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梦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胡霸子死了!

    田敏颜听到这消息,是从村里的媳妇子那里给传出来的,彼时她正在挑选鸭蛋,听了这消息,一个失手,手上的一个鸭蛋就给掉了下来。

    那媳妇子神采飞扬的说得口沫横飞,绘声绘色,入木三分,就像是在现场看到的一样。

    “黑街那是啥地方你们都晓得的,听说啊,是被抬着出来的,吃了药,和个大汉被关在笼子里,不住的做那事,你说,能不死吗?两个人都是被抬出来的,没一刻钟就咽气了。”

    “哎哟,这下可是老天开眼,以后咱们的闺女可就放心咯。”

    “你说,那胡霸子是在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这不是废话吗?他那话儿早都废了了,还能上面么?”

    眼见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田敏颜重重的咳了一声,她们才住了口,却是小声地避着田敏颜去说话,荤段子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让人听了都觉着脸红。

    田敏颜是真没想到胡霸子会死,不用说,这肯定又是齐十七的杰作,想到他抬抬手指就是两条人命,田敏颜的心跳了几下,脸有些白。

    原来这个时代,人命贱如蝼蚁,丫鬟犯了错,说打死就打死,那些做恶的,更是不用审判,动动指头,就能捏死你。

    这就是古代,没有人权,没有王法律法,没有什么生命尊严,只有适者生存。

    “姑娘,你没事吧?”小星担忧地看着她。

    “小星,我有些见晕,这些鸭蛋你都给放整齐了,我回屋去躺一会儿。”田敏颜摁了摁额角,说道。

    “哎,好,你快去吧。”

    田敏颜回到西厢铺开被盖钻了进去,六月的天,只觉得异常寒冷,闭上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中,是两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相互撕咬着,撕扯着,两人的下身连在一起,不住地作着最原始的动作,哪怕是没有力气,哪怕已经血肉模糊,却还是停不下来。

    画面一变,两个男人伸出手向她抓来,口口声声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田敏颜大惊大叫,想要逃,却被抓得紧紧的,他们的手不住地在她身上作恶,不由尖叫着出声:“啊!”

    “囡囡,囡囡,快醒醒。”有人轻拍她的脸。

    田敏颜啊啊的大叫着惊醒,一个激灵弹坐起来,喘着粗气,额头上汗津津的。

    “没事了,只是魇着了,囡囡,娘在这呢。”罗氏将她搂在怀里,心疼地道:“你这孩子,是想要气死你娘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娘说。”

    田敏颜浑身无力,半阖着眼,听了她这话,便看向小星,只见她脖子一缩,有些不敢看她。

    “她爹,快去把张婆子喊来,给咱闺女收收惊。”罗氏又叫田怀仁。

    田敏颜一听,汗毛都竖了起来,想起那鬼婆子开的符水,连忙说道:“爹,别,娘,我没事呢,只是作了个噩梦罢了。”

    “不成,得叫她来收惊,你看你这脸白的。”罗氏坚决不肯。

    “娘,真的没事,我喝口水就好了,小星,给我倒杯滚水来。”

    “哎,姑娘,我这就去。”小星应了,连忙跑了出去。

    田敏颜这才得以看向窗外,只见外头天色暗黑,想不到自己这一睡,就是一个下午。

    又见家人都在,满脸的忧心郁郁,不由笑道:“你们都别苦着脸,我真没事呢。”

    “以后可不许你一个人去镇上。”罗氏想到小星说的那事就觉得后怕,这闺女昨儿回来还一脸笑容,又穿着新衣裳,她问了便说是秦掌柜送的,她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真相是这样。

    田敏颜看她眼圈通红,就知道她定然是哭过一场了,便道:“娘,以后都没事了。你看,那胡霸子不是没有好下场?”

    “这样的人渣杂碎,死了干净。”田敏瑞狠狠地骂了一声,眼神有些暴戾。

    “这也是报应不爽。”田怀仁攥着拳头,脸色也有些阴沉,又道:“囡囡,以后再去镇上,爹陪着你。”

    “爹,不用。。。”

    “胡说,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这回是你侥幸逃过一劫,下回要是再这样,你不是要你娘的命吗?”罗氏喝了一声,抿着唇又哭了起来。

    “就是爹爹不能,也要叫上我。”田敏瑞显然是站在罗氏那一边的。

    “还有我。”小五也道。

    田敏颜有些头痛,心里将小星骂了个遍,让她不要说,就是守不得秘密,小叛徒。

    她却不知道,她昏睡的时候不停的喊着别过来,走开,一副魇着的样儿让细心的罗氏起了疑,于是对小星半是哄半是恐吓的这才将话给套了出来,也才知道,自己的闺女经过啥事。

    听到小星说的事时,她整个人都呆了,差点没昏厥在地,赶紧的趁着田敏颜昏睡时给她检查了身子,发现真的没被欺负,这才松了口气。

    小星捧着一碗滚水进来,看到田敏颜‘亲切’追随的目光,又是一缩,躲闪着她的眼光,将水端了过去。

    罗氏亲自接过喂她:“仔细烫着,按我说,还是叫张婆子来收惊才是正理。”

    田敏颜咳了一声,几乎被滚水给烫着了,眼泪汪汪的,吸着鼻子撒娇:“娘,张婆子那鹰鼻三角眼的,我看了更作噩梦呢。”

    “瞎说。”罗氏嗔了一句,却也不再提让张婆子来收惊的事儿。

    喝了水,又绞了帕子洗过脸,田敏颜这才觉得有些力气儿,便叫小星摆饭,自己则又重新对家人说了昨日的惊魂一幕。

    只是,碍于家里有两个未成年男孩,她避重就轻的一笔带过胡霸子和那壮汉干的勾当,只道不小心撞破他们,新仇加旧恨,这才被胡霸子给追了的。

    罗氏听了,连忙念了几声佛,下炕亲自给供在屋内的菩萨位上了香,又道:“也亏得秦掌柜,明儿得备上厚礼去拜谢,他爹,你和我一道亲自去吧。”

    “是这个理。”田怀仁点头称是。

    当下,几人就送什么礼说了一通话,第二日又带着田敏颜亲自上门去拜谢秦掌柜,表过不提。

    燕多谢亲们的金牌支持,还有1989和las的礼物,么么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