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赴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尽管柳叶氏下的帖子是邀请了田敏颜一家赴宴,可田敏颜却知道柳家的男主人此时并不在太平镇,也就柳叶氏和老夫人带着柳如玉在这里居住罢了。

    没有男主人,田怀仁去就不方便了,而且近日因为雨水多,地里也要排涝,他便让罗氏带着几个孩子去作耍。

    “囡囡,我这样成么?”罗氏再一次问田敏颜,扶了扶发鬓。

    “娘,你这样就很好,不张扬也不出挑,很好。”田敏颜笑着道。

    她也并不是安慰罗氏,而是说的真话,因为要来柳家作客,罗氏就穿上了自己最得意的一件衣裳,一袭玫红色绣梅花的襦裙,姜黄色宽袖百合如意云纹开衫,头上发髻挽成矮髻,插了先前差点被典当掉的那根梅花簪子,耳朵上也戴了对珍珠坠子,再配上她因为怀孕而越发慈和圆润的面容,显得很是亲厚朴实。

    不仅是罗氏,他们几兄妹也都特意打扮过,田敏颜穿了一袭粉色衣裳,头上的两个丫髻绑着两条同色丝带,再加上她本就瘦弱,虽现在养肥了点,却还是纤瘦,皮肤养白了,眉目分明的很是清丽。而田敏瑞则穿了宝蓝色的长衫,腰间摘了一条暗红色腰带,显得身形修长。小五是几兄妹最肥的一个,婴儿肥的脸蛋,身子也偏圆,却很健康,穿了一套青衣,扎着丫角,很是可爱。

    到了柳家的西角门,郑嬷嬷早就等在那里了,见了几人都眼前一亮,将他们迎了进去。

    虽是小宴,可柳叶氏也没请多少人,只请了三两家要好相熟的,现在都在老夫人屋里坐着说话。

    柳老夫人,田敏颜也才第一次见,听说她信佛,很多时在佛堂里吃斋念经,极少出来见人,今儿出来,也是因为要尝吃孙子亲手做的吃食罢了。

    跟着郑嬷嬷来到柳老夫人所在名叫寿安堂的院子,里面坐了几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妇人,还有两三个或大或小的女孩儿,见田敏颜她们来了,都好奇地看过来。

    “哎呀,一说曹操,曹操就到,敏颜可把你们盼来了,快过来。”柳叶氏坐在上首的右下座,见了几人连忙迎了上来:“快跟我见过我们老夫人。”

    她亲热的拉着田敏颜的手,朝上首穿着一件紫红色万寿纹袄,百幅襦裙,头发灰白的老夫人笑着道:“老太太,这就是我给您说过的田家姑娘,旁边的是她兄弟,这是她母亲田罗氏。”

    “田敏颜给老夫人请安,祝老夫人福寿安康,笑口常开。”田敏颜也不敢正眼看过去,只拜了下去,而田敏瑞和小五他们也有模有样的跟着拜了。

    罗氏有些局促,偷眼看着闺女,便也跟着福下身子去。

    “快起快起,不必多礼。郑家的,快把田夫人扶起,这有身子的人,可得仔细着些儿才好。”柳老夫人看到罗氏凸出的肚子,连忙叫道。

    郑嬷嬷应了,将罗氏给扶了起来,让到一边的椅子上。

    柳如玉一直站在柳老夫人身边,见了打扮一新的田敏颜,很是欢喜,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这就是田家丫头么,过来让我瞧瞧,听说那啥子松花蛋是你给捣弄出来的。”柳老夫人笑着招手。

    田敏颜看了柳叶氏一眼,见她微笑着点点头,便大方的走上前去。

    柳老夫人见她唇角轻抿,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神清澄明亮,一举一动大方得体,并没有那些寒门小家子的忸怩和肤浅,便暗暗点了点头。

    “真真是个妙人儿,今儿多大了?听着好像比我们如玉还大些。”柳老夫人拉着田敏颜的手笑眯眯地问。

    田敏颜笑着答了,旁的并不多说,天知道说多错多,这第一次见这柳家的老长辈,可别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才行。

    柳老夫人又笑问了几句,然后又招田敏瑞小五他们上前,同样的问多大了,可有念什么书,两兄弟都答了,小五更是机灵的赞了柳老夫人长得慈祥,真像画上的菩萨娘娘,把个柳老夫人喜得什么似的,搂着他笑眯眯的见牙不见眼。

    不得不说,小五是投了这家老夫人的缘了,要知道,没有人不喜欢听甜言蜜语,尤其是老人,更别说柳老夫人本身信佛,这赞她像菩萨,也就是赞她慈和,哪里不欢喜?

    于是,柳老夫人连忙叫身边的嬷嬷拿见面礼出来,亲自给的小五他们几个,又让柳如玉和他们几个男孩下去玩儿。

    等他们走了,柳老夫人才笑眯眯的对罗氏说道:“田夫人你是个有福气的,你这几个孩子我瞧着都极好,这肚子里又有一个,你也是个多子多福的人儿了。”

    罗氏有些腼腆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温声道:“老夫人您过奖了,他们就是个猴儿,上不了大台面。”

    “猴儿才好,那才是精乖好养活的。”柳老夫人呵呵地笑道。

    “庄户人家的孩子,都是粗养,吃的是粗粮米糠,随他们到处撒野跑动,倒也壮实。”坐在罗氏斜对面,一个年约三十岁的妇人笑着道:“反而是咱们这些个孩子,生怕他磕着碰着,宝贝着,倒没那些个孩子能跑了,动辄就是个伤风热感的。”

    “袁夫人,那怎么同?乡下孩子上山撒野下田摸鱼,啥事儿不干?咱们这些人家,也不消孩子做那些活儿,就是读书念字,女孩儿就绣绣花儿,那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另一个妇人有些不屑地道:“孩子不多,自然也金贵些。”

    田敏颜看过去,那妇人穿得很是华丽,头上插了好几支金簪,晃得人眼睛痛,而在她身边,站了两个女孩,大的穿着桃红衣裙年约十二三岁的女孩,一脸高傲,小的那个也就六七岁的样子,一脸婴儿肥,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不知打啥子注意。

    经柳叶氏介绍,这是镇上的另一大户,姓赵,听说夫君刚升上了七品官,调到柳州做知府了。

    而那个刚开始说话的妇人,夫家姓袁,是外任京官布政司都事,这袁夫人带着一双儿女来太平镇避暑,因和柳叶氏结交,便今日也来了。她身旁的一个十二岁女孩应是她女儿,小小年纪已是美人胚子,容色秀丽,只是性子看上去有些清冷。

    “田家娘子,你这也是四个多月的身子了吧?我常听庄户人家就是要生产的那天也是在地里干着活的。你如今是不是也在地里忙活?哎,农妇身子就是壮实,要是咱,哎哟,那可是端盆子水也是不敢的。”赵夫人拿着帕子摁着嘴角轻笑,眼里满是轻视。

    田敏颜眼帘微垂,面上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来。而罗氏,本就是个实诚的,乡下人家不会那拐弯抹角的说话,赵夫人这样暗里的轻视,她听不出来,只一脸腼腆淡淡的微笑道:“如今不像从前,家里也请了几个长工和一个丫鬟,我也就干些轻省家务活计罢了。”

    那赵夫人本就是有意羞辱,听她这么说,表情一僵,不由有些尴尬,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气氛一下子静默下来。

    “瞧我,大人们说话,这些个姑娘们也只能陪着,也不晓得闷着你们了,也是我的不是。你们几个姑娘,都是差不多大的,去园子里走走说说话儿吧。环儿,你带个小丫鬟仔细伺候几个小姐。”柳叶氏突然开声打破沉默,眼角斜睨了赵夫人一眼,心道真是上不了大台面。

    田敏颜是百般不愿,这些个养在深闺的小姐,都自命清高,说话也文绉绉的,一点都不好玩。可她也知道,要拓展自己的视野,就要接触更多的人,加入更多的圈子,便也应了。

    柳家的花园她也逛过,可也没走全,跟在丫鬟身后,百无聊赖的走着,前边,赵夫人的两个女儿在打打闹闹,那小的一直缠着大的,有些吵闹。

    田敏颜和她们说不上话,也不想说,因为那高傲的,就像只孔雀,一副你是瘟疫,别靠近我的样子。

    走到一个凉亭,几人便要歇着,赵家大女闺名赵月梅,见田敏颜也进来,便哼了一声,一脸高傲地对环儿道:“柳夫人可真是交游广阔,啥人都认得,也不怕降低了身份,还有别的亭子吗?领我去,我可不愿和些粗鄙的乡下村姑子为伍。”

    环儿自打被柳叶氏教训过后,便不敢对田敏颜不敬,此时听了也是偷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倒是愣了一下。

    赵月眉催了两声,环儿便道还有另外一个亭子,赵月梅当即就走,临走还不忘拉上袁静:“袁小姐,你要不要也去?”

    袁静冷淡地睨了她一眼道:“我喜欢这处风光。”意思就是拒绝了。

    赵月眉哼了一声,瞪了田敏颜一眼,扯着妹妹走了。

    田敏颜嘴角轻扯,真是幼稚。

    “你不生气吗?”

    田敏颜倚在亭子的柱子边,看着亭下的一丛海棠发呆,忽地听到这么一问,不由扭过头去。

    “什么?”

    “她那样说你,你不生气吗?还有她母亲,刚才那般羞辱你们,你听不懂吗?”袁静坐在桌子边上,一脸漠然的看着她问。

    “我懂。”田敏颜微微一笑,挑眉反问:“可我为什么要生气?”

    袁静一怔,这换作谁都会生气吧,那样的轻视羞辱。

    “她说的是实话,也没什么不对的,我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耻辱,干嘛要生气?”田敏颜嘴角一勾道:“再说了,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我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左右我的情绪和快乐?”

    袁静看着她半天不作声,此时快近晌午,阳光从亭子外斜斜的照进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身上,看不清神情,却让人无端觉得她的悠然自在。

    “我叫袁静,你叫什么?”她忽然问。

    “田敏颜。”

    “听说你家买了一百亩的荒地,那是不是看不到尽头,能种出粮食吗?乡下是不是很好玩,你和我说说话吧。”袁静抿了一下唇,走到她身旁看着她问。

    田敏颜挑了挑眉,对别人主动示好,她从来不会拒绝,除非那人她看不上眼,而且她说的又是自己感兴趣的,便和她聊了起来。

    时至晌午,有丫鬟来邀午膳,因为都是妇人孩子,也没分桌,只一个足可坐十人的大圆桌,很是热闹。而其中,话头最多的便是那赵夫人,尝着柳如玉亲手做的松花蛋,卯足了劲去夸,只差没夸到天上去。

    “如玉公子出身大家,人长得俊,作文章读书都是一顶一的,还会做吃食,将来也不知哪家得了这么好的贤婿去了?”赵夫人笑眯眯的看着柳如玉,眼里放着光,像是一条狼看着一只羊似的。

    田敏颜一阵恶寒,只觉得赵夫人是个狼外婆,是来诱拐小正太来了。

    “你别夸他,孩子经不得夸的,他哪有这般好。”柳老妇人爱怜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宝贝孙子,笑得很是开怀。

    “我说的也是实话,柳夫人将来挑儿媳妇,可别忘了咱们赵家也有两闺女哟。”赵夫人呵呵一笑,她身边的两个女儿,娇羞地看了柳如玉一眼。

    田敏颜几乎没一口热粥喷出来,这也太明显了吧。

    “赵小姐都是人中龙凤,将来便是当皇妃也是要得的,哪是我们这凡夫俗子攀得上的?”柳叶氏微微一笑,轻巧地转开话题道:“快别说了,尝尝这松花蛋滋味如何?今儿餐桌上的虽然是玉儿亲手腌制,可这松花蛋,却是田家丫头给捣弄出来的吃食,赶明儿,太平镇就有得卖了。”

    赵夫人见她转话题很是尴尬,又听这没见过的松花蛋是田家弄出来的,不由一怔,一脸的吃屎样。

    田敏颜见了,掩下眼帘,低头喝了一口粥,掩住了嘴角上扬。

    而那袁夫人,则是十分好奇地看着田敏颜他们,虽是农户出身,却也温和有礼,倒比这个赵太太要好,便暗暗点了点头。

    作者说:有些亲们怀念极品们了,放心吧,极品们自是会回归的,可也得再等等,起码三房挣了富贵让他们眼红才来得啊对不?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