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打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济仁堂,淡淡的药草味在空气中浮动,田敏颜满脸焦急地等候着大夫的诊治结果,而罗氏则坐在一边抹着眼泪。

    片刻,大夫从内室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小药童,田敏颜立时上前,亟亟地问:“大夫,我爹如何了?”

    “脚力踢在心窝上,才引发的内渗血,幸而那力度不甚大,不然就危矣。我这开个方子,今后要好生休养,不可劳累,要知道,心脏是人供血的基本,被踢中总归有些影响。”大夫淡淡地道:“切忌忧思和大悲大喜。”

    田敏颜听了松了一口气,庆幸那胡霸子纵欲过度而弄得身子亏损,否则这一脚下来,不要了田怀仁半条命去?不由连连弓腰道谢:“大夫,谢谢您,谢谢。”又见一旁脸色微白的罗氏,又道:“大夫,还请也给我娘把把脉,她有孕三个月了。”

    “囡囡,我没事儿,进去看着你爹才要紧。”罗氏连忙摆手,只想进去看看田怀仁,她实在放心不下。

    “娘,大夫说了爹没大碍,您就让大夫给您把脉吧。”田敏颜拉着她坐到堂下问诊的桌子边上,按着她坐下说道:“您让女儿也放心好不。”

    罗氏略一迟疑,看到女儿那有些焦急和歉疚的眼神,只得顺从地伸出了手,刚才那么一闹,小腹确实有点疼呢。

    那大夫闭着眼摸了一会脉,睁眼问道:“这位娘子前些日子是否胎儿不稳?”

    田敏颜一听急了,不等罗氏回话就插嘴说道:“是呢,大夫,我娘可是有啥不妥?”

    “并无大不妥,只是动了胎气,大娘子可会觉得小腹坠痛?”

    罗氏连连点头,眼圈又红了起来,就怕自己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

    “夫人当要顾着身子,胎儿虽已满三月,但因着你之前差点落胎,本就不稳当,这更要注意了。吃几副保胎的药吧,莫要过分操劳和忧虑。”

    田敏颜连忙将之前陈大夫留下的方子说了一下,那大夫边听边点头,微微沉吟了下道:“方子不错,再加一味紫河车吧。”

    罗氏听了大骇,连忙扯了扯田敏颜的衣袖,本来那副安胎药已是极贵,现在再添紫河车,那不是更贵了么?

    田敏颜却不理她,只看着大夫道:“麻烦大夫给开方,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借用贵宝地一用,让我爹娘稍事歇息,喝过药再走。”

    济仁堂本就十分的人性化,有供病人休息的房间和熬药的炉子,那大夫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

    谢过大夫,田敏颜又和罗氏进去看田怀仁,两人见了,自然又是眼圈泛红,田敏颜安抚了几句,借口说要熬药,让两人说话便退了出去。

    另一间室内,秦海棠正坐在桌边喝茶,田敏颜进去后二话不说就朝她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响头道:“今日多谢秦掌柜的帮忙,这恩情田敏颜一家子都记在心里,来日秦掌柜若有什么事要我们一家帮忙,尽可出声。”

    秦海棠正一派悠游的喝茶,见她进来也只笑了笑,却不想这丫头竟突然就跪了,唬得她连忙站起来避过,扶起她嗔怪道:“你这丫头是作的什么大礼?”

    田敏颜抬头看着她认真地道:“秦掌柜受得起有余。今日若不是秦掌柜,我们父女怕是逃不过胡霸子的魔爪。”

    秦海棠拉着她坐下,淡声道:“你怕吗?”

    田敏颜一愣,很想说不怕,但真的不怕吗?

    当看到田怀仁被胡霸子给踢得吐血的时候,她是怕的,只恨自己是个弱小女子,无法用强力去保护家人。

    她害怕,不是因为害怕自己被胡霸子强拉了去而有什么损失,她怕的是,因为她的倔强和不认输而害了她的家人。

    是的,她来这世界并不久,可田怀仁和罗氏是真心的疼爱她,在她心里,也早就将他们当成亲生爹娘了。

    所以,她害怕!害怕着失去这样对她好的人!

    “怕!”

    她抿着唇淡淡的说出口,迎上秦掌柜的目光说道:“我害怕,我爹娘会因为我的原因而有不测,所以,我感激您。”

    秦海棠闻言淡淡一笑道:“也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我说过,就算我不来,你们也不会吃大亏。”

    “秦掌柜。。。”

    “今日你爹爹受伤,也算是给了你一个教训,凡事不能只任着自己性子来,必要时,学会认输伏低,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要知道,有些东西,比银子和自尊更重要,比如你的家人,比如你自己。”

    “秦掌柜,我下次不会再犯这样的错。”她嗯了一声,眼中泛闪着熠熠的光。

    秦海棠见了叹了一声,也不知这样提前长大,对她是好还是坏?

    “学会收敛自己的性子是好的,只希望,你不会任自己埋没了你最真的那面。”她深深地说了一句。

    田敏颜心里一凛,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里是五百两银子,你拿回去吧,也给你爹娘好好的补一下身子,尤其是你爹。”秦海棠又从袖中拿出胡老爷送来的银票,推到她跟前说道:“只是,今日闹了这么一出,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田敏颜看着那百两一张的银票,抿了抿唇,只拿了一张道:“秦掌柜,这银票我不能要,也不想要,这一百两,我只当是胡霸子赔给我爹娘的药费,其余您收回去罢。至于日后,我想,我可能不会再做蛋糕了,如果遇着合适的买家,我会将方子卖了出去。”

    “哦?”秦海棠有些愕然,看着她好奇地问:“目前蛋糕生意不错,就连我们闻香居,也成了客人桌上必点之物,进账客观,你真舍得?”

    田敏颜苦笑一声,越过她看向窗外那丛美人蕉,说道:“要知道怀壁有罪,秦掌柜,目前,我担不起风险,也不想家人因此而受伤。况且,这不过是一个吃食,没什么舍不得的,所谓有得必然有失,等我们足够强大时,自不会再像今日这般任人鱼肉。”

    秦海棠一怔,看着坚定又自信的神色,忽然相信,这丫头做的到,甚至会更好。

    她忽然有些了解王爷的心思,护着,不过想要看她能走到哪一步,能走多远,因而享受那过程罢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