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夜半遭贼(万更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舅他们来家是热闹的,说说笑笑,又做些针线活儿,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黑夜取代了白昼,月儿高挂,喜姐早就睡下了,就连野了一天的小五都支持不住猛打哈欠。

    因为人多和为了避嫌,田敏颜在待客的客房收拾了一个床铺,让大舅领着田敏瑞三个男孩儿在那边睡,而高氏她们几个女的还是在西厢的炕上睡了。

    姑嫂总是话说不完,田敏颜听着她们唠唠叨叨的,倒也渐渐进入梦乡。

    万物俱寂,只有虫儿蛰伏在草丛间低鸣浅叫。

    时近午夜,杨梅村一片安静,四处都黑乎乎的,只有月亮若隐若现的藏在云层间,露出丝丝凄冷的光。

    忽而,一条黑影悄无声息的从一间屋子里出来,在村子里的巷子飞快行走着。

    喵的一声,一只野猫被惊吓得跃上屋顶,把那条黑影给吓了一跳,从地上捡了颗石子扔了过去。

    “滚!”黑影沉沉的骂了一声。

    喵喵,野猫受惊,尖叫着逃走。

    黑影看着它逃走,又在巷子里头穿梭,向着目标的屋子奔走,其中,有狗闻到不寻常的味儿,而吠叫起来。

    黑影脚步飞快,很快就来到杨梅村的其中一间屋子,围着那屋前有棵桃树的屋子来回的走,终于寻到了最佳的位置。

    田敏颜被一声尖锐的狗吠声给惊醒,一个激灵,睁开双眼,觉得额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摸,满是汗水。

    做噩梦了么?

    她吐出一口气,用手扇了扇额上的汗,重新阖上眼,迷迷糊糊的睡着。

    忽而,她又睁开了双眼,从炕上弹坐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外头似是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很细小很微弱。

    田敏颜看了一眼窗棂,外头黑乎乎的,月儿藏入了云层,她的心提了起来,悄无声息的重新趴下,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窗棂。

    平心静气地侧耳听了一会,田敏颜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没听错,是有什么东西进了他们的前院,蹑手蹑脚的。

    尽管重生了,田敏颜多少信些天地轮回神佛的玩意儿,可此刻,她绝不会天真的以为外头那细小的响动是鬼怪弄出来的。

    是进了贼吗?

    田敏颜不由想起这些天的不对劲,总觉得暗处躲着一个目光窥视着他们的生活一样,会是被人惦记上了吗?

    是了,自己又是卖蛋糕,又是买地的,又是建公共茅房,这要是被惦记了也不是啥稀奇事。

    细小的脚步声进了他们的内院,田敏颜不淡定了,侧头看了一眼炕上睡得香甜的舅母和娘亲,想了想,摸下了炕。

    她悄声摸到桌上的蜡烛,掏出火石,就要点上,可是,她的手又顿住了。

    这一点灯,那贼子肯定会被吓跑,可有句话这么说,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这次是吓跑了他,下次呢?

    田敏颜不喜欢这种被惦记被窥视的感觉,她要的是一劳永逸,否则,谁知道下一次贼子会几时来,她可不喜欢担惊受怕。

    她放下了火石,站在屋中,怎么办?大舅在另一个房,怎么才能抓住这个小贼?西厢这里都是些妇孺,娘亲还怀着身孕,惊吓不得,这要怎么办?

    田敏颜有些着急,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她敏捷地走到门边,平心静气地听着外头的动静。

    那小贼脚步十分轻,透过门缝看出去,田敏颜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院子中左右张望,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田敏颜的心都紧缩了起来,瞪大眼的看去,可惜没有光线,那贼子更是蒙了面,只穿了一身黑,身高目测约一米七左右,身材有些瘦弱。

    再看过去,那贼子像是下定了决心,向正房那边走去,田敏颜心里一喜。

    等他进了正房,就来个瓮中捉鳖,想到这,田敏颜悄悄地拉开了门梢,悄悄的打开门。

    她的人瘦小,只开了小小的可挤出一个人的缝,乘着那贼子推开正房的门,就飞快地跑了出去,来到客房,将大舅他们叫起。

    “颜丫头?咋了?”罗耀光迷迷糊糊的坐起身。

    “大舅,快,家里进贼子了。”

    “什么?”罗耀光大叫一声,将众人都吵醒了。

    田敏颜暗叫不妙,再听正房那边,显然也惊动了那贼子。

    罗耀光也顾不得穿鞋,光着脚抄起放在门边的木棍就跑了出去,正好见那贼子从正房里跑出来。

    那小贼显然没想到这家里还有男人,又见罗耀光身形壮实,做贼心虚的,立时就跑。

    “哪里跑?”罗耀光大喝一声,抄着大棍就扫了过去。

    罗耀光这一喝,除了熟睡的小五和喜姐,所有人都醒了,西厢亮起了灯,高氏的声音传了出来:“咋了?啥事儿啊?”

    “舅母,你们别出来。”田敏颜高叫一声。

    那小贼本是要跑的,却被罗耀光一棍打下来,正正小腿上,不由转过身来,目露凶光,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来,拔出刀鞘,锋利的匕首在黑夜中露出寒光。

    “大舅小心,他有刀。”田敏颜见势头不妙,向厨房跑去。

    罗氏他们推开窗棂一看,吓得魂都飞了,连忙敞开喉咙往外叫了起来:“来人啊,捉贼啊,捉贼子了。”

    他们这一喊,周遭的狗顿时吠了起来,一只狗叫,就全村的狗都吠叫起来,一盏接一盏的灯如萤火虫一样在黑暗中接连亮起。

    “他娘的!”那小贼见此,手上的匕首就乱挥,无奈罗耀光手中的大棍较长,又一直在挥扫着,一时也近不了身,反而又被打了一棍。

    高那氏她们仍在高喊,不知哪家响起了铜锣声,那贼子见讨不了便宜,一把匕首向罗耀光飞来,转身就拖着腿往后跑。

    “大舅小心。”田敏瑞见了顿时大声叫道。

    罗耀光身子一偏,抬手一挡,那匕首擦这着他的手臂飞过,落在地上,他却不管,只追了上去。

    田敏颜从厨房拿着菜刀出来见了,不由追了上去,罗小涛和田敏瑞也追了上去。

    小贼来时翻墙,走时直接走的院门,尽管脚被打了,可事关性命,也跑的飞快,打开田家的大门就窜了出去。

    杨梅村从来都是一方有贼,八方来抓,所以杨梅村的治安向来很好,上次遭贼,也不知是哪年头的事了,如今,竟在深夜听到有贼子,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了,男人拿着木棍锄头菜刀冲了出来。

    也活该那贼子倒霉,才跑出田敏颜的家,迎头就有邻居朱大叔拿铁锄跑来,他连忙往另一边跑,才跑了几步,就有几人噗噗的跑过来,不由在心里暗叫一声倒霉。

    “捉住他,打死他。”

    有人大叫,很快就将那小贼给包围着了,田敏颜追出来一看,松了一口气。

    “别打,别打我,哎哟,别打,是我啊。”

    被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的贼子哀哀的叫痛,听着声音竟有几分熟悉。

    “拿灯来,拉他的鬼面罩子,看是哪个梁上耗子。”有人喝了一声。

    “是我,是我狗子啊,哎哟,我的腿要断了。”贼子连忙拉下自己脸上的蒙面巾,痛苦地叫。

    “狗子?”不知哪个将油灯靠近那张脸一看:“谢狗子,竟然是你!”

    田敏颜他们凑近一看,真是新仇加旧恨,那贼子也不是谁,是前儿在他们跟前摘了桑子去卖钱的谢狗子。

    田敏瑞气得牙痒痒的,大声道:“贼子,把他绑起来,拉他去见官。”

    “别,别拉我去见官,我啥都没偷到,我以后都不敢了。”谢狗子一听见官立即就怕了,连忙跪坐起来说道:“我以后都不敢了,别拉我去见官,我不去。”

    “不成,不见棺材不流泪,不拉你去见官以后你还来偷,见官。”田敏瑞冷哼一声。

    “不来了,我不敢了,我保证不敢了。”谢狗子脸忙磕头道:“放了我吧,我以后都不敢了,我要是去见了官,我娘谁来照顾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田敏颜冷笑一声。

    “儿啊,你这丧天良的,你是要剜俺老婆子的心啊。”

    正说着,黑暗中传来一声哭叫,田敏颜看过去,只见东头跌跌撞撞的跑来一个身影,身旁还有个媳妇子跟着劝道:“大娘,你小心着点。”

    那瘦小的身影拨开人群扑了过来,抓着谢狗子就是一餐好打,边打边道:“你这个不肖子,你这是要你娘的命啊,自个村子的人都偷,你是想活活气死俺哟。俺这就打死你个不肖子。”

    “娘,娘别打,我疼。”谢狗子连忙躲着。

    “痛死活该,你让我怎么去见你死鬼爹哟,黑了心肠,坏了下水的不肖儿。”谢大娘边打边骂,打得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哭:“老头子哟,你咋不把俺老婆子先带去哟。”

    “娘,我再也不敢了,娘。”

    有人看着不忍了,要知道,这谢大娘早早就守了寡,一把屎尿的把这谢狗子拉扯大,也挺不容易的,便对田敏颜说道:“那个,田家丫头,不如就算了吧,反正打也打过了,他也没拿到什么不是。”

    大图推荐,这些天万更,你们给力的给红包金牌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