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威胁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对于陈氏的请求,罗氏坚决拒绝了,这让江氏十分恼火,站在正房门口几乎骂了一整晚,直到西厢的灯都吹熄了才罢休。

    第二日,公鸡才喔喔的叫响,向来浅眠的江氏便已起来,又在院子里骂了一通,将所有人都给吵醒了。

    田怀仁干脆就起来了,对罗氏说了声,便挑了箩出去捡粪了。

    虽然田敏颜他们家如今过好了,可不论是田怀仁还是田敏颜他们,都十分勤勉节俭,就是建了一个公厕,田怀仁也每日早去外头捡粪。

    田敏颜躺了一会,也起来了,今日还联络了鱼贩来收鱼,她得组织长工捞鱼,可没那多时间去理江氏呢。

    见着她们,江氏依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半句好话都没有,却将小星和白梅使得团团转的。

    而陈氏,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可她这般,罗氏反倒自在些,她实在受不了陈氏那样带着浓重算计的故作亲热。

    用过早饭,田敏瑞两兄弟就去镇学了,田敏颜则和田怀仁他们去了地里捞鱼。

    自入了秋,田里的鱼就长得极快,一番忙活过称,又卖了个八十多斤,得的银子足有一贯钱多,把田怀仁喜得见牙不见眼的。

    田敏颜粗略估计,这田里到收割的时候,一准还有几千斤的鱼,到时自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在,不仅是田怀仁,就是几个长工都喜得什么似的。

    毕竟东家承诺了,这要是大丰收,他们也有那啥奖励分红的,自然是盼着这些田都大丰收了。

    将田里的庄稼都理了一遍,又将百亩荒地都灌溉了水,田敏颜便去村头那旧宅看了那些土豆种薯。

    “二姑娘,这都已经出芽了,估摸再过几日就可种了,想不到你这法子还真能成。”周贵掀起那些盖种薯切块的薄膜,已经长出了嫩绿的细芽来。

    田敏颜笑道:“到了冬季都这么催芽的,这要是再想快些,放在炕上去催芽也是有的。”

    “二姑娘你可真神。”周贵一脸崇拜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敬服。

    田敏颜笑了笑,让他将那些切块盖好,说道:“这一批可不比之前那些,咱几个人可种不完,得再招些短工来。”

    “说起这个,前回子切块的时候,已经老多乡亲说到时候来帮忙了。”周贵拉好薄膜,随着她出了门说道。

    田敏颜也知道这事,这也是因为他们三房如今起来了,又因着他们家答应明年带着大家伙一道弄那稻田养鱼,所以都紧着来扯关系呢。

    吩咐了周贵几句,田敏颜这才和田怀仁一道往家里去,还没进家门,白梅就从里头冲了出来,一脸冰冷和怒火。

    “白梅,咋了?”田敏颜忙扯着她问。

    “二姑娘,我去后山走走,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干些啥子来。”白梅抿着嘴说了一句,便拉开她的手飞也似的跑了。

    田敏颜看着她的背影,脸一沉,走进家门,就见小星瑟缩在西厢门口。

    “二姑娘。”见了田敏颜,小星忙跑过来,扯着她的衣袖,一副后怕的样子。

    “这是咋回事?”

    “老太太把白梅姐给骂了。”小星压低了声音,将刚才发生的事儿给一一道来。

    原来,早饭的时候江氏积了食,让白梅给泡壶热茶来,白梅当时正捣弄着猪食,一时没应,江氏等不及,这就骂上了。

    江氏那人,不难听的不会骂,什么小娼妇小骚狐狸,句句都插在白梅心窝上,白梅又是那经历过大难的人,如何受得?也没开口反驳,只冷冷的看着江氏,倒把江氏给唬了一跳。

    江氏定下神,见她只是作个样,想起三房如今一家子都将她的话当耳边风,现在甚至连个丫鬟都敢给她脸色看,怒火立即蹭蹭上升,叉着腰愈发骂得凶了。

    白梅忍无可忍,把手中活计一放,说道;“老太太嫌我碍眼,我这就出去,成了吧?”说着就跑了出去。

    田敏颜听的脸色阴沉,便问:“太太呢?”

    “太太说要跟朱大婶借根线,还没来家呢。”

    田敏颜一听乐了,他们家如今还缺那么一根线么?罗氏这是出去避难了吧!

    “娘她咋能这样。”田怀仁深深的皱起眉。

    咋不能这样?这人向来当自己是皇太后呢,说咋样就咋样,谁都不能反驳她了。

    “老三,你给我进来。”

    正说着,江氏又从正房里走了出来,阴着一张脸叫。

    田敏颜听了,便道:“爹,我陪你。”说着,两父女便一道走了进去。

    正房里,江氏正盘着腿坐在炕上见田敏颜也跟着进来,脸色沉了沉,说道:“颜丫头你进来做啥子,去外头玩去。”

    “不要,我要跟着我爹。”田敏颜才不会和她说什么漂亮话,直接就来一个恋父情结,反正她才十一岁。

    江氏脸色更黑了,看向田怀仁,见他没有顺着自己的意思,也不可能强行把那丫头拽出去,便冷道:“如今你们气性可大了,就是招个丫头都比主子要来得强硬了。那叫白梅的丫头,哟呵,连我这老婆子都使不动,还敢给眼色看了。老三,你这是招的丫头还是祖宗?啊?这还有规矩?你早早的把她攀了去。你大姐夫家那还有个侄女,就让她来给你家当个丫头,这自己人总比外人强,别说这外头来的不知根底,就这白梅,就看着不像。”

    田敏颜听了心里冷笑,招田怀芳那边的侄女当丫头?那可真的是招个祖宗来家了,白给工钱不说,还得当小姐养着。

    田怀仁一愣,说道:“娘,这家里招的丫头,向来是三娘和囡囡她们理的,白梅,她其实也就性子冷了些。”

    “说的什么混账话?你还是个有蛋的男人么?这点事都抓不了主,你还能有啥担当,啊?”江氏猛地一拍炕桌,冷哼道:“就你那婆娘,能当啥家?呸!就只会败家!”

    “阿妈,我娘咋败家了?今儿早饭还是她说你和大伯母来家,才弄得这般丰盛,平日咱们可没这么好享福,一碟咸菜几个馒头几碗稀饭就了事,今儿这还是托你的福呢!”田敏颜可听不得江氏对罗氏指指点点,立即就反驳一声:“阿妈你今儿还积食了呢!”

    言下之意,您老吃个早饭都积食,全都因为罗氏难得的‘败家'!

    江氏脸色一红,随即变黑,双眉一竖,三角眼都瞪大,骂道:“你几时学的这般没大没小的,长辈在说话你插的什么嘴?你娘是怎么教你的,去把她喊来,我要问问她是怎么教养儿女的。”

    “娘!”田怀仁语气里带了些不悦。

    “咋了?你老娘我还说不得了不成?你还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咧,我就是骂你打你你都没半句话说。”江氏挺直腰身,冷冷地道;“你也学得那威风了,有了婆娘就不要老娘了,仔细头顶的青天。”

    “爹,看来阿妈没话了,咱出去吧,省的扰了她老人家歇息。”田敏颜腾地站了起来,拉着田怀仁的袖子又看着她说道:“至于招丫头么,白梅是我的丫头,她做事咱们一家都放心得紧。大姑父的侄女么,咱也请不起,也供不起一尊祖宗,阿妈你别忙活了。”

    田怀仁也是心寒,声音没有半点热气,淡道:“娘,你歇着吧,我们先回屋了。”

    江氏见两人立时要走,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突然想到最重要的事还没说呢,便稍稍软了语气:“老三你给慢着。”

    田怀仁转过身来,看向那盘腿坐在炕上的母亲,抿着嘴不说话。

    “我听你爹说的你们弄那劳什子稻田养鱼,如今可是收成了?”江氏看着田怀仁问。

    田敏颜听了心下一紧,眸光冷了冷,轻扯了一下田怀仁的手袖,后者沉默不语。

    “今儿也是去捞鱼卖了吧?可收了多少银子?”

    “也没多少。”田怀仁淡淡的回道。

    田敏颜可不想和江氏绕弯玩儿,直接就问:“阿妈你是想咋的?”

    江氏听了这语气,眼睛又竖了起来想发作,可想到陈氏和田怀芳所说的,便忍了忍,说道:“当初把田佃给你们种的时候就说好这收成有咱的两成。如今这鱼卖了,自然也该有我和你爹那边的份儿。趁着这回家来了,你们把银子结算了我带回去,省的跑来跑去。”

    哟呵,原来还有这打算啊,江氏果然是好打算,田敏颜呵的一声,嘴角讥讽地勾起。

    田怀仁愣愣的张大口,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惊愕无比。

    “阿妈,佃田的契约里头写的是两成粮食,可不包括这鱼,现在秋播那茬粮食还没收下来呢。”田敏颜呵呵的道:“这些鱼钱,咱可没法给。”

    “为啥?你们养鱼的地可是我的,咋不能给?咋的,你们如今也学那狗皮癞子,想赖皮了?克扣爹娘的口粮,这也不怕人家口水淹了你们的良心。”

    “阿妈,咱这房何时克扣你和阿公的口粮了?如今你和大伯母来家,吃的也是咱们三房给做的,前回二伯和那小伯母回来的时候,还给了咱一贯钱当饭钱呐。阿妈,做人得厚道!”田敏颜冷笑一声。

    江氏听了老脸一热,气哼哼地道:“你这丫头,我和你爹说话,这不干你的事,你别出声,老三!”她眯着三角眼看向田怀仁,眼光带着隐隐的威胁。

    “地确实是你的,可阿妈,你们去横河时,就把地佃给我们种了,还是阿公亲自画的押。只要我们按时按份量给租子,这田要怎么捣弄那是我们的事。”田敏颜却不理她,冷笑说道:“粮食,十月打下来后我们会送去横河,阿妈,你就安心等着吧,至于其它,没有。”

    “反了你了!今儿我就要把钱得了,否则,你们别想再佃我家的地。”江氏哼了一声,得意地抬起下巴。

    田怀仁看着自己母亲那嘴脸,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淋下来,冷飕飕的,寒气环绕。

    “要银子没有,这地咱们就是不租也没干系,如今咱也挣了几个钱,要种地,大可以买。只是,按着契约给你们的租子的两成粮食经我们捣弄可捣弄出三成甚至四成。阿妈,您确定,真的不佃租给咱们家了?”

    田敏颜冷笑一声,玩威胁么?谁威胁谁还不晓得!

    果然,江氏的脸色一变,指着田敏颜气得你个不停,又看一眼发傻装死的老三,忽然哎哟一声,倒在炕上哼哼:“哎哟,我这老婆子要没命了,要死了。哎哟,丧天良的不肖子孙,啊哟。”

    “娘,你可咋的了?”陈氏很恰时的走了进来,扑在炕上,扶着江氏叫:“娘,可是心口疼了?”

    “哎哟,别管我,由我这老婆子死了算了,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这狗崽子拉扯大,是让他来剜我老婆子的心呐。”江氏呼天抢地,又是捶腿又是捶胸口。

    “老三,娘都一把年纪了,有啥子不能好好说的?她就是有啥要的,作为子女的,咱就是摘星星摘月亮,都得给她摘来,你咋就?老三,听大嫂一句忠告,你也是有老的时候呢。”陈氏摆出一副长嫂如母的痛心疾首模样来教训:“将心比心,将来颜丫头这般待你,你还不得想死的心也有?”

    田敏颜听了冷笑连连,瞧瞧,当了官夫人就是不一样呀,这话说的可真大义凛然。

    “大伯母此言差矣,咱这房也没见过啥大世面,却也知道,做人要厚道。”田敏颜直直的看进陈氏的眼睛,道:“我爹和咱兄妹几个,可都做不出那昧着良心算计别人的事来呢。”

    陈氏的脸一热,沉声道:“颜丫头你这是啥意思?”

    “大伯母这般聪明,可不会不晓得。”田敏颜呵的一声,又对田怀仁说道:“爹,咱们回吧,大伯母孝心可嘉,和阿妈也投契亲香,想必会好好照顾阿妈的,这也没咱的事不是?省的阿妈见了我们犯心口疼。”

    不等那炕上的两人如何,她就拉着田怀仁走,一脚踏出门口的时候,又回头故作不解地看着陈氏问:“对了,大伯母,有句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可是啥子意思呀?”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