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好算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眼见小桃花被哄住了,田怀孝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抬一抬手,也是赤赤的疼痛。

    这该死的铁蛋,真他娘的!

    “我不管,今儿晚你定要把银子拿到手,否则我不依。”小桃花泪眼朦胧地瞪着田怀孝,道:“明儿咱们就走,这破地儿,我以后都不来了。”

    “成成,都依你,都依你,宝贝儿心肝,别气了,啊。”田怀孝擦去她脸上的泪,连声哄道:“有句话咋说的,啥葡萄啥酸的?”

    “就你犯浑,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小桃花嗔道。

    “对对,就是这话,他们这是嫉妒,才胡说八道。放心吧,你是咋样的人,爷还不知道?他们这是羡慕咱才说那酸话,你气可就不划算了。”

    小桃花哼了一声,吸了一下鼻子,却也不像刚才那般生气了,只道:“反正我不管,这地方我是不想待了,早早儿的回横河罢。”

    “成,你说啥都成。”田怀孝哪有不应的,又道:“哎哟,刚被那王铁蛋打狠了,你给我揉揉。”

    “不中用。”小桃花嘴里虽这么说,却还是听话的解了他的衣裳,小手往他的身上摸上去,只是揉着揉着,两人便齐齐倒在了炕头上。

    正屋那边,田怀仁正和老爷子说话。

    “如今你大哥有了前程,你们家也好过了,就你二哥,唉,我怕是前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得还。”老爷子吧嗒的吸了口旱烟道:“他头脑简单,真是少看一点都不成,在横河,我就担心着他给你大哥惹来祸事,结果咋的?为着这么个女人,闹出个大笑话,弄得人尽皆知的,你哥都被人笑的脸黄了。”

    “你大哥大嫂颇有微言,明里暗里想让你二哥那房回来,可我又能咋的?”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过去这么些年,为着供你大哥,委曲了你们,现在你大哥有了前程,你二哥再作,我也不能将他给撇下,否则,这就是丧良心没脊梁的事。再说了,你二哥那人,也不是那好说话的人,唉。”

    田怀仁沉默不语,半晌道:“爹,您也别操心太多,操劳了大半辈子,就好好享福吧。”

    老爷子呵了一声,道:“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这就是当父母的命啊!”他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又道:“这当儿你咋回来,快回地里干活儿去,没的人家在帮忙你跑回来的理。放心吧,你二哥他们,我会拘着他。”

    田怀仁点了点头,安慰了一句,便从正屋里走了出来。

    天色渐渐西斜,眼看太阳就要下山,田敏颜就和罗氏作起晚饭来,因着有小桃花添的一贯钱,这晚头饭的油水也极足,有肉不说,还有大骨头汤。

    太阳的影儿完全掩下山的那头后,在地里帮忙的人都回来了,七叔公听说老爷子回来了,也挺高兴,两个半百的老人儿坐一块就说个不停。

    田敏颜的大舅小舅和小表哥也都来帮着种土豆了,满满当当的很是热闹,老爷子便让瑞哥去打两斤长白烧来家,说要好好吃两盅。

    晚饭还是分的两桌,男人们一桌,妇人孩子又是一桌,田敏颜原本以为小桃花白天丢了人不会出现,谁曾想她当啥都没发生,出现在饭桌前。

    “哎哟,这红烧肉味道可真是好,三弟妹好手艺。”小桃花挑了一下眼前的那盘子红烧肉,似是试探似是无意地道:“到底是三弟妹你们这房日子过好了,这么大盘子红烧肉,在横河的桌上,可是见不着的。”

    江氏那性子,就是有了银子,也不会大花大用,都是计着算着,就是饭桌没啥肉也不是稀奇事。

    田敏颜唇角勾了勾道:“这也是亏得小二伯母你的一贯钱,不然咱这桌上还是那咸菜萝卜呢。再不然,就蒸上一碟子横河那边送过来鱼干虾干啥的,凑合着就一顿。小五,快谢谢小二伯母,不然咱都没肉吃。”

    “多谢小二伯母了,这肉极好吃。”小五呲牙一笑,露出一个没了一颗大门牙的小洞。

    小桃花脸上的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口中的肉立时变得寡然无味,看着这些个孩子吃的欢快,还有那边爷们在吆喝喝酒的声儿,便觉得在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一样。

    “我和你二伯也就是搭个食,也没必要弄的这么多。”她呵呵地干笑了一声。

    “大锅菜嘛,没的分开煮的理,小二伯母说搭食,也不好真让你和二伯吃青菜不是?今儿这点子菜也花的不多,也就是一吊钱左右。”田敏颜嘻嘻地笑:“也让二伯和你吃的高兴嘛。”

    猪肉十四五文一斤,她给买了好些给大家打牙祭,反正这钱不用白不用,用别人的钱给大伙儿补身子,那是极好的。

    小桃花呵呵的干笑,心里暗骂臭丫头,精的跟只老狐狸似的。

    晚饭吃的很热闹,老爷子更是吃多了,被后辈搀扶到炕上,嘴里还嚷嚷着高兴,再吃两盅也使得。

    安顿了老爷子,众人便散了,小桃花便冲着田怀孝咳了一声,朝田怀仁那边努了努嘴。

    田敏颜看了,眼睛眯了眯,看着田怀孝走到田怀仁跟前一把勾着他的肩膀道:“老三,咱兄弟也好久没唠叨了。走 ,再吃两盅去,咱兄弟俩说说话儿?”

    田怀仁今晚也吃的不少,而且干了一天活也累了,只想洗了歇着,便道:“二哥,我也吃的醉了,要不改明儿吧?”

    “还是个男人么?才吃那几杯,是不是现在人家叫你一声三老爷了,就看不起你二哥我了?”田怀孝眼一瞪。

    “没,哪有。”

    “那就再吃两杯。”田怀孝二话不说就把他往摆饭的地方拉。

    田敏颜忙叫来小五,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小五点了点头,飞也似的跑过去了。

    田敏颜咬着牙,眼神有些利,这小桃花和二伯最好别想打什么坏主意,否则,别怪她不顾亲戚情。

    前院,田怀孝替田怀仁倒上酒,又替自己倒了,碰了一下他的杯道:“老三,我敬你,喝了。”

    “二哥,随量吧,我真喝不下去了。”田怀仁很是为难。

    “老三,咱兄弟这才多久没坐一块,你咋变的跟个婆娘似的,婆婆妈妈,一点的都不干脆。”田怀孝不满地道:“不是当二哥的说你,当个男人就要雄起来,你看你,现在都有些家底了吧,咋还跟个钻在女人裙底下的软根儿似的,没半点男子气势?吃个酒也这多推托,你还是个男人不?”

    田怀仁听了有些不高兴,却也没作声,只拿起碗喝了一口酒。

    田怀孝见此也知道这老三是倔脾气起了,心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壁,但嘴里还是说:“成成,当哥的也不逼你,随你。”说着他一仰头,把自己碗中的酒都给喝尽。

    他又重新倒上了一碗酒,用力的一拍田怀仁的肩膀道:“老三,如今咱们家也不像从前那般了,大哥当了官老爷,你这日子也过起来了,就我,还是是泼皮赖三。”

    “二哥你不也混的挺好的,老婆都多娶了一个。”田怀仁淡淡地说。

    田怀孝听了便嘿嘿地笑一声,道:“这男人嘛,三妻四妾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哪家大户人家没几个妾侍,我这才一个,也不算啥奇怪事。老三,这男人,哪能一辈子就睡一个女人,那得多腻啊?”说着他又压低了声音道:“老三,现在你也是个有点名声的三老爷了,你那老婆又是怀着身子的伺候不了你,要不要二哥在横河给你再娶一门媳妇儿?包管样子好看,身段比你那婆娘要好。”

    田怀仁一听,登时站了起来,沉着脸道:“二哥,你这说的什么混话?这话也是你说得的?我看二哥你是吃醉了,回屋歇着吧。”话说完,他也不看田怀孝,转身便走。

    “哎哎,咋说两句就扯起火来了?”田怀孝忙拉着他,赔礼道:“成,二哥满嘴粪,这就给你赔不是了,啊?二哥喝了这赔礼酒,对不住了。”

    咯的一声,他把空碗给搁在桌上,打了个酒嗝,说道:“老三,这成了吧。”

    “二哥,你有啥事儿你直说。”田怀仁累了,打了个哈欠强撑着精神问。

    田怀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能有啥事儿,不就咱兄弟俩说说话儿。”

    “那就明儿再说吧,我在地里干了一天的活,累得慌。”

    田怀仁作势起身,田怀孝忙把他重新按下,迟疑了一会说道:“还真有件好事儿要与你说。”

    “啥?”

    “旁的人我也不说,咱是一奶同胞的好兄弟,也没那计较的。是这样,前儿你嫂子说认得个做香料的东家,他家香料卖的极好,便打算着也开个香料铺子。”田怀孝说道:“你也知道,大哥虽说是个小官,可在横河,也是大把大把的乡绅土豪给巴结着,有这么一靠山,开那铺子,是稳赚不赔的。”

    “那挺好的。”田怀仁哦了一声,淡声道。

    “老三,别说做兄弟的不照顾你,我跟桃花商量过了,这铺子要么不开,要开就开个最大的。可是,你也知道咱家的,娘她里外一把抓,这一时半刻,我也拿不得这多银子来。”

    自分家后,田怀仁也有些见识了,自也不是从前那个傻愣青了,话听到这里,立即警觉起来,问:“那二哥的意思是?”

    “我这意思嘛,你这房也拿点银子出来,咱合个份子钱,把那香料铺子给开起来。”田怀孝眼中闪动着算计的光芒,怂恿道:“你看大姐和小妹不都和大嫂合份开了那首饰铺子么?那钱挣得,天天光数银子都笑了,不都是靠着大哥那官位,多少人都是冲着巴结他才去帮衬的?”

    “老三,你拿个三五百两出来,当个小东家,数银子玩儿,不比你这累死累活的种地要强几分?”

    田怀孝的话一出,田怀仁便惊得站了起来,大着舌头道:“二哥,我哪来这么多银子?”

    “老三,别装了,前儿你们又是做那啥子蛋糕的卖钱,还弄那松花蛋,挣了多少钱,你心里有数。这三五百两,你会拿不出来?”田怀孝冷笑一声道:“别个我还不邀份,见你是我兄弟,我才算你一份儿。老三,这可是稳赚不赔的,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么店了?再说,你也想你家婆娘孩子也过上好日子吧?你是个男人,得有担当。”

    “二哥,先不说我没有银子,这横河太远,我也不是那做生意的好手,就只会种田,而且种地也没什么不好的。”田怀仁毫不犹豫地拒绝。

    田怀仁可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本分是他的优点,他性子老实温和,也没有大男人主义,绝不会因为田怀孝刺上两句就头脑发热的应了。

    “这也不用你去照看,你只要拿银子出来,其余的,我和你嫂子都给打理好,你就当个甩手掌柜等着每个月分红数银子就是。”田怀孝呵呵一笑道:“你就给个份子钱,啥都不用干,就坐等收银子,那可是大好的事儿,如何?咱兄弟一起发大财。”

    “二哥,我真没骗你,不是我不喜欢银子不想发财。而是我实在是没有银子,你找大姐她们合份子吧,我就不掺和了,现在有田有地吃喝不愁的我也心满意足了。”田怀仁摇了摇头。

    田怀孝脸一沉,道:“老三,你可想要清楚了,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就是你甩手不用做,也有的吃,这三弟妹当个太太,颜丫头他们也是小姐少爷。”

    “二哥,我。。。”

    “爹,快回屋吧,我娘说肚子疼。”

    就在田怀仁要开口的时候,。小五忽然跑了进来,满脸急色。

    田怀仁一听,脸色登时大变,也顾不得田怀孝了,飞快的拉着小五就跑出了屋,把个田怀孝甩在那里,有些分不清状况。

    “这,该死的。”田怀孝反应过来后,人影都没了,恨恨地一捶桌子,把个饭碗都癫得弹了起来。

    这还差一点,银子就磨到手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