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荒地开种知县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家又要请短工了!

    田敏颜让谢诚忠拿着招短工的公告往村头的公告栏一贴,很快就围满了人。

    “啊?只是请女人啊。”有男人看了,讪讪的啊了一声,走开了。

    “谢狗子,咋这回是请女人呢?女人能干什么?”有些男的看来十分失望,却也没走开,只凉凉的问谢诚忠。

    “我现在叫谢诚忠了。”谢诚忠剜了那人一眼,说道:“也不是非请女人不可,只是,这回东家要做的活计是细活儿,男人粗手大脚,没那耐性,所以只请妇人。当然,大姑娘丫头们有刀工手艺活的也能来报名。”

    “那狗子,田家这会子是弄什么呀?”有人问。

    谢诚忠便拿出一个土豆,指着那些芽眼说道:“看到没,这么一个土豆,要切成块块,顺着这些芽眼切,那根茎不能切断。来旺,你们这些大男人能成么?”

    “这什么东西啊?”有人凑近了看。

    “这可是西洋那边传过来的物件,叫马铃薯,土名字就叫土豆。我们二姑娘说了,这么个土豆切块种了,长出来的庄稼一点都不比地瓜差,还能作菜,也能果腹,是极好的农物。”谢狗子得意洋洋地看着大家说道:“我家二姑娘说了,这要种出来,伺候好了,亩产肯定超三石。”

    “狗子,你就使劲儿吹牛皮吧,这牛皮还没破呢。”人群中有人笑了一声,紧接着就都齐声笑起来。

    谢诚忠哼了一声,记着田敏颜的话也不多说,只吆喝开:“是不是吹牛皮,咱收成的时候看,来旺大哥,咱也不多赌,就赌两盅酒,成不?”

    “成!若真个像你这般说的,请你吃三盅又如何。”

    “好嘞!”谢诚忠呵的一声道:“大家伙可都给咱见个证了啊!好嘞,活计忙着,大嫂子姑娘们想挣点银子买花戴的,都来咱这报个名啊,咱只请十五个人,先到先得啊。”

    田敏颜家给的工钱向来优渥,这切土豆虽然是细活,但也不是那么难,又是农闲时。很快,报名的又排成了一条小队。

    田敏颜远远的看了,见谢诚忠拿出个几个番薯当场让人试过刀工再登记名,不由笑了。

    “二姑娘,这谢大哥还真能吹。”小星耸了耸鼻子,说道:“回头你一定得教训他,看他那得意劲,没的败坏了姑娘的名声。”

    “有时候就是要这种效果。”田敏颜抿嘴一笑,道:“走吧。”

    高调宣传,其实是营销很重要的一课,她让谢狗子这么高调,其实也是为将来而算计。今日他们这么说,将来土豆种出来,真的有三石之多,而且还是从荒地种出来,自然就会有人上门来求,那时便是不用推销,也不愁土豆种卖不出去。

    谢诚忠请的人都是刀功极好的,第二日在村头那宅子的院子空出一块地儿,田敏颜又亲自示范了怎么讲土豆切块,怎么放,那些个嫂子姑娘们戴上田敏颜特制的胶手套便忙活开了。

    田敏颜看了一下,都切的不错,有些手脚还特别灵活,没一会就切出两三个土豆,她这才稍稍放了心。

    十五个人,再加上田敏颜她们自己,说说笑笑的,没几天,就将五百斤土豆全切块了,一层层的放在特制的大木匣子催苗。

    八月初秋播忙完,大多庄稼人都闲着,可田家却是忙碌得紧。

    在催苗的时间里,田敏颜又让几个长工开闸灌溉了一次荒地,又施了一次肥,在离出苗还有一周的时候,还撒了生石灰消毒。

    而水稻田里,她也没放松,为了防止有人偷鱼苗,田家的地里建了草房,晚上就让长工们轮流看守。鱼苗投放二十天后,她和了糠麦投饵,又撒嫩草来养鱼,也施了一次粪肥,眼看着鱼苗都见长起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日子在忙碌中飞逝,火辣的热夏将将过,立秋过后,田敏颜家的百亩荒地开播了。

    一个土豆一个坑,比起在夏天时那次在院子里失败的种土豆,田敏颜这次做的计划更详尽,每个坑的深度和间距,她只差没用尺子给量过才种。

    种土豆时,请的是罗虎子和七叔公家的人,田敏颜的大舅几人也来帮衬,而田家除了大肚子的罗氏,所有人都下地了。

    庄稼人没特别专用的小铲子,都是用的猪的大扇骨扒粪,田敏颜就拿着这样的骨铲施给坑里施底肥种土豆,这时,有人跑过来了。

    “二姑娘,知县大人又往你家的地来了,快去接一接吧。”

    田敏颜一愣,直起腰来,皱了皱眉,温大人又来了?

    “囡囡,要不要我去接上一接?”田怀仁也听到了,忙小跑过来。

    “嗯。爹你是咱们家的当家人,自是要去的。”田敏颜点了点头,便和众人说了一声,和田怀仁两人走下山去。

    才走到半路,就见到了温善初,只是这次不同上回,这回他身边只跟了戴主簿并三几个衙差。当然,知县大人来杨梅村了,自然惊动了里正,正在后头小跑着追上来呢。

    “民女(草民)见过温大人。”

    田敏颜和田怀仁齐齐行礼,温善初连忙抬了一抬,笑着道:“咋还是惊动你们了,快起吧。”

    等田敏颜站直了身子,他又道:“小丫头又长个子了啊。“

    田敏颜笑着问:“大人咋得空来杨梅村了?”

    “秋播下来了,本官巡查一下各乡秋播的情况,听说你们田家可弄了大动静,便过来瞧瞧。如何?可耽搁你们作活了?”温善初笑道:“一起走,给本官说上一说。”

    田敏颜和田怀仁便让开了半边身子,微微落后半步,将他们近日来的活计慢慢的说了。

    温善初一边听,一边暗暗点头,来到田敏颜家的荒地时,便见好些人各处分开,弯着腰在种着什么作物。

    他走近,正巧站在周贵身边,周贵那里见过这样的大人物,顿时噗通的一跪:“给给大大人磕头。”而其他在忙活的,也跟着小跑过来跪下磕头

    “哎,起来,快起来,你们忙你的,不用顾及本官。”温善初连忙扶起周贵等人,又对田敏颜说道:“看来本官是不该来,瞧都碍了你们的活计了。”

    “大人,他们也是激动的。”田敏颜笑着解释,又对这都上前请安的人道:“都去忙吧。”

    温善初又拿起一棵土豆苗看了看,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土豆?”

    “是的,大人。”田敏颜点了点头,又道:“土豆也是地薯类的一种,淀粉含量很高,比起番薯,一样的饱腹顶肚,而且不管是蒸了吃,还是炒了做菜,都是极好的农作物。”

    “这西域竟有这样的好东西,倒是本官孤陋寡闻了。丫头你小小年纪,知道得挺多。”温善初的眼神眯了眯,审视着田敏颜。

    田敏颜掩了掩眼皮,说道:“其实,我也是听种子掌柜的介绍,再加上从前依稀在那本书上看到过,便记着了。”

    “若真如你所说的能产出三石粮食,倒真是我宏景朝的大福了。”温善初淡淡的一笑。

    “大人,我也是尝试着种罢了。”田敏颜谦虚地道:“能成自是好,不能成,那只能再研究了。”

    “哈哈,勇于尝试,好,很好!”温善初看了一眼地上的挑粪骨铲和土豆苗,便道:“说起来本官也好久不下地,让本官也来试试种一种这土豆。”

    “大人,使不得。”田敏颜吓了一跳,连忙阻止,而田怀仁,更是吓得脸都有些白了。

    “大人,您千金贵体,怎能下地?”戴主薄也大惊失色,伸手就想去夺温善初已经抓起的骨铲。

    “什么千金贵体,戴主薄这话本官不爱听。”温善初冷睨他一眼道:“本官也是寒门子弟出身,小时也下过地,种过田,如今,也不过是重温旧梦罢了。戴主薄,下次可别这么说了。”

    戴主薄被训得满额是汗,猛地对田敏颜使眼色,田敏颜个摊了摊手,示意他稍安毋躁。

    温善初虽然小时下过地,可毕竟养尊处优久了,在田敏颜父女两人的帮助下,勉强种了二十来棵土豆苗,便累得满头大汗,直不起腰来。

    田敏颜见了连忙接过他手中的农具,说道:“大人,虽已立秋,可这天还热着呢,大人不如歇歇吧。”

    温善初便也点点头,跟着她来到遮阳的瓜棚下,喝了一口田敏颜递上来的茶水,自嘲地说道:“到底是年纪大了,这老些年没下地,这一动这腰便直不起来了。”

    “大人正是青壮之年,哪里年纪大了?”田敏颜站着呵呵地笑。

    “老咯。”温善初放下茶碗,叹了一声,看着那在地里忙碌的庄稼人道:“想当年,我还是个小伙的时候,也像你哥那样,下了学堂就家去帮着种地,晚上再挑灯也读,那时日子艰难啊!你可知道,二十几年前闹了一场大饥荒,我。。。”

    田敏颜伫立在一旁,双手交叠在小腹前,静静的听着,笑而不语。

    温善初絮絮地说了好些,见她一直淡笑着,便道:“呀,瞧我都跟个孩子说些什么,可闷坏了吧?”

    “没的事,只是想不到大人也曾这么苦过。”田敏颜道。

    温善初呵呵一笑,站了起来道:“都过去咯,所以我对庄稼农活特别的有兴趣,因为经历过。走吧,带本官去看看你那什么稻田养鱼。”

    田敏颜忙的应了,带上谢城忠和小五,带着温善初往田里转去。

    鱼苗投放到现在,都有二十几天了,在田间游动的鱼儿都长了一倍,成群结队的争抢嫩草,十分喜人。

    温善初看得仔细,还下了田埂细看,又招来田敏颜详细的问养殖的情况,包括这鱼沟怎么挖,鱼苗何时放,放了又如何养殖管理。

    田敏颜也知道稻田养鱼这项技术并不能独抓,他们田家这一茬庄稼一收,定然会将情况传出去,而作为知县的温善初,是不会放过这惠福万民的好政绩的,自己也乐得送这个人情。

    于是,见他问,田敏颜便也答得十分详尽,而她身后的戴主薄,一边奉命飞快的用笔写下要点,一边惊讶地看田敏颜,心道,这丫头说的头头是道,难道这稻田养鱼真的可行?

    “如果当真如你所说,这稻田养鱼的庄稼和鱼双收,田家丫头,你可知道会带来啥?”温善初站了起来,看着田敏颜问道。

    “大人,我们只是庄稼人,所知道的都是靠着书本和祖辈传下来的经验善加揣摩才得知,这还是试验,能不能成尚且不知。若能,定是今上福泽万民,佑我南国朝。”田敏颜淡淡地笑着回,又道:“当然,这也得靠着大人带着咱们庄稼人,才得以脱贫致富。”

    “丫头,你懂得太多了,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若你是男儿,定不输这天下众多男儿。”温善初似是深有感触。

    田敏颜眼珠子转了一圈,说道:“便是女儿,也巾帼不让须眉啊!不过,我再聪明,也不过是个会种田的乡下村姑罢了,那些个大功劳,还是留给男儿去挣吧,大人说是也不是?”

    聪明,识大体,知进退,这丫头不能仅仅以聪慧一词来形容,温善初心道。

    “丫头你放心,该是你田家得的,一个子都不会少。”温善初笑道:“我就等着这鱼儿的鲜味了,也等着你们田家传来的好消息。”

    “大人,想吃鱼,我敢请大人帮个忙?”

    “你说。”

    “大人也知道,我家弄了这稻田养鱼,虽然晚头也有长工守着,可是,防不胜防,有些宵小我怕防不过来。大人,您能不能让一队衙卫偶尔在我家田间走走?”

    田敏颜想过了,他们家会越来越好,这稻田养鱼,眼看着鱼儿一天天大,眼红想打主意的,自然会更多,她不得不防。

    “这个好办,本官回去就让人立个文书公告,你家的稻田养鱼是新技术,是州县的试验田,若有人打不轨之心浑水摸鱼,重者抓进大牢吃官司。”温善初想了想便道:“如此,便没人敢打主意了。”

    “谢大人。”田敏颜大喜过望,连忙福了福身,这样,想要打念头的都要掂摸过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