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大姑眼红算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铺子的装修进行得如火如荼,伙计也培训得很好,最让田敏颜满意的就是新来的厨娘童氏,做得一手的好菜,田敏颜的要求,只那么一说,她就能做出来,田敏颜满意极了。

    厨娘一个人是不够的,为此,田敏颜答应让童氏的女儿童小芸做帮工,另外,又请了一个有帮厨经验的大嫂子来帮忙。

    开张准备工作做得很好,经过反复思量,田敏颜将自家的酒楼起名为第一楼,本来她想起一盅两件这个名,可想着不像,田怀仁他们也说不好,便取用了第一楼。

    名字定下后,她又写了帖子去拜访知县大人,让他帮着写牌匾,温善初本就答应了的,当即就写了几幅大字让田敏颜选,她选了大气磅礴的一幅拿去装裱不提。

    趁着铺子没开张,田敏颜便想回杨梅村一趟,毕竟她和田怀仁都离家好几天了,家里地里的庄稼虽说有长工照看,但她也放心不下。

    田敏颜让冯钟氏帮忙打点行囊,她则走到白梅的房前,才来到廊下,就听见里头传出说话声。

    “小花。”

    “珊儿,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以后叫白梅,别叫我小花了。”白梅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好吧,小梅。”珊儿哦了一声,接着道:“二姑娘就要回太平镇了呢,你要不要跟着去?你当她的丫鬟吧,她不会打你的,二姑娘人很好,也从来就没骂过我呢,还给我糖吃。”

    田敏颜摇头失笑,这小丫头,怎么总惦记着这事,真当做人丫头很好玩儿么?

    这些天,都是珊儿照顾着白梅,两人自小就有交情,白梅也是当她妹妹般看待的,见她又再老话重提,不由问:“珊儿你很喜欢那二姑娘么?还有,你很想我走么?”

    “喜欢呀,她人好,很聪明呢。”珊儿一派天真,抿着嘴说道:“我不想你走,可是娘说,你在这里不开心,小梅,我想你开心。”

    白梅听了,沉默下来,看着她天真不识世事险恶的样子,心里不是不羡慕的。只盼望她一辈子都能这么无邪,不会被这世间的污秽事给毁了,不要像她那样悲惨。

    牵扯到伤口,她手上微微的疼,就这么一疼,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颤,甩了甩头,将那不甘和恨意给强压了下来。

    珊儿还在碎碎的数着田敏颜的好,想及这些天听到看到的,那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姑娘,那么聪慧能耐,事事安排的妥当顺遂,这么大的铺子,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拿主意。

    十一岁的孩子,到底长了怎样一颗头脑?白梅想起那双淡淡地看着自己的沉静的眸,像是一泓深潭,她的心无端的平静下来。

    这么想着,那眸子的主人就从门外走了进来,清晨的阳光从她身后投射进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里头,静谧而美好。

    白梅坐直了身子,直直地看着田敏颜,还有她嘴角淡淡的笑容,问话脱口而出:“你要走了?”

    “嗯,你要跟着我吗?”田敏颜看着她眼底的一点子渴求和迟疑,淡淡的笑着道:“不用你再卖身给我,你可以在杨梅村重新开始,只一点,我要你绝对的忠诚,我不接受背叛。”

    田敏颜愿意给这个机会,是因为白梅的那骨子里的不服输和韧劲,这样的人,培养起来,会是她一个得力的助手。

    “这个铺子只是我的开始,以后我会开更多的铺子,会做更大的生意。你想要报仇,你想要让那些辜负你糟蹋过你的人匍匐在你脚下求饶,杨梅村会是你的转机。”田敏颜看着她,微微地笑道:“你要是愿意,一个时辰后,我们会出发,如果不愿,你愿意留在这也可,去别的地方,也随你。”

    话毕,她也不等她的回答,转身走了出去。

    机会她愿意给,只是那人要不要珍惜,只能看她自己的抉择,不过她相信,白梅会出现在马车跟前。

    回到正房,冯钟氏已经将她的行囊给拾掇好了,就放在桌上,在县里买回去的礼品,也早就准备妥当。

    关于铺子开张的吉日她已经差人看过黄历挑选过,就选在中秋节前,八月初八,离现在也就还有十天左右的样子。

    铺子开张,按着她的规划定是要请人来助兴的,她高调的给知县大人下了请帖,就是那个牌匾裱装,也有意无意的让人宣传出去,是知县大人亲自给提的名。

    而在这两日,田敏颜又让谢诚忠去给之前跟着知县大人‘下乡’巡视的乡绅土豪,曾经给她家送过礼的大户送了几张帖子,很快就有人闻风而来打探消息,只是田敏颜都让谢诚忠差人挡了回去,说是欢迎开张之日前来捧场。

    只是,田敏颜没料到还会有人不请自来。

    “二姑娘,外头有个自称是你大姑的女人来了呢,嚷着要见三老爷,可三老爷此时也不在。”冯掌柜急匆匆跑进后院来冲着田敏颜说道。

    田敏颜正喝着茶,一边看着开张的准备事宜可由什么添减的,闻言一愣,大姑?田怀芳?

    是了,田家的大姑娘田怀芳不是嫁到县里来了么,听说夫家是给一个何的大户人家的铺子当掌柜的,自己也开了一个杂货铺子,日子过得很是滋润的。只是那也是个势利眼的,只和大房亲厚,尤其是和陈氏,亲如姐妹似的,倒和三房没好到哪。端午送节礼时,田敏颜还送了一份给这边,田怀芳没回礼也就罢了,还对江氏告状说她们送少了,气得罗氏说以后都不送了。

    田怀芳不是不知道田家买田买地的事儿,可她向来自认清高,打心眼儿就瞧不上田敏颜他们一家,也从心底里觉得,田敏颜他们本该就先紧着她的,这会子,怎么亲自上门来了?

    田敏颜搁下茶杯,看了一眼更漏,田怀仁是去联系车马店了,抿着唇想了想道:“冯掌柜,你使梁大荣去车马店那找找我爹,让他别急着回,行囊我都拾掇好了,就说我让他买两匣子点心路上吃。”

    冯掌柜原本以为她让他将田怀仁找回来,可听到的,却完全不是一回事,不由啊了一声。

    不过这是东家的家事,他也不好去探讨,便应声去了。

    田敏颜慢慢的喝完一盅茶,这才整了整衣裳,慢慢的向大堂走去,经过白梅的房时她脚步一顿。

    咦,听说田怀芳的夫君是给一个姓何的大户给当掌柜,不会就这么巧,是这个何员外吧?

    才掀起的大堂通向后院的门帘子,田敏颜便听到的田怀芳尖锐的声线,嘴角不由不屑地哼了一声,当这是自己家呢?

    “哎哟,这不是我们二姑娘吗?真是好大的架子,把长辈晾在这,这是老三和罗氏教你的礼节?”田怀芳见田敏颜出来,立即就不悦地开声训斥。

    田敏颜搓了搓耳朵,心道果然是江氏那肠子出来的,这几个子女都这样的脾气,她爹那样的,简直就是田家的异类,莫非田怀仁真是从沟渠里捡回来的?性子恶和他的兄弟姐妹咋相差这么远呢?

    “大姑你来有什么事儿?”田敏颜也不接她的话,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田怀芳一愣,来有啥事?她就这么问,而不是好声好气的将她请到厢房去坐,供着敬着?

    田敏颜他们在县里买铺子这么大的事儿,她是前两日才知道的,还是家中丫环说像是看到了田家三房的姑娘和三舅爷,她才使人去打听,果然是他们。

    三房前边赚了不少银子,她听小妹和爹娘抱怨过,起初她听了很是不以为然的,心道还不是只会种田上不了台面的庄稼人?哪比得上官老爷的亲妹子这名声这么体面。

    所以哪怕三房后来买了地,她也不放在眼里,只一心和大房交好,陆陆续续的,她又从别人口中听到不少三房的动静,便有些意动,却还是端着架子不去走动,直到三房送来节礼。

    端午那时听下人说杨梅村差人送节礼来了的时候,她很是得意的,心道自己是老三的大姐,谅他们也不敢不将她不放在眼里,这不还是送节礼来了?可打开那节礼一看,顿时黑了半边脸,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小家子气的,让她气得当场就赏给丫鬟了,也把那走动的心思歇了下来。

    送个节礼都这么小家子气,还能富贵到哪去?过去的节礼,可都是满满当当的呢。她却没想到,过去那么满当的节礼,是因为江氏在当家,现在江氏不在杨梅村,就是在,他们也分家了,节礼不可能像从前那般满当。

    所以她不但不回礼,还对江氏告了一状。

    可现在,三房竟然来县里开铺子了,还是这么大的铺子,开得还是酒楼,比自己那间杂货店可顺眼多了,又听到外面传着这铺子的名是知县大人给提的,三房竟然和知县大人交好,更听说知县的女儿还叫田敏颜为妹妹,这可是她怎么也插不进的圈子啊。

    于是她立即就坐不住了,打听到田敏颜这铺子的掌柜是从前的老板,便起了心思。

    自家夫君说何夫人的远房外甥给插进了铺子,他虽然还是掌柜,可行事却越来越不如从前顺遂了,近日还被抓住了一个错处,让那亲戚给抓住了个现行给告到了何夫人那,可能就干不下去了。

    现在田敏颜他们开了铺子,就是要请掌柜,也该请自家人吧?所以她才来的。

    可田怀芳看着田敏颜那聪慧狡黠却不失清澈的眸子,像是洞悉一切似的,那些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突然觉得脸上像被人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你爹呢?”她像吞了一只死苍蝇的难受,硬着喉咙沉着脸问。

    田敏颜是个不好对付的,老三就不同了,是只老实的闷头鹌鹑,和他说远比和这丫头说强上百倍。

    “这就要回杨梅村了,我爹去联系车马呢,大姑你可是有事?和我说也是一样的。”田敏颜淡笑地看着她,自顾自地坐下堂中椅子上道:“大姑你也坐啊。”她又吩咐一个伙计,去端两盏茶来。

    田怀芳听见她让让人上茶,气顺了些,哼了一声坐下来,依然的趾高气扬。

    田敏颜见了心下冷笑不已,却也不紧不慢的,反正时辰到了他们就回杨梅村,田怀芳就这么干耗着,她乐得轻省。

    茶端了上来,田怀芳喝了一口,又打量了这铺子一眼,装修得处处透着大气朴实,有些小细节却又不失雅致,和之前她所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从前她最看不起的二房三房,现在三房日子是真的过起来了,还比自己过得更好,这铺子,比她那小杂货店,可是大了不止一倍的。

    要是这铺子是自己的就好了,田怀芳不是滋味的想,收回目光,看到田敏颜那似笑非笑看破一切的眼神,脸上不由火辣辣的。

    难怪小妹说这死丫头自死过一会后变得难缠,果然邪气得紧。

    “我听说你们来县里买了铺子,便过来看看。你们也真是,来了这几日也不去我那走动,莫不是发了,就看不起你大姑这样的穷亲戚来了?”田怀芳势利的目光嗖嗖的射向田敏颜。

    “大姑说笑了,爹爹说,这么多年,从没上过你那耍,这都不认得路呢。”田敏颜淡定地笑道:“而且,前儿端午送节时,大姑也没回礼,我们只当大姑不喜欢我们这些乡下人,这才不敢打扰呢。”

    这送节,向来有来有往,人家送节礼来,若是有走动的,哪怕小到一根针,都是要回礼的,这不回,就当对方没意思走动了。

    田敏颜这是在提醒她,到底是谁看不上谁呢?

    田怀芳哪里听不出这话里的讽刺意味,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瞪圆眼看着她,一下子憋不出半句话来。

    田敏颜见了心里暗爽,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遮住那愉悦地翘起的唇角,心道最好别自讨没趣的想提什么要求,否则,丢脸的可是她。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