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弱质美人林慧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不是说去地里吗?咋这快就回来了?”

    田家门口,罗氏正拿着一串豆角在屋前搭的架子串着晒,见田敏颜跑了回来,不由疑虑地问。

    而她身后,则跟着一辆马车,车旁有三个男人,看上去很是壮实威武的样子,心立时一揪。

    “囡囡,这是?”

    “娘,您快带着小星去收拾一下客房,这家小姐身子不好厥过去了,来借个地儿歇息呢。”田敏颜简单的解释一番。

    庄户人家向来热情又有人情味儿,尤其是罗氏这样和善好心的人,一听是这样,连忙应了,随手把手中的豆角串搭在竹棍上,转身就往屋内走去了。

    田敏颜这又转身对那几个人说:“这就是我家。”

    “多谢姑娘。”林侍卫一抱拳,转身往马车走去,隔着帘子轻声说了几句。

    没片刻,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姑娘跳了下来,正是刚才在大叫的那个丫头,她放下脚踏,有一个婆子抱着个人走了下来。

    田敏颜看过去,那婆子十分粗壮,穿着虽不华丽,可比庄户人家的粗布衣裳已是好得多,而在她怀中,一个瘦小苍白的小女孩紧闭着双眼,手里似是攥着什么。

    等那婆子走近,田敏颜飞快地扫了一眼那孩子,年纪大约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因为瘦弱,显得她特别娇小,穿着一身素色衣裳,小脸很尖很苍白,梳着两个丫髻,只扎了两朵素白的银珠花。

    尽管如何,田敏颜仍看得出这孩子是个小美人儿,弱质纤纤的那种,也不知是什么毛病。

    “姑娘请带路。”那婆子走到田敏颜跟前,她才哦了一声,领着人进屋去了。

    客房本来就只有小星一个人暂住,也没放什么杂物,收拾的也很整齐。那看上去该是丫鬟的姑娘暗暗点了点头,手脚麻利的将小星用的被盖搬开一边,然后铺上她们自己的铺盖。

    罗氏见那昏迷的是个和自己闺女差不多大的姑娘,脸色苍白的,顿时起了怜悯之心,问:“这可是咋的了?可要请个大夫来看看?”

    “这位娘子,我家小姐只是水土不服,又过于疲惫,这才昏厥,没啥大碍,不用请大夫的。”那婆子淡笑着道:“娘子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借个厨房使使,我想烧点热水给我家小姐擦个脸。”

    “成,哪不成的?”罗氏立即点头,亲自带着婆子去了。

    “姑娘。”小星看着那大姐姐在忙活,轻轻的扯了扯田敏颜的衣裳。

    “小星,你去倒几碗温水,让门外那几个大哥喝一口吧。”田敏颜这才想起自家屋外还有几个男人,因为避嫌,并没有进屋来。

    那个丫鬟将被子盖在那孩子身上,闻言转过身来,对田敏颜感激一笑:“多谢这位姑娘了,我家小姐姓林,我是她的丫鬟红鸾,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姓田。”田敏颜答道,又走近两步看了一眼那昏睡的孩子,迟疑道:“她是怎么了?不要请大夫吗?要是请,我们这村子里也有个大夫。”

    红鸾转过头看了林小姐一眼,眼中透着浓厚的怜惜,却也是一闪而过,轻描淡写地道:“让姑娘见笑了,我家夫人半年前去了,小姐也是忧思过重,再加上水土不服,这才。。。”

    田敏颜一怔,随即道:“抱歉,你节哀。那,要不要给她熬些粥水?”

    红鸾听了连忙道:“我正有此意,若是你家方便,我想给她熬个热粥吃了再走,你放心,我们会付银子的。”

    “一个粥又能废多少银子?”田敏颜笑了,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说道:“这就快晌午,要是到镇子也不废多少时间,你家侍卫是到镇子吃,还是?”

    “不用麻烦姑娘,他们吃干粮就行。”红鸾一听她的意思就明了,立即婉拒。

    “那好,你伺候着你家小姐,我让人给你端碗热水来,要是有啥需要,你只管吩咐我家丫头。”

    “多谢姑娘了。”

    田敏颜去了,吩咐小星送碗热水去客房,又让她在一旁侯着看有啥要帮忙的,自己则回了西厢。

    罗氏见她进来,立即从炕上站起来:“如何了?”

    田敏颜便将刚刚那红鸾的说辞给说了,罗氏听了叹道:“真是可怜,她看上去也就和你一般大。只是,她其它家人呢,咋就只有这么几个人,是要打哪去啊?”

    田敏颜也想不到是这样的身世,不过这人生无常,她倒也看得开,便道:“这个也不好问人家,我们也就提供个地儿让她们歇一歇罢了。”

    也不过是萍水相逢,有些事儿不好深入问的太多,她也不是那好八卦的人,尤其是这么一外来的,或许今儿过后,以后都没交集了,便是知道又如何?

    “也是这个理。”罗氏想了想,便点头附和。

    娘俩正说着话,小五背着个装书的布袋从外头跑了进来,咋咋呼呼地嚷:“娘,娘,咱们家外头停了个大马车,娘那是谁啊?”

    他满头是汗的跑进来,脸晒得红通通的。

    田敏瑞也跟着走了进来,说道:“是来客人了?”他和小五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那马车旁的一个男人还紧紧的瞪着他们。

    田敏颜便简单的解释了,他喔了一声,放下书包,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水喝。

    “奶奶,那位小姐醒了,说要给奶奶姑娘见个礼。”小星在这时走了进来禀告。

    罗氏和田敏颜对视一眼,两人连忙走了出去,只见那位脸色苍白的姑娘被红鸾扶着站在那,颤巍巍的,见了她们出来,便款款的屈膝拜下:“慧君多谢夫人和小姐姐的收留,慧君多有打扰,望夫人见谅。”

    “哎哟,孩子,你身体不好,歇着就是,还出来谢什么礼?咱们庄户人家不拘那个礼,快起,快起。”罗氏见她这虚弱的,立时走过去,一把扶着她站起来,言语里是浓浓的关心。

    林慧君抬起头来,见了罗氏那满眼的关切和怜惜,眼中顿时一热,豆大的泪珠滚落脸颊来。

    罗氏看着林慧君那说掉就掉的眼泪,扶着她的双手一时间愣在了哪里,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顿时手足无处安放。

    “怎怎么了?孩子,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你别哭啊。”她抽回手,有些着急,看看她又看看田敏颜,十分无措。

    而林慧君,听她这么说,金豆子掉得更欢了,看着罗氏关切紧张的脸容,心里头又酸又涩又苦。记忆中那张也是这么一脸关切温和怜爱的看着她,嗔着叫她孩子的脸越发清晰了。

    田敏颜看了林慧君一眼,见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罗氏,就知道她定然是想起自己过世的母亲了,不由叹了一声。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这话果然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红鸾姑娘,快让你家小姐别哭了,她身子弱,怕是又要厥过去了。”她在旁提了一声。

    红鸾也晓得这个理,便轻声在林慧君耳边说道:“小姐,快别哭了,这是旁人家里。”

    林慧君连忙擦干眼泪,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道:“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没事就好,快去屋里歇着吧。”罗氏松了一口气。

    林慧君贪恋的吸取着罗氏的关切,心里一动,话脱口而出:“夫人,我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明儿再走?我会付你银子的。”

    “小姐。”红鸾惊讶地叫,将她拉到一边轻声道:“小姐,这怎么行?我们说好只在这歇脚的,已经够唠叨了,不好麻烦人家。前边就是镇子,我们去住客栈吧。”

    “红鸾姐姐,只一晚,一晚就够了。”林慧君小声哀求,眼中露出浓浓的渴望,红鸾心里一痛。

    “小姐。。。”

    田敏颜看得真切,又是叹了一声,悄悄地拉了罗氏的衣袖一把,对她点了点头。

    罗氏见林慧君和女儿这般大的年纪,又是个体弱的,又怜她少年丧母,哪里不怜惜,接到田敏颜的暗示,便道:“若是不赶路也不嫌我们家简陋,住一宿也无妨的。”

    林慧君听了顿时一喜,连忙又拜下:“多谢夫人,多谢姑娘了。”她又见罗氏身后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男儿,见了田敏颜这样的小少年,脸一赧,略避了避。

    田敏颜见了连忙道:“林小姐,这是我家哥哥瑞哥和小弟,你叫他小五就得了。”

    “瑞少爷和小五少爷安好。”林慧君福了福身,并不敢看他们。

    罗氏见她这样,又看她穿着不差,便也猜想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知道避嫌的,便让田敏瑞他们进屋了,又叫她回房去歇着。

    站了这么一会,林慧君也早就支撑不住了,道了声谢就由红鸾搀扶着回房了。

    “真是可怜见的。”罗氏看她那弱不禁风的背影,哎了一声。

    却说林慧君回到房里,歪在炕上喘着粗气,额头上都泌出细汗来。

    红鸾见了连忙绞了帕子给她擦拭,一边心疼地道:“小姐你这又是何苦来?”

    “红鸾姐姐。”林慧君却一把抓着她的手,双眼有些发亮,让她那瘦弱苍白的小脸也添了几分颜色。

    “红鸾姐姐,要是娘亲在的话,也是和田夫人一样亲厚的吧?”

    红鸾的手一顿,在心里叹了声,笑着道:“夫人是这世间最最慈善祥和的人儿,自然亲厚的,也待小姐最疼爱。所以小姐,你也别太过伤神,伤了身子,夫人在天上也不会不安的。以后也别任性了,就像刚才,我们不该打扰人家的。”

    “红鸾姐姐,我想娘亲。”林慧君的嘴一抿,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好想她。田夫人看着很亲切,好像娘亲,我知道是我无礼,就这一次,就一次不行么?”

    “小姐答应婢子,以后都不可伤神忧思才行,这离京都还很远呢,要是败坏了身子可怎么了得?”

    “我知道的,我会的。”林慧君连忙点点头。

    “那小姐现在就吃过药丸子睡一会。”红鸾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像哄孩子一样道:“待会醒了,还要多吃东西。”

    “嗯。”

    午晌,田怀仁回来以后,田敏颜又将林慧君的事儿简单说了,他听了也是心中怜惜,受过林慧君身边的丫鬟和婆子的谢礼,倒也没见到林慧君。直到晚饭时,红鸾腆着脸来和田敏颜说能不能让她家小姐搭食。

    罗氏是个心善的,整天都心心念念着,哪有不应的,并亲自做了几样好克化又清淡的菜,晚饭将林慧君邀了过来。

    饭桌上,小五早就得了田敏颜的吩咐活跃气氛,挑些在镇学里的糗事说了,引得大家呵呵直笑,期间,田敏颜又说了几个笑话,更是逗得林慧君呵呵直笑,就连向来不善言词的田怀仁也说了两个段子,晚饭吃的轻松又融洽。

    红鸾见小姐主动要添饭,更是喜得泪花闪烁,心道这在田家打扰一宿好像也挺好的。

    饭后,林慧君谢过罗氏和田怀仁他们,由红鸾扶着回房,到了院子,田敏颜追了上来,塞给她一个荷包。

    “这荷包是我娘做的,里面的花瓣药材是我收集的,有宁神安眠的效果,你带着玩吧。”

    林慧君一愣,拿着荷包放在鼻尖嗅了一下,香气清淡怡人,极是好闻,便感激地道:“谢谢你们。”她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姑娘,想到饭桌上她故意逗自己开怀,还有她的家人,眼中艳羡又感激:“你们真好,我真羡慕你。”

    田敏颜抿嘴笑了笑,想了想道:“你也别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你娘亲见着你这样,她在天上也会不安。”

    林慧君的眼神黯淡下来,幽幽说道:“我知道的,可我,好想她。”

    “你看。”田敏颜突然抓着她的手指向天上那最亮的一颗星星,说道:“有人说,人死后就会变成一颗星星,那最亮的,一定是你的娘亲,你想她了,只要找最亮的哪颗星和它说话儿就好了。”

    林慧君顺着她拉自己的手方向看去,那一颗星,熠熠闪烁,亮晶晶的,就像娘亲在看着她一样,心里突然就平静下来,喃喃地道:“娘亲,我好想您。。。”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