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柳叶氏的惊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杨官啊,爷我十一二岁的时候还是一派单纯天真的,现在的孩子,怎么就这么的满脑子色心啊,你看那丫头,啧,还笑得这么开心。”齐十七很不是味道的看着那边的田敏颜,酸溜溜地道。

    田敏颜今晚打扮一新,那笑盈盈的小脸,眼睛弯成了一弯月牙,说不出的清丽,啧,这么高兴,真是看不过眼。

    他又想起昨日听到的消息,那丫头说的长篇大论,什么做人和做官都是一样的,真的是个孩子么?竟然懂得这么深奥的道理。

    “爷,你确定你今晚没吃醋么?这口气咋就这么酸呢。”杨官双手抱着胸,倚在栏杆上,瞟了他一眼后继续专注着其它方向的动静。

    “酸么?别人高兴我就不爽。”齐十七的桃花眼眯了眯,手中的花生把玩了一圈,忽然就一掸指,指尖的那颗花生就直直的向田敏颜飞去。

    田敏颜正倚在栏杆上,看着小星和小五他们在嬉闹,忽然眼角余光一闪,没等反应过来,她的额上就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

    “哎哟。”田敏颜摸着额头,嘟起嘴,看着地上的那颗罪魁祸首,皱了皱眉,顺着这花生飞来的方向看去。

    那人靠坐在栏杆上,一身紫色缎袍,发上束着同色紫金冠,整个人懒洋洋的,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尊贵的气息,他嘴里不知嚼着什么东西,正眯着眼睛看自己。

    是金主大人呢,田敏颜忙蹬蹬的跑近,隔着空向他那边谄媚着笑脸叫:“十七爷,你今儿打扮得真好看,可是有相中的姑娘啦?”

    “丫头,你可以将双手耸在脸颊前,再摇摇尾巴的,现在看着不像小狗狗。”齐十七啧了一声,将她上下看了一眼道:“丫头今晚可是乞得巧了?就凭你这蠢样估计没有吧,尽想着打扮光鲜的来和小情郎玩儿了。”

    田敏颜的笑脸一僵,嘴角抽了抽:“十七爷说的啥子话?我咋听不懂。”

    齐十七哼了一声,撇开眼神。

    “十七爷,那个土豆的事儿怎样了?你可是叫人去西域了?”田敏颜只当他神经抽筋,也不在意,忙问起土豆的事儿来。

    他也没说到底是自个去还是派人去,那些地和土豆都关乎着她的钱袋子,她自然是紧张得很的。

    “除了这个,你就没话和爷说了?”齐十七觑她一眼:“月光正好,你看街上的行人,都笑语晏晏的,谁还像你煞风景的说些种地的事儿?”

    齐十七很是憋闷,小丫头刚才不是玩的很欢喜高兴,又是猜谜又是猜成语啥的,咋和他说话,开口就是种地呢?他明明也很童真的,不是?

    杨官自一旁看着,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心道,爷又开始抽风了。

    田敏颜啊了一声,有些无辜地看着他,今晚的齐十七是不是换了个人了,咋就不像从前那样呢?这么想着便脱口而出:“十七爷,你可有双胞胎兄弟?”

    齐十七挑眉,双手抱着胸:“怎么说?”

    “咋看着不像啊,这么痞,有点像无赖似的。”

    “田敏颜!”齐十七登时沉下眼脸。

    “颜儿,你在这干嘛呢?”柳如玉从里头走了出来,眼见田敏颜背对着他和谁说话,不由上前,看到齐十七时一怔问:“颜儿,这位叔叔是谁啊?”

    叔叔?

    齐十七额头一抽,满头黑线爬了上来,桃花眼唰地眯了起来,目光如刀,嗖嗖地向柳如玉飞去。

    那边,一直抱着胸倚在栏杆上的杨官差点掉下去,发出噗的一声,再接到齐十七警告而危险的目光时,连忙别开头去,肩膀却是一抽一抽的。

    齐十七见此大怒,目光更利了。

    田敏颜也没料到柳如玉会这么经典,强憋着笑,忙咳了一声,却掩不住眼角的笑意,只得强忍着一本正经地道:“梓乾,这位是多宝斋的老板,闻香居的幕后老板,人称十七爷,是我,嗯,是朋友。”

    “喔。”柳如玉孤疑地看了齐十七一眼,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也很强势,会让他无力招架,便压下心底那不适,催促田敏颜道:“颜儿,我们进去吧,小五他们都等着你再猜谜呢。”

    “你先进去吧,这里风大,你身子不好,着了凉可了不得了,我和十七爷还有些正事儿要说来着。”田敏颜还没问到土豆的事呢,得不到齐十七的答案,她哪里走得?

    柳如玉皱起眉,小正太皱眉的样子有几分可怜,眼睛像只小鹿似的湿漉漉,齐十七看了,眸光更利了。

    “小少爷,外头风大,你们都在。。。”郑嬷嬷寻了出来,隔得老远就见到齐十七,脚步一顿,看着齐十七那张熟悉的脸,怔了怔,随即睁大眼,快步上前福身:“奴婢见过王。。。”

    “丫头,以后再和你算账。”齐十七瞪了田敏颜一眼,不等郑嬷嬷请安说完话,身子一闪,便已进了隔壁的里间。

    郑嬷嬷惊愕非常,看了一眼田敏颜,忙的快步回去给柳叶氏报信。

    田敏颜有些怪异,郑嬷嬷明显就是认得齐十七,刚才还想着给他请安福身,王什么?齐十七不姓齐而是姓王么?

    正想着,柳叶氏她们已经从里头走出来,看了看隔壁栏杆早已没人,不由急着问田敏颜:“颜丫头,刚刚那位爷呢?”

    “走啦。”

    “快去,去隔壁看看还在不在?”柳叶氏忙的吩咐郑嬷嬷,后者立即领命而去,而柳叶氏则是满目惊讶地看着田敏颜。

    这丫头总是一次次的让自己觉得惊讶,到底还有多少事儿是她不知道和看漏了的?啥时候和那位爷有交情了?而她一直都没说。

    “柳大奶奶,咋了?”田敏颜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没别的事,刚刚你们在和谁说话儿呢?”柳叶氏似作不经意地问。

    “一个叫十七爷的叔叔。”柳如玉敏感地察觉到母亲的紧张,不由快口说了出来,又问:“娘亲,可是有什么不妥?”

    “是颜丫头的朋友么?”柳叶氏瞪着田敏颜问。

    “这个,算是吧。”田敏颜呵呵地笑了一下,心里却存着疑问,能让柳叶氏这般打探,看来他们都认得十七爷,这么一来,十七的身份倒真的有几分神秘了。

    “从未听说过颜儿你有个这样的朋友,是啥时候认识的呀?”柳叶氏便笑着问。

    “也就是因为生意的事儿而认得罢了。”田敏颜轻描淡写的说,又问:“我见郑嬷嬷似是也认得十七爷,奶奶也认得么?”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许是看错了不一定。”柳叶氏淡笑了一声,既然那位爷拒绝郑嬷嬷的问安,应该也是不想在人前暴露身份,所以这才离去。

    不过,听颜丫头的语气,也不像是知道那位爷的身份的样子,这倒真值得思考了。

    正说着话,郑嬷嬷回转,微不可见地对柳叶氏摇了摇头,田敏颜没有漏掉两人的目光交接,竖起耳朵,可惜,两人都没交谈。

    “这里风极大,如玉,和颜儿丫头进去玩吧,万一着了凉咳不好了。”柳叶氏让柳如玉他们进雅间去,见两孩子都走了,她则拉着郑嬷嬷急问:“你可是真看清楚了?真的是贤王爷么?”

    “绝对没错,贤王那张脸就跟过去的月太妃一模一样,我从前跟着夫人进宫的时候都见过呢,太妃那样子就是临去前都如少女一样,年轻就跟现在的贤王一般无二,我又怎会认错?哎呀,对了,还有那个秦掌柜。我可想起来了,那不就是月太妃身边的一等宫女么?人称秦姑姑的。难怪了,难怪这么脸熟,听说秦姑姑自月太妃去后,她年纪够了就出了宫不知去向的,想不到是来了咱太平镇呢。”郑嬷嬷恍然大悟,终于是想起在哪见过秦海棠了,原来是在宫里,已逝月太妃身边的人。

    “按你这么说,如果真是秦姑姑,那可真是贤王了,听说是秦姑姑一手带大的王爷,她既在这里,王爷出现在这也不是奇怪的事。”柳叶氏抿着嘴点了点头,想了想便道:“嬷嬷,明日备上一份厚礼,你和我一起到闻香居亲自去拜访姑姑,这不知道也便罢了,知道总要去拜访才不失了我柳家礼节。”

    “是。”

    柳叶氏便往回走,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道:“还有,吩咐下去,让家里头的下人日后见着田家的人都给我再客气些,不可无礼,谁敢无礼,一旦发现,凭他是谁立即攀走。”

    郑嬷嬷脸一凛,立即就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重重地点了点头。

    田敏颜和今上最疼爱的弟弟贤王交好,虽不知他们交情深浅,可听贤王的那一声丫头,就知道不浅。若得罪了和贤王交好的田敏颜,就是他们柳家,也讨不了好处去。

    这田家,不但敬着,日后还得当贵人似的来往和相处着,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人家也成为大家呢?

    而郑嬷嬷第一次觉得庆幸,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看轻这田敏颜,否则,再修补关系可就难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