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撕破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罗氏按着田怀仁父女忙活的手,对田怀仁说道:“他爹,我想喝点热水,你给我去烧来吧。”

    “哎,我去,我这就去。”田怀仁忙不迭地点头,飞快地冲了出去。

    田敏颜知道罗氏是故意支开他,便问:“娘,可是有哪不好了?”

    罗氏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说道:“无事,都好着呢。”

    “娘,你也太胡闹了,再气又怎么能拿孩子来出气?这要是真个有个啥子,还不亏死?”田敏颜啧了一声,对刚才她的举动很不赞成,道:“要整治她,咱们多的是法子,何必伤及己身。”

    “没事,这半年我也养得极好,才儿抓着她手拍肚子的时候,也只是轻轻的落下,是她自个心虚胆小,没察觉到罢了。”罗氏想起江氏那吓破胆的样子,冷笑一声道:“你阿妈最是怕那鬼神的东西,她自己其实也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这要个真被打下来了,她能不心虚么?”

    “也不能啊,你看我爹,吓得脸都白了。”

    罗氏抚了抚肚子,叹道:“你爹他夹在中间也难,我不想他为难,那到底是生他养他的老母,只能自己扛了。”

    田敏颜沉默下来,罗氏是真心为田怀仁着想,可后者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只会一昧愚孝了。

    “爹,你咋站在这不进去?”田敏瑞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田敏颜和罗氏看过去,只见田怀仁端着碗水,眼睛红红的走进来。

    闹了这么一大出,江氏躲在房里就没有再出来过,就是午饭,也是小星给端进去的,也不知是真的怕了发起疯来不要命的罗氏还是有着其他算计。

    田家像是一下子沉寂了,可到了下晌,又出了新的事端。

    田敏颜带着两个丫头在做女红,罗氏吃过安胎药后沉沉的睡去,院子里静悄悄的,难得的一派祥和。

    可这种祥和很快就被人打破,陈氏一阵风的窜进内院,一脸阴沉,见了田敏颜,更是冷笑连连。

    田敏颜看她这样,皱了皱眉,心道又出啥妖蛾子了?

    “颜丫头,你娘呢?”陈氏冷笑着问田敏颜,道:“让她出来,我要问问她,可知道羞字怎么写不?”

    田敏颜听了,站了起来,目光比她更冰冷的道:“大伯母,请你说话放尊重些。”

    “尊重?哈。。。”

    “吵啥子呢?”江氏许是听到陈氏的声音,便从正房出来了。

    陈氏一见她,眼圈就红了,凄凄悲悲的吸了吸鼻子,走了过去道:“娘,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这是咋回事,哭哭啼啼的这是哭丧呢。”江氏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陈氏便干嚎了一声,将自己去县里的作为给一一娓娓道来。

    原来,陈氏眼见罗氏拒绝当保山,着实不甘,想着田怀芳也是和方夫人有那么点认识的交情的,便许了好些好处,让田怀芳给去说媒。

    田怀芳去了,可没消一个时辰就回来了,陈氏忙问如何,田怀芳一脸的阴沉,说道:“我这还没提呐,大嫂你当那方夫人咋说的?说你们田家的姑娘,可是敏颜那丫头?若是她倒是个好的,正好咱们贤哥这两年要参加春闱,敏颜丫头年纪也还小,将来贤哥功成名就,她也正好长大了,正是一门好亲事。”

    陈氏一听,愣在当场,说道:“你没跟她说我们庄姐吗?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官小姐,那是田敏颜那村姑子能比的?”

    “说了,咋没说,人家说了,就喜欢颜丫头,和罗氏也谈得来。而且那方大公子也见过颜丫头了,对她印象极好呢。”田怀芳冷哼一声道:“大嫂你当人家为啥不肯去做这个保山,那是因为人家早就为闺女打算好了,这样的好人才,怎么舍得给庄姐?”

    她倒没说,其实她说媒的时候,是先说自家大闺女的,见方夫人不接茬才说了田家的姑娘,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陈氏听了,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了,好哇,她就说嘛,罗氏还说什么人家要考春闱,不谈亲事呢,原来早就打算好了,只紧着便宜自家闺女呢,当下,她就急着回来找罗氏论理。

    “娘,你说句公道说话,这亲事分明是我们先看上的,她倒好,在后边捡个现成的。哼,难怪百般求她不肯去当个保山,原来是为着自己闺女给备着女婿呢!”陈氏抹了一下眼角,哀哀地道:“老三媳妇,她咋能这样啊?”

    田敏颜听了惊愕又汗颜不已,她还能将事实再扭曲些吗?

    这世道咋就有这么恶心极品的人呐?

    江氏听了脸色阴晴不定,张口就欲骂,可想到早上罗氏那发疯的样子,瞳孔缩了缩,生生的忍了,看着田敏颜问:“你爹呐?去喊他来,我要问问他这是咋回事?”

    田敏颜走了上前,冷道:“不用喊我爹,问我就知道。”她看着陈氏说道:“我不知道大姑是咋跟你说的,我爹娘,可从来就没想过这么快就给我定亲,现在我才十一岁,定个啥亲?”

    “你这丫头说的好听,方大公子那样的人中龙凤你会不中意?呸!方夫人都说他见过你了,啊哟,你这丫头不会学那不入流的,跟人家私相授受不清不楚了吧?天啊,咱田家的家风,岂不败了?”陈氏夸张地冷哼说道。

    “你放屁!”

    田敏颜看过去,罗氏不知啥时候被吵醒了,被小星扶了出来,不由叹了一声,江氏这两人,真是不得半点消停。

    罗氏走的飞快,三步并两步就走到陈氏跟前,双眼如剑般锐利,紧紧地瞪着她,冷道:“你再把刚才那番话给再说一次?”

    陈氏被她满脸凛然的气势给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说道:“如何说不得?三弟妹,做人要厚道,你明明白白的说了,想将自家闺女说给方大公子,我也不会和你争,咱们庄姐这样的一个妙人,什么才俊说不上的?可你就不该,既和方夫人通气了,还任着我去丢人现眼。”

    罗氏冷笑一声:“大嫂,说话要讲究真凭实据,你既当了官夫人,就莫学那些三姑六婆听风就是雨,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没得自降了身份。我家闺女还小,我从来就没和谁通气说亲。我任着你去丢人?我早就说了,人家这两年不会说亲,是你自个不信,赶着张脸上去丢。”

    她这话意有所指,江氏一听脸色就变了,这是在指桑骂槐呢,当下,三角眼一眯就瞥向罗氏。

    罗氏也不怕她,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也都分家了,她犯不着要再腆着脸去讨好别人,什么不孝不敬翁姑嫂,这样的大罪,她受了。

    江氏和她对视了一会,见她毫不闪缩,不由哼了一声,转开头去。

    “三弟妹如今好威风,也会说话了,大公子那样的人才,你会看不上?哼。”陈氏冷笑道:“我劝你一句,看着自家闺女要好,莫丢了人才来哭,私相授受这样的罪,可不是她能担的。。。”

    “小星!”不等她说完,罗氏阴沉着脸猛地喝了一声。

    “太太。”小星忙跑过来。

    “去厨房取把菜刀来。”

    这话音一落,陈氏不解,江氏却是脸色大变,看着罗氏的肚子,手心像是还感觉到那小拳头,不由道:“老大家的,说啥子呢,我看那大公子也不那么好,回屋去。”

    陈氏明显察觉到江氏的惧意,心里有些疑惑,却见那丫头抓着把菜刀跑过来,罗氏直接就抢过来,瞪大只眼看着她:“大嫂你说谁私相授受?谁不要脸?啊?”

    “你你你想干什么?”陈氏被狠狠地吓了一跳,倏地躲在了江氏身后,把江氏气得够呛。

    怎么回事,她去县里这两日,发生啥子事了?罗氏这是鬼上身还是失心疯,咋变了个人似的?

    田敏颜看了心里暗笑,叫一声威武,便好整以暇地欣赏陈氏她们的脸色。

    有些人,说不清道理,只能以暴制暴,罗氏一天之内作出这么硬气的举动,相信会让江氏两人日后心有戚戚焉。

    她乐得看罗氏这样的改变,包子,也该硬起来了!

    “我知道你们咋想,你们都不想我们家好过,好,如今我就交代在这里。”罗氏拿着刀冷冷地逼近,先是看着江氏道:“老太太,你说我肚子里的不是田家的种,我就剖出来你看个清楚。陈氏,你说我家闺女和男人不清不楚,我也不说啥,谁敢冤枉她毁她名声,我就将那人抹了,你放心,杀人偿命,我自抹了脖子去偿,一尸两命,还有赚呢!”

    陈氏听了登时渗得慌,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疯了!”

    “是,我疯了,我早就被你们逼疯了。我活不成,你们也甭想活,咱一道死也有个伴。”罗氏阴测测地一笑,快步走近就举起菜刀。

    “啊!”

    江氏看着那菜刀的寒光早就软了,双眼一番直接就昏了过去,而陈氏,抱着头尖叫,双脚抖得不成样子,忽而,脸一红,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裙下。

    田敏颜看了过去,顿时噗的一声,只见陈氏的脚边,出现了一圈水迹,啧,吓尿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