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孝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敏颜跟着田怀仁进了正房,老爷子和江氏都在屋内坐着,还有李氏和田敏青,甚至连那个唯唯诺诺十分胆小的田敏静也低着头坐在那把玩着手指。

    田敏颜微微垂了眼帘,刚刚他们接二连三的有人上门来找,这么大的这边不可能不知道,怕是冲那方子来了。

    “爹,您找我?”田怀仁先开口问道。

    “哦,哦,田里的庄稼都看过了?”田老爷子哦了一声,答非所问。

    “都有去看呢,长得极好,俺看夏收不是个问题。”

    “那就好。”田老爷子点了点头,又点起了一卷旱烟问:“听说你卖了那蛋糕方子了?”

    田怀仁一怔,嗯了一声。

    “手肘拐出不拐进的白眼儿狼。你小妹出银子要买,你死活不卖,偏偏便宜个外人,敢情那外人才是和你同一个洞里出来的货,没人情啊你。”江氏冷哼了一声,眼中妒火在熊熊的燃烧着。

    刚刚李氏前来说老三家卖了那蛋糕方子,可是得了好几百两呢,她是真懵了懵,几百两那可是多大的数目啊?把现在的田家刮光了也没得几百两呢。

    所以她是又妒又恨,这么多的银子,就没一分过她的手,能不恨么?

    田敏颜一看江氏这架势就知道她又在借题发挥了,不由漠然地道:“阿妈这话不对,不是我们不想卖,而是卖不出手,这五两银子和五百两银子可是大有不同的。”

    她是想卖方子啊,可田怀兰是怎么做的?眼见他们三房惹到了胡霸子,没安抚就罢了,还来落井下石幸灾乐祸,更趁火打劫,以为他们怕了,妄想用五两银子来买她的方子!

    五两?这是打发乞丐呢,她就是撕了也不会给这种人就是。

    江氏被田敏颜说的老脸微微一红,恼羞成怒地一拍炕桌斥道:“大人说话儿呢,赶你啥子事?还有没有规矩了!”

    “行了,你就是这么爆的性子,好好儿的说不行?”田老爷子斥了一句,又看着田怀仁道:“卖了,卖了也好,也省得惹祸事。”

    田怀仁听了垂下头不做声,气氛突然就冷却下来。

    李氏早就按捺不住了,笑眯眯地道:“他三叔,如今你们家是发了,俺们还在吃米糠呢。那方子卖了个大价钱,你看俺们爹娘苦了大半辈子,是不是也该孝敬孝敬?”

    三房得了这么大笔钱,怎么也得从指缝漏点出来给他们这些个穷的吧,给老头子他们,也当给几个她这个当二嫂的吧?

    田敏颜冷笑一声,讽刺地道:“今儿倒才发现二伯母是个极孝顺的人。”她也不看李氏,看着田老爷子说道:“阿公,先头分家的时候咱们三房也没分到银子什么的,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不过是靠着些新奇玩意卖钱。如今有点钱了,所谓坐吃山空,没得大花撒的理儿,听说猪肉又贵了一文钱了,俺们也还指望着钱生钱呢。”

    田老爷子看了她一眼,点头称是:“应当的,你们这房人勤劳,有今日也是你们的造化,日后也当勤俭节省,这日子才过的有奔头。”

    “话可不是这么说,当初三婶要小产时吃的那安胎药,也是公中出的,那可是十两银子呢,救急救急,颜丫头你如今发了,就忘了当日的难了?”李氏哎了一声,夸张地道:“做人可不带这么忘恩负义的,没钱就向公中伸手,俺发个热想要几个钱买点草药喝都没的呢,也就捂着被子出了身汗。。。”

    “二嫂,你说谁忘恩负义呢。”田怀仁沉着声问。

    “哎哟,可没有说三叔你。”李氏见他沉着脸,也不惊怕,只腆着一张包子黑脸谄笑道:“俺知道三叔你是个大孝顺的呢,三叔,你打算着孝敬多少给俺们爹娘来着?听你二哥说小时候爹娘最是疼你了,要俺说,起码得这个数。”她伸出两个手指头晃了晃道:“你二哥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极疼你的,总对俺说老三是他唯一的弟弟,不紧着他紧着谁?”

    田敏颜听着李氏吹得牛皮往天上飞的,几乎没喷笑出来,最疼田怀仁,真个笑死人了,她脑残了吧,所有人都晓得老爷子最疼谁的事,她偏偏要扭曲?这是讽刺老爷子呢!

    偷眼看去田老爷子,只见他咳了一声,脸上不自在起来,狠狠地瞪了李氏一眼:“二家嫂,不会说话就别乱喷,你下去厨房忙活吧。”

    而江氏,这时却是十分满意的那张臭嘴的,因为她能说出自己想说的心声,尤其是说孝敬银子那份,简直说到了江氏的心坎里,巴不得她直接就替自己要来银子呢!

    于是,江氏便掀了掀眼皮子淡声说道:“李氏你一边站着去,这有你爹,你出个啥子的头?”

    田敏颜眉一挑,看向江氏,恰好将她眼中那抹算计看在眼里,不由冷笑。

    这奶奶,还有点小心计呢,可怜那满脸得意的李氏,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当枪使了呢!

    “爹,我。。。”

    田怀仁才开口,田敏颜就上前一步,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布袋子出来说道:“阿公,前儿分家的时候您曾说了不用我们三房还那给我娘保胎的那十两银子,我们心里熨帖,可也知道好歹。如今我们也有几个小钱,这里有十二两银子,阿公,我说过我们自己治,这十两银子我们还了。”

    说着,她拉开布袋子的绳索,上前将那布袋里装着的碎银子倒在了炕桌上,咄咄的响。

    来上房之前,他们已经商议过,如今有钱,那十两银子他们也还了,省得以后大房二房的人一直拿这件事说事儿。

    另外,她还主张给田老爷子和江氏每人五两银子,无他,只是孝敬,证明他们三房没忘本,这个交给田怀仁去给。

    “颜丫头,这是做的啥呢?收回去,我说了不用还就是不用。”田老爷子看了桌上那闪着银光的银子,脸沉了沉道。

    “爹,你就收回去吧。”田怀仁此时说话了,从腰间的扎带里摸出两块银子又上前道:“还有,爹,这里也有十两银子,是孝敬给您和我娘的。等日后你们二老到横河后,也买点好吃的。”

    田老爷子这下子是真正的震惊了,直愣愣地看着田怀仁,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个眼中闪着坚定光芒的儿子,还是他那个老实纳闷的幺儿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