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田老爷子的心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老爷子躺在炕上,听着西厢那头传来的笑声好一阵烦躁,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

    “煎烙饼啦你,翻来翻去。”江氏被他的动静闹的烦躁不已,骂了一声。

    田老爷子干脆起身披衣下床穿鞋,又拿上自己的那根老烟枪往外走。

    “大晚上的你赶哪去?”江氏在他后头叫。

    “睡不着眼,我去外头溜达一圈。”老爷子说了一句,推门往外走。

    “神神乎乎,乐个什么劲?”江氏嘟嚷了一句,又推开窗格冲西厢骂了一声:“老三,大晚上的不睡,闹啥呢闹。”

    眼见细西厢里吹了灯,她才又重新躺下,依然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才睡了过去。

    在农村,村里人晚上都没啥节目,早早的睡觉,四处都静悄悄的,只听得虫儿蛰伏在草从鸣叫和偶尔几声狗吠,远处,有一两盏灯火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田老爷子坐在屋前的石板凳上,点起烟枪,看着夜空,有几点繁星,一镰弯月高挂。

    远处的大山,静静的矗立着,像是一个伟岸的巨人。

    田老爷子吧嗒的抽了一口旱烟,想着老大在横河那边过的如何,又想起今日老三买荒地的事儿。

    如今老三的主意也大了,虽然还是对他供着敬着,可是自己的话,他也并不全听在耳里,比如买荒地的事,再比如让颜丫头当家的事。

    白日老三的几句不平反问,还犹在耳边,哪怕没有明着冲着自己来,可话里却还是怨自己偏心。

    可不是么?

    没有分家,处处紧着老大,二房三房的孩子没有书念,就是肉都是隔三差五才能吃上一餐,可如今呢?

    三房虽说不上餐餐都有肉,可也总是隔日就有点肉菜在里头,明显的,小五他们几个孩子长肉蹿个头了。

    其实也不怪老三不平,他们三房有的吃,也从来没落下过他和老婆子。就是那什么羊奶/子,也是天天都送一碗过来的,说是颜丫头说老人喝了对眼睛好,从来就没短了的,他白日的话,怕是寒了老三的心。

    “唉!”田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心里十分矛盾和郁闷。

    现在老大老二都去了横河,三房一个接一个主意的出,家里整顿得齐整,地里也没落下活计,反而他是越来越清闲了。

    人一清闲,就感觉心里发虚,无所事事的,让人感觉到不踏实,尤其是老人,孩子们大了,事事都能主张好,也有主意,就感觉不需要自己了,也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废了老了。

    “大了,都有主意了啊。”老爷子吧嗒着抽完了一管旱烟,又坐了好久,这才回屋睡去。

    老爷子病了。

    田敏颜是被江氏闹醒的,大声嚷嚷着让田怀仁去请陈大夫,三房一家都醒了涌到正房去。

    老爷子躺在炕上,嘴唇有些苍白,脸有些红,不像往日那般有精神气儿。

    “晚头不睡,你偏要赶外头去打露水,一把年纪还不省事,不作病才怪乎了。”江氏嘴里虽然骂个不停,可手上却不闲着,忙着绞帕子去给老爷子敷额头。

    许是觉得水热了,又叫罗氏道:“三家嫂,再去倒盆井水来。”

    “哎。”罗氏应了一声,上前就要搬那木盆出去。

    田怀仁立即上前抢了过来说道:“你粗着身子,还是俺去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江氏见他一脸的老婆奴样,气得不行,一下子就发作起来:“老三,你忙什么呢?过来给你爹掐掐腿儿。有这娇贵的么?俺生你的时候还在地堂里打谷呢。”

    田怀仁被她瞪得心里发秫,踌躇着不上前,嗫嚅着道:“娘,拉井是力气活,三娘这胎不容易,大夫说稳着点好。”

    江氏啪的一声将手中棉帕扔在地上,三角眼一竖,怒道:“我叫她去就她去,当人媳妇就是要侍奉翁姑,我还指使不动她了,啊?好,好,你家媳妇宝贝,我也不用她,我自己去。”她麻利地跳下炕,一把就抢过田怀仁手中的木盆。

    罗氏见又闹起来,连忙道:“娘,我去吧。”说着快步走了过来接过木盆走了出去。

    “哼!”江氏冷哼一声,挑衅地瞪了田怀仁一眼,眼中既得意又凌厉,把田敏颜和小五他们看的直皱眉。

    “老婆子,你闹的我头疼,消停点吧。”老爷子这时哼唧了一声,嗯嗯的叫起疼来。

    “该!看你大晚上还去外头野去不。”江氏嘴里虽骂,可手却不停,重新捡起棉帕给他敷上。

    田敏瑞很快就将陈大夫请了来,把脉问诊看症,只一会陈大夫便道:“没啥大碍,就是受了点风寒。老爷子年纪也大了,这虽然进了初夏,可那句话咋说的,不过五月五,寒衣不入笼。这一早一晚还是凉快许多,老爷子可别贪凉了。”

    他又紧说了几句要注意的事项,就开了个方子说熬两剂药吃吃,田敏颜见江氏只顾绞帕子,丝毫没有要开箱子拿诊金的意思,不由摇了摇头,把方子给田敏瑞去抓来,自己则回屋去取诊金。

    江氏见田敏颜这般作态,有些得意,便道:“陈大夫也给俺老婆子摸摸脉,这晚头上俺也有些睡不安稳。”

    陈大夫见此看向田怀仁,见他点头也就上前问了脉,笑着道:“老太太身子很是康健,不必吃药。”

    “不中吧,俺感觉没啥精神气儿。”江氏乜斜着眼,咳了一声道:“陈大夫你给俺开两副补药吃吃,许是好些。”

    田敏颜听了冷笑,便道:“阿妈,是药三分毒,这药可不能吃着玩的,要不没病都变有病了。陈大夫,你说是不?”

    陈大夫自然也清楚田家老太太的性儿,自然笑着说是,把个江氏气得黑着个脸,半日不吭声。

    田敏颜取了诊金,亲自将陈大夫送出的家门,临了又问:“陈大夫,我阿公除了感染了风寒,没其它事儿吧?”

    陈大夫沉吟了下,便道:“我摸着老爷子的脉象有些乱,该是有些郁结于心,近些日,老爷子像是有些啥心病,你们也得注意着些,心病难医,这人要开朗才会康健的。”

    心病?

    田敏颜眉一挑,看向正房的门口,老爷子还有什么心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