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横河那些破事儿 (万更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怀仁被众人簇拥着进了西厢,看着家人嘘寒问暖满怀关切的样子,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还是自己家里来得自在和舒服。

    等田怀仁喘过一口气,田敏颜就迫不及待地问:“爹,你咋这么快就来家了?咱们以为你下晌天黑才家来呢。”

    田怀仁喝过一大口茶,说道:“在那待不住,天未光我就赶着来家了。”

    “爹,我大伯他们没有留你住几晚?”田敏瑞插了一句。

    “留了,你阿公也说让我多住两天,只是家里没个人不成,你大舅他们也不能长住了,哪能在那留着。”

    “你也是赶,咱们又不是这日就家去,现在也没啥事儿,家里的是事耀祖海哥他们都忙活得来。”高氏嗔了一句。

    “总之在那我待不住。”田怀仁憨憨地笑。

    “爹,横河好玩儿不?你给我们讲讲那边的事儿呗。”小五扑进田怀仁的怀里,仰起头道。

    “对啊,爹,你和咱公咱妈突然到横河,我大伯他们是咋样的表情?一定很惊讶吧。”田敏颜一脸八婆的样子,不用想,老爷子他们的到来,田怀德他们一定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田怀仁想起他们到达横河县衙的情景,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声道:“大哥他们,唉,爹他这回怕是伤了心了。。。”

    如田敏颜所想的一样,对于田老爷子和江氏的突然到来,就像九道天雷一样,将田怀德和陈氏都炸傻了。

    傍晚时分,守门的婆子突然来报外头有个自称是老爷子的人来了,陈氏尚分不状况。

    “你说谁来了?”她正喝着丫鬟送上来的茶,听了愣愣地看着夏婆子。

    夏婆子便道:“一个庄稼汉,说是老爷的三弟,还有两个老人,说是老爷的爹娘。”

    陈氏惊得手中的茶杯都摔落下来,唰地站了起来,抖动着嘴道:“快,快去禀报老爷。”然后,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老爷子老太太来了,先是李氏偷偷来了,日子就变得闹了起来,而现在,老爷子来了,还有那最难伺候的江氏,这叫什么事儿?

    “大嫂,大伯家来了没?是不是该摆饭了。”

    就在陈氏一脸惊魂的时候,李氏扭着肥臀尖着嗓子走了进来。

    陈氏唰地朝她看过去,犀利的目光就像一条条冰冷的毒蛇一样,紧紧缠着李氏,把个李氏唬得站在那不敢前进一步,诺声问:“大大嫂,你你咋了?”

    陈氏死死地瞪着李氏,心口不住的上下起伏,眼中露出愤怨的目光。

    这李氏才来了这天,就已经吃得整整胖了一圈,脸上胭脂涂成了猴子脸,上身那大红的上裳撑得都要爆开来,而下身,她还配了一条绿色的裙子,头发拢成髻,左右两边都插朵新鲜的大海棠,乱七八糟的插了几根金银簪子。

    打扮不伦不类也就罢了,偏偏她还到处乱跑,逢人就说她是县丞大人的弟媳妇,害得她抬不起头来,刚刚打进的上流夫人圈子,也在里头弄成了大笑柄。

    哼,她也得意不起来了,江氏来了,谁都别想好过,陈氏冷笑一声。

    “爹和娘真的来了?来这里了?”田怀德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惊道。

    “啥?老爷子和老太婆来了?”李氏几乎跳了起来,瞪大了眼。

    “娘,我咋听夏婆子说阿公阿妈来了?这算啥事啊,咱们这小院已经够挤了,一个二个巴巴的挤进来,还怎么住啊?”田敏庄气急败坏地从外头跑进来,后头跟着田敏婷。

    “爹,娘,我可不要再和二姐姐他们住了。”田敏婷一脸的阴郁。

    “都闭嘴,这都什么时候了?”田怀德大喝一声,朝众人看了一眼道:“都跟我去接老爷子。”

    陈氏此时也已经反映过来了,眼珠子一转便道:“老爷,你和二家嫂先去接吧,我去叫人整理一下屋子,不然老爷子来了也没地歇不是?”

    “你想的也周到,那就快些。”田怀德点了点头,又对傻愣着的李氏道:“二弟妹,你也跟我去接老爷子吧,二弟呢?”

    “啊,哦!”李氏像是没了神魂一样,跟着田怀德走出去。

    眼见房里没了外人,陈氏连忙招呼两个女儿过来道:“快,把你们头上那些值钱的首饰都拔下来,去换身旧衣裳。”

    “娘,我这才刚上身的裙子呢。”田敏婷一脸的不愿,嘟着嘴。

    “对啊,这支新打的步摇我喜欢得紧,我不摘。”田敏庄也摸着头上那支金步摇得意地道:“田敏青那丫头你可没看到她那眼神,啧,别提多羡慕了。”

    “你们闭嘴,我叫你们去就赶紧去。”陈氏被接二连三的打击,已是大怒,瞪着眼道:“知不知道你阿妈来了,她来了,你们就别想戴啥新首饰,就是藏也得给我藏好了,这要是被她摘去了,你们可别对我哭。”

    阿妈!

    田敏庄终于反映过来,想起老太婆那见不得好东西的样子,那可真是蝗虫过境,她一出手,渣儿都没有,便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把步摇摘了下来说道:“我这就去。”

    田敏婷懵懵懂懂,却也知道自己阿妈的为人,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田敏庄后头走了。

    见两女儿都走了,陈氏才急急忙忙的回房,翻出从前在杨梅村时穿的粗布衣裙换上,看着一旁精美的另罗绸缎,不由满心阴郁。

    却说田怀德急急忙忙的跑到西角门,一眼就看到老爷子正在马车旁张望,而江氏则站在他旁边,腰杆挺的直直的,只是若仔细看,可以看出她有些张惶不自在的神色。

    “爹,真个是您来了?”田怀德脚一软,叫了出来。

    田老爷子看着穿戴一身,留着胡子,脸色红润的大儿子,哪里有信中所说忙得焦头额烂?不由目光复杂,勉强笑了笑道:“家里头也没啥事儿,想着你也忙,也怕耽搁你的事,左右都是要过来的,便让老三雇马车送了过来,也不用你分心念着。”

    “大哥。”田怀仁手里拿着老爷子他们的行李,叫了一声。

    “老三,你也来了,呵呵。”田怀德笑得尴尬。

    “你躲在门角是当门神呢?还不死出来。”江氏突然怒声看着田怀仁的身后呼喝。

    李氏脖子一缩,捏着衣角讪讪地走上前,弱弱地叫:“爹,娘,你们来了。”

    “作死哟,你这懒婆娘是养猪呢么,整整儿肥了一圈。你日子好过了啊,背着我和你爹偷跑着来这了,啊!你胆子和这猪身一般肥了,哈。”江氏一看她那身形,那积压在心头的恶气便不顾一切的发了出来,又见她涂脂抹粉,穿得不伦不类的,便瞪着眼骂道:“你这懒婆娘是在唱大戏呢,啊!瞧这层粉,哎哟笑死人了,你别靠那近,你这一动,那粉噗嗖嗖的落下来,熏得俺老婆子都要厥过去。”

    江氏果然还是那江氏,李氏被骂得一声不敢吭,还得陪着笑。

    “哈,还戴上金银簪子了啊,这也是你戴得的。”江氏又见她头上插的簪子,二话不说就飞快地拔了下来,也不管李氏那发髻被弄得鸡窝一样,骂声越来越大。

    “娘,那是我的。”李氏见自己毫不容易得来的首饰被江氏拔了,顿时急得眼都红了,脸忙叫了起来。

    “什么你的我的,没分家,这都是我的,有本事儿你分出去啊,像你自个偷偷跑来那样,分啊。”

    田怀德十分头痛,见巷口有几人张望,连忙说道:“爹,你看,这大街上不好看,进屋里说话吧。”

    田老爷子见了李氏也十分恼怒,可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喝住了老婆子道:“得了,进屋再说,大街上让人瞧笑话么。”

    江氏闻言瞪了李氏一眼,恶狠狠地道:“一会再收拾你。”

    田怀德将老爷子他们引到正房,陈氏带着几个儿女站在那迎着,见了老爷子纷纷上前笑着问好,田老爷子见着长孙和小孙儿,阴沉的眉眼总算松了松。

    李氏跟在后头,一眼看过去,歪了歪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仔细一看,立时恍然大悟。

    大嫂她们都穿得跟杨梅村那样,普通得很,头上的首饰都摘了,只插了个简单的银簪子而已。再想到刚才江氏拔了自己头上的簪子,李氏恨得眼都红了,这大嫂也太狡猾了,让自己去接人,她自己却在这换装了。

    遭了,田敏青今天好像也戴了支新的金钗,老天保佑,她可精明点,别像她那么傻,戴着出来现了。

    真是怕啥来啥,田敏青的声音在后头高昂地响了起来:“娘,是不是我阿公来了。”

    李氏回头一看,她头上戴着的金钗明晃晃的,再看向江氏,那三角眼一眯,顿时哀嚎一声。

    田敏青对娘亲的眼神暗示尚有些不明白,可看到田敏庄那不同往日华贵艳丽的打扮,她顿时就明白过来了,立时转身想要走。

    “李氏,青丫头,你们跪下!”江氏大喝一声。

    李氏被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田敏青也不情不愿地跪了。

    江氏噼里啪啦地如放连珠炮一样,骂了个口沫横飞,中间还不曾断过,无非是说李氏胆肥,为人奸猾,嫌弃老人,还在外人跟前污蔑她如何这般。

    “老二呐,老二哪去了,把老二给我叫来,这女人要不得,也不能要,把她给我休了,滚回她的李家去。”江氏一想到李氏如何在外人面前说她的不是,就气得牙根发痒。

    陈氏在一旁冷眼看着李氏她们被骂,心里直解气,当真以为富贵是这么好享的?管她要这要哪,不给就撒泼耍赖的威风哪去了?

    陈氏不幸灾乐祸的斜睨了李氏一眼,亲手给江氏奉上一杯茶说道:“娘,您大老远来,先喝口水润润喉再骂吧。”

    真是打瞌睡遇着软枕头,江氏早就渴了,又说了这么一大番话,便接了过来喝了口水顺了顺气。

    “爹,娘,俺俺也是被迫的,孩子们天天念着他爹,大哥他们也不来接,俺们也没法子啊?再不来,他爹都找小老婆了,呜呜。”李氏听说江氏要叫田怀孝休了她,顿时急得哭了起来:“爹您不知道,那死鬼在外头花天酒地的,要不是俺来了,他就敢把那野女人给家里领了。”

    “我呸!你就作吧你,我看你能作出个黄梅戏来。”江氏吐了一口唾沫恶道。

    “二家嫂,这回你是做错了,家中爹娘尚在,哪家媳妇像你这样撇下翁姑偷跑出来找相公的?”田老爷子沉着脸道:“你大哥不来接,是因着他忙,也不说不来接,可你这样做是过了,竟然还敢上柳家去骗银子了,有这个理吗?”

    “二嫂可知,我田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田怀仁阴沉着脸道:“今儿我就把话撂这了,日后不管是二嫂你还是旁的谁,再用我三房的名字去作那下作的事,别怪我不顾手足情分。”

    “和她说这些作甚,老二死哪去了?啊?叫他出来,把这婆娘给我休回李家。”江氏冷笑着道:“我们田家,没这样不要脸面的媳妇。”

    “娘,俺知道错了,俺以后再也不敢了,别休俺。”李氏连忙上前跪爬几步,白着脸道:“俺把那五两还上就是,娘,您原谅俺一次吧。”

    江氏甩开她的手,哼道:“早知今日,当初你干什么去了?”

    “爹,俺不敢了,俺真的不敢了。狗剩还小,他夜里还得吃俺的奶/子呢,离不得俺的,别休俺,爹。”李氏又紧着过去求老爷子。

    听她这样不怕羞的说那**,江氏陈氏的脸色都变了,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她却就敢这么说了,江氏立时发作:“你这不知廉耻的**。。。”

    李氏呜呜的哭,见老爷子不作声,偏头看到田敏青低着头跪在那不作声,头上那金钗黄灿灿的,便扑了过去,一把拔了下来冲到江氏跟前把它塞在她手里道:“娘,这钗子是新打的,您戴着顽,别休俺,原谅俺这一遭吧,啊?”

    “娘。。。”田敏青不敢相信,恨恨的出声,眼珠子瞪着那金钗,恨不得上去抢回来。

    田敏庄见了,不由得意地笑出声。

    江氏捏着那钗子,脸色有所缓和,可依然硬着脸道:“这都该是俺的东西。”

    “得了!”田老爷子坐了一天的马车早已累了,又闹了这么一出,精神气都缓不过来,说道:“老二他哪去了?见天儿晚了,摆饭吧。”

    话音才落,田怀孝就满脸通红的走了进来,脚步虚浮,一身酒气,一看便知道吃了不少酒,见了老爷子,还以为自己喝醉眼花了。

    “俺今儿真是吃多了,咋看到爹和娘在这了呢。”田怀孝呵呵地傻笑。

    “你这王八犊子。”江氏顺手就抄起手边的茶杯向他砸了过去。

    被茶淋了一身,田怀孝稍微清醒了些,甩了甩头,惊愕地道:“爹?”

    田老爷子看着吃得油光满脸又满身酒气的二儿子,又看看地上打扮得不伦不类的李氏,还有那花枝招展的田敏青,再有穿得像个元宝似的狗剩,头痛不已。

    忽然就想起田敏颜的话来,瞳孔不由一缩,看来他来这,是来对了。

    田怀仁将昨天的闹剧一一的说了,把众人听得眼都直了。

    “爹,那后来咋的?”田敏颜好奇地问,听田怀仁那般说,真有些身临其境的感觉啊。

    “吃了晚饭,你阿公就将一家子都召了来,明明白白的说了,不准二哥李氏他们随便在外头走动,不准依仗着自己是县丞大人的亲戚就胡作非为,谁要是出了啥子状况丢了田家的颜面,就攀出田家去,不再是田家的儿孙。”田怀仁喝了一口茶道:“后来还将大哥单独拉去说话了,说啥子我也不晓得。”

    田敏颜点了点头,看来老爷子是把她的话给听进去了。

    “爹,那边屋子大不?”小五拉了拉田怀仁的衣角:“大伯他们有下人伺候不咯?”

    “那边比俺们这老宅还要少上许多了,只有一进的院落,隔墙后头是知县大人的府邸。大哥那就五个屋子,都小得很,老爷子他们去了就住在正房,这孩子们都大了,林哥和庄姐他们都要说亲了,这么一起住着不像。大哥的供奉不多,哪养得了多少下人,也就一个小丫鬟,一个守门的婆子,还有个煮饭的粗使婆子,二嫂她们也是得干活儿的。”

    “这人啊,就是不会想,其实二房他们也是懒的,你们都分出来了,要是搬去那村头宅子,老爷子他们又去了横河跟着老大,二房他们完全可以几口人住了这么大的宅子,他们却偏要去那头遭罪,一家子挤那么个鸡窝子,哪比你们现在快活?”高氏听了便叹了一口气。

    田敏颜在心底冷笑,二房的都是什么人,以为跟着大房就是富贵老爷了,哪里甘愿在这当个庄稼汉,还得自己下田,你瞧着,现在那边都人齐了,将来可闹得更欢呢!

    作者说,终于把极品们送作堆了,且由他们闹去,咱三房关门过好日子去。今长一章写完,接下来,极品们在横河,就会少出场了,是三房表演的时间了,go!

    www.sodu.cc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