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颜丫头演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敏颜来到正房时,田老爷子正歪在被铺上抽旱烟,神情似是有些蔫蔫的提不起劲来,江氏则雷打不动的编络子做针线,嘴里唠唠叨叨的念着。

    “阿公,阿妈。”

    “颜丫头来了,啥事儿啊?”田老爷子扯了扯嘴角笑着问。

    而江氏则哼了一声,连正眼都没瞧田敏颜一眼,这死丫头她看了就心烦呢!

    “阿公,我爹说您要去横河了,是真的吗?”田敏颜努力地作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心里没少鄙视了自己一番。

    田老爷子眼神闪了闪,说道:“颜丫头可是也想去横河?和你爹娘说一声,也可以去耍的。”

    田敏颜摇了摇头:“我不想去,我只是。。。”

    她欲言又止的表情整得恰到好处,反倒引起老爷子的不对劲来,于是招她过来身边坐下,问道:“颜丫头可是有话要说?”

    田敏颜垂下头,把玩着手指头,嗫嚅着道:“我不敢说。”

    “平时那泼辣劲儿去哪了?到这跟头就会作起来了,哼。”江氏冷睨她一眼,讥笑着道:“这里就我和你阿公,你是作给谁看呢?”

    “嘘!阿妈,可不能这么说。”田敏颜竖起一根手指头,压低声音说道:“菩萨也是在天上看着俺们的。”

    “你。。。”江氏一听这个,脸色顿时一变,斥骂道:“你这死丫头,连菩萨都拿出来说事儿了啊!”

    “是真的。”田敏颜煞有介事地板起小脸,一脸正经地道:“阿公,前儿我不是掉水里死了一会吗?我娘说我那时都没气儿了,其实我那时是被菩萨招了去的。”

    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您就原谅信女一会吧,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来日我给您多上两炷香和瓜果供奉便是。

    “菩萨见我可怜,点化我几句,所以我才活过来了,脑子还变得灵光了咧,不过阿公您可别往外说。”田敏颜神秘兮兮的。

    虽然古人多信鬼神,可田老爷子到底是男人,对这些自然也没江氏那般信个十足的,便皱眉道:“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阿公,我接下来说的,您老千万别生气,也别骂我。菩萨曾说我大伯有一劫呢。”

    “怎么说?”一听到和田怀德有关,田老爷子就立即变得紧张起来,腰杆都挺直了。

    “菩萨也不愿多说,只是那劫若是过不了,大伯可就要丢官了。”

    “放你娘的狗屁!”江氏大骂一声,三角眼瞪得都要凸出来了,就跟恨不得吃了田敏颜一样,厉声骂道:“好哇!我就知道你这死丫头片子没安好心,他是你亲大伯,你竟敢诅咒他。你这死囡仔,瞧我不撕了你的臭嘴。”

    说着,两只指甲藏着黑垢的爪子就直向田敏颜伸来,干干瘦瘦的跟鬼瓜一样。

    田敏颜怪叫一声,连忙躲开嚷道:“我没胡说,没有。”

    “老婆子你住手。”田老爷子拉开江氏,瞪了她一眼,又对田敏颜说道:“丫头你继续说。”

    “阿公您让阿妈不打我,我才说。”田敏颜表现得十分后怕江氏一样。

    “你放心,有阿公在,谁也不能动你一根汗毛。”

    “你。。。”江氏立即就阴了脸,可看到老爷子警告的眼神,只好悻悻作罢,却还是狠狠地瞪了田敏颜一眼。

    “阿公,我也不晓得那么多,只是模糊的听菩萨说大伯当官的时候,因为贪墨被人告了。还有二伯,借着大伯的名儿揽银子啥的,不知咋的叫人给陷害了,后来因着要保着大伯二伯,还将家里的田地卖了才赎出来咧。”

    田敏颜眼看着老爷子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凝重,心里不由冷笑,脸上却忧心郁郁地道:“所以阿公,您去了横河之后,一定要好好儿的看着大伯二伯他们,就是大伯母二伯母她们都得约束好,否则一个不岔,就坏事儿了。”

    田老爷子听得脸色黑沉,看向田敏颜,那是半信半疑,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儿?

    “颜丫头,有些话可不能胡说。”

    “阿公,我也希望我听错了呢,可菩萨说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看有没人扭转这命运了。”田敏颜叹了一声,又认真地道:“阿公,是假的自然最好,可阿公也真的要约束大伯他们。要知道,自古以来贪墨的,不管是大官还是小官,那些个为非作歹的,哪里有好下场的?”

    “阿公,大伯这官咋来的,咱们都清楚,这安安分分的说不定还能往上爬,可要是凭着这九品芝麻官而去做些啥了不得的事?那些个有权的,要掐死咱们这些小麻雀,那也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罢了。”

    田老爷子心里一震,这会子脸色可真的是变了,尽管他不喜田敏颜意有所指的说田怀德的官来得名不严正不顺,可她后面的话,却是实打实的。

    所谓民不和官斗,而小官,自古以来都是依附着大的,若是老大被人利用或是咋的,丢官事小,丢了命才是可怕。

    他万般认为田敏颜是在危言耸听,可总是有那么一两点戳中他的心头,眼看田敏颜自掉河里醒来后所做的事,由不得他不信。

    就是不信菩萨一说,她的话里,也是个警醒。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老爷子心里很清楚,老大虽纯厚,可缺少那么点精明,目光也不够长远。而老二,那可是实打实的无赖,他不敢相信,自己不在一旁约束瞪着的日子,他们会干出些什么。

    想到这里,老爷子竟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即就插上对翅膀飞去横河,于是亟亟地道:“颜丫头,你让你爹赶紧的去找车马,明儿就去横河。”

    “我爹已经去找了。”田敏颜看老爷子的脸色,就知道他是听进去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希望田怀德不会傻得一头撞进那死路吧。

    今日她确实是演得过了,不迷信的人一听就知道她在危言耸听,可只有自己知道,这事儿,可是实打实的。

    现在,她说的都收了,剩下的,就由天注定吧,毕竟路都是自己选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