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来日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地痞恶霸,古今以来,都少不了出现,南国虽是太平盛世,但也不可避免有些个仗势欺人的人渣。

    如今,自己也无可避免的遇上了,田敏颜真想骂一声这世界太狗血了。

    “方子,这个。。。”田怀仁听了一怔,随即陪着笑道:“这位爷,哪有什么方子,也就是些寻常人家的吃食罢了,见不得人的。”

    “少跟爷打哈哈,要你写你就写,啰嗦个什么劲儿。”胡霸子却是冷哼一声,斜吊着眼睨着田怀仁,斜斜地挑起嘴角道:“把这蛋糕的方子写出来,你们以后也别做这蛋糕吃食了。”

    “胡爷。。。”

    “胡爷,今日摊子上的蛋糕你若喜欢,尽可以拿去,但方子,我们没有。”田敏颜从田怀仁的手上钻了出来,一脸冷淡地道,她就当是喂狗了。

    “咦。”胡霸子见田敏颜突然冒了出来,眯着老鼠眼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个遍,嘴角忽然露出一记淫/邪的笑容,嘻嘻地道:“没有么,那你就跟爷家去。啥时候想起有了,爷就啥时候放你出来。”

    这丫头年纪不过十一二,身段还没张开,穿着粗布衣裙,有些枯黄的头发扎了两个丫髻,只用两条红头绳绑了,她的脸容并不出众,可眼睛却异常的明亮黝黑,灵动得紧,倒别有一番风华。

    吃惯了山珍海味,换些萝卜青菜养养胃也是不错,想到这,胡霸子的目光就愈发的放肆。

    田怀仁一听脸色大变,手极快的将田敏颜拉在身后,语无伦次地道:“爷,没的,不,不,方子有的,我们写,我们这就写。”

    在田怀仁眼里,什么钱不钱的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有妻儿,才是最重要的财产,所以,他转过身来道:“囡囡,我们把方子写出来吧。”

    “爹。”田敏颜抿着唇摇了摇头。

    她其实心里也没底,因为他们只是小门小户的农民,没权没势的,要怎么样才能保住方子又不惹麻烦。

    田敏颜第一次觉得面对恶势力的无力,好不容易有点奔头,难道就这么贡献出去么?

    不,她不甘心!

    现在就指望着娘亲能搬回救兵,希望秦掌柜会出手相助,毕竟她们也有合作关系呢。

    “囡囡,听爹的话。”田怀仁看闺女摇头,真是又气又急,凑近她轻声劝说道:“囡囡,这银子咱们不赚了,啊。我们回去种田种地啥子都行,乖,把方子写出来我们好家去,爹不能把你给。。。”说到最后,田怀仁的声音都哽咽起来。

    “爹,你别担心。”看到田怀仁是担心自己,田敏颜笑了笑,安抚着道:“我们没事的。”

    “嘀嘀咕咕的啰嗦什么,赶紧的写出来。”胡霸子将桌子拍得当当响,粗着嗓子道:“要么你这丫头跟我回家伺候爷去。”

    “胡少爷,你要方子也行。五百两,一个子不少,我这方子就卖你。”田敏颜又转到田怀仁跟前,淡淡地看着胡霸子说道。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希望秦掌柜不会袖手旁观。

    “什么?五百两,哈哈哈哈。”胡霸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大笑话一样,哈哈地大笑起来,指着他对狗腿子说道:“你们可听到了?我没听错吧。”

    “死丫头,买棺材不知路,胡爷是什么人你也不打听打听,那可是安郡王爷的侄子,你还敢要银子?胡爷看上了,是你的福气。”狗腿甲哼哼着道。

    “胡爷,跟她磕牙作甚,拉回家去,俺就不信这丫头写不出来。”狗腿子乙冷笑着。

    “听到没,丫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爷最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了。”胡霸子笑容一敛,色、迷迷地看着田敏颜道:“我看你也别在这风吹雨淋的做这点小生意了,不如跟爷回去享享福吧。”说着,爪子一伸就向田敏颜抓来。

    田敏颜闪身一避,沉着脸冷道:“胡少爷光天化日之下还想强抢民女不成?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老天作证,她其实不想说这么狗血的台词来着,只是,这娘亲怎么还搬不来救兵啊!

    “王法?”胡霸子仰天一笑,眼睛眯了眯冷笑道:“爷就让你看看啥是王法,孩儿们,给我砸。”

    “是。”

    这话音未落,胡霸子的狗腿子们立即哄的上前,将小桌子上的物件全部扫落在地,那些蛋糕和豆浆混在一起,还被他们用脚碾了又碾,一片狼藉。

    啪啦一声,摆放蛋糕的小桌子也被他们给砸了,支离破碎。

    田怀仁被吓得噗通跪倒在地,磕起头来道:“胡爷,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别见怪,我给你老磕头了。”

    “滚开。”胡霸子一脚踢去,揣在田怀仁心窝上,他顿时摔倒在地。

    “爹!”田敏颜大惊失色,扶着他,眼圈都红了:“爹,你感觉咋样?”

    “囡囡,我没事。”田怀仁虚弱地道,却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你走,你快走。”

    “爹!”

    田敏颜尖叫出声,回头狠狠地瞪着胡霸子,那眼中的眸光凌厉而又凛冽,就像一把利剑直直地刺向胡霸子。

    胡霸子被她这么一看,心里没来由地一跳,瞳孔微缩,可却感觉盛怒中的田敏颜更美了,就像一朵火焰似的,眩人眼球。

    “来啊,将她给我带走。”胡霸子大手一挥,狗腿子立时就汹涌而上。

    “囡囡,走,快走。”田怀仁心里大急,捂着心窝推着田敏颜,又是一口鲜血给吐了出来。

    田敏颜恍若未闻,只狠狠地瞪着胡霸子站了起来,冷道:“今日你伤了我爹爹,来日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胡霸子心里一窒,看着美得炫目的她,淫/邪的**更大了,手再度向田敏颜抓去。

    “再不出手,这丫头可就毁了。”东街茶楼上,杨官挑着眉说道。

    齐祈早已没了笑脸,远远地看着那站在街上的小小身子,她高傲地仰着下巴,双目如钻,里头像是一束火焰在跃动。

    不,此时的她,就是一束火焰,一朵火焰玫瑰,夺人心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