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马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领着三个长工,一个丫头回了家,田敏颜一家子在院子接受了大家的请安,重新认识报了家门。

    田敏颜让谢诚忠领着周贵三个长工到村头的宅子去安置,明日再吩咐活儿,而小星则留在老宅,暂时安排住在客房。

    见小星脏兮兮的,田敏颜就让她先去梳洗,而自己则被家人拉进了西厢。

    “不是说只买长工,咋又多了个丫头?”罗氏满脸的不解:“囡囡,这孩子才八岁,能干什么?”

    “那个小星姐姐,比我还大不了多少呢。”小五一脸的懵懂。

    “爹,娘,别急,听囡囡怎么说。”田敏瑞却是十分淡定,他深信田敏颜干的每一件事都有她的思量和用意。

    田敏颜笑着对田敏瑞点了点头,说道:“还是那句话,现在我们家的地多了,活儿也多,有些事忙不过来,我也顾念不了太多。娘的月份也渐渐大了,买个丫头干活儿也是好的,娘亲也不用太过操劳了,而且,这丫头才花了一两银子呢,她人小,吃不了多少饭。”

    “你这孩子,我哪有你说的这么矜贵?也才四个多月,想当年我生你们时还一直在地里干活呢。”罗氏听了是为了她而买,立即就嗔了一句。

    “娘,今时不同往日,往日我们兄妹都听话乖巧,没怎么闹腾。可现在呢,这个孩子太闹腾了,不稳当,虽然现在也没啥大碍,只是大夫说了,能不操劳就不操劳,您难道忘了?”

    “但是。。。”

    “罢了,人都买回来了,囡囡说的对,帮着干活儿你也好轻松些。”事关罗氏,田怀仁就十分好说话。

    “忒折福了,咱们家也不是啥大户,现在还买个丫鬟,哪里就。。。”罗氏还是有些别扭,这事儿来得太突然了。

    这才多久日子啊,不到半年,她的生活就变了个透彻。分家,买地,现在家里还有丫鬟长工伺候了,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太不真实,就像一场梦似的。

    “现在也才一个丫鬟,以后咱们家会越来越好,到那时要买的人才更多呢。”田敏颜笑着道:“娘,您别想那多了,就安安心心的养胎,平日就绣些花儿当奶奶享福吧。”

    “就你这张嘴会说话。”罗氏被她逗得一笑,伸手去掐她的嘴。

    “姑娘。”

    一家子正在说话,西厢门口传来一声蚊呐般的叫声,几人都看了过去。

    梳洗过后,小星穿着田敏颜从前的旧粗布衣裳,小手绞着衣角,有些怯怯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洗净脸后的她眉目清秀,鸭蛋脸型,一双大眼十分清澈,小嘴有些白,可也有几分颜色,长大后也定是个小美人胚子。

    田敏颜无意中看着田敏瑞两兄弟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小星看,心里忽地一动,便招了她进来。

    “小星,咱们田家虽然是寒门小户,但也有家规。下人要是做出背主忘恩的事儿,就甭怪我们不客气,攀走事小,重的,打死了事。”田敏颜冷沉着脸坐在炕上,再不见初见的怜悯和温和模样。

    小星吓得噗通的跪倒在地道:“姑娘,小星不敢,小星绝不会背主忘恩。”

    “你记得今日你的话便是。”田敏颜的脸并没有松开,淡漠地道:“知道为什么今日人牙市场里这么多丫头,我却只将你买下吗?因为你的眼睛,倔强,不服输,我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有性是好,可也得看什么人,我今儿就先把话说明白了。”

    “身为下人,就要有下人的自觉,明白自己的身份,清楚明白什么该惦记,什么不该念。若是一心想要攀高枝,想要爬上主子的床飞上枝头,我劝你早早的死了这心,离了这家去。”田敏颜瞪着小星的眼睛,毫不留情地道:“我们田家,绝不会姑息那些想要勾引主子爬主子床的人,也容不得,一经发现,即刻攀走甚至打死。”

    她的话一落,不但小星的脸发白,就连田怀仁罗氏他们都吓呆了,看着田敏颜的眼光十分陌生。

    想明白田敏颜话里的意思,小星的小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樱唇紧紧的咬着,说道:“姑娘,小星其实不是被舅母卖了,而是被她许给一个六十的老员外做小童养女,小星听到才逃了出来。小星曾对着爹娘灵位发誓,此生绝不做人妾,宁嫁穷家汉,不作大户妾,如有违誓,不得好死,爹娘在地下也不得安宁。”

    “姑娘请放心,小星知道好歹,姑娘担心的事也绝不会发生。”小星的摇杆挺得笔直,直直的看着田敏颜。

    田敏颜定定的看着她,小星一动不动的,见她眼神正直,毫不躲闪,田敏颜这才笑了。

    “起来吧。”她笑着道:“奶奶有了身子,以后家里的事,你多费心,现在也没啥事儿,你先下去歇着吧,有事儿再叫你也是一样的。对了,这个正房,若不叫你,你别进来”

    虽然看着干净,可她还是要观察一下子,没什么暗病才能用。

    “姑娘,我晓得了。”小星吁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福了个身,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田敏颜才看着家人,见他们一脸呆滞和讶然,便笑道:“爹娘哥哥可是看不惯?对一个孩子动下马威,觉得我太过冷酷无情了?”

    “囡囡。。。”田怀仁动了动嘴皮子,不知怎么说。

    无疑,今日田敏颜突然闹的这一出,实在让他感到太陌生了,也太不解了。

    田敏颜虽然有些泼辣,可心善,对待长辈尊敬,兄弟友爱,田怀仁从来没见她这么冷酷的一面,她这样的气势就像是那些传说中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让人有些害怕惊悚。

    田怀仁是个憨厚实诚的,有些小农意识,就是家里请长工了,骨子里还是没有脱离那种小农意识。在他看来,那些长工丫头,都是一样的,他并没有特别的优越感。

    “囡囡,我们家现在虽然过的好了,本来买长工下人,也已经过福了。想当年,咱们也受人打骂,那种委屈咱也试过,将心比心,他们也就是日子过的艰难才来的咱们家,又何必。。。”田怀仁叹了一口气,看着田敏颜说道:“囡囡,咱们做人不能忘本,也不能做那大奸大恶的人。”

    “爹,下人就是下人,我今日把话先说明白了,总比将来她们犯了事才说的好。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现在咱们家要过起来了,就要立起规矩来。”田敏颜敛了笑容,徐徐地道:“我们家或许是寒门小户,但以后定是会越来越好的。现在她是个孩子,但人是会长大的,也是会变的,不担保她日后的心会不会变大。这要是日后想给爹你当小老婆,我娘又该如何?爹你又该如何自处?难道等丑事出了才来处理么?爹你也不怕寒了我娘的心。”

    罗氏一听,脸色顿时一变,看着田怀仁的眼光有些复杂。

    自己虽然才三十几岁,可到底是生过几个孩子的人了,人老珠黄,常听说男人有银子了就变坏,这,他爹以后也会这样吗?自己又比得上那些个年轻小姑娘么?

    不得不说,田敏颜这番话深深的引起了罗氏的危机感。

    “这,你这孩子,我怎么会。。。”田怀仁涨红着脸道:“她只是个孩子,那就是你想的那样?”

    他扭头看了罗氏一眼,见她神色变幻莫测,顿时大急:“三娘,你可别听丫头瞎说,我是咋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我哪里会养小老婆。”

    “爹爹,就算她是孩子,如果咱们日后再买的下人呢是个大姑娘了呢?爹年纪也不大,三十好几的人,正值壮年呢。何况我们总要为哥哥和小五着想。”田敏颜语重心长地说道:“哥哥和小五他们以后都会有前程,可不能因为这些腌臜的事而毁了。”

    说到家中的两个男丁,田怀仁和罗氏浑身一震,神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田怀仁或许可以不用顾及,但两个男孩子,将来可都是家中的顶梁柱,若是和下人传出些啥不好听的话来,那可真是毁了。

    想到这,罗氏的脸色就凝重起来,腰背下意识地挺直了,囡囡说的对,儿子是她这一生的依靠,她绝不能让那些腌臜事出现在他们身上。

    “哥哥,小五,你们也得端正自己的姿态,知道自己的身份。下人就是下人,可以关心,可以亲切,但不能纵容。”田敏颜看着两兄弟一脸的认真:“对待下人,要恩威并施,要懂得驾驭,该打骂就打骂,该攀走就攀走,绝不要姑息。”

    没有人能保证一个人永远不变,先把丑话说前头,防范于未然,总比事儿发生了才补救要好的多。

    不得不说,田敏颜今日是给一家子都上了重要的一课。而将来,田家的男人也庆幸田敏颜今日的这一个下马威,让他们遇到这种事也不至于束手无策,茫然不知事。

    还有,今晚熬夜,啊啊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