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要请长工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送走了知县等人,田敏颜一家子七手八脚的收拾起来,那些乡绅从镇江楼订来的两桌席面,基本上没怎么动过,酒都剩了两壶,田敏颜给收起来留着日后待客用。而那些菜,挑了些好的送给朱大婶一家的,感谢他们的帮忙,也让谢狗子拿了一盘家去。

    收拾妥当,一家子才得空说话,田怀仁又说起田敏颜和温大人约定的事来,不免有些忧心。

    “囡囡,真的有把握么,不会有事儿吧?”罗氏一脸忧虑地看着田敏颜。

    “放心吧,爹,娘,没有那金刚钻就不揽那瓷器活,我既说得,就能做得,你们且放宽心吧。”

    “你这孩子,自打掉了一回水后的主意就大了,也罢,大不了咱们再捱穷便是。”罗氏笑着道。

    “嗯,明儿我还去镇上找活儿干。”田怀仁也点了点头。

    田敏颜噗哧的笑出声来,道:“爹,哪有这么严重,莫要杞人忧天,反而迷了心。咱们如今地也多,又没长工,要料理的事儿可多着呢,你去镇上找活儿,地里谁打理?这田里的稻子都抽穗了,没几个日就得收了,后山那片地也要沤肥,我正担心着人手呢。”

    “要不,我也先家来帮着?”田敏瑞迟疑着道。

    “哥,你傻了?书不念了?大人才儿夸你呢,哪能因为农事耽搁了学业,咱家得靠着你呢。”田敏颜立时瞪了他一眼。

    田敏瑞呵呵地笑,掩下眼帘,重新拿起书本,谁都没注意到他眼底那复杂的光。

    “爹,娘,我是这样想的,如今地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哥哥和小五都要念书,你又怀着娃娃,我又是个女孩儿,地里干活的人手铁定是不够的,所以,我想先请几个长工帮忙。”田敏颜看着大家说出自己的打算。

    “请长工?”田怀仁和罗氏对视一眼,有些不自然,讪道:“咱们家,哪是请的起长工的,慢慢儿干着也就好了,请长工,太费银子了。”

    “爹,咋就请不起了?”田敏颜翻了个白眼,再一次被田怀仁的小农意识给打败了,便徐徐地道:“爹,且不说秋播,就是夏收这茬庄稼,我们也有几十亩地要收呢,哪能赶得上?人手是必须要请的,还得要快,不然我们就赶不及秋播了。”

    田怀仁犹疑了一会,说道:“银子,这一开荒,咱们家没有多少了。”

    “放心吧,爹,请长工的钱咱们家还付得起,别忘了,刚刚我们才做了几宗生意,那松花蛋又是好一笔收入呢。”

    罗氏听了一笑:“想不到那东西还真有人喜欢吃。”

    田敏颜笑道:“人们都图个新鲜,就像蛋糕一样,现在松花蛋卖的贵,这做的人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那倒是,像小五说的,那啥稀啥贵的。”

    “娘,是物以稀为贵。”田敏颜三兄妹齐声说道。

    “对对。”

    “爹,请长工的事,您有啥成算不?”笑过后,田敏颜又问田怀仁:“你们看,谢狗子这人能用不?”

    “囡囡你是想请他?”田敏瑞再度抬起头,皱了皱眉。

    “哥哥认为不妥?”

    田敏瑞看着他,想了想说道:“谢狗子这人的名声是不怎么好,可人呢,倒是有几分灵活的,就拿开荒这事,他是不会种地,但脑子会变通,也能举一反三。你看那荒地的水沟,有些我没想到的,还是他提醒的。”

    “开完荒,他也跑前跑后的,是打啥子主意?”田怀仁问,想起听到谢狗子趁他不在来家偷窃的事儿,他就沉了脸道:“不会又是打咱家里的主意吧。”

    “爹,他确实是打咱们家的主意。”田敏颜笑了,见田怀仁脸色大变,便连忙道:“但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看他,是想在咱们这谋个事儿。”

    “怎么说?”

    “你们觉得咱们家现在如何?别说在镇子了,就在杨梅村里。”田敏颜看着众人问。

    几人都对视了一眼,有些支支吾吾,倒是罗氏先说道:“咱们家过得有奔头了,现在除了陈地主,孙举人他们,数咱们家是地最多的。乡亲们,嗯,有时见了我叫三奶奶。”

    “还有人叫我五少爷呢。”小五也耸起鼻子。

    田敏颜笑看着田敏瑞,他微微的红了脸,支支吾吾的道:“铁柱也不敢叫我死穷鬼了。”

    铁柱是谢家的一个孩子,有些田地,以往总是欺负田敏瑞他们兄弟,一声一句死穷鬼,小乞丐。

    “你们看,村里人的态度就足以说明,咱们家是要过起来了,所以他们才会对咱们恭敬。以后咱们家会更好,不仅是村里人,这个镇上甚至整个县,都会知道我们田家三房。”田敏颜自信朗朗地的一笑。

    “谢狗子就是看中了这一点,这些天才会赖着咱们地里咱们家,他在观望,也在考量,经过今日,我敢说,明日他就找上门来主动要谋活儿。”田敏颜又道:“如今,你们说,咱们家还要不要雇长工?”

    “好像是有那么些理儿。”田怀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了罗氏一眼说道:“总不能让你娘挺着肚子下地里。”

    罗氏听了熨帖,悄悄的推了他一把,脸微微有些发红。

    “那我们还是请村里的乡亲?”田怀仁嘿嘿地憨笑。

    “不妥。”田敏颜和田敏瑞异口同声地道。

    田敏颜看着田敏瑞,有心要看他的考量,便道:“哥哥你说。”

    “村里的乡亲,大家住在同个村子里,处了老些年,就这一个情分,有些事儿就不大好往尽里支使。而且,咱们请的是长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请村里的人,日子久了,只会倚老卖老,不好使。”

    田敏瑞说的头头是道,倒让田敏颜另眼相看,也十分高兴哥哥有这样的觉悟,便点头附和道:“哥哥说的对,咱们要请的是长工,可不是老爷,村里的人太熟,反而不好管理,当然,谢狗子那样的除外。”

    “那依你们看。。。”

    “我想着,还是让邓大叔替我们找几个人,爹,哥哥你们觉得如何?”田敏颜笑着征求大家的意见。邓富贵的人面广,让他找人,是最好不过了。

    对田敏颜的推荐大家都没有任何异议,便将这事定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