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巧合还是有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铺子开张了,罗氏便挂念着杨梅村家里的作物,也不愿在县城久待,便说着要家去,田敏颜好歹好说她常年也不来县城一趟,总要好好逛逛,而且,柳夫人也差人来说要她们娘们几个一道去逛。

    家里有长工,也还有个白梅在照看着,罗氏只好应了,吃过早饭,就和田敏颜小五并小星珊儿相伴着出了门,而田怀仁和田敏瑞生怕人手不足,则在铺子里照看着。

    约定的地方是县里的多宝阁,田敏颜她们到的时候,柳叶氏已经在内堂里喝着茶了,一旁还站着柳如玉和郑嬷嬷他们。

    柳如玉一直在往外头张望,见掌柜的带着田敏颜他们进来,立即露了笑脸,笑着上前对罗氏打了个揖:“如玉给田婶婶请安。”

    “哎哟,小公子可快别折煞我了,快起。”罗氏忙将他扶起,嗔怪地道:“不是说了,我们庄户人家没那讲究虚礼,不必这么多礼的。”

    “礼多人不怪,他是小辈,问个好也是应当的。”柳叶氏笑着说道。

    “那民女给柳夫人请安,祝柳夫人万福金安。”田敏颜便冲着她福了身子,身边的两丫鬟和小五也跟着请了安。

    “得,这下子还搬起石头给砸了自个的脚了。”柳叶氏无奈地翻了一下手掌,忙叫几人起了。

    紧接着,柳如玉又和田敏颜他们相互见了礼,笑眯眯的很是欢喜。

    “你们也别站着,快过来瞧瞧这些首饰如何?”柳叶氏挥手招罗氏田敏颜她们坐下,又冲着掌柜的说道:“田夫人身子重了,喝不得那凉的茶,掌柜的你着人冲杯八宝茶来,再多拿几样好克化的吃食让几个孩子吃着玩。”

    “是,柳夫人。”掌柜忙让一旁伺候的小二去拿点心等物。

    “这些个首饰也就是金银白玉,要我说,这抢眼新鲜的还是颜丫头你设计的那几款。如今我听说京里头的夫人姑娘们,可都紧着珍宝斋有啥子新花款,偏你这丫头见好就收,也不画了。”柳叶氏拿起一支白玉簪问道:“这支如何?”

    那掌柜的捕捉到柳叶氏的话,不由愣了一下,迟疑着问:“柳夫人说的珍宝斋新出的几个花样首饰,是这位姑娘画的?”

    柳叶氏一笑道:“可不是,咱田姑娘可是有一双巧手和聪慧的头脑,依我看,你这首饰铺子,也没几个好看的花样及得上了。”

    “老朽也知道那几个花样子,还当是个老能手给画的,却原来出自姑娘的巧手。”掌柜的一听激动不已,说道:“姑娘也给咱们多宝阁画几个花样吧,珍宝斋出几个钱买,咱再出一半。”

    珍宝斋出的几个花样首饰,那叫一个漂亮,他们多宝阁要有这样的花样,定也能造出前所未有的首饰来,大赚一笔的,想到这,掌柜的就像看到了一棵摇钱树似的看着田敏颜,又道:“姑娘若是愿意,我多宝阁愿以重金聘请姑娘为我铺的工师。”

    田敏颜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忙道:“掌柜的,我也就画了那么几张,已经画不出了,而且我和珍宝斋签了契约,有新花样只能给他家。”

    “这样啊。”掌柜一脸失望,不死心地说了声:“姑娘你再考虑看看,银子方面咱可以商量。”

    “你瞧瞧,人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现在是一家有巧手百家求。这么看着,我也想开个首饰铺子,让你家闺女来画花样子了。”柳夫人用帕子掩着嘴冲着罗氏笑道。

    “她哪有您说的那般好,莫折煞她了。”罗氏温和地一笑,眼里却满是骄傲和欣慰。

    “奶奶你可抬举我了,我哪有你说的这么能耐,那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样,要说雍容华贵,还是这样的百年老店画得出,你看那副赤金头面,可真是漂亮得紧。”田敏颜谦虚地一嗔,指着掌柜身后架子上的一副赤金镶蓝宝石的头面道。

    “你倒是在我跟前谦虚了,平常日子谁戴这么副头面出来,这些头面也就是摆着看,要么用来添妆压箱底的,要说常戴的,还是你设计的那几款好。”柳夫人扫了一眼,并不怎么在意。

    “可不是,我们老爷也买了二姑娘你设计的那几款首饰给送我们奶奶呢。”郑嬷嬷掩嘴笑道。

    “就你这老货话多。”柳叶氏脸一红,嗔怪地瞪她一眼。

    “奴婢该打。”郑嬷嬷连忙轻轻的掌了一下自己的嘴,逗得几人都笑了起来。

    “夫妻恩爱才是好的,也难得你们隔这么远,他还念着你,这才是难得的。”罗氏笑着道。

    “也就这样了。”

    田敏颜却注意到柳叶氏黯了黯,心道怕是个中又有些不为人知的内情,忙岔开话题道:“掌柜的,我也想添些首饰,只我不像柳夫人是那有银子的主,你给拿些好看又便宜的银首饰来瞧瞧。”

    “去,你这丫头,前儿我才把那松花蛋的分红给你,如今你又开了铺子,竟说这样的话,也没羞。掌柜的,别听她的,去捧些赤金玉器,适合些小姑娘的花样来。”柳叶氏被她逗得一笑,啐了一声。

    “哎。”

    等待的过程间,几人一边挑选着首饰一边磕着闲话。

    当柳叶氏听到田敏颜说十七爷后边也来了,不由一愣,忙问:“现在他人呢?”

    田敏颜对她的反应很是奇怪,说道:“吃过饭便走了。”想了想她又迟疑地问:“奶奶可是认识十七爷?”

    柳叶氏深深地看她一眼,微微一笑,别有深意地道:“自是认得的。”

    “那他。。。”

    “哎,快拿过来这儿。”柳叶氏眼尖地看到掌柜的抱着几个匣子掀帘子进来,忙招手,又对田敏颜道:“你多挑几个,银子不够我送你,小姑娘,可不能打扮得太素了。”

    田敏颜心知她岔开话题,只好笑着应了,心里却是存疑不已,隐约冒出个念头来,却又被自己那想法给逗笑了,怎么会?便甩开了想法,专心致志的挑起首饰来。

    现代的首饰时尚新颖,可古代的首饰也独具匠心,巧夺天工,那些金丝细得跟一根细线似的,也不知怎么扭出来的。

    田敏颜自己向来打扮素净,这要不是正式的场合,她基本不爱穿戴那些繁琐首饰,但并不代表她不喜欢,女人嘛,就是不喜欢戴,也喜欢收藏的不是?

    所以,田敏颜挑了一个掐丝赤金步摇,一支银簪子,又给罗氏挑了一双赤金手镯,罗氏心怕太贵废银子,拼命的说不要,最后田敏颜发了狠道:“放心吧娘,就是没银子付,我也能马上给画几个花样图来抵了这镯子的价来。”

    这话说得掌柜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眼巴巴地看着田敏颜,只差没说就用首饰图来抵了银子吧。

    田敏颜见他那样,噗哧的一笑,心道自己这样,算不算也是百金难求的首饰设计师了?

    几人挑了首饰,这时有伙计进来道:“柳夫人,外头温夫人和温小姐来了,听说您在这,便说来请个安。”

    “是温姐姐。”田敏颜双眼一亮,她是极喜欢温柔的。

    “快请进来。”柳叶氏忙道。

    很快的,温夫人和温柔进来,几人又相互见了礼,说起话来,温柔则品评着田敏颜挑的首饰,又给她挑了一对银坠子耳环。

    柳夫人见田敏颜她们两个丫头在埋头嘀咕着话,好一阵叹道:“还是年轻好啊,这一眨眼过去,我们都成老太婆了。”

    “夫人你还年轻着呢,这么说,倒羞煞我和田夫人了。”温夫人温和地笑道。

    “可不是,我就说她是故意的呢,好让我们没羞。”罗氏难得俏皮,揶揄道。

    她们三人当中,数柳叶氏最年轻,其次是罗氏,温夫人却是嘴年长的,罗氏因为是长年在地里劳作,虽这小半年养得白净圆润了,可看上去,和温夫人差不多的年纪。

    “好,好,是我错了,待会子去吃茶,算我的帐成不?”柳叶氏笑着道。

    “吃茶可得去我们第一楼。”田敏颜听了忙道。

    “这小财迷,还杠上了,这都紧着自家铺子生意了。”柳叶氏听了,顿时嗔了一声,几人都笑了起来。

    “这孩子开朗得紧,我们温柔也是喜欢得紧,她在这也没个玩伴,天天念着田妹妹要是住在县里就好了。”温夫人看了一眼田敏颜,笑着道:“如今你们也开了铺子,不如也搬来县里吧?我瞧着县里有几处院子都在出手。”

    “家里地也多,也得常料理呢,这一时半刻怕是搬不得。”罗氏客套地笑道:“再说,咱们庄稼人忙活惯了,这一天不到地里看看,心里就跟挠的什么似的,念叨着呢。”

    “也是这个理。”

    “不怕,等我挣银子了,就买个院子,咱们也能常来县里住几日。”田敏颜又插了一句。

    “这敢情好,你赶快买个吧。”温柔很是欢喜。

    “瞧她们,就是作个闺友,也留不了多久了吧。”柳叶氏看了一眼已作少女打扮的温柔,压低声问温夫人:“可是说了人家不曾?”

    温夫人心里一动,笑着道:“还没呢,她爹就这么个闺女,宝贝得紧,说让多留两年。”

    “这闺女,留来留去留成愁,我瞧着你家温柔是个极好的,有好小子可就得打紧了。”柳夫人便道。

    “那,柳夫人可是打听到哪户人家的孩子当龄的?”温夫人也就是打蛇随棍上罢了,毕竟柳家是大户,柳夫人若能做个牵线的,也不会差到哪去。

    “我倒是认得几个,那。。。”

    她们的声音虽低,可这内堂也不大,这么一说话,哪能压得过去的,田敏颜听了拿眼去看温柔,只见她羞得脖子都红了,头低得快到胸口去,不由吃吃地笑起来。

    这算不算是政治应酬,官夫人和官夫人之间的一种交际?最常见的,便是说儿女婚事,彼此牵线做媒人了。

    正说着话,又有伙计掀帘进来,说是城中的方夫人,张员外夫人,何员外夫人,陈夫人,林举人的夫人恰好来铺子里买首饰,听见柳夫人和知县夫人在这,都想来请个安。

    田敏颜一愣,呵了一声,这是巧合还是有意,就不言而喻了,只是,何员外夫人?她挑了挑眉,忙问是不是那何永生的夫人,小儿便说是的。

    柳叶氏见她这样问,便问可是有什么不妥?田敏颜忙将何家对白梅做的事给说了,柳叶氏听了便很是不喜,就是温夫人听了也直皱眉。

    “除了何夫人,让其它几人进来吧。”柳叶氏便道。

    很快的,一大股子脂粉味就扑了进来,那几个夫人都笑眯眯地给两个官夫人请安,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吵得田敏颜头都要炸了。

    又有人说眼见就晌午,识相的说不如就到第一楼去吃茶再磕叨,柳叶氏也被吵得很,便应了。

    吩咐掌柜的将首饰打包分别送去柳家小院和第一楼等地,柳叶氏就被人簇拥着出去,这还没走出门,迎面就被个女人要撞进来,田敏颜一看,不由脸色一沉。

    “柳夫人,温夫人,奴家黄田氏给夫人请安。”田怀芳扯着两个女儿向柳夫人她们请安,满室静谧。

    “黄田氏?”柳叶氏看了一眼田怀芳,又看了看田敏颜她们,见她们脸色不是很好,便皱了皱眉。

    “奴家是第一楼东家田怀仁的嫡亲大姐,呀,三弟妹,颜丫头小五你们也在啊?可真是巧了。”田怀芳起身后,见着田敏颜她们故作惊讶地笑着走了过来,亲热地挽着罗氏的手臂道:“我正想去找你们家去做耍呢,却不想在这碰上了。”

    田敏颜翻了个白眼,心道这位神,你说话能再矛盾点吗?要找咱们,你咋又来这给柳夫人请安了?

    “田嫂子,这可真是?”柳叶氏问僵硬着脸的罗氏。

    罗氏一脸尴尬,僵着声说道:“这是外子的大姐。”

    田怀芳听了便笑得见牙不见眼,心道,晾你们也不敢当众不认我这嫡亲姑姑,你们不让我们打入那贵人圈子,我就不能见缝插针自己找上门么?

    话说,咱不能剧透啊亲们~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