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击鼓传花,是自古闺阁中极常见的小游戏,游戏规则是十几人或几十人围成圆圈坐下,其中一人拿花,一人背着大家或蒙眼击鼓,鼓响传花,鼓停花止。花在谁手中,谁就摸彩,如果花束正好在两人手中,则两人可通过猜拳或其它方式决定负者,得彩的就得表演一个节目。

    田敏颜没玩过这样的游戏,但游戏规则一说,她就明白了,她甚至相信,要是有人想让她摸彩,那也是极容易的。

    说好了游戏规则,十几个闺阁小姐便在亭子里围坐成圈,击鼓的是张家二房的小姐张秀儿,坐在背对着大家坐在略高的杌子,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花鼓,花球是一只绣球,圆滚滚的,坐在圆圈首位的是张家大房也就是张夫人的大女儿张彩儿。

    “你真的成吗?”温柔坐在田敏颜左边,一脸的担忧。

    田敏颜却不像她那般如临大敌,倒是显得十分懒散,懒懒地道:“左右无事,就玩玩吧,反正我已把丑话说在前头了。”

    “可是。。。”

    “温姐姐,怕啥,田妹妹坐在我们中间,传到我们三手上,要落在中间,你我都抢过来,不就得了。”梁语音一脸狡黠地道。

    温柔一愣,显然没想到还能这样,便笑着嗯了一声。

    田敏颜看了两个左右护法一眼,嘴角轻扬,心道这就是朋友啊。

    “要开始了。”张秀儿一敲鼓,背着大家说了一声,亭子里便安静下来。

    咚咚咚,鼓声敲响,坐在首位的张彩儿便飞快地将手中的绣球花传递给她右手边的人,顺时针的一溜下去。

    安然无恙的溜了一圈,第二圈又开始,坐在温柔上位的是黄文茹,她接了球却迟迟不传,温柔渐渐的有些急了,伸出手道:“你传呀。”

    游戏规则里,拿到花的,可以迟迟把着花不传,所以黄文茹这么做也没人说她,有些好事八卦的还满脸兴奋。

    田敏颜呵了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反是一点儿都不紧张了。

    黄文茹咳了一声,慢斯条理的将花球传给温柔,此时鼓声骤停,张秀儿兴奋地嚷道:“让我看看谁第一个摸彩。。。”待见着是温柔时,不由讪讪的撇撇嘴,狠瞪了黄文茹一眼。

    黄文茹也没想到这么快,她的本意是咳一声,按着速度,就是到田敏颜手里停了的,谁知道是这样的不合拍。

    “幸好是我。”温柔摸着手中的绣球,对田敏颜露出一个庆幸的笑容来。

    田敏颜见了有些感动,这是真心的想要护着她的人啊,只为了不让自己出丑。

    “让我看看,彩头是啥,嗯,以菊为题,作诗一首。”陈家千金在匣子里摸出一张条纸打开说道。

    温柔抿嘴一笑,柔声道:“我若作得不好,各位姐姐妹妹莫笑。”

    “温小姐过谦了。”

    温柔看向亭子摆着的几盆菊,略一沉吟,便吟道:“灵菊植幽崖,擢颖陵寒飙,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

    话音一落,满亭皆静,只过了一会,不知哪个小姐便叫起好来,其他的人也就都纷纷附和。

    田敏颜看过去,见了好笑,其实这些小姐们平日里哪里爱捣弄什么诗词,不过是识得一两句,不至于目不识丁的罢了,你要说什么首饰衣裳的,保管她们说不停口。

    这就是官家小姐和商贾小姐的区别了,商贾人家的小姐虽也请女先生教习,可极少是那才艺双全的。相信从这以后,这些小姐们都得一整天去摆弄那什么诗词。

    田敏颜笑着对坐下的温柔道:“温姐姐,你作得真好。”

    温柔脸微红,啐了她一声,嗔道:“连你也笑我,看我不撕了你那嘴儿。”

    “我是说真的。”田敏颜忙表真心求饶道:“这儿谁都比不过你。”

    第二轮的击鼓很快开始,这次张秀儿并没有敲太久,才几声就停了,绣球落在一个王千金手上,抽到的彩头是唱歌,王千金尖着声唱了段曲,把在座的都听得皱起了眉。

    第三轮,是梁语音中彩,她耍了一段舞剑,英姿飒爽,赢得一片掌声。

    张秀儿总见田敏颜躲过,不由暗恼,对个丫鬟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站到她跟前,开始击鼓,丫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花球的传递,到温柔递过去时连忙轻咳了一声,张秀儿忙停下击鼓,转过身一看。

    “哎呀,这回可到田姑娘你中彩了,快看看彩头。”张秀儿一脸的兴奋,恨不得抢过那装彩头的匣子全部摊开来让田敏颜都表演一段。

    陈千金便捞出张纸条来摊开一看,挑眉道:“中彩者弹琴唱一曲。快来人啊,把琴取来。”

    “田姑娘,这可是极简单了,你应该会吧。”张秀儿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温柔和梁语音眉头一皱,都看着田敏颜道:“我替你吧。”

    田敏颜分别拍了拍她们的手,示意她们稍安毋躁。

    琴很快就取来,摆在案上,陈千金便笑眯眯地道:“田姑娘,请。”

    亭中的人都看着田敏颜,幸灾乐祸的有,不怀好意的有,看热闹的有,也就只有身边的温柔和梁语音真心替她担忧。

    梁语音是个性子直的,见田敏颜不动,当下就想站起来,可田敏颜却先她站起来按了一下她的肩膀,冲着众人一脸无辜地道:“各位姐姐可知道,我是乡下里长大的吧?”

    她这话一出,有的人便吃吃的嗤笑起来,黄文茹更是眼神怨毒,一脸的幸灾乐祸。

    “我们农户人家的孩子,不是在田里干活儿就是上山捡柴木,哪来这么得空学弹琴什么的?这空出来的时间,咱都可在想着怎么挣银子花呢,哪像陈小姐王小姐张小姐还有表姐你们那般,伸个手就来银子张个口就有饭吃啊,唉。。。”

    田敏颜不等众人嗤笑完,便紧着无比叹息地说了一通,让陈小姐等人的笑僵在了脸上。

    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讽刺她们什么都不会干吗?还是笑她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像个废物?

    “这人啊,就是有分三五九等,好命的,就是使唤丫头的命了,这不好命的,呵呵。。。”陈千金立即鄙夷一声,意有所指的反刺回去。

    田敏颜心下冷笑,心道也不知你属于几等,便故作一脸认同地问:“姐姐说的极是,这世道还有士农工商的排名呢,我倒是忘了。呀,这么说,咱们庄稼人也能排个第二了。”

    商排在末位,陈家,可是个商人,而她陈美兰,也只是个商人之女罢了,还不如种田的庄稼女子田敏颜呢!

    明白这点,陈千金唰地站了起来,指着田敏颜发怒:“你。。。”

    “哎呀,这是咋的了?不是说弹琴唱曲吗?陈姐姐和颜妹妹咋唱起大戏来了?”黄文媛一看不对,连忙站起来做和稀泥,笑着道:“颜妹妹不会也不打紧,这不还下了规矩吗?做不出彩头的人吃一杯果子酒呢。”

    说着,她接过准备好的一小杯果酒,说道:“妹妹,姐姐与你吃一杯如何?”

    她想当和稀泥,田敏颜还不允呢,她推开黄文媛手上的酒,眨巴着眼道:“姐姐说什么呐,果酒也是酒,我才十一岁,娘亲可不允我吃酒。这弹琴唱曲我不会,可是玩这游戏的时候不是说了,我要不会的话,大表姐帮我的么?”

    “所以,大表姐,请吧。”田敏颜笑着看向看热闹的黄文茹,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什么?我?”黄文茹站了起来,一脸的惊讶,察觉到众人都奇怪地看她,脸红了红。

    黄文媛先是对田敏颜拂自己的好意表示不悦,如今又听说让姐姐出面替她,心下一惊。

    旁的人不知道,她们姐妹两个可是知道的,她们学习那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就跟着何小姐一起陪读陪玩,勉强作得几首诗罢了,弹琴么?她自己倒是勉强可以弹出一首曲来,可黄文茹,是个五音不全,半首曲都弹不来的。

    玩这游戏,也不过是想看田敏颜出丑,所以别人提,她们极力怂恿,可如今,田敏颜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啥都不会,反显得真诚坦荡了,她们呢?

    黄文媛突然就觉得有些骑虎难下,瞪了姐姐一眼,都怪她,一开始逞什么能?总要自己去替她收拾烂摊子。便道:“这没有别人替的理,一小杯子果酒也没啥,待会我给你替小舅娘说道说道就成了。”

    田敏颜看了一眼黄文茹惊慌失措的眼神,又看黄文媛有些着急的神色,心下忽然了然,莫不是自己高估了她们,其实也不懂这风花雪月的事吧?

    呵呵,当初可是她们怂恿着自己玩这游戏,想看自己出丑,如今,也让她们尝尝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滋味儿了。

    这么一想,田敏颜就十分无辜,说道:“可是大表姐一开始就说好帮我的,文茹表姐,你不会是不会吧?”

    黄文媛一听要遭,激将法,没等她反应过来,黄文茹立即就被点着了,大声道:“谁说我不会,我又不是你这野丫头。”

    这个蠢货!

    黄文媛和田敏颜在心里同时骂一声,只是前者是恼怒,后者是讥讽罢了!

    黄文茹被田敏颜激得坐在了琴案跟前,看着那琴,头皮顿时一麻,这才冷静清醒过来。

    遭了,中计了!

    她抬头看去田敏颜,只见她笑得一脸灿烂,可那眼神,却分明说着,想让我出丑?你还少了点道行!

    “怎么了?黄小姐,弹啊,你不会还真像田姑娘那般说的,啥都不会吧?”陈千金见黄文茹久久不动,便把从田敏颜那受了的怒火发在了她身上,冷笑道:“要真这样,那你可真比你家表妹不如了,人家到底会种田开铺子呢。”

    黄文茹听了脸色微白,粉唇紧紧的咬着,双手颤抖的放在琴弦上,刺啦的划了一声,发出刺耳的拉锯声,听得人半边脸都麻了。

    “天啊,这也是弹琴么?这是魔音吧。”

    “停下来,快停下来。”

    “我耳朵疼死了,快下来吧。”

    亭子里的千金们忙的捂着双耳,满脸鄙夷的冲着黄文茹嚷嚷,黄文茹虽是个厚脸皮的,也经不起这样的眼光,便哇的一声大哭,冲出亭子去。

    “姐姐。”黄文媛见了,忙追了上去。

    田敏颜却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坐在位置上,慢悠悠地端起一杯茶来吃,还笑着对温柔她们道:“这茶真不错,姐姐们也尝尝。”

    张秀儿陈美兰她们见了,嘴角抽了抽,心道,这不是个好惹的,当下,都有些讪讪,不再提游戏继续的事儿。

    “哎呀,看我,这游戏还玩么?”田敏颜像是才察觉到亭子的气氛有异,忙放下茶杯说道:“来来来,这游戏还蛮好玩儿的,我们继续吧。”

    “是啊,不过嘛,可别再有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误了卿卿了,这脸面呢,都是自个给自个的。”梁语音轻蔑的说了一声。

    张秀儿咳了一声道:“我要回去更衣,你们先玩。”说着扶着丫头走了。

    “这茶吃多了,我上趟茅房。”陈千金也站了起来。

    “我陪你一道去。”

    “不好玩,我去听戏好了。”

    “。。。。。。”

    这一下,亭子里的千金们都走了个干净,就只剩下作东主的张彩儿和田敏颜温柔并一个梁语音。

    “这。。。这。。。”张彩儿看着田敏颜她们很是有些不知所措。

    田敏颜和温柔她们对视一眼,便都吃吃笑起来。

    亭子不远处的一幅假山后,挤了好几个人,将亭子里的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

    “这就是你的妹妹?高,真是高。”方宇对身旁的田敏瑞说道:“我这回是明白,为何你啥事儿都听你妹妹的了。”

    “我也才儿明白,夫子所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是作何道理?”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摇着折扇说道。

    “方贤大哥,颜儿她这是聪慧过人。”柳如玉双眼亮晶晶,看着那男子说道:“她是极好的。”

    “对。”田敏瑞笑着道:“我们囡囡,是极好的姑娘。”

    方贤看着他们俩,哈哈地一笑,再看向亭子那有些懒散的小姑娘,道:“好一个蕙质兰心的姑娘!”

    燕多谢xiituzi的红包,么么~另燕不会作诗,只能盗了,咳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