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胡霸子的下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敏颜抱着个装着衣裳的大木盆来到村里背坑上浆洗,那堆了石级的几块好地,都被村里的媳妇子们占据了,见着她来,都自觉地让了让地。

    田敏颜谢过,倒出衣裳,拿着棒槌就棒打起来,一边听着那些个三姑六婆说是是非来。

    村里没啥消息不通的,就连隔壁村二愣子家的母狗被本村的谁家公狗给那个了,播下了种,这狗崽子就两家都抢起来了的事都说了个口沫横飞。

    “哎,你们可知那胡霸子出大事了?”一个媳妇子的声音突然就高昂起来,并且这一声出,那些个婶子嫂嫂的目光都往田敏颜这边看了过来。

    毕竟田家三房在镇上把那胡霸子给惹了的事,早就不是新鲜事了,田家三房做的那蛋糕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早就有人早就眼红了,当时听说出了事,不免有幸灾乐祸的说几句风凉话。

    可后来听说田家三房也不知从那找来靠山,竟然就摆平了,加上这些日子隔三差五的有人坐着马车来找田家三房,甚至还有那姓柳的柳家大户,村里人认为田敏颜他们攀上了高枝,羡慕嫉妒恨之余又有点忌惮。

    这不,那大婶子的话一出,田敏颜就成了聚焦点,毕竟她和胡霸子可是有仇的。可见着她恍若未闻的样子,不由都讪讪的,看向那媳妇子。

    “何家的,啥事呀,你就是放个屁也干脆点吧,偏要放一股断一股的,恶心谁呐是要?”另一个媳妇子刺笑了起来。

    那何家婶子显然和这媳妇子相熟,一句去你的就扫了众人一眼道:“那胡霸子被狐狸精给迷了。”

    “这是怎么说?”

    何家婶子有些得意洋洋,站在水里叉着腰道:“昨儿晚我那死鬼去给那张员外家做粗活,来家的时候给听说的,你道怎么着?哎哟,听了没把人臊死。”

    “怎么的,婶子你倒是说啊。”众人被吊足了胃口。

    “听说那脏地方来了个浑身香喷喷的酥人儿,那胡霸子老早就憋不住了,颠颠的跑到那地方,结果却连个影都没见着,就在那香楼甩桌子甩杯子的。后来是那鸡婆子找了好几个女儿才把他给降住了,结果你们道怎么着?”

    “咋了?”

    “这事也是怪乎了,那胡霸子就喝了一盅酒就睡过去了,没一会醒来你们道咋的?哎哟,裆下那物件立起来了,那胡霸子自然就急着出火,可就神了,愣是出不来,一连弄来十几个女的,愣是没把那玩意给软下来,夭寿哦,那胡霸子都没半条命了。抬回家后,还是轮番找小妾来又吹又撸的,那火气硬是不出来呢,那胡夫人都哭死过去了。”

    “听说啊,胡家四处找神医大夫呢,外头找不到那女的来下火,这家里的小妾轮番上阵,也没下来,真是造孽哦,这胡霸子还没有个种留下来呢,你们说,是不是被狐精给迷了?”

    何家婶子这话一下来,众人都脸色各异,有新婚的年轻媳妇子臊得满脸通红,连头都不敢抬。

    “天啊,怎么会这样。”

    “被狐狸精给缠住了吧。”

    “活该,这种人就该天收拾。”

    “报应啊,真是报应,看以后他还敢强抢民女不。”

    “我那舅母的堂妹的姑姑的妹妹的女儿终于能瞑目了。”有人念起佛来。

    只有田敏颜傻在了当场,眨了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会这样?

    “哎,这还有黄花闺女呢,快别说了。”有人终于注意到田敏颜这个未成年的黄花大闺女了,可怜见的,田敏颜要真只是个普通女孩儿,早就臊得一头扑进河里了。

    “哎哎,田家丫头,你的衣裳。”

    田敏颜回过神来,只见自家的一件衣裳要顺着河水漂走了,顿时快手的去捞回盆里,也不洗衣了,抱起木盆就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田敏颜百思不得其解,这明明就是昨日她和十七爷说出来的恶毒法子,咋这快就有人用上了?

    慢着,十七?

    田敏颜脚步一顿,想到那个桃花眼的男人,忽然抽了抽嘴角,不会是他干的吧?

    田敏颜想的那罪魁祸首正躺在闻香居后院的一间厢房榻上,半阖着眼,嘴里哼着小曲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自己的大腿。

    杨官进门,看到这情景,暗暗啧了一声,人家在要死要活的,他倒是心安理得。

    “死了吗?”

    杨官才倒了一杯茶,榻上就传来声音问。

    “托王爷的福,正吊着一口怨气呢。”杨官想到那有气出没气进的胡霸子嚷嚷着叫人来给他出火的样子,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别让他死了,宫里缺人着呢。”齐十七勾起一个坏坏的笑。

    杨官的后背更寒了,看着主子那记坏笑,觉得他更邪更坏了,再想到这点子出自那野丫头,脸就更黑了。

    他怎么觉得,以后的日子会比以前更难混呢?

    不行,为了自己着想,他应该劝王爷离那野丫头远点,毕竟,这孩子也才十一二岁,哪就能想到这么恶毒的法子呢?

    一想到那胡霸子脸色苍白双眼深陷,那命根红肿着如巨人一样屹立不倒的破皮杵着,他就觉得浑身发寒,寒气直冲天灵盖,渗人得紧啊。

    “王爷,我们是不是该回京了?”杨官恭敬又带点讨好的问。

    齐十七连眼都没睁,说道:“怎么,杨官不喜欢这里么?这里挺有意思的啊。”有些个人,挺有意思的。

    这里远离那漩涡,没有勾心斗角,波谲云诡,日子自在,想笑就笑,想去哪就去哪,想整人就整人,不挺好的么?

    有意思个屁,这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变态,杨官在心里骂道,表面却一脸正式严肃地道:“为王爷安全着想,我觉得还是回京的好。”还有,王爷的身份,还是远离那个野丫头要好。

    齐十七睁开双眼,黑黝黝的眸光射向杨官,忽然眯了眯道:“杨官,莫不是你怕了?”

    杨官脸一黑,抿着唇严肃地道:“下属从不知怕字为何。”

    齐十七呵呵地笑了起来,目光看向窗外,敛了笑,喃喃地说了一声:“那就回去吧,也拖得够久了,总该让他放心一下才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