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兄妹谈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日照西斜,橘红的晚霞铺满整个天际。

    田敏颜心里一直回响着在学堂时无意中听到田敏瑞的话,不得不说,田敏瑞给她太大的冲击惊讶了,他是真心的不想考科举么?

    “囡囡,你总看着我作甚?可是我脸长了花了?”田敏瑞推了发呆的她一把,她才回过神来,看着他欲言又止。

    田敏瑞觉得她今天特别奇怪,不由皱了皱眉:“咋了?”

    “没。”田敏颜移开目光,低头在手中的帕子继续绣花,似作不经意地问:“哥如今上学堂学得如何?可有啥心得和不懂的?”

    “嗯,还行。”田敏瑞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先生可有说你几时能下场试试?今秋能么?听说下个月就开县试了吧?阿公也说大哥下个月下场来着。”田敏颜抬头看他,没有错漏他眼中闪过的错愕。

    “我还小呢,才学不久,山长说了,让我明年再下场不迟。”

    田敏颜喔了一声,低头不语。

    “哥,你以后想当官吗?”过了一会,她到底是憋不住问了出来。

    田敏瑞惊愕地看向她,又看了一眼在院子外忙碌的罗氏,问道:“咋突然这么问?”

    “没,自从哥你去学堂,家里的事儿也多,咱们兄妹也没仔细聊过,现在反正得空,就说说话呗。”田敏颜笑了一下,又故作狡黠地道:“我们是双生子,你可不要说谎话,我可是能感应到的。”

    田敏瑞揉了揉她的头顶,笑了笑,叹了一声道:“虽说我是你哥,可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才是小的那个,囡囡,我不如你。”

    “这有啥好比的,女孩儿的心本来就细些,哥你有啥子比不上我的?快别移开话题,你还没答我刚才的话呢?”田敏颜放下针线,盘腿坐在炕上,一脸认真:“哥,你以后想走科举这条路么?”

    田敏瑞也放下书本,眼睛看出门外,有些茫然地道:“我也不知道。”

    “哥你学得不好?”

    “呃,也不是,先生教的还行,就是山长,也常单独教的我,也不是不懂,只是。。。”田敏瑞有些迟疑。

    “只是什么?”田敏颜忙追问。

    “只是我觉得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来。”田敏瑞看她一眼,露出一个苦笑道:“从前大哥能去学堂读书认字,看着其实挺羡慕的,也不知是羡慕大哥能让阿公那般疼宠,还是羡慕他能穿好的衣裳也不用干农活。”

    “真正能念书了,一开始觉得挺有趣儿,心想我也能念书了,穿着体面,受着人家羡慕的眼光,觉得挺好的,也一心想要念好书,将来当个好官,让爹娘和你们都过上好日子。”

    “后来呢?你觉得当官不好了,认为当官的都没几个好人,只是弄权,官官相卫,只养肥自己的口袋。当官要学会太多心机诡计,你便觉得科举或许没想象中的要好?”田敏颜笑说了一句。

    田敏瑞惊诧地看着她的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那双眼,让人觉得里头有着洞悉一切的感觉,自己的心思想法,像是被她全部看清一样。

    田敏瑞忽然觉得有些慌乱,躲闪着她的目光,支支吾吾地道:“没没有的事。”

    “哥你说谎。”

    “囡囡!”田敏瑞一惊,瞪大眼迎向她的目光。

    “哥你其实不喜欢当官,不想走科举这条路。你感觉做不来迎来送往,尔虞我诈,你性子倔直,做不来也不屑那谄媚奉迎的事。先生说的如何治国治天下,其实你不懂,也不明白。在你的世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条路只会走到底,不明白太多的弯弯道道。”

    田敏颜一字一句的迸出,言语锋利而直白,直直的射向田敏瑞,他的脸色渐渐发白。

    “囡囡。。。”他翕了翕唇。

    田敏颜看着他惊慌失措,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却无法反驳一句的时候,不由叹了一口气。

    “哥,其实不管是做官还是做生意,这人都是一样的,做官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做生意就和商贾打交道,甚至也得和当官的打交道,这八面玲珑是少不了的。做生意,面对的人形形式式,甚至更比当官的更奸猾,你要了解对手,清楚知道对方的弱点,才能为自己拿到最大的利益。同样的道理,为了不让别人看清摸透你的弱点,你同样需要戴上假面具做人,这不也是么?”

    “不论是官场还是商海,其实都有尔虞我诈波谲云诡,咱只是凡人一个,都无法在其中独树一帜,因为咱们不可能与世隔绝,过着最原始的耕织生活。所以咱们能做的,只能是融入,融入那个世界,成为那个世界的一份子。只是,不管那个世界如何的肮脏纷乱,你戴多少面具有多八面玲珑,都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原则。不在里头迷失了自己,那么你就成功了,你就问心无愧。”

    “囡囡,你怎么。。。”田敏瑞惊得张大嘴。

    “想问我怎么知道?”田敏颜睨了他一眼道:“我今日去过学堂,你和方宇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田敏瑞立即紧张起来,说道:“不不是这样的,囡囡,我还是会考科举的。”

    “哥你紧张啥,我没和爹娘说。”田敏颜啧了一声,看着他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将来你是做官还是要做生意,这做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哥,你懂吗?”

    “我知道,就是做生意,也要和当官的打交道,我哪不知道?”田敏瑞看她没有失望和不高兴的样子,便苦笑道:“我只是。。。”

    “你只是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想看咱们失望,就强硬的加诸压力在自己身上,往那条咱们希望你去走的那条路走。你其实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就想走那条路,你明明是想走另一条的。”

    见他垂首不语,一脸惨淡苦恼的样子,田敏颜跳下炕,转身看向他:“哥,走,我们去田里一遭。”

    “去干嘛?”田敏瑞眨了眨眼,却还是听话的跳下炕穿上鞋跟着她出去。

    “哎,你们还去哪?马上就摆饭了。”罗氏见两兄妹出去,连忙叫道。

    “娘,我们去地里看看,一会就回。”田敏颜回了一声,拉着田敏瑞就跑了出去。

    田敏颜拉着田敏瑞来到村口,看着残阳在西边要落未落的,便笑道:“哥,我们比赛吧,一道跑,看谁最先跑到东头的地里?”

    田敏瑞一愣,看了看还在远处忙活的人,连忙道:“你是姑娘家,不能这么乱跑的,这人要说的。”

    “哥,我们又不是那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跑也没关系,这乡下丫头,谁不疯啊?”田敏颜却是毫不在意地抬了抬下巴,说道:“还是哥你认为跑不过我?”

    “怎么会。”田敏瑞皱起眉反驳。

    “那就来啊,我数一二三,跑。”田敏颜说完三字就往前跑开去,留下田敏瑞怔在原地,咯咯的笑道:“哥你快来追我啊。”

    田敏瑞这才反应过来,忙的追了上去,脚步飞快。

    两兄妹跑过官路,跑进田埂,谁也不说话,只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

    而那些扛着铁锄回家或还在地里忙活的庄稼人见了,都奇怪得紧,这田家两兄妹是不是傻了?无端端的在跑什么?

    田敏颜到底是女子,体力比不上男子,慢慢的就落后了,可她却并不觉得失落,看着前边越跑越快,越跑越远的田敏瑞,笑眯了眼睛。

    等到她跑到他们家的那二十亩地,田敏瑞已经坐在高高的田埂上,神情放松,静静的看着西边的哪一点残阳。

    她气喘吁吁地到他身边坐下,像条小狗似的伸出舌头喘着粗气:“哥你赢了。”

    田敏瑞转过头来看一眼她红扑扑的小脸,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来:“囡囡,哥哥谢谢你。”

    田敏颜挑了挑眉,看着他一派清明的眼睛,道:“想通了?”

    “嗯。”田敏瑞点了点头,看着天际的红霞满天,说道:“我现在才十一岁,太小了,看事情也太表面了,太过杞人忧天。我想好了,不管将来的路如何,我都要考出功名,哪怕只是考到一个秀才之名。再孤芳自赏,也要认清现实,有功名在身,我就是做生意,也不至于吃亏了,起码还能见官不跪,也能替家里省下赋税。”

    “至于以后如何,我给自己四年的时间,等我十五岁之时,再定吧。”田敏瑞淡淡的笑。

    田敏颜看着他俊逸的侧面,伸出手重重地握着他的手,说道:“哥,你放心吧,以后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咱们一家子都会支持你。”

    田敏瑞看着她,反握着她的手,点了点头,眼中再无迟疑和茫然,清明深远。

    两兄妹并肩坐着,看着残阳一点一点落下,没有交谈,然而,那血脉相同的亲情,那彼此间的信任支持,却胜无声仿有声。

    而这一天,也永远定格在两人的回忆当中,许多年后,当两人都儿孙成群承欢膝下之时,说起这一日,都不免相视而笑。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