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拜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立了雇佣契约,冯掌柜就坚持搬出后院的正房,腾空出来让田敏颜他们入住,哪怕田敏颜再三说不会在这常住。

    “主就是主,你既是东家,这银讫两请,我不过是在你手下干活事的掌柜,断没有再沾着房子的理,这前院也有屋子,也够我们一家四口住的了。”冯掌柜笑着道:“只要还能看着这铺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话说到这,田敏颜也不好再强求,那正房腾出来后,她就让谢城忠去买了些被盖用品回来,暂且住下不提。

    是夜,她就迫不及待的写铺子重整的计划书,一直忙活到三更,才忍不住瞌睡而歇下。

    第二日,她顶着两只黑眼圈出现在大家跟前,却是精神奕奕的,将田怀仁等人都召集在一起商议事情。

    都坐下后,她便打开手中的纸张,徐徐地道:“冯掌柜,这铺子装修,你可有相熟的工匠介绍?”

    “临街谭工匠是个巧手,价钱也公道,订制家具物件装修什么的找他准没错。”冯掌柜当即说道:“这县里的铺子装修大都找他。”

    田敏颜嗯了一声,递过去一张草图,说道:“这个就交给冯掌柜了,这是我昨晚画的草图,就按着这个图来重新修葺,冯掌柜你比较熟这铺子的格局,由你当监工。”

    冯掌柜接了过来,纸上的图画是用炭笔画成,不知用的什么笔法,看着竟像是真的一样,比用毛笔画的好多了。

    “城忠哥你和爹爹一道,去将这些东西订制了。”田敏颜又拿出了一张纸,上书着竹帘子,蒸笼等等要用到的物件,甚至还有装饰用的花花草草。

    谢城忠应了,笑说道:“这里的地头我也认得几个,找他们帮着些准能快些办起来。”

    “找人帮是好,可不准你再和他们厮混在一起,请吃个饭就成。”田敏颜警告了一声。

    “二姑娘,你放心吧,我要还跟从前那般混帐,我还是个人么?”谢城忠呵呵一笑。

    田敏颜也看到他的变化,便笑了,又将整个流程都说了一遍,她自己则负责拟菜单和招伙计培训的事儿。

    都清楚明白自己的工作,各人就忙活开了,冯掌柜先是在外头贴了一张公告,铺子装修,择日再开,然后就去找谭工匠。

    为怕谭工匠看不懂她的草图,田敏颜特意等着,一边写着菜单和做法,一边想前世吃过的点心菜式,只差没留下口水来。

    冯掌柜很快就带着谭工匠回来,是个爽朗的汉子,作一身短衣打扮,互相认识后,田敏颜就拿着草图带着他走一遭,讲解着她要的效果图。

    “田姑娘放心,我谭工匠出手,没有做不成的活计。”谭工匠呵呵的一笑,当下就回头去带他的小工来帮忙。

    田敏颜又交代了冯掌柜几句,又将冯掌柜的娘子冯钟氏叫来,让她陪着自己走一遭县衙。

    她来县城前就想过了,这日后自己在这里开铺子,人来了,不好不跟温善初请个安打声招呼,所以等事儿都敲定下来,她就想去拜访知县大人。

    冯钟氏听说去县衙,吓了一跳,十分紧张地道:“姑姑娘,我见不得官的,也不会说话儿,跟你去只会坏了你的正事,我不成的。”

    “冯嫂子,也不用你说话,你只要陪着我就成。”田敏颜呵呵的一笑道:“我年纪还小,又是个姑娘,没得自己一个人去拜访大人的理。你看我身边也没个丫鬟嬷嬷的,所以才让你陪我走一转。”

    “这,这成么?”冯钟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那我去换身衣裳出来。”

    “嗯。”

    趁着冯嫂子去换衣裳的时候,田敏颜又翻了一下自己准备的礼物,无外乎是些蛋糕松花蛋山货之类的东西,她还准备了八色礼盒,心道这也便够了,不会太过重礼,也不会显得无礼。

    冯钟氏很快就换了一身衣裳出来,冯掌柜知道她们要去拜访知县大人,先是惊讶,又有些心喜,心道这新东家竟还认得知县大人,才儿个看她将铺子重开的计划说的头头是道,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不会干酒楼生意的人,或许她真能让这铺子起死回生呢。

    田敏颜怀里揣着一张拜贴,马车在县衙停下后,她便先上前向守门的衙卫询问,她也是幸运,那守门的其中一个也曾跟着温善初去过杨梅村,一眼就认出她来。

    “大人此时刚下衙,怕是回后院去了,我给田姑娘你通报一声吧。”

    “多谢衙差大哥了。”田敏颜福了一福,又塞了一小块银子过去:“两位大哥也辛苦,这是小妹请大哥吃茶的。”

    那衙差见了登时笑眯了眼,客气地对她说等一会,飞快地去通报了。

    不过片刻,那衙差便回来说大人有请,领着她从另一边侧门进去了。

    田敏颜虽然还是个小姑娘,可到底是女孩儿,所以是知县夫人先见的她,还有一个笑容温柔的十五岁左右的姑娘,那是温善初的独女温柔。

    “民女见过夫人,见过小姐。”田敏颜见了两人,便屈膝福身行礼,跟在她身边的冯钟氏见了,连忙也有样学样,紧张兮兮地行礼。

    温夫人是个极和蔼温柔的女人,和罗氏差不多的年纪,穿着一身宽松的胭脂色衣裙,可见小肚微微的凸起。

    “起来罢,快请坐。来人啊,看茶。”温夫人笑着抬了抬手,眉目温婉。

    田敏颜站了起来,坐在椅子的边沿,见那温小姐小心翼翼地扶着母亲上坐,还体贴地放上靠垫,动作轻柔,不由暗道,这该也是个温柔的女子。

    温柔回过头,见田敏颜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不由浅浅地一笑:“让田姑娘见笑了,我母亲怀着身孕,不得不小心些。”

    声如清泉,笑容恬淡温婉,果然和她的名字一般,温温柔柔的,如春风拂过心底。

    田敏颜连忙站起说道:“是我无礼打扰了,不知夫人有喜,还前来打扰,是我的不是。”说罢她又福了福身子。

    温夫人看在眼里,见她大方知礼,并没有那些庄户丫头的粗鄙,便暗自点头,说道:“田姑娘无需多礼,。说起来我这也是老蚌生珠,这孩子也是紧张过度了。”

    “夫人还年轻着呢,我瞧着夫人显怀,也该有四个月了吧?我母亲也是和夫人一般年纪,如今也是双身子,腊冬就能生了。”田敏颜笑着嗑起闲话来。

    想要和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打好关系,就要投其所好,比如温夫人,女儿都这么大,这才又怀上一个,个中一定是极艰难,也是极宝贝的。于是,田敏颜便道:“我娘四个多月的时候,肚子就是圆圆的,请相熟的稳婆摸过肚了,都说她怀的是个女娃,如今我瞧着夫人的肚子挺尖,这一定是个小子呢。”

    不得不说,田敏颜这话可是说到了温夫人的心里去了,她和温善初成亲十七载,这么多年也就只有温柔一个,为此婆婆不知给了多少脸色她看,她都以为这辈子就只有温柔一个骨肉了。

    为了承继温家的香火,她还主动给温善初纳了个妾,个中心酸也就只有自己知道,好在温善初也不是哪爱色的,一年到头也没去几次那个小妾的房里,这次来清平县上任,更是将那小妾留在桐乡侍候老夫人,自己带着夫人女儿来了。

    也是清平县山灵水秀,温夫人来了这不到一个月,有一天突然就栽倒在地,请来大夫一看,才发现是有了身子,这可把一家三口都欢喜坏了。

    盼星星盼月亮的,好不容易再盼来一个孩子,现在有人说肚子里这个是个小子,是人都喜欢听好话,温夫人又岂是例外的?当下眉目更柔和了些。

    “常听我们老爷说太平镇杨梅村的田姑娘是个大方知礼,果然不差,这嘴儿就跟抹了蜜似的,可比咱们小柔会说话多了。”温夫人笑眯眯地抚着肚子道。

    田敏颜抿嘴一笑道:“我只是个粗野的乡里村姑,哪里敢和小姐比?不让夫人见笑便阿弥陀佛了。”

    “田妹妹一来,就把母亲逗得开怀,却是我平日不会说话,回头我也跟妹妹一般,常吃些蜜子,也说上一番甜言蜜语,哄哄母亲才好。”温柔很喜欢田敏颜的爽朗大方,这一下子,称呼就变了,妹妹长妹妹短的。

    “温小姐可是羞煞我了。”田敏颜忙又故作汗颜一番,把几人都逗得笑起来。

    “老远就听到笑声,都说些什么啊?”

    正说话间,温善初清爽的声音便从门外传了过来,田敏颜忙站起来,只见温善初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民女见过大人,大人吉祥。”田敏颜忙上前福身行礼。

    “民妇见过大人,大人吉祥。”站在田敏颜身边的冯钟氏连忙也跟着行礼。

    “都起吧。”温善初抬了抬手,又快步上前扶着想要福身的温夫人,嗔怪道:“你也别学那多礼的,仔细身子才是。”

    温夫人温柔地一笑,顺着他的手起了,道:“这也快晌午,老爷和田姑娘说话儿,妾去准备午膳,田姑娘也一道留下用个饭吧。”

    “温夫人千万别叨忙,我这来也就是给大人请个安,马上就走了。”田敏颜连忙客气婉转的拒绝,说道:“我在县里刚买了个铺子,这两日正在装修,忙着呢,想着既然来到,不来拜访大人说不过去,这才腆着脸来了。”

    说着她忙又指了一下桌上的礼物,笑道:“这些山货吃食都是我们家自己做的,也拿来大人尝个鲜,也请大人和夫人不要见笑,这喜欢便尝个鲜,不喜就赏给下人也使得。”

    “我也是个老饕,吃食的便收下了,这要是送个金银首饰过来,你这丫头日后就不用再来了。”温善初扫了一眼桌上那堆子东西,又道:“我在田家也叨扰过,今日少不得也作一回东,丫头你就留下吃个饭,我家温柔比你长几岁,她是个腼腆内向的,和她说说话儿耍耍也好。”

    “是啊,田妹妹留下吧,我也没几个姐妹能说话的。”温柔也笑着劝了一句。

    “这。。。”田敏颜很是迟疑,却很快就笑道:“盛情难却,小姐若不嫌我呱噪,我就作个趣,腆着脸在这吃一顿官饭了。”

    “哈哈,你这嘴啊。先说好了,我这可没有山珍海味,只有家常便饭。”温善初哈哈一笑道。

    田敏颜忙道:“大人能赏碗饭,我已十分感激,哪敢奢求什么?有碗饭已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温善初又是一笑,对温夫人说道:“你瞧,我说的没差吧,这丫头嘴可是利得紧。”

    “我瞧着是个极好的孩子。”温夫人闻言笑了笑,又让温柔留下陪着说话,她自己则和丫鬟下去吩咐厨房忙活了。

    “才儿你说什么铺子?”等温夫人走了,温善初又想起田敏颜的话,不由问:“你这丫头不种地了,跑来开铺子。你那些荒地种的如何了?来年我可是要亲自去看丰收的啊。”

    田敏颜忙将那荒地暂时闲置的事说了,又紧着说了稻田养鱼的长势,最后才说了开铺子的事。

    “你这丫头半刻都不能折腾。”温善初听了摇了摇头。

    “大人,我也就这点子爱好,种地,挣银子,买田买地,就喜欢当个大地主。”田敏颜呵呵一笑,又道:“大人,我这也是第一次开铺子,这牌匾还没请人写呢。我听人说,大人的字是一等好的,不知大人能不能也赏我一幅?”

    温善初知道她这是求牌匾了,心道丫头的心思可不是一般的深,但这也不是啥大事,便道:“成,你那犁耙今上很是赞许,我也得了你一个情,这幅字我给你写了。”

    田敏颜顿时一喜,起身福了个身道:“多谢大人。那等我想到了我家酒楼的名儿就送来给您。”

    温善初点头应了,田敏颜又道:“大人既赏了字,日后我家酒楼开张之时,大人可要第一时间来赏面捧场,也给剪个彩。”

    温善初眉一挑,道:“你这丫头惯会打蛇随棍上。”

    田敏颜知道他答应了,已是十分欢喜,便狡黠地道:“有大人这样的大人物来助阵,我那铺子才算蓬荜生辉,才能猪笼入水啊。”

    听着温善初哈哈大笑出声,田敏颜也笑眯了眼,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进驻县里的第一道关口,是顺利打开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