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六千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五百两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放在大户人家,也不过是从手指缝里漏点出来罢了,可对于寒门小户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

    别说田家,就连田怀兰,也不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而且,她也不可能拿五百两来从自己的亲哥哥手上买一个方子。

    首先发作起来的是江氏,像是一个煞神似的狠厉地瞪着田敏颜,破口大骂:“五百两,你咋不去抢?啊,钱庄银子哗哗的,咋不去抢啊?你这是想要将人抽皮剥骨,想吃了人的车啊,她可是你亲二姑,就是你白送了她,也没的话说。”

    江氏气得胸膛猛烈起伏,又想到田敏颜这小的年纪,定然不敢这么算计,于是,她的声音更大了:“果然是那货生的种,就会装一副贤惠,现在咋不来装贤惠了啊?五百两,这也值?自家人都要算计,也不怕被天给收了,丧良心的,烂了嘴的,有两个臭钱就欺负老实人了这是。”

    “闭嘴。”

    “阿妈。”田敏颜和田老爷子同时冷喝一声,犀利的眼光嗖嗖地向她射去,唇角冷冽勾起道:“既然阿妈认为不值,何必来要我们这方子?爹,我们回吧。小五,快过来,杵那做甚,没得让人说你不安好心。”

    小五一听,连忙从炕上跳下来,蹬蹬的就跑到田敏颜跟前,几父子齐齐往外走

    “反了,反了!反了天了!丧了心肝的,哎哟,我的心啊,哎哟。”被个小辈这么一刺,江氏气得鼻子都歪了,身子直挺挺的往后倒。

    “娘,娘你怎么了?三哥,快来啊,娘不好了。”田怀兰连忙扶着她,凄厉着声喊。

    田怀仁的脚步一顿,到底是没忍着回过头看了一眼,却没往前一步。

    “哎哟,娘可别有个啥好歹才好,否则三叔你就是大不孝。”李氏看够了好戏,轻飘飘地幸灾乐祸地说道。

    “啊哟喂,我老婆子被人欺到头上来了。哎哟,死了罢了,也好过活着遭人嫌,死了罢。”江氏顺着李氏的话哀哀地叫了起来,又巴拉着起来把头撞向炕墙。

    “娘。。。”田怀仁一脸痛苦,抱着头就蹲了下来。

    田敏颜看着爹爹被人逼到这个地步,心就更冷了,眼见江氏倒在炕上装死,田老爷子只铁青着脸,不由冷笑,转头吩咐田敏瑞:“哥,阿妈犯病了,你去请陈大夫吧,只管叫他带上最好最贵的药。”

    江氏一听,哀叫声立即就弱了些,田敏颜嘴角边的冷笑更明显了,紧接着又道:“至于银子,只管让他到杨家布店去收取。我二姑一来家,就闹得阿妈犯了毛病,理应由二姑负责。况且,二姑可是大大的孝顺女儿呢,也不差钱。”

    “什么?”田怀兰尖叫起来,瞪着眼大声叫道:“颜丫头,明明是你们气的我娘犯病,凭啥让我出银子?”

    “二姑别忘了,要不是你来家,要不是你提什么方子,我阿妈就不会和我们三房提,也就不会犯病,所以都是因为你。”田敏颜冷笑,道:“二姑不是常将孝顺挂在嘴边吗?咋了,现在出点银子买些好药让我阿妈喝也不舍得了?”

    “我,我怎么会舍不得。”田怀兰一阵心虚,躲闪着江氏射来的目光说道:“这明明是你们气的。”

    “都别理我,都别管,让我死了好了,一了百了。”江氏听到这,一个蚱蜢弹了起来,中气十足地吼:“滚,都给我滚,我死了,也不用你们担幡买水。哎哟,我的命啊,咋就这么苦啊?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将这狗崽子拉扯大,是让他来剜我的心啊。”

    “够了。”田老爷子终于忍无可忍,这一闹剧让他脑门儿跳痛,三房也太咄咄逼人了。一脸不悦地看着田敏颜道:“颜丫头,你也给我适可而止。”

    “阿公!这各人富贵由各人赚。二姑她想要白得我这蛋糕方子去给她杨家赚富贵,哪有这道理,她杨家可给过我三房什么帮衬?我们也不指望她帮衬,想要方子就按着规矩来。阿公,瑞哥和小五都要念学堂,我娘也怀着身子,不久就要作动了。你们去横河享福了,这房子还得我们照顾,地里也得靠着我爹,要人没人要物没物,这处处都要银子。现在也就这方子支撑着,白给她杨家了,是叫我们三房吃西北风啃树根么?”

    “不是我们逼着谁,而是你们想把我们给逼向死路,前面是死路,难道还不让我们反抗等死不成?”

    田敏颜的声音冷得像冰锥,直刺刺的射向田老爷子,直把他给说得老脸涨红,而田怀兰,也抿着嘴一脸青紫。

    偏在这时,小五哗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喊道:“阿公,小五要念书,要上学堂,小五不想像以前那样饿肚子了。哇哇,阿公,您可怜可怜我们吧。”

    田敏颜在心里叫了一声好,一把将他抱过来,声音清脆而冷冽,大声道:“小五,姐供你上学堂,也不饿肚子。谁要让我们一家不好过,那咱就要他不好过,要死,也要拉上几个来垫底,一起死好了。”

    “你,你。。。”江氏脸色大变,看着田敏颜就像看到鬼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田老爷子,也被那冷冽的声音骇了一惊,看向田敏颜,那双黑沉沉的眼珠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直把人吸进去,看不到天日。

    他的脸色变了几变,莫不是真有菩萨保佑一说,这颜丫头变得也太多了,从前,哪有这么的犀利和无情,虽泼辣,却也懦弱。那像现在,浑身气势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坚韧又狠厉。

    再看到田怀仁苦着脸蹲在地上那样子,他一时复杂又觉得有些欣慰,这老三当不起家,要是田敏颜真能当起来,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只是,对着家人也这般犀利,也太无情了些。

    田老爷子却没想到,他一心想要一碗水端平,自以为是对的事,其实在他人眼中并不如此认为。

    他想要几个儿子好,女儿也过得快活,却没想到,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看到,别人的努力和汗水。

    “颜丫头,五百两,不是小数目,一家人,哪能算的这么清?”田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她到底是你二姑,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田敏颜却嗤的一声,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闲了了,田怀兰或许和田怀仁亲,可和他们这些侄子,亲么?

    她连和田怀仁都不亲香,只是眼见三房刚有些冒尖了,就眼巴巴的来找便宜,这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田敏颜不是圣母,就算有些功利,可她向来恩怨分明,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这二姑,连二十几个子都不愿借她爹爹,现在来打亲情牌?真是可笑。

    别说没门,窗都没有。

    “阿公,五百两,一个子也不少,要是二姑能拿来,我立马就把方子交出来。”田敏颜也不废话,她是断定了田怀兰不会买,又道:“只是得快了,说不定赶明儿,有人拿六百两来买了。”

    她已经想好了,蛋糕这吃食就是图个新鲜,也并不难做,要是有心人要研究,也并不是做不出来。

    所以,真有人出高价,她也一准卖了。

    温知县就要到任,后山那片荒地,她可要趁着他主理赶紧的买下来,所以她现在是迫切的需要钱。

    冷冷地扔下一句,田敏颜没再理会田老爷子等人的心思,只拉着小五他们走了。

    田老爷子看着几人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目光复杂。

    “烂了下水的黑心肝的死囡仔,丧天良,忘本的。。。”江氏气咻咻地骂。

    “够了。”田老爷子瞪了她一眼,又看向田怀兰说道:“兰儿你也看到了,五百两银子,你家去和老杨家的商议,要是可行,你们就做吧。”

    田怀兰脸色变了几变,倚着江氏就想要撒娇,可看到老爷子那不容置疑和警告的神色,脖子缩了一缩,弱声说道:“爹,我晓得了。”

    “按俺说,爹你就该让颜丫头把方子拿出来,俺就不信了,她连你老人家的面子都会不看。颜丫头就是太不像了,没情。”李氏见得不到好处便宜,又惦记着人家那镯子锦缎,酸溜溜地道:“三房有今日,还不是当日俺主张着要分家,真是不念旧情。”

    “二家嫂,你也消停些,去忙活你的,净拈酸有何子出息?”田老爷子心情不好,冲着李氏就大喝一声。

    李氏撇了撇嘴,嘀咕了声就会冲俺发火,哼了哼就喊上田敏青走了。

    田怀兰好处没摸着,再留下去也没劲,跟江氏说了几句,看着一旁的两匹布,虽然老旧,到底舍不得,于是哼声道:“三哥如今发了,我这两匹粗布自也是看不上的,爹,我这就抱回家去,省得丢人。”说着也不理田老爷子咋答,告了声退也走了。

    正房一下子清净下来,田老爷子怔怔的,突然就歪在了被褥上,叹道:“都变了,这人心都膈应了。”

    by www.soDu.cc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