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打啥子主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江氏捶了捶癫得快要断掉的腰,又是呲牙又是抽气的,满脸的不快,看了一眼家门,正要走入,却眼尖地看到屋角站着的罗氏母女。

    一见着罗氏,江氏的脸就瞬间阴沉下来,过去从两女儿口中听到的种种,就像是眨眼似的快,一样一样的呈现在眼前,火气就腾腾的往上升了。

    这三房日子如今过好了,就愈发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了,让送粽子节礼不送,让带着闺女做生意不带,不消说,定是这婆娘给在背后说道吹枕头风的,不然,她那个老实得放个屁都不响的儿子会这样硬气?

    哼!

    江氏倒眯着三角眼,冲着那伫在那里当呆子的两母女大声道:“老三媳妇,如今富贵了,就不认得你婆婆了啊?还赶着让我老婆子给你这祖宗娘娘请安呐?”

    所以说,江氏这样的人就是丝毫讨不了人的喜欢,田敏颜听了这样的话直无语,感觉到罗氏在轻微的发抖,便道:“娘,你不用怕她的,如今我们分家了,日子也过好了,住这家也不过是应阿公的话给看着家。她要是说,咱其实完全可以立即搬家的,是他们求着咱,不是咱赖着不走,你腰杆直了,完全不用怕她。”

    罗氏听了浑身一震,嗯了一声,挺起腰杆扶着女儿的手走了过去,笑着道:“娘,您咋这当儿来家了?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说着,又对一旁的陈氏点了个头:“大嫂。”

    “阿妈,大伯母。”田敏颜也叫了一声。

    “哼!”江氏冷哼了一声,眯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我要再不来家,这田家可都要翻天改姓儿了。”

    这婆娘,气息竟这般好了,老三家到底挣了多少银子,把人养得这般好,不仅是罗氏满脸红润,就是田敏颜那臭丫头也长开了好些,跟她离家时,完全就变了个人!

    想到这三房分家后过得这般顺心,江氏的心就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又痒又难受。

    罗氏只当没听见这话,淡声道:“娘坐马车也累了吧,屋里歇着说话吧。”又冲着汪大华说道:“汪小哥,麻烦你帮着把行装卸下来了。”

    “是,三太太。”汪大华笑着应了。

    三太太?

    这称呼带着隐隐的恭敬,江氏脸色一变,就是陈氏也眯着眼睛看了罗氏一眼。

    老三媳妇果然不同了啊,这跟从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儿完全是两副模样嘛!

    罗氏让开半个身子,江氏哼了一声,就往屋内去了。

    “这多日未见,三弟妹如今也变了个大样儿,大嫂都差点认不得了。”陈氏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这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啊。”

    罗氏笑而不语,过了一瞬道:“我哪见的大世面,也就是待在杨梅村当个村妇罢了,倒是大嫂,当了官夫人,看上去大富贵了。”

    这话可说的滴水不漏的,陈氏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想到自己回来的目的,便故作亲热的挽着罗氏的手臂说道:“咱也老久没唠嗑了,进屋说话去吧,这身子沉了吧,是几时生来着?”

    罗氏显然对陈氏的亲热有些不习惯,僵了一僵,说道:“也快了。”

    田敏颜自一旁看着,眼睛眯了起来,想了想便道:“娘你先进去吧,我帮着汪大哥卸行李。”有啥子不明白的,问汪大华就是了。

    江氏她们回来显然不是长住,也没啥行李,要指望江氏带些什么土货回来,那可真别想了,铁定是比登天还难的。

    所以那些行装,不过也就是几个装衣裳的包袱罢了。

    可田敏颜也问出了些事儿来,原来江氏她们还在县里田怀芳那留了一晚这才来家的。

    那么,她们回来到底是为的啥事儿?

    带着满腹的疑问,田敏颜走进内院,便听到江氏那高昂的尖锐的声音,在数落着什么。

    田敏颜抬头,只见白梅一脸冷淡的站在院子中,小星则躲在她身后,有些害怕地看着那叉着腰骂人的老太太。

    “如今你们也金贵起来了,丫头一个个的招进来,啊,这屋子敢情都让你们三房给占了,喜欢住哪就住哪,什么人都敢往家里招了啊!”江氏瞪着白梅她们冷哼道:“真是败家的婆娘。”

    罗氏咬着唇,胸口上下起伏,田敏颜看到她手紧紧攥着,这是在极力忍着气呢,脸色便一沉。

    “娘,你前儿才作了伤风,这才好,快去屋里躺着吧。”田敏颜也不看江氏,只吩咐小星道:“小星,快扶太太去屋里歇着,仔细看顾侍候。”

    “是,二姑娘。”小星忙跑过去,扶着罗氏往西厢里送。

    “白梅,你去烧点热水,彻两碗茶来给我阿妈跟大伯母喝,这一路赶的,又说了这多话,该是口干了。”田敏颜又对满脸冷漠的白梅道。

    白梅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往厨房里去了。

    内院,就只剩下一脸高深莫测的陈氏,还有目瞪口呆的江氏,再就是懒散的田敏颜。

    江氏见人就这么走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反了,反了,真是作大了!连个不知打哪来的臭丫头都敢给我老婆子脸色看了!”

    “娘,你不是说累了么?先进屋歇着吧。”陈氏忙过去挽着江氏,低声说道:“娘,庄姐的亲事还得靠着她们呢!”

    江氏还想骂,可一想到这庄姐的亲事,若是成了给她带来的好处,口便像有开关似的,立马闭上了,狠狠瞪了田敏颜一眼,便进正房去了。

    “颜丫头,还劳你给我们送茶来了。”陈氏笑眯眯地冲着田敏颜说道:“待会你也过来,大伯母给你们带了礼物。”

    田敏颜只笑了笑,心里却愈发觉得怪异,这江氏突然收声,肯定是得了陈氏的啥暗示,不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带着白梅把茶送进去后,田敏颜带着几样东西从正房里出来,径直回了西厢。

    罗氏歪在被盖上,一只手来回抚摸着高高的肚子,见她进来,便慢慢的坐了起来,问:“可还骂?”

    田敏颜摇了摇头,坐在炕上,把陈氏给的东西放下,说道:“不曾骂了,只不知打啥子主意,还给送了好些东西。”

    罗氏和她一道翻了翻,有姑娘戴的珠花,还有据说是京都人时兴的绢花,都是最新款的。而给田敏瑞他们的,则是笔墨镇纸,给罗氏的是一把团扇,田怀仁的则是一件衣裳,据说是江氏亲自做的。

    “不像,这不是你阿妈的针脚。”罗氏拿起那件给田怀仁的衣裳给看了看,便放下说道:“你阿妈那性子虽爆,可那针线活是极好的,针脚密的几乎看不到,你看这些,针脚疏的,连我都比不过呢。”

    田敏颜对于女红也不精,也就不注意,只道:“是谁做的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她们想打啥子主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汪小哥没说?”罗氏压低声问。

    “倒没说啥子,就说大哥落了榜,老爷子很是郁郁不欢了好几天,这还没死心呐,让他明年再考呢!”田敏颜将打听来的消息说了。

    “啊,还考,他都考了四场了,老爷子果然是偏心偏到胳肢窝去了。”罗氏一听就啧了一声道:“这林哥怕也不是那块料子,这都四场了还不死心,就紧着那边去了,就没想到还有几个男孙。”

    对于老爷子只紧着大房的长子嫡孙,银钱就只供者林哥,压根就没考虑到二房三房的孙子,罗氏很是不满,这偏心也太明显了啊,也不知外道人怎么说的老爷子处事公正。

    田敏颜呵了一声,心道不偏心,就不是老爷子了,便又道:“听说那小桃花和二伯母他们天天都闹,差点就闹到了公堂去了,大伯又被县官大人给骂了,说他们家吵闹得紧,阿公说再闹就攀回来,这才消停了些。”

    “能不闹吗?你二伯母那是最爱拈酸的,那小桃花又是个大算计的,不闹才怪乎呢。”罗氏冷笑一声。

    “如今阿妈来家,大伯母也不在,那边怕是放开了闹了。”田敏颜想到镇妖的人都不在,二房还不拆了天去?

    罗氏也笑了,只想到江氏她们,便唉了一声,说道:“就苦了咱们罢了。”她把手搁在心口,说道:“你不知道,我一听你阿妈那嗓门,这心就咚咚咚的直跳,脑门儿疼。”

    “娘,你做你的,不用理她们,凡事有咱呢。”田敏颜拍了拍她的手道。

    罗氏嗯了一声,只那眉眼,还是松不开来。

    田敏颜也明白罗氏不会一时半刻就强硬起来,毕竟她被江氏压制了十几年,也就这大半年过得舒心些罢了。

    要完全摆脱江氏给她带来的阴影,得一步步的潜移默化,这是急不来的。

    两母女正说着话,这天就见晚了,田怀仁今日去了镇上,顺便也领着田敏瑞两兄弟家来,三父子进门的时候,立即就感到了不对劲。

    进了内院,恰好见到陈氏从正房里出来,田怀仁像是被钉在了当场,愣愣地叫:“大嫂?”

    “呀,是老三呀,这可是打哪回来呀?”陈氏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又摸了一把小五的头道:“小五,瑞哥都长这高了?”

    两兄弟反应过来,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大伯母。”

    “可是老三家来了?”

    江氏的声音从正房里传了出来,田怀仁顿时感到头皮一麻,他老娘也来家了?

    江氏既出声,田怀仁便没有不睬的理,和田敏瑞对视一眼,后者道:“爹,似是我阿妈回来了呢,咱们去见个礼吧。”

    这下,三父子也不及回西厢,齐齐进了正房。

    田怀仁看着那端坐在炕上的老太太,精神矍铄,满脸红光,只觉得比从前更盛气凌人了,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娘,你咋家来了?”

    “阿妈!”田敏瑞和小五也叫了一声。

    “嗯。你们去外头作耍吧,我和你爹说说话。”江氏冷漠地应了一声,对田敏瑞两人说道。

    田敏瑞便看了一田怀仁一眼,拉着小五出去了,只是放慢了脚步,才踏出西厢的门,就听得江氏的声音炸响了起来:“你咋还是那熊样子,连个婆娘都比不上,这家是姓的田还是姓罗?啊。。。”

    田敏瑞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看了一眼在东厢房门口笑着的陈氏,快步回了西厢。

    “你爹被你阿妈留着了?”罗氏见只有两兄弟进来,便问了一句。

    显然,刚才在院里,他们和陈氏的对话她也听见了。

    “娘,我阿妈咋来家了?刚从正房出来,阿妈把爹给骂了。”小五爬上炕,皱着眉说道。

    罗氏和田敏颜对视一眼,两人均露出一个早就料到是这样的表情来。

    所以说江氏这人从来不晓得怀柔政策,只一昧的压制和掌控,也从不肯降低身段,坐在炕上就自以为坐在了天下最高的地方,只会居高临下的揪着底下的人开骂。

    她从来就不会想这么做的后果,不会想底下的人是不是就会一直任她骂,然后听着她的支使去行动,按着她的安排去做事。

    江氏这人,从来就只会自以为是的以为,从不去想他从是不从和愿不愿。

    没一会,田怀仁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田敏颜便让了位置让他坐下。

    “爹,我阿妈和你说什么了?”倒了一杯茶,她就迫不及待的问:“她们这会子家来可是有的啥事?”

    “没啥事,就说了咱家该男人当家,而不是由个婆娘丫头来指指点点。”田怀仁小心地觑了罗氏的脸色一眼,又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听她的,在外头还是我当家,在咱们这,就囡囡和三娘你当的。”

    “谁理你这个了?”罗氏先是脸一沉,后又嗔道。

    “爹,那就没了?”

    “没了。哦,还问我是不是和方家要好来着。”田怀仁见罗氏没生气,就松了一口气,憨憨的道。

    方家?田敏颜一怔,突然就明白了陈氏她们这趟回来是要打的啥主意了!

    多谢守候忘忧等亲们的红包以及众亲金牌~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