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买铺置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乞巧节过后,田敏颜家算是闲了下来,经过一家子的商讨,田敏颜将那还没种上的荒地先闲置下来,一心等着齐十七的那一批土豆种薯的到来。

    秋播已经完成,稻田养鱼长势很是喜人,随着鱼儿的长大,田敏颜几乎天天都要到田里走一转,而田怀仁则是有事没事就溜达到田里去,以防有人偷鱼。

    买下的隔壁太和镇的那十五亩田,因为管理比较麻烦,经邓富贵的介绍,田敏颜将那十五亩地连庄稼一道佃给一户老实憨厚名叫宋庆财的人家,这茬庄稼就五五分,日后的便是交四成租子。

    事儿都安排稳当下来,田敏颜便寻思着开源节流,做个什么生意,毕竟就这样耗着也来不了银子。

    她算了一笔账,近期除去了买田的六十五两,他们剩余的银子就只有四百两不到,夏收的粮食就是能卖出一部分,所得的钱也只够家中这么多人半年左右的支出。

    只是要做什么生意,还得要勘察过市场才行,田敏颜便提出要到县城去看一看。

    主意一定,田敏颜就和田怀仁田敏瑞,再加上一个谢城忠,一道坐上马车到县城去了。

    要带上田敏瑞是田敏颜和他提出的,毕竟田敏瑞的路还没完全敲定,田敏颜认为多元化的发展认知比啥都强,比如做生意,让他也参与到其中,耳目渲染。如果将来他真的选择做生意,也不足以什么都不懂,便急着上手,而田敏瑞自己也欣然同意。

    清平县是个大县,离太平镇也不过是一个半时辰左右的路程,县城比起太平镇自然大了不少,也更繁华些。

    和太平镇一样,县城也分了几个商业街,铺子最好的数中街,因为正中县城中心,成一个圈子似的横贯东南西北街。

    这回来县城田敏颜还请来了邓富贵,因为他的人面广,路子也多,就是要买个铺子,也比自己像只盲头乌蝇似的四处乱蹿的去找强得多。

    县城很大,铺子也多,卖金银首饰的,开小吃店的,也有开大酒楼的,绫罗绸缎杂货店应有尽有。

    田敏颜一溜走下来,仅在中街,就有三间卖首饰的,四间布店成衣的,还有一间锦衣坊是百年老店。

    “这间锦衣坊是方家的。”田敏瑞悄声对田敏颜说道。

    田敏颜看过去,里头人很多,影影绰绰的,看的出生意不错,便笑道:“哥你还说人家是寒门子弟,殊不知也是个贵公子,当日还巴巴的送两粽子去呢。”

    端午时,田敏瑞说也要给个同窗送节礼,说他是租住宅子的,衣服也不华丽,便以为他也是寒门出身,谁知道,人家家里也是个有田有地有铺子的豪门大家。

    “我原本也不知道。”田敏瑞脸微红,笑道:“我见他穿的那样,和普通庄户人家无异,就。。。”

    “这就是人不可貌相,哥你可明白了。”田敏颜借机又教导了一句:“不管是看人还是看事,都不能只看表面,在未完全清楚了解之前,就不要轻易的下定论。”

    “嗯!对了,方宇说了,要是咱们想开成衣铺子,也可以介绍客商给咱们的。”田敏瑞说了一句。

    “哥你看这条街,仅是成衣铺子就有四间,别说其它地方了,成衣店咱们开不过。”田敏颜摇了摇头,眼睛不住的打量来往行走的路人。

    “那你是有啥子主意?”田敏瑞问,想了想道:“你会设计那首饰花样,是想开首饰铺子么?”

    “首饰铺子要大本钱,什么金银美玉那些咱还没有本钱做,而其他便宜的材料这一时半刻也找不着,所以我并不打算开首饰铺子。不过,我倒是真有个主意。”

    “你说。”

    田敏颜在眉骨上搭了个棚,晌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挂在头顶上空,让人一阵目眩,便道:“都晌午了,要不我们找个茶肆吃饭再聊。”

    “也好。”

    田敏颜便和邓富贵说了一声,县城她没来过,可邓富贵却是熟悉得很的,便带着他们来到东街的一间食肆。

    他们所在的食肆位于东街靠前的位置,是一座小茶楼,只是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里头没几个客人,见田敏颜他们来,小二也有些不紧不慢的。

    “别看这里现在没几个客人,这里的一个卤猪肘味道却是极好的,价钱也公道。”邓富贵似是看出几人的疑惑,便笑着解释。

    田敏颜环顾周围,客堂不小,大约可以摆得十五张八仙桌子,和其它铺子一样,靠柜台那边有一条木楼梯通向二楼,二楼应该是雅间。

    田敏颜特意选的靠窗口路边的位置,此时午晌,窗棂都撑开,可以看到街面,斜对面大约五米左右也有一间食肆,里头人声喧哗,比这里旺多了。

    啪的一声,田敏颜给吓了一跳,抬头,却是那小二重重的将一壶茶给搁在桌上,黑着张脸,癫着腿儿问:“吃什么?”

    田敏颜皱起了眉,这样的服务态度,难怪没人来。

    “什么态度,去喊你掌柜的来。”邓富贵当即就发作起来。

    厨房那边的方向,刚巧走出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见此连忙迎了上来,冲那小二道:“我来,你去把菜都洗了吧。”

    “啥?还得洗菜?这是要做死个人啊?”那小二也不顾客人在,眼一瞪,不满地道:“别了,冯掌柜,你把工钱结给我,我不干了。”

    那冯掌柜脸色不好看,将他拉到一边,说道:“你昨天才来,今天就说走,结啥工钱?”

    “这也怪不得我,你看这哪有几个客人,能挣几个钱,我上有八十父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儿,都等着我一双手吃饭呐。人家飘香楼说了,花一两银子请我,人往高处走,冯掌柜,你也不愿看我饿死老婆孩子吧?”那小二癫着腿撇着嘴道。

    “你要走可以,但你这一天都没干上,我结不了给你。”冯掌柜却是强硬得很:“你就是去官府报官,也是要不到的。”

    “你。。。好,我看你好到哪去,这破店也开不下去了,我就当可怜你,这点钱我不要了。”小二瞪大了眼,哼的一声,将肩上的白毛巾扔下扬长而去。

    冯掌柜叹了一声,这才想起还有客人,连忙走过来,呵呵的笑道:“怠慢了各位,莫怪莫怪,想吃些什么?”

    “邓大叔,你比较熟,你点吧?”田敏颜看向邓富贵笑着道。

    邓富贵也不推让,便点了一盘卤猪肘,一碟大葱炒咸肉,再一碟青菜和一盘馒头,那掌柜的连忙就去厨房吩咐了。

    田敏颜一边喝着茶,一边再打量这周围的环境,心里有了个想法,却又不动声息。

    卤猪肘是早就卤好的,切了就能上来,田敏颜尝了一块,香而不腻,炖得入口即画,味道果然很不错。

    再尝那大葱炒咸肉,虽然比不上这猪肘,却也不会十分难吃,价钱也不太贵,也不明白,这店的生意怎么就这么差。

    她有这疑问,也就对邓富贵问了出来。

    那掌柜的正在柜台写着什么,听到这话,便拿着张纸走了过来,有些尴尬地说道:“姑娘有所不知,我这里本来就只以卖卤猪肘闻名做起的,也家传留下来的秘方,可其它的菜式也就一般。而自打对面那飘香楼开了,我这店的生意就更不好了,有客人馋猪肘就来买了打包走。对面那飘香楼也来过想买我的秘方,只是祖上有令卖不得,我也想再坚持些日子,只是,现在眼看这店是开不下去了,快有百年了,却是毁在我手上,将来我都没面目去见先人。”

    说到这,冯掌柜眼中有些湿润,一脸的舍不得。

    “掌柜莫不是想将这铺子盘出去?”田敏颜双眼一亮,忙问:“可你这也是百年字号,太可惜了。”

    “百年是百年,却也没闯出个敞亮的名号来,而是一代不如一代,到我这代更是差。这不盘出去又能如何?你看一天能有几个客人?都撑不下去了。就想着拿着小本钱回乡下守着祖业,再开个小吃店,只卖这猪肘子。”冯掌柜看了一眼手中的盘铺子的公招,苦笑道:“只盼着日后我的子孙,能重新把店开起来,将来我也有颜脸去见祖宗了。”

    田敏颜抿着嘴沉吟了下,说道:“冯掌柜这铺子需要多少银子才能盘出去?”

    “囡囡,你不是想?”田敏瑞一听,就立即察觉到妹妹的意图,忙开口。

    田敏颜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毋燥,只看着冯掌柜。

    冯掌柜便道:“连带着桌椅什么的家伙物件,还有剩余的食材,满打满算,也得要二百两,姑娘莫不是想盘个铺子?你你看我这个如何。”

    “我倒是想。”田敏颜哦了一声,又道:“只是你这价钱也不便宜,而且只能开铺子,没地儿住也是麻烦。”

    “掌柜的,我们姑娘这是想买个后头带有院子能住人的铺子。”谢城忠便道:“你这铺子虽好,却也没院子,二百两也太贵了些。”

    “姑娘,你要是真心想盘下,我这铺子后头就盖了两进小院子的地方,自然也一并卖了。”冯掌柜听了后苦笑了下:“左右我也是要回祖宅的了,这院子空着也是空着,连盘铺子的公招都准备了,今儿也是和姑娘你们有缘,这公招还没贴出,就遇上了。”

    说着,他把手上的公招递给田敏颜他们看了。

    “我想看看整个铺子的格局,还有后头的院子。”其实看了这厅堂和位置的所在,田敏颜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定数,但仍然想看看地方,毕竟买铺子是大事,价钱也不便宜,不能草率。

    “成,你们吃好了我再领着走一遭。”冯掌柜见田敏颜似是有意向要买便有些高兴,笑着应下就走开了。

    等冯掌柜走了,田敏瑞就迫不及待地的看着田敏颜问:“囡囡,不会真的买这个铺子吧?这么大的铺子,我们要做什么?”

    “囡囡,要不要再去其它地方看看,这不是还没想定要做啥子生意么?”田怀仁也有些踌躇,二百两,可是一笔大钱呢。

    田敏颜笑了笑,看着邓富贵问:“邓大叔,你觉得如何?这铺子可是买得过?”

    邓富贵搁下筷子,环顾一周,斟酌着道:“其实这地方够大,位置也挺好,如果后头还真带着小院住得人,倒也买的过,毕竟这地方就是你们不自己做生意日后也可以租出去。”顿了一顿又道:“只是,我不知二姑娘你是想做啥子生意?”

    “自然是酒楼。”

    “可是那飘香楼现在生意极是红火,这要是做酒楼。。。”邓富贵皱了皱眉。

    “这个邓大叔不用忧心,所谓行行出状元,他们做得,我也做得。而且我不选成衣首饰铺而选择开这酒楼也是有我的打算的。”田敏颜笑着说道:“这其一,我们家里有田地,种的庄稼农物可以供给酒楼,将来也会专门弄个庄子,养些鸡鸭鹅什么的供给,这就不需要再在别的地方采购,无形中就节省了不少成本。这其二,这里的酒楼就只做午市和晚市,我开的酒楼可是不同的,我开的是一整天都能来吃的。”

    “一整天?”

    在座的人都面面相觑,酒楼不就是吃饭的么,这没到饭点的时候,有几个人来吃?

    田敏颜却笑而不语,她想开的,其实是粤式茶楼,早市供早茶点心,午市供饭,就是下午茶也有供给。她实在是太怀念那种坐在偌大的餐厅里,点一壶茶茗和两点心,约上三五知己一快聊天的那种喧闹情景了。

    她看过了,古代的生活都是节奏极慢的,这里的酒楼,千篇一律的都是只做两市,午后想要找个地方吃茶聊天,也就是去类似闻香居这样的茶肆,要么就邀到各人的家里,这样就得要提前准备和下帖子,未免有些不方便。

    所以开个这样有茶喝也有点心吃的茶楼,应该也会有人喜欢这新鲜吧?

    燕特别喜欢喝早茶下午茶,嘻嘻~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