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再买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小桃花强忍着一肚子闷气灰溜溜地回到北屋,田怀孝不知死哪去了,她呯的一声关上房门,疯了似的将炕上的被盖都扔在地上。

    尖叫着低吼两声,她才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炕上,紧紧的咬着唇。

    太可气了,这三房给她吃了这么个大闷亏,太可气又可恨了。

    啊啊,她又叫了两声,心里又悔又恨,满心的不甘,可她还能怎样,三房现在是看着绝对不会把银子给拿出来的,她来这一趟,啥都没捞着,难道就白走了么?

    正想着,外头又响起田敏颜的叫声:“哥,一会去晒谷场踢谷时你记得将那些禾草也垒起来,这两天日头好,也该干了。”

    粮食?

    小桃花脑中灵光一闪,对啊,他们这趟家来,还要将夏收那茬粮食给收去横河呢。

    田怀孝曾经说过,因为分家,老宅的十八亩粮食交给三房打理,这趟收成老宅也是有一半的,十八亩地,少说也有几千斤吧,难道都这么运去横河?那不是极费人力物力么?

    这要是换成银子那该有多方便啊,只要换成银子,那就有机会从中捞点好处了。嗯,这事得好好计量计量才是,最好让老爷子回横河,那他们就能全然拿主意了。

    想到这,小桃花眼睛都亮了起来,骨碌碌的转着,想着最可行的计策。

    凑份子钱这事就这么抹平了,田敏颜一家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如往常一样,该干啥就干啥。

    时间又过了一日,田敏颜到了柳家一趟,和柳叶氏结算了一下松花蛋所挣的银子。

    虽然青州的松花蛋市场已经很是饱和,但京都的生意却很是不错,虽然现在也有人造出松花蛋,生意淡了些,却也不足以亏本。

    柳叶氏将田敏颜所得的那份银子交给她,说道:“银子倒是不多,却也买得了两朵花戴,倒是托你的福了。”

    十个银元宝,足一百两,田敏颜已经很是心满意足,笑着道:“亏得奶奶管理得当。不过我看这松花蛋是越来越普遍了,就是还能赚钱,咱也赚不了多少了。”

    现在松花蛋已经很普遍,就是农家人也能作的出,也有人做了出来卖的,所以现在的松花蛋也不过是两文钱一只罢了。

    田敏颜便和柳叶氏说了,京都那边作坊还继续做松花蛋,只是把青州这边的作坊关了,柳叶氏欣然同意。

    “这秋播都下来了,你们也能喘口气了吧?我瞧着你都瘦了一圈了,可是辛苦得紧?”柳叶氏看着她晒得黑瘦的小脸问道。

    “庄稼人,都习惯了,虽然辛苦,日子却也过的挺充实的。”田敏颜笑眯眯地道:“再过两日,我那百亩荒地也都该种好了,便能闲下来了。”

    柳叶氏瞧着她虽然有些瘦了,精神瞧着却是极好,便也点了点头道:“我听说是种什么西域的土豆?真能种的了?”

    说起地里的事,田敏颜便十分健谈,将土豆的功能吃法一一说了,双眼亮晶晶的,看得出她是真心的喜欢种地。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尝一尝了。”柳叶氏呵呵一笑。

    “来年收获的时候,奶奶就可以尝尝这土豆的味道了。”田敏颜笑眯眯的。

    柳叶氏唇角勾了勾,淡声道:“也不知有没这机会,年前我们可能会迁回京都了。”

    田敏颜一愣,眨了眨眼:“以后都不回来了么?”

    柳叶氏看了看她道:“也未必,不过玉儿大了,身子也好了许多,他父亲近来来信,让他回去,明年开春上国学。”

    田敏颜喔了一声,抿了抿唇道:“那也不打紧,等丰收了,我就让人将这土豆送去奶奶也是使得的。”

    “别说这些个扫兴的话,你这般聪慧,将来说不定也将生意做到了京都去呢,那时候便又能见了。”柳叶氏笑道。

    田敏颜眉一挑,点头附和:“我也是这般想的。”

    两人相视而笑。

    眼看就到晌午,柳叶氏百般要求田敏颜留下用午膳,推迟不过,田敏颜只好应了,柳叶氏高兴的让郑嬷嬷交代厨房做两道田敏颜喜欢的菜式。

    而此时,有下人庄头来向柳叶氏请示家事,田敏颜便退了出去,在柳家的园子里闲逛。

    “颜儿。”来到亭子,田敏颜便听见有人唤她,转头一看,是柳如玉带着一个小厮走近。

    “小公子。”田敏颜福了一福身子。

    柳如玉的眼神黯了一下,进了亭子,道:“你就不能叫我的名?”

    田敏颜看了一眼周围,没有旁人,只好又叫了一声:“梓乾。”

    柳如玉这才笑了,可很快的,眼神又黯淡下去,说道:“颜儿,我可能要走了。”

    “喔,我知道,刚刚奶奶说了,你们年前会回京都去。”田敏颜笑着道:“京都是南国最繁华的地方,你回去也是好的。”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回去。”柳如玉皱着眉说道,眼睛看着园子的一角,目光深远。

    “为什么?京都不好么?”田敏颜奇怪地看着他,这一看,只觉得他有些孤寂冷清,她不免有些奇怪,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咋就作出这样深沉忧郁的样子来。

    柳如玉转过身来看着她,欲言又止,脸上出现一记可疑的微红,支支吾吾地道:“京都再好,没有你。。。们啊,以后,就很难见到你,还有瑞哥小五了。”

    田敏颜听了便笑了,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的家在京都,总会回去的。”她又见他皱起双眉,脸色凝重,忙又道:“何况这当口你不是还没走么?咱们也是可以一道玩的,以后,我们也会去京都看你啊。”

    “真的?你们真的会去京都?”柳如玉双眼一亮,熠熠的闪着光。

    田敏颜站起来来到他身边,看着园子的假山磷石,目光悠远:“自然是的。”

    杨梅村,甚至是太平镇清平县,都不会是他们田家的终点,更不会是她的。将来,她要做生意,要买更多的田地,她要把手伸向南国的每一个地界。

    从柳家出来后,田敏颜先去了一趟钱庄,将刚得来的一百两银子全部存进了钱庄,又去见了邓富贵,请他帮着办杨梅村的那张屋地契。

    邓富贵爽快的应了,又说道:“其实你不来找我,我也想找你来着。”

    田敏颜哦了一声,忙问:“邓大叔可是为的啥子事?”邓富贵极少主动要找她,这回一说,肯定是有什么事儿。

    “也没啥,就是隔壁太和镇,有个姓宋的人家,家里的男人没了,那寡妇便想带着孩子上京投奔叔父,她家里还有良田十五亩,便想着卖了凑盘川上京。我去瞧过那地,都是上好的水田,那家也是孤儿寡母,紧着想离开,价格也是四两银子一亩,只是得一次性就付清。”邓富贵徐徐地说道:“那地好在是都连在一块的,我就想着看看你们家可有想再买地的意愿。”

    田敏颜听了顿时一喜,她本就想着趁着有银子就想再买些地,只是一直没看中的地罢了。

    太和镇也不远,十五亩地不多,四两银子的话,再算上办红契的佣金,满打满算也就六十五银子。

    田敏颜已经算过一笔账,加上刚刚存进大同钱庄的一百两,还有之前存进没有动过的三百两,仅存款就有四百两银子,田敏颜是打算能不动就不动的。

    家里因为开荒请长工短工又买种子,近期支出极大,虽有闻香居那边的蛋糕分红,所得也不是很多,所以家里剩余的现银也不过是五十两银子左右,但今夏他们收下了粮食,一家几口人也吃不了这多,田敏颜便打算卖掉一部分。

    银子支用宽松,田敏颜没有理由不去买地,便道:“邓大叔,我正想要多买些地呢,要不,明日我叫上我爹,一道去看看吧。”

    “行,明日早我使马车来接你们,先看过地再说。”邓富贵见田敏颜应得爽快,也很高兴,当即就定下了时间。

    田敏颜和他说了几句方散,在靠近镇上有名的大良车马店时,她却见田怀孝从车马店出来,不由皱眉。

    二伯来车马店干什么?他们回来的时候也有自己的马车呀。

    不过田敏颜也没多想,眼下她只想快些回去和家人商量再买地的事。

    晚膳后,一家子围在炕桌上一边喝茶一边说话儿,田敏颜便将邓富贵给的消息和大伙说了。

    “还买地?咱们家还有这么多银子么?”罗氏第一个提出疑问,她已经觉得家里挺好的了,而且他们又是请长工下人啥的,又买种子,总感觉花了许多银子。

    田敏颜抿嘴一笑,推开窗棂看了看窗外,见没人,便压低声音说道:“娘,你放心吧,咱还有银子使。”说着,她又把账本拿出来翻了翻,让田敏瑞两兄弟一算账,和自己白日算的相差无几,便将家中的财政状况给说了。

    罗氏和田怀仁听了家中还有这么多银子,都很是惊讶和欢喜,呵呵地道:“咱们家这阵子花钱的地方老多了,我以为咱们家都没有银子了。”

    “本来这银子我是预备明年春建房子的,但有好地买了也不打紧,庄稼人嘛,没有嫌地多的。”田敏颜笑着道,又将自己的计划给说了:“今年夏,咱也算是丰收了,爹,我们家也就这么几口人,这多粮食肯定是吃不完的,况且再没多久又要秋收了,粮食只会更多,我就想着留一部分口粮,也留下明年的种子,将剩余的粮食都卖了。”

    田怀仁想也不想的就道:“你觉得咋样好,就咋办。”

    田敏颜很诧异,问:“爹你都不用考虑?”毕竟粮食是庄稼人的命,田怀仁却是一点都没有迟疑就任着她处置了。

    田怀仁挠了挠头,笑道:“你也说了,咱们家也没几口人,分家时分到的口粮都还没吃完呢。现在夏收了,又有新的,过去你们都委屈了,有新粮自然吃新粮,吃不了堆积生虫了反而不美。”

    田敏颜他们听了很高兴,心道这爹虽是个庄稼汉,却也没有特别迂腐封建的想法,也肯听子女的话,这无形中便让田敏颜觉得手脚可以放得更开。

    一家子又商定了买地的事,田敏颜想起白天看到的,便将疑惑说了。

    “爹说了横河那边的粮食比这边贵,想把今夏的粮食都给带去横河那边呢,许是联系车马店的运粮呗。”田怀仁没多想,只将老爷子的想法给说了:“横河那边人口多的很,仅仅是靠着大哥的俸禄,哪养得这么多人,爹是想着能省一分就省一分。”

    “我听小桃花说,现在横河那边还是常吃高粱米饭的。”罗氏插了一句。

    高粱米饭,也就是高粱混合着大米煮,庄户人家里,那些家境困难的人常常这么做,没有每一餐都吃大白米饭的。从前没分家的时候,十顿饭有八顿都是这么煮的。

    而田敏颜他们家如今过好了,也偶尔会吃上一顿高粱米饭,只不过田敏颜是不愿意委屈自己和家人的,很多时候都主张吃大白米饭,所以一家子都长肉了,脸色也好了许多。

    田敏瑞和田敏颜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不寻常,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至于会是什么幺蛾子,他们一时半刻也想不出,也就不多想,再说了好些闲话,便歇下不提。

    第二日一早,邓富贵果然驾着马车来接田敏颜父女,田敏瑞因为要去学堂,便没有跟去。

    到了邓富贵说的那人家,去看了那块地,果真都连在一块,还有一条独立的水沟,十分方便,田敏颜当即拍板买下,和那宋寡妇一道去办了地契,交全了银子,又让邓富贵帮办红契,都妥当后,两父女才家去。

    田敏颜和田怀仁到了家门,就见老爷子站在马车前,样子很是焦急,两父女相视一眼,连忙上前问了,才知道老爷子要急着回横河,不由一愣。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