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嗯,我救了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小星跑出巷口,回头一看,完了,哪里还有自家姑娘的身影?

    她脑海里顿时一空,连忙大声呼救,一边向巷子里重新跑了回去,可回到那个位置,除了地上滚得到处都是的土豆,压根就没有田敏颜的身影,也没有那两个男人的身影。

    小星脸色煞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姑娘,姑娘。”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有人跟了过来,好心地问。

    “呜呜,大叔,我家姑娘不见了。呜呜,我家姑娘被坏人抓去了,大叔怎么办怎么办啊?”小星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拉着那大叔的手袖哭喊着。

    “夭寿咯,快去叫你家大人来啊。”那大叔一听就知道是啥回事了,连忙说道。

    小星吸着鼻子,听他这么说,大人,对,她连忙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柳家跑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隔壁的巷子,她心心念念着的姑娘被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抱着。地上,两个男人昏死在那,正是她口中所说的坏人。

    “巷子,又是巷子。咋每回见着你都是在巷子里呢,这回更糟糕,你这丫头忒不省事。”

    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男人翻了个白眼,心想,若不是您老说走在高处才能看到更多的风景,每次都在人家屋顶飞檐走壁的,又怎么会看到这样的‘风景’?

    “杨官,把这两个杂碎给绑起来。”抱着田敏颜的那个男人,不,也就是齐十七淡淡地斜睨了一眼地上那两个肮脏的男人,又道:“对了,最好用布缠着手才好绑,省得沾上这丫头说的梅/毒花/柳。”

    杨官的嘴角抽了抽,满头黑线,那些个暗病,哪是这样就能沾上的?不懂就不要乱说。

    啊,主子确实是不懂,人家还是个雏儿呢,杨官邪邪地笑。

    “杨官,爷我咋觉得你嘴边的那抹笑这么的淫/荡兼不怀好意呢?嗯?”齐十七眯了眯眼,轻飘飘地拖长了嗯字。

    杨官咳了一声,敛了神色,抽出地上两人的腰带,将他们给绑成了粽子样。

    “爷,现在?”

    “去找个大笼子,等他们醒了,喂些好药,送去黑街那边吧,今晚的特别表演就由这两人来,我想他们一定会很欢喜。”齐十七笑眯眯的,一脸的温和无害,可杨官却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就像寒冬一样。

    每个地方都有黑暗,黑街,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顶黑暗的地方。黑街位于清平县上,对于男人来说,其实也是一个极好去处,因为那里就是一个超级淫/窝,当然,出入的都是男人。

    喂好药,不用说都知道是些什么药,杨官想,从今天以后,这两个人是甭想再看到明日的太阳了。

    谁叫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呢!杨官怜悯地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轻松地将他们扛起来走了。

    而齐十七,则抱着田敏颜慢慢的走出巷子,一边道:“丫头,你又欠我了。”

    小星带着人匆匆再回到巷子,她念着的姑娘,已经从巷的另一头被人带走了。

    秦海棠正坐在闻香居品茶,忽听丫鬟来报,爷去而复返,她一愣,撇下茶盏就向后院走去。

    还没进齐十七平日住的院子里,她就见他抱着个什么走来,不由迎了上去问:“爷,您不是回了京都?怎么?”她顺着他的手臂看去,见到那熟悉的脸,不由一惊:“这是?”

    “去拿身衣裳来,再烧些热水。”齐十七淡淡的吩咐。

    秦海棠惊疑不已,可训练有素的她自然知道轻重,立即就着人去准备。

    齐十七将田敏颜放在靠窗的榻上,看着她紧闭的双眼,抿着的唇,挺翘的小鼻子,伸手弹了弹她的鼻头,说道:“要是我没有去而复返,若是我不喜欢爬人家屋顶,你当你今日会如何?笨丫头。”

    秦海棠拿着衣裳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这一幕,她挑了挑眉,不动声息地咳了一声道:“爷,热水来了,我给她换身衣裳吧。”

    齐十七站了起来,转身走出房内,坐到客厅喝茶。

    很快的,秦海棠走了出来,叫丫鬟将田敏颜换下来的衣裳拿去烧了,自己则走到齐十七的身旁福了福身道:“爷,我给她检查过了,并没受啥伤害。”

    “我知道。”齐十七抿了一口茶,笑着道:“这丫头命大,遇着了爷,否则。。。”

    “爷是她的命中贵人。”秦海棠坐了下来,看着他问:“爷怎么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明明说回京都走一转的人,这才几天,怎么又回太平镇了?

    “是有那么些破事。”齐十七的脸沉了下来,眼中目光变换,却很快道:“姑姑,我有些累了,躺一会,你给我熬个参汤吧。”

    “嗯。”秦海棠没有忽略他眼底下的那一圈青黑,有些心疼地道:“好好歇一会。”

    齐十七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内室。

    田敏颜幽幽睁开双眼,高高的屋梁,朱红色,绝不是她家里的房梁,她猛然想到昏迷前的一幕,心头一紧,垂眼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裳,脸色大变。

    耳边,传来清浅的呼吸声,她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扭头,也不看人,手握成拳就向右边打去。

    小拳头被一只微凉的大手给握着,她恼怒地瞪过来:“淫,贼,放。。。呃?”

    “淫,贼?”齐十七嗯了一声:“这称呼倒也新奇,来,小妞,给爷香一个。”说着他凑了过去。

    田敏颜吓得猛地在弹坐起来,有些分不清状况,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巷口么?齐十七又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他救了她?这么狗血?

    她看着齐十七曼斯条理的坐起来,咳了一声,试探地问:“那个,你救了我?”

    齐十七理了理乱发,看着她扯了扯嘴角:“嗯,我救了你。”

    田敏颜听了心头一松,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可没等她那口浊气完全吐出,身旁的人又吐出一句让她足以喷出一口老血的话来:“那么,你以身相许?”

    燕这两天压力好大,因为相亲,因为被逼,不嫁人难道就犯法了吗?再逼我,我就自杀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