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二伯纳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原来,七叔婆前两日去县里替人洗三的时候,恰好那家是大户人家,在横河里也有人,洗三的时候就说起了闲话。

    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也不过是些俗套的原配大战小三的破事儿,那些个人说的可传神了,就跟现场看到的一样。

    原来,田怀孝养小老婆的事不知被哪个好八卦的给说到李氏的耳中了,李氏自然是忍不住,当即就发作了田怀孝论理,而田怀孝自然是抵死不认。

    李氏没找着好处,自然不肯善罢甘休,而田怀孝忍了几天没去那小老婆家里,最后忍不了便偷偷的去了,却被李氏和田敏青给悄悄的跟着了。

    这李氏也不是吃素的,跟着田怀孝到了那小院子,认了门,就让田敏青回家去叫老爷子来做主,她则悄悄的进那院子守着。

    原本李氏是百般忍着的,可好死不死的,她犯了老毛病跑去听墙角,结果咋的,田怀孝嘴里吐出的那些话彻底把她压着的那泡火给点着了。

    男人在床上的话都是极尽缠绵的,总是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努力耕耘而为了取悦她不住的说家里那位的坏话。

    田怀孝是咋说的,说李氏胖的像只猪,妆画得像只猴子似的,像只母夜叉似的,那比得上小桃花你这样的身段,那比得过你温柔如水,巴拉巴拉。。。

    李氏听到这些还得了,当即也不管不顾,一脚就踹开了那屋门,将两个衣衫不整的人给逮在了床上,她双手往腰一叉,眼一瞪,破口大骂:“好哇,俺可逮着你这狐狸精了。田怀孝,你这丧良心的,俺给你做牛做马,生子生女,现在你嫌俺人老珠黄了,啊?今儿俺就不活了也要弄死你们这两个狗男女。”

    话还没完,就一把冲上前,将那个衣衫解了一半的小桃花一把拉出了屋外的,动作之快,让怔愣的两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小桃花就被李氏给拖出了院子里。

    本来那小院子就特别小,偏偏李氏进去的时候就没关门,她这么一出,小桃花就尖叫哭喊,立即就引来左邻右舍围观。

    “狐狸精,俺叫你勾引俺家男人,骚狐狸,俺打死你这不要脸的。”李氏本就粗壮,将小桃花给地上一抡,她一把骑在了上头,双手就往她的脸挠去,左右开弓起来。

    “不要脸的骚狐狸,贱女人,俺打死你,骚狐狸。”李氏一边打一边开骂,声音雄壮,把围观的人看得直乐。

    小桃花其实也就是个小寡妇,一张脸蛋很是娇媚,个子比李氏要小,生的一副柔弱之相,这种人最是得男人的怜爱,田怀孝又怎么会例外?自知道田怀孝是新来的县丞大人的亲弟弟,她就起了心思,制造机会,一次两次的,郎有情妹有意,就勾搭上了。

    这一开始,小桃花也挠了李氏几把,两人扭打一团,可弱小的小桃花又哪是李氏的对手,很快,漂亮的脸蛋就被李氏给挠花了。

    “二爷,二爷你再不来救奴家,奴家就要被打死了,奴家和你的孩子都被打死了,呜呜。”小桃花尖叫着。

    孩子?

    李氏一愣,手上的动作停了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这骚狐狸竟然有了那死鬼的野种?

    这无疑是火上烧油,李氏顿时阴险的一笑,抬起肥大的屁股,往后移,就狠狠的往下坐去。

    “二爷!”小桃花察觉她的想法,立即就尖叫起来。

    在李氏的大屁股离小桃花的腹部还差一分的时候,李氏就被从屋内冲出来的田怀孝给用力的推倒在地上,将小桃花给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瞪着李氏喝骂:“李氏,你发什么疯,还不给我滚回去。”

    这冷不防的被推倒,李氏的手也擦破了,赤赤的痛,又见田怀孝将那狐狸精护在身后,不由哇的放声大哭。

    “哎哟妈呀,杀人了!俺不活了,俺活不成了。”李氏一个干嚎,双手拍在大腿上凄厉地喊到:“各位乡亲评评理啊,俺给这死鬼生了五个儿女,作死做活的,他现在嫌俺人老珠黄了,得两个臭钱就养起小老婆来了,这还怀上了野种。哎哟,天呐,你咋不让俺死了啊,咋不劈死这丧良心烂下水的死鬼啊。”

    那围观的乡亲掩着嘴指指点点的,田怀孝恼羞成怒,冲着李氏说道:“你死啊,这墙也够硬的了,你撞上去死了吧,我也好把小桃花扶正。”他有冲着围观的人喝道:“看什么看,都给我滚,不然都抓你们去蹲大牢去。”

    “你,你这丧良心的,活该天打雷劈的,俺跟你拼了。”李氏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头就向田怀孝撞去,一边骂:“反正俺也活不成了,一起死,咱一起死了罢。”

    “你这疯婆子。”田怀孝一边躲,一边骂,两口子扭打成一团。

    “住手!”

    就在两人扭打成的团的时候,院子门传来一声怒喝,田怀孝看过去,手一顿,脖子一缩,脸上就被李氏给挠了两条血印子来。

    田老爷子被大郎三郎他们护送过来的,见到这场面,简直气得快要厥过去了。

    “你你们。。。”田老爷子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可好歹记得还有外人,便深深的吸一口气,强撑着笑脸对身后看好事的人道:“各位乡亲散了吧,这没啥看的了。”

    等那些人都散了后,田老爷子就从院子里抄起一根棍子往田怀孝身上抡去,骂道:“孽子,我老田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这就打死你这孽子。。。”

    田敏颜听到这,便紧着问:“后来呢?咋的了?那个女人咋处理?”

    “谁晓得哦,这一关上门,也不知啥事,只说德哥儿被知县大人好骂了一会,说啥子影响啥的,让他反省呢。”七叔婆撇了撇嘴,重新摘起菜来道:“哎,我就知道,他们这一起去那边,那李氏陈氏都不是好相与的,定是出事儿的,也亏得你们三房没跟着去,不然更有的闹。”

    田敏颜和罗氏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悻悻的表情,真是半刻也不消停啊!

    劳累了一天,晚头上,一家子在西厢里一边喝凉茶一边说话,就把话说到七叔婆给说的那件事来。

    “这二伯也太不像了,她二伯母也是,这般闹法,老爷子不生气才怪乎。”罗氏用牙咬断手上缝补衣服的线头说道。

    田怀仁听了半晌不语,最后田敏颜见他有些郁郁,便问:“爹,你担心我阿公?”

    “你阿公这回定是气坏了,二哥他,啧,哎。”田怀仁叹了一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瞧着这两天定会有消息送来,爹,你也别想太多,阿公身子骨硬朗着呢。”田敏颜说道。

    “这事肯定没完,不是说那女人都有身子了吗?”田敏瑞冷哼一声,道:“说不定咱真多个小伯母。”

    “作,太能作了!”罗氏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了一声,把手中的衣裳放会簸箕里,摇了摇头。

    “关它呢,现在咱们可有的忙,哪有时间去管那些糟心事儿,都早些歇了吧。”田敏颜厌弃地说了一句。

    事情的轨迹若真的有它的定数,他们想太多也是得个白想,还不如多花些时间去如何发家致富呢!

    但没过两天,事情还真如田敏瑞所料,他们姐弟几个,还真要多个小二伯母了。横河来信儿,让三房他们去吃酒,贺他二伯纳妾。

    传信的来到田家时,田敏颜正和罗氏小星还有几家的弱小妇孺准备着下地干活儿的人的午饭。

    “老爷子说了,现在是农忙时节,让你们能来的都来,要是不能,也没事,下回再来见见,也是一样的。”来传信的还是上回来给田家送节礼的汪大华。

    “汪大哥,我二伯纳的可是你上回子给咱说的那个?那是哪家的人啊?”田敏颜好奇地问。

    “听说是外乡来的,是个寡妇,具体的俺也不晓得。”汪大华说道:“现在二老爷可高兴坏了,走个路都发飘。”

    “我阿公肯依他?还有,我二伯母没闹么?”这是田敏颜不解的事,按理说这么丢脸的事儿,田老爷子是不会容的,可他却偏偏答应了田怀孝纳妾,他就不怕田怀德的官运受损?

    “哪能不闹?”汪大华耸了耸肩道:“闹得可凶了,跟老爷子寻死要活的。后来二老爷说她犯了七出的妒,说要休了她,又说将她送回来杨梅村,这才不闹了。”

    田敏颜抿嘴一笑,她几乎可以想像到李氏那呼天抢地要死要活的情景,心道,这也是李氏的软肋了。

    “三姑娘,还跟上回一样,俺明儿再来,你们商量了给个准信,是去还是不去,去的话也可以一道走。”汪大华喝完了一碗茶道:“你们也唠忙着,我就不唠叨了,我家里也忙着收稻子,也得去帮上一帮。”

    田敏颜点头应了,将他送走了回屋里和罗氏一说,罗氏整个都呆了。

    “这咋能啊?她二伯也不是啥大官人,咱小家小户的,咋就能纳妾了呢?”她愣愣的道。

    “这又啥的,别忘了,那女人可是有了二伯的骨肉,就凭这点,老爷子就不能不管。”田敏颜冷笑一声。

    庄稼人除了粮食最为着紧,还有的就是子嗣,在他们眼中,不管养不养得活,多子多孙就代表着福气,代表着人丁旺,没有哪个不喜欢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田老爷子和那女人谈崩了,不得不妥协。

    所以不管是为着子嗣,还是为了田怀德而不将这事儿闹大,田老爷子都只能让田怀孝迎那女人进门儿。

    这两日都在收田家的庄稼,田敏颜他们的大舅小舅还有小表哥都来帮忙了,因着大表嫂怀着身孕不便,而且家里收下的庄稼也要打理,高氏和大表哥就没来。

    田敏颜他们家现在也叫有些家底,午饭也不会只有素的,和过去几家一样,她也弄了猪下水,酱爆大肠和辣子爆猪肚啥的,把些干活的人吃的那叫一个香,干起活来也更有冲劲。

    在外头不便说田怀孝他们的事,晚上一家子便又都围在西厢里商量,到底要不要去横河吃酒。

    “不去。”田怀仁沉着脸听完,二话不说就说不去,道:“庄稼人纳什么妾?二哥也太不像,我不去。”

    田敏颜和田敏瑞对视一眼,前者道:“爹,我们都想过了,现在是农忙时候,这里里外外都要一把抓,哪里走得开人?自然是不去的。可我们不去也得送礼吧,爹,咱送些什么?”

    田怀仁沉默半晌,道:“这都是你们娘俩的事,要送些啥,你们给看着办吧。”顿了一顿又道:“也不用送啥子了,不过是纳个妾,我瞧着上回端午时他们给送来的一匹布就挺好。”

    田敏颜听了顿时乐了,知道田怀仁这是生气了,也是,这庄稼人,小门小户的,田怀孝也不是做啥大官的,竟然学那些大户人家纳妾,这在其他人眼中,都是很羞家的。

    田怀仁如今虽然还是庄稼人,可这么些日子被儿女给灌输了思想,自然也知道啥对自家不利,就像田怀孝这事,若是走出去,多少会让人家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们老田家。而且,那女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好良家子。

    “成,那匹布咱也没动过,原封送回去,再给我阿公他们带一匣子点心就成。”田敏颜他们便笑着同意了。

    却说横河那边在收到田敏颜他们送来的礼,并一句咱们只认一个二伯母,其它什么小伯母咱都不认,话传到老爷子耳边时,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江氏,把田敏颜他们骂了个惨,说什么小气抠门儿。

    而田怀孝的新妾小桃花则气得摔了一个茶杯,晚上掐着田怀孝的耳朵道:“不是说你们家老三有田有地还请起了长工么,咋送这么匹破布来恶心人呢!”

    “他们就是破穷酸一个,心肝肉,明儿我陪你去积锦坊买两匹最亮丽的,成不?”田怀孝连忙赔笑:“乖,别气了,可别气坏了咱的小乖乖,让爷香一个。”

    据后来八卦的人说,李氏当夜在骚狐狸的墙下听了一夜的墙角,把个墙都抠出了一个小洞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