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田敏庄的理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氏和田怀德满脸欢喜的回到县衙,一听人说田敏颜两父女来了,脸上的笑容一僵,变得十分的难看。

    田敏颜这名字连带着和她有关联的人,都让她回想到当日被罗氏吓得尿了裤子的那一幕,那是她陈秀珠一生的噩梦,是她连想也不愿想起的噩梦。

    而田敏颜他们一来,又让她回想起那一幕,罗氏那狰狞冰冷凶狠的样子,那把闪着寒光的寒刀,自己胯下那湿漉的凉意。

    陈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再睁眼时,已是一脸的高傲,不怕,只要她家庄姐傍上了那棵大树,谁还敢小看她笑她?

    “那土包子来这干什么?”田敏庄嘟着嘴问。

    而田怀德听说田怀仁来了,先是一愣,然后是一喜,大步向正房走去。

    陈氏见他这样,心里有几分明了,却又满脸的不以为然,心道,只要庄姐入了永安小世子的青眼,还愁前程没有着落?

    “娘,我们去看看。”田敏庄也拉着陈氏走了过去。

    正房里,满当当的都是人,除了长房一家子,都都全了,老爷子正和田怀仁两兄弟吃酒说话,就是二郎三郎也凑着热闹。

    见田怀德来了,田怀仁便站了起来叫了声大哥。

    田怀德打量了田怀仁一番,倒是前所未有的热情,笑眯眯地说道:“老三,咋不声不响的就来了?早些儿差人说一声儿,大哥也好派人去接你嘛。”又转向田敏颜:“颜丫头也长这么大了。”

    田敏颜甜甜的一笑,叫道:“大伯父。”接着又眼尖的看到陈氏她们母女进来,笑容就更甜腻了:“大伯母,大姐姐。”

    陈氏一见田敏颜那笑容,就觉得特别的刺眼,头皮有些发麻,那装着雍容端庄的高贵笑容瞬间就破功了,僵硬着脸道:“来了。”

    田敏庄是不知道母亲的心里活动的,先是打量了田敏颜一眼,见她一改往日土鳖样,装扮清新甜美,有些妒忌,哼了哼看着田敏颜问:“你咋来了?不是说死也不愿来我们家么?”

    “大姐姐这么说可真让人伤心得紧,大半年不见了,姐姐是不欢迎我么?还是看不起我这穷亲戚啊。”田敏颜故作哀怨地说道:“我和爹爹只是来看看阿公阿妈,不欢迎,那我们走好了,爹。。。”

    “庄姐,你怎么说话的。”田怀德听了顿时一急,说道:“你们姐妹也大半年没见了,带颜丫头去你屋里说话,姐妹俩也亲香亲香。”

    “谁愿意和这土。。。”田敏庄一听就不干了,杏眼一瞪,嘟起嘴就要抗议,可看到老爷子不悦的目光,脖子一缩,撇了撇嘴,不乐意地坐下来。

    虽然田怀德是官,可这家里,最有地位的,却是田老爷子,便是田敏庄,也不敢在他跟前造次。

    “这就是颜妹妹么?都长这么大了?差些儿就不认得了。”在田敏庄他们身后,走进一个穿着青衣戴着赤金发冠脸容白净的男子,笑眯眯地看着田敏颜问。

    田敏颜脑中的记忆一下子就运转起来,这就是那个考了几次秀才也没考过,田家长房的长子嫡孙,老爷子最宝贝的金疙瘩田敏林。

    “大哥哥,老久不见了。”田敏颜站了起来笑着叫了声,眯着眼打量着田敏林。

    果然是长年只念书不干农活的娃,那手脸白净的,啧啧,比当初她刚穿过来的田敏颜还要白净许多,身姿有几分清瘦,腰间还插了把扇子,倒有几分像翩翩公子了。

    什么叫同人不同命,田敏颜霎那间就明了,这便是了。同是田家的子孙,田敏林顶着个长子嫡孙的名号,就跟个闺阁小姐似的养着,不用干活,吃喝不愁,还有银子花。而二房三房的孩子呢,当初田敏颜他们几个见着块肥肉都双眼发青光呢,至于下地?别说田敏颜这样的女娃,就是小五这般年纪也得跟着下地去。

    田敏颜看向田老爷子,他喝得红光满脸的,看着走到身旁的田敏林更是满目慈爱,柔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这在看其他子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田敏林和田怀仁说了几句话,就说要看书,自回屋去了。

    田敏颜心道,还看什么书呐,别浪费那点子银钱了。

    “老三,听说你们和顺天府尹的夫人认得,可有这回事?啥时候给你大哥我引见一下,我也好去拜访则个。”酒过三巡,田怀德就便迫不及待的问起田怀仁。

    田怀仁一愣,还没反映过来,老爷子便道:“老三,你大哥有这个心,你就从中牵个线,走动走动起来。官场上,多认得个人也是好的。”

    “爹,男女有别,我也只是远远的看过那柳夫人罢了,并不熟稔,也就囡囡娘俩和她聊得来。”田怀仁放下杯子说道。

    这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田敏颜身上,有不屑,有嫉妒,还有着算计。

    田敏颜一笑道:“大伯父可不巧了,前几日柳夫人才回京都去了,太平镇只是柳家的老宅,听说大概好久都不回再来太平镇呢。”

    田怀德皱了皱眉,还没说话,江氏就搁的一摔碗,冷冷地道:“要你引见个,倒要你的命了,引不引也就一句话。编这么大条谎话,这是要诈谁呢?”

    田敏颜可没有田怀仁那样的好脸色,登时就敛了笑,漠然地道:“阿妈,诚如你所说,引见不引,也就是我的一句话,我还用的着浪费口水去编谎?柳夫人就是前几日才走,阿妈若不信,大可回去太平镇亲自问的人,看我是不是编谎。”

    “你这死丫头,愈发托大会作了,说你两句你还来神了你。”江氏被她一刺,登时恼羞成怒,大声地骂。

    见田敏颜被骂,田敏青和田敏庄她们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双眼亮晶晶的。

    田怀仁见宝贝闺女被骂,心里发紧,便看着老爷子说道:“爹,囡囡说的没差,那柳夫人确实回了京都了。”

    老爷子便喝住了江氏道:“得了你,三天两头不骂,你就嘴痒了,这多大的事儿,现在见不着,日后见着了,老三他们自会引见。老三,可是这样?”

    田敏颜听了心里冷笑,老爷子这是逼着他们应下呢。呵,只要是关乎长房,就无比的上心,老爷子果然是一百年不变。

    田怀仁没说话,田敏庄便得意地抢过话头道:“柳夫人又算得了什么?阿公,等明儿我和哥哥都去了永安世子和世子夫人办的诗会,若能入了世子的青眼,阿爹还用认识什么柳夫人么?”

    田敏颜看过去,只见她得意又兴奋的脸上,隐隐泛起一丝红晕,挑了挑眉,只怕这诗会不甚简单。

    “大姐姐,你拿到拜贴了么?有几个名额,带上我一道吧,我给你当个丫头也使得。”田敏青听了双眼一亮,顿时谄媚地笑着问。

    “拜贴自是有的,刚刚我们就是和知县夫人一道去参加世子夫人的宴会,世子夫人人可随和了,和我说了老多话,直喊我庄妹妹呢。”田敏庄得意地一笑,斜睨着田敏青说道:“带你去,你会作诗么?可别给我丢人。”

    “我可以给你当丫头使啊,好姐姐,你也带我去那荷花台见识见识吧。”田敏青腆着脸巴拉着她的手臂哀求。

    “瞧你那德行。”田敏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好吧,就带你去见识见识。”说罢,又斜睨向田敏颜,眼睛熠熠地闪,似是在说,求我啊,求我我也带你去。

    田敏颜见了好笑,只低下头故作看不见也不晓得他们说什么,一点都不好奇,重新拿起筷子伸向桌上的菜,嗯,这炒辣甲味道还不错。

    田敏庄见田敏颜毫不接茬,既不好奇,也不嫉妒,心里暗恨,推开田敏青,哼了一声,看着田敏颜道:“那荷花台,可不是一般人都能进的呢,十里荷花,那画面可儿漂亮了。”

    田敏颜恍若未闻,一股脑的去夹那炒辣甲,横河海鲜果然不错,田敏庄气得够呛,心道果然是土鳖子一个,不识得好东西。

    “大嫂,大丫头说的是咋的回事?咋叫入了世子青眼。”老爷子看向陈氏,皱着眉问。

    陈氏便掩嘴一笑道:“老爷子有所不知,这原本只是世子办的诗会,世子夫人听说了也来了兴头,邀请些世家才女来也凑个趣。今儿晚我和知县夫人去赴宴,听那世子夫人透了意,这凑趣是假,似是想给世子找个才女来个红袖添香呢。”

    “那不是做妾侍?”田敏颜惊呼一声。

    这话一出,田老爷子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这田家,从来就没有姑娘给人家当侍妾的。话都这么说,宁嫁小户妻,莫当大户妾,这妾侍就没几个能出头的,不给正室给压得死死的?

    “当妾侍又咋的了?而且,那可是永安侯世子,日后便是永安侯,就是当他的妾,也要比一般大户人家的正妻要强呢。”田敏庄冷哼一声:“就是什么方家,拍马也比不上便是。”

    方家不是看不上她么?等她日后当了世子的侍妾,看她怎么整那方贤,而且,看那世子夫人身体也不是很好,要是一死,她说不定还能捞个世子夫人当呢。

    “大姐姐,你不会是想当那世子的侍妾吧?”田敏颜听她这么说,立即汗颜,震惊地看着田敏庄。

    这孩子被驴踢了脑袋了吧,好好儿的正妻不当,去当人家的侍妾?试问这世道有几个妾是能在正室手下讨得了好的?

    便是永安侯又如何,能当世子夫人的,都是大家出身,没点手腕能力能在偌大的侯府安身立命?以你田敏庄的道行,那点子心机斤两,就像只小蚂蚁似的,连看都不够看。

    田敏庄想是一回事,当面被田敏颜戳穿又是一回事,她这直白的一问,她的脸唰地红透了,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胡说什么?人家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像是说穿了什么似的,她又恼怒地道:“你这村姑懂什么呀,宁当大户妾,不嫁穷家郎你可听过?”

    得,这话说的,是真的想去飞蛾扑火了,田敏颜好一阵无语,田敏庄这理想,可真是。。。够伟大的。

    “庄姐,娘亲怎么教你的,大姑娘家说什么妾和嫁不嫁的,没羞。”陈氏沉声斥了一句。

    “呵呵,庄姐若有这造化,我也能捞个世子岳父当当了。”田怀德笑眯了眼,抚摸着几根山羊胡。

    田敏颜抽了抽嘴角,心道,卖女求荣就是你这样的人了,推女儿进火炕。

    她啧了一声,却注意到二房的人都不吭声,心想莫非转性子了?看向田敏青,只见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放在桌上的手攥成了小拳头,似是打着什么注意,而李氏,则是双眼发亮。

    不会吧,这两人也不会和田敏庄一样的想法吧?

    “我听说,那世子如今都三十岁了,家里妾侍也挺多的。”田老爷子沉默了一瞬才道:“咱们田家,没有做人家侍妾的例,庄姐也年轻,莫犯了傻,寻个年岁相当的,才能长长久久。”

    老爷子到底是没有被富贵迷了心眼,语重心长地看着陈氏说道:“大嫂你也当点心,寻个差不多的,就定下吧,莫耽误了孩子。”

    “阿公,世子三十,可听说他长得极俊朗年轻呢。”田敏庄像是断定了自己明日就要去当侍妾了,立即替永安侯世子说起话来。

    “庄姐,愈发没羞了,给我回房去。”陈氏喝了一声,又看向沉着脸的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放心吧,我自会替她打算的,我是她亲娘,哪里会不为她想?“这姻缘嘛,都是天注定的,是她的跑不掉,不是她的要求也求不来不是?”

    田敏颜冷眼看着,她眼里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又看向沉默的二房,心道,这明日的诗会,怕是一个好戏场咯。

    作者说了,只要有时间和身体允许,就会多更,尽快向完结奔去,不解释,咳咳~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