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李氏的诡计(三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家送来许多手礼,其中除了点心果子,还有不少药材滋补品,田敏颜推辞不下,就收了。只是她封了三封银子,其中一两是给郑嬷嬷的,两外两封五百钱的是给那粗实婆子和车夫的。

    郑嬷嬷走的时候,正好田敏瑞两兄弟下学回来,两人都上前施了礼,郑嬷嬷又赞了几声,这才走了。

    到柳家后,她又将在田家的所见所闻给说给柳叶氏听,末了又道:“那田家大房还不曾见着,听说在横河谋了个芝麻九品小官。只那二房,实在看不下去,大的贪,小的无礼。我冷眼瞅着,这三房行事人品都是不差的,那两个儿子也上镇学了,看着也是极整齐干净懂礼的。”

    柳叶氏歪在榻上,笑着道:“所谓龙生九子,个个不同便是这个理。你瞧那田姑娘,说话行事倒不像个十一二的孩子,比那些大人还要本事呢。”

    “可不是,封了几封银子,我是一两,唐家的和老马都是五百钱的,倒是大方。”郑嬷嬷说着就拿了个红封出来。

    “既是赏了你,就收着吧。”柳叶氏扫了一眼,淡笑道:“那丫头比你想象的还要有眼色,你瞧着,将来她可是有大造化呢。”

    “那奶奶,日后和这三房也走动起来?”郑嬷嬷看着她问。

    柳叶氏垂了眼帘,良久才嗯了一声,道:“这镇子我们也不知住多久,老太太到底是念着老爷,这玉儿要是身子好了,日后也是要回京都的。且走着吧,那田家三房若真是有造化的,也不枉一场结交。”

    柳叶氏今日这般一番话,日后就成了真,像是亲戚一般两家走动起来,十分亲厚,而自家儿子,更是和田敏颜渊源极深。当然,这是后话了。

    却说田敏颜送走郑嬷嬷后,和罗氏田敏瑞他们齐齐回屋,一进门,就见李氏背对着她们站在桌子边上,正在翻着什么。

    小五立即大喊一声:“贼,有贼啊。”

    李氏被唬了一跳,转过身来拍着心口不悦地瞪了小五一眼道:“什么贼,俺是你二伯母呢。”

    “二伯母,你进我们屋里做什么?”田敏颜沉着脸走进去,看了桌上还没来得及放好归置的柳家送来的手礼,已经被李氏翻乱了,不由皱了皱眉。

    “不请自入,非君子也。二伯母,您愈举了。”田敏瑞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李氏哟了一声道:“这上学堂了,就是不同,你瞧瞧俺们瑞哥,都能念诗了。”

    “二嫂你是有啥子事?”

    “没啥事,就是来和你磕几句。”李氏挥了一下手,露出两个大板牙笑道:“这柳家的嬷嬷可走了?”

    “走了。”

    “三婶你们如今是富贵了,竟攀上了大户,日后可就不得了哟。”李氏夸张地道“你可知道,那嬷嬷送来的帕子,绣的花跟真的一样哩,绸缎滑不留手的,哎哟,俺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哩。她三婶,你们这肯定也有吧?再让俺开开眼界呗。”说着又往桌上那堆东西瞄去。

    “俺都没看这里边有什么咧,也不知道你说的手帕是咋样的。”罗氏垂下眼帘,淡漠地道。

    “二伯母,我瞅着阿妈拿有几盒点心,你可吃了?”

    “你阿妈那小气的,才给了几个果子,这都锁上了壁橱,说要留着待客呢。”李氏哼了一声,又谄笑道:“颜丫头,你们这也有吧?也让二伯母尝尝鲜呗,这好东西俺还没吃过呢。”

    “二伯母,这些手礼都是要登记入册的,日后才好还人情。阿妈那里你不是看过了么?”对江氏的做法,田敏颜早就是预料之中。

    李氏张嘴正要说话,院子外面江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二家嫂,死哪去了?这都晌午了还不煮饭,是要饿死你公婆么?”

    李氏顿时一脸便秘样,不舍地看了那桌上的礼物一眼酸溜溜地道:“还是你们三房好啊,分家出来就不用煮饭了。”

    “二伯母不更好,都要去横河当太太了。”

    李氏瞪了她一眼,见他们都没将手礼打开的意思,撇了撇嘴走了出去。

    “你是苍蝇呢嘛,哪喷香就哪去,一个劲的会作懒。。。”

    田敏颜听着江氏的骂声,摇了摇头,扭到看到小五眼巴巴地看着那点心盒子,便笑着问:“小五可是饿了?”

    “嗯。”小五点了点头,舔了舔嘴唇说道:“姐今儿做的蛋糕我分给其它学员了,早就饿了。”

    田敏颜微微地笑,打开那盒子推了过去道:“吃吧,只是别吃太多,等下又不吃饭了。”

    小五看着那精致的点心,点了点头,先是塞了一块进嘴里,接着又一手拿一块道:“我去和二蛋子玩儿。”

    “别跑太快,仔细摔了,等下家来吃饭。”罗氏在他身后喊。

    “哎。”

    田敏瑞也吃了一块点心,就拿着书本去练字默书去了,田敏颜则和罗氏清点桌上的手礼,一边说道要重新造个册子将平日这些人情细故给登记下来,也好有个数,日后也好还礼,罗氏一个劲的说好。

    李氏坐在灶前托着腮唉声叹气的,手里不断往里扔柴火,却不知锅里的饭早就干水了,一阵糊味传了出来浑然不觉。

    “娘,你作什么呢?饭都糊了。”还是田敏青饿得不成跑过来看,闻着糊味不由大叫。

    “啊?”

    田敏青蹿上前揭开锅盖,一阵浓烈的焦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再看锅里,蒸着的饭黑溜溜的一圈,都焦掉了。

    李氏一看傻了眼,完了!

    “娘,你都想的啥呀?阿妈又要骂人了。”田敏青气急败坏的跳脚。

    “俺这不是糟心的么,你爹去了横河这多天,都不来接。大房是享福去了,就剩俺们母女几个在这受气,还得当下人。”李氏没好气地一屁股坐在杌子上,一脸的憋屈道:“你说你大伯他们会不会是把咱们撇下了?哼,当初要不是俺,他还当不上这官呢。还有三房,要不是俺主张着分家,他三房能攀上柳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现在一个个富贵了,倒把俺撇一边儿去了,呸!都是一班白眼儿狼。”

    田敏青也很是憋屈,这分家后,长房脱离了这破地方去横河当老爷当小姐去了。她呢,还得憋在这当个村姑,干着粗活,还得时不时招江氏的骂。

    还有那三房的田敏颜,一个点子接一个点子弄出来,又是赚钱又是有银镯子的,今儿更了不得,还有大户人家上门儿来了,送的那东西,啧啧,精致得紧呢。

    一想到田敏颜拥有这些东西,她心里头就直冒酸水,那黄毛丫头,凭什么得这些东西,理应她这样的人儿得的才是。

    “哼!人家那是可怜她罢了,你瞧着,日后还会不会理她,得那几样东西,就了不得的样子!等我到了横河,要多少有多少。”田敏青又酸又涩的讥笑一声。

    “还说呢。俺看你爹是把俺们几个撇下了,指不定在那边找了小老婆啦,这些儿,怕是肚子都种上了。”李氏郁郁地道:“这还提什么富贵?”

    “他们不来接,咱们就不能去了么?咱们自个去。”田敏青气咻咻地道,这穷酸日子她也过不下去了。

    “自己去?”李氏一愣,傻傻地问:“自己咋去啊?那可老远呢,咱也没钱雇车,你阿公也不准的。”

    “娘,你傻了?谁要跟他们讲?”田敏青冷笑一声道:“至于雇车的钱,咱们没有,三婶他们有啊,现在他们不是富贵了么?向他们借几个使。”

    “不成。三房现在是敏颜那丫头在管银子呢,那死丫头可精了,一个子儿都甭想从她手指缝里漏出来。”李氏更是连连摆手。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咋能啊?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田敏青听了顿时气得脸容扭曲尖叫一声。

    李氏也一脸苦恼,脑中忽地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有了!”她腾地从杌子上坐起来,说道:“我知道哪来钱了?”

    田敏青听了顿时一喜,连忙问:“娘你想到啥好法子了?”

    李氏鬼鬼祟祟地往后看了一眼,然后凑到她身边伏在她耳边上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

    田敏青一脸孤疑,等李氏说完迟疑着道:“这,行得通吗?”

    “不然还有啥法子,你说?”李氏哼了哼:“你看,那家至于会不舍得这几两银子么?”

    “成,那就这样。”田敏青狠了狠心,又冷勾起嘴角道:“等她知道了,我们都到横河了,奈不了我们。”

    “娘,我们得好好合什一下,要怎样才瞒过阿公阿妈他们才行。”田敏青紧接着又道。

    李氏正要开口,江氏的声音就在门口响了起来:“作死咯,这是烧米花呢么,糊成这样子。”

    很快的,江氏就走了进来,看到李氏两母女站着,眼光一利,鼻子一吸,脸色巨变,就走到灶前掀了锅盖一看,大声骂道:“你这糟蹋粮食的糟婆子,叫你做个饭也烧糊了,吃塞米咯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