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二伯卖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原来车马店递来消息,说是田怀德有事儿要和老爷子商量,让他快些回横河呢,至于是啥事,却又没说。

    “爹,那粮食呢?”田怀仁愣了一下问:“再过两日,粮食也快干了,都可以运回去的。”

    “我先回去,也不知你大哥有啥子急事,粮食就由你二哥给运回去。”老爷子说了一句,便紧着上马车,催促车夫走。

    田敏颜却是皱了皱眉,这二伯是想算计什么,分明是支走老爷子啊,不然哪就这么巧?他昨天出现在车马店,今日人家就来递消息说大伯来请老爷子回横河?

    呵,打死她也不信,这仅仅是巧合。

    直到马车不见影了,田敏颜俩父女才进屋去,田怀仁还问自家闺女老爷子咋就这么赶来着,连两日都等不得。

    田敏颜嗤笑一声,只要涉及田怀德的事,老爷子能不急么?怕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吧。而二伯这回倒是精明了一回,懂得用老爷子心尖上的人做幌子。

    进到院子,一眼看到刚从北屋出来的小桃花笑得满脸春风,欢喜得眉眼弯弯的,田敏颜眉一挑,眯了眯眼道:“老爷子怕是被人给算计了。”

    田怀仁不明所以,啊了一声,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脸立时冷了下来。

    “老三,你回来的正好,那些粮食都紧着称出来吧,爹回去了,个我们也要回横河去了。”田怀孝看见田怀仁回来了,便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下令。

    “二哥,还有些粮食没晒干呢。”

    “那你就把晒干的称了,没干的留着你们那份,甭耽搁了,老子还要回横河去挣银子呢。”田怀孝走到他跟前,想起前两日的事,不由冷道:“老三,这会回来你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如今本事大了,让你二哥我吃了好大一记闷亏啊。”

    “哟,二伯,你这话可是反过来说了,让人刮目相看的应该是二伯你吧?一身绫罗绸缎,头脑也不简单,用别人的银子来开铺子挣钱,自个一个子都不用出,二伯好算计啊。”田敏颜嗤笑。

    “你。。。”田怀孝被她刺得脸色涨红,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颜丫头,作姑娘可不能这么强势,不然将来怎么说婆家?长辈说话有你插嘴的理?没半点家教,也不知你娘怎么教你的,愈发刁钻强悍。”

    “瞧,爹,我说二伯让人刮目相看吧,才去了横河多久啊,这训人的话咬文酌字的说的多溜啊。”田敏颜半点也不将他放在眼里,当着两人的脸笑嘻嘻的对田怀仁道:“爹,咱们回屋吧,告诉娘咱又添了地,虽然不是官夫人大老爷的,却也是小小地主一个了。”

    田怀孝和小桃花一听,登时眼都红了,难怪一早就见那做牙侩的邓富贵来家接人,原来是买地去了,才儿当着老爷子的面说没银子,跟他们二房借,现在转眼的就去买地,分明就是故意看他们演猴子戏来着。

    田敏颜见了心里冷笑不已,她就是让他们知道,三房有银子,可是半分都不会进你手里。

    田怀仁也没话和两人说的,便和田敏颜回西厢去。

    “老三,明儿你就把粮食给称出来,我已经叫了人来拉了。”田怀孝在他身后喊。

    “成。”田怀仁脚步顿了一下,便应了。

    田敏颜冷眼扫了过去,没有忽视两人眼中的喜色,他们难道是在打这粮食的主意?

    第二日,田怀孝果然叫了马车来拉粮食,田怀仁便带着谢诚忠一道忙着称出给老爷子他们那边的粮食来。

    除去分给三房的地,老宅那还有十八亩地,其中,有十四亩水田,亩出产两石的粮食,和三房平分,也有十几石,也就是二千来斤的粮食,而剩余的有两亩地瓜还没收下来。

    田敏颜却看着那些来拉粮食的人不像是车马店的,尤其那穿着长袍的男人,那架势倒像是哪家米店的掌柜。

    她又看向那些帮着搬粮的人,越发觉得是帮工啥的,田敏颜眼珠子一转,对小星吩咐了一声,小星立即跑进屋去。很快,就拿了一壶茶和一只碗来殷勤地给那些短工倒水。

    “大哥,你们米店买谷子可是多少银子一石来着?我家老爷家里头也想要卖些粮食来着。”小星笑眯眯的不经意地问。

    那伙计见她是个孩子,喝了一口水,便有些奇怪地回道:“呀,这不就是你们家卖的么?一两银两石米嘛。”小星哦了一声,又扯开话题去。

    “二姑娘,还真如你所料的一样,真的是米店的人呢。”小星八到了消息,立即兴奋地对田敏颜说道,眼里满是崇拜和佩服,姑娘太厉害了,啥都猜的着。

    田敏颜这才了然,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支走老爷子,把这些粮食给卖了,卖了银子,再从中中饱私囊么?

    呵呵,果然好算计。

    田敏颜转身回屋,想了想,还是让小星将田怀仁叫了进来。

    “囡囡,啥事儿?”田怀仁进了西厢问:“正称着粮呢。”

    “爹,那些粮食不会运去横河的,外头那些人是米店的,二伯将那些粮食给卖了。”田敏颜淡淡的将自己的推测给说了。

    “他真是想银子想疯了。”田怀仁听了震惊不已,腾地从炕上站起来,说道:“老爷子千吩咐万吩咐粮食要带回横河去做口粮的,他竟敢自作主张的卖了,也不怕爹打折他的腿?”

    “爹,先斩后奏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别忘了二伯母也干过,可那时又咋的?你也看到了,除了臭骂一顿,阿公还能将他们给打死了不成?”田敏颜冷笑一声:“粮食再金贵,还能贵的过人命去?他们这是有恃无恐。”

    老爷子的为人,就是再气,也顶多是打骂,还真会往死里打么?绝不会,于是,二房的人一次又一次的继续犯错,只要不死,就没事了嘛,皮外伤,养几日便好了!

    田怀仁一怔,叹了一口气,想了想道:“不成,我得找他说说去,他这么做,会把老爷子给气死的。”说着,便快步走了出去。

    “要我说,管他是卖是咋的,咱们何苦去管那些个人。”罗氏一边纳着鞋底,一边嘟嚷说道:“你爹就是好打不平,啥都看不过眼。”

    田怀仁就是这样,就是清楚知道老爷子偏心,却也做不到完全的不管不理。

    田敏颜呵的一声,道:“其实二伯他们这算计还算是轻的,晓得只拿点好处,这要是脑子再灵活些,把那卖粮的银子全吞了的法子也不是没有。”

    “啊?”罗氏诧异地看她。

    田敏颜没有解释,其实老爷子都被哄走了,田怀孝他们完全可以演一场戏,说运粮回来的途中被山贼啥的劫了,这样,不就可以把银子给全吞了么,何必这么曲折迂回?

    电视都有这么演的呢,自己请人将自己绑架,然后向家里索要赎金,来个自导自演,必要时还弄个苦肉计。

    却说田怀仁怒气冲冲的将田怀孝拉到一边,厉声质问他是不是将粮食都卖了。

    田怀孝先是一愣,心想他咋知道了?可没一会,他就甩开他的手道:“老三,这都分家了,我咋样处置咱们这房的粮食,与你啥事?真当老子是你家长工,左右无事管到俺头上来了?你这是向谁耍的威风?”

    田怀仁沉着脸说道:“爹说了这些粮食都要拉到横河去做口粮,可你不但卖了,还是瞒着爹将他哄走给卖的,你是想将爹给生生气死?还是想要爹打死你。”

    “少在老子面前装孝子,有这孝心紧着老爷子,咋不把爹娘接回来奉养?卖粮食有啥不能的,揣着银子走还不比拉着几千斤粮走要好?还省时省力更省了车马银子。再说了,这有银子在,回到横河有啥粮食不能买的?”田怀孝哼了一声,斜睨着他道:“老三,少在这假仁假义的,你这人奸猾着呢。”

    “我奸猾?从头到尾都是二哥你在算计我,这也就罢了,我只当二哥你受了人蒙蔽 。” 田怀仁冷笑道。“可你敢说你卖粮的不是想要从中拿点好处?这卖粮的银子,二哥你不会全部交给老爷子吧?”

    被说中心事,田怀孝顿时恼羞成怒,冷道:“老三,这事轮不到你管,你也管不着。下晌我们就回横河了,前儿我那婆娘还给了一贯钱你们搭食吧,现在咱也没搭上几餐,你是三老爷也不差钱,我可要养一大家子,你这就把剩余的钱都拿回来给咱吧。”

    田怀仁见他这样不听不顾,便冷道:“二哥你放心,我也不图你那点子钱。我只劝你一句,别总听你那个小妾的话行事,否则,被人卖了你都不知是咋一回事。”

    “你放屁!她是你嫂子。”田怀孝最是听不得人说他爱妾的坏话,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怒目圆瞪。

    田怀仁冷哼一声,也不再说别的,只扔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回屋了。

    作者抱歉,这些天压力极大,不在状态,更的少些,抱歉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