当了个小官儿,田怀兰就有资本翘起尾巴来了。

    “娘子,一大早的,咋火气这大?谁个敢给你气受了?给我说说,我一准儿去教训他。”杨大勇拥着她的肩头坐下,笑嘻嘻地问。

    田怀兰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手,又骂了声大白天的,作死呢,接着又道:“还有谁,不就是我三嫂。”

    紧接着,她又将才儿看到的一一与杨大勇说了,一边说,一边眼冒火光。

    “我当是啥,不就卖两个吃食吗,也值得你生气?这穷酸的,你还过去打招呼,是我早该掉头走了。”杨大勇不屑地嗤了一声,又想到什么似的坐直身子问:“慢着,她们没说来我们家吃饭吧?”

    田怀兰冷笑地睨了他一眼,哼道:“你当咱们杨家是金山银山,谁都能来打秋风啊?”想起她问到的消息,又道:“你还当人家巴望你,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你道那啥子豆浆,蛋糕的卖多少银钱?”

    “还能有多少,不就一碗水儿,一文钱还嫌多了呢,这小贩卖的点心不都两三文钱,那肉包子也才几个钱呐。”杨大勇不屑地道,全然没放在心里。

    田怀兰又嗤笑一声,说道:“那你倒是错了,那豆浆,三文钱一碗,这也就罢了,那蛋糕这么小小的一块,你道多少?”她比划了一番那蛋糕的形状大小,冷勾起唇角:“要十五文钱一块呢,而且还不愁没人买,那队伍,都排到东街尾去了。”

    这话倒说的夸张了,但田怀兰也是说了一个事实,就是田敏颜那蛋糕不愁卖。她躲在一旁冷眼看了,来的人少的买一块尝尝,这买的多的,几块几块的买,她看了一会,最多的一个人就买了十块。

    十块蛋糕是啥概念,那就是一百五十文,这都可以买好多上好精肉了,天知道,猪肉也就是十四五文一斤,生意差时,十二文也能买上了。

    看着田敏颜不住的收钱,那铜板扔进袋子哇哇的响,不得不说,田怀兰是眼红了。

    杨家布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差了,尤其如今又新开了两家布店,一家比一家花款多,花样也比自家的新鲜,价格还公道,这一比,杨家布店是完全的比下去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杨大勇一听,顿时瞪大了眼。

    “你当我没事儿逗你玩呢。”田怀兰又酸又涩地睨了他一眼,哼道:“你算算数,这要是卖上一百块蛋糕,一天下来有多少钱?”

    杨大勇飞快地算了算,一天一千五,等于一两半的银子,这要是一个月下来,哪?

    “娘子,从前怎的不见你三哥家有这手艺啊?这是从哪捣弄出来的?”他亟亟地问,心里打着算盘。

    “谁知道呐?我要知道就发了。”田怀兰撇撇嘴。

    她向来和三房的不怎么亲香,所以也不会过多的关注他们,就是回了娘家,也没怎么和三哥三嫂说话儿的,这要问她,她哪知道啊。

    “娘子,你看,大哥那还没来信儿,这要去横河开店,如今也悬乎着不是。”杨大勇的眼睛咕噜噜地一转道:“我们布店生意也越发差了,总不能坐吃山空,总要想想另外赚钱的法子啊。”

    “怎么说?”

    “你看这啥子蛋糕能卖这多钱,他们做得,我们也做得,我们也卖蛋糕豆浆吧。”杨大勇笑得一脸奸诈道:“我们还可以把铺子分一半儿出来摆卖,可不比那摆在大街上要高档次多了?”

    田怀兰心里一动,想到那可行性,不由嗔笑一句:“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可又想到一个问题,皱眉问:“可是,那玩意怎么做,我哪知道啊。”

    “亏你平常是个机灵的。”杨大勇戳了一下她的头,啧了一声道:“你不是有个现成的师傅吗?”

    “师傅?”田怀兰歪着头看他,脑中灵光一闪道:“你是说三嫂她们?”

    见杨大勇点头,她冷笑道:“若是你,你愿把挣钱的方子白给别人不?”不是她不想去忝着脸请教,而是三房会将方子拿出来么?换着自己,是想都别想,独家生意谁不愿做啊?

    “说你笨你还不知道,你看,家里积压了这许多布,你去挑上几匹陈年的送去。”杨大勇翻了个白眼,一脸精明的道:“再说了,这送礼不成,你还有个娘呢,岳母给三哥一施压,他还不巴巴的把方子贡献出来?”

    田怀兰这才真的眼睛一亮,拍着掌道:“哎哟,你说的不差,我娘最疼我了。我看这几匹布都省了,直接让我娘叫他们把方子拿出来都中。”

    “就说你眼皮子浅,几匹积压的陈年老布值几个钱,也崩让人家觉得咱小气,送了也不值几个钱,总得让他们觉得咱们没亏待他们才是。”

    “说的也是。”田怀兰乐得掐了他腰间一下,嗔道:“死相这鬼点子挺多的。”

    田敏颜尚且不知她二姑正在密谋算计她,早点卖光后准备收摊子时,摊子前来了个穿着绫罗绸缎的中年妇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