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闹成一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事实证明,田敏颜拒绝去那什么荷花台实是明智之举。

    这一大早,田敏颜几人就在客栈的正堂坐着吃早饭,邻旁的一桌说着的话传了过来。

    “我实话说了吧,那荷花台看着神秘,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就一香艳之地,你们瞧昨儿晚,可不就是风流缱绻的事儿。”

    “哧哧,一场诗会,也不知成就多少才子佳人,成就多少好事了。”

    “那些个小姐们,也就奔着世子的名头去罢了,别说这样的误打误撞,就是明明白白的送上门去,人家也来者不拒。”

    “对对,我可听说,那世子可是夜御三女的。”有男人压低了声音说。

    “听说尤其好**呢,家里侍妾不知多了多少去。”

    田怀仁听到这里,脸色一黑,看着听得津津有味的闺女,脸更黑了,忙叫:“小二的,结帐。”又对田敏颜说道:“囡囡,快吃了,咱早些儿家去,省得你娘念叨。”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幸好自家闺女没去那地方,这般污秽。

    田敏颜哦了一声,掰了一边馒头嚼起来,心道也不知昨儿晚是那个成就了好事了?

    “这县丞大人家里,这可是双喜临门了啊,这一嫁,便是女儿和侄女,媒婆怕是已经上门了吧?”

    “上门了大人才能松一口气,要不上门,那才丢人,那闺女都被人抱了个正着, 身子都看光了,这媒婆要不上门,谁敢要啊?”

    “倒便宜了那穷酸秀才。”

    咳咳咳,田敏颜听到这里,一口馒头噎在了喉咙里,忙的拍打心口,指着茶杯:“水。。。”

    白梅忙倒了杯水给她,田敏颜就着咕噜咕噜的喝下去,惊疑不定地看向田怀仁,她没听错吧,是田家的姑娘?

    田怀仁也是惊呆了,脸都白了几分,虽然分家了,可田敏庄她们到底是他的侄女,现在闹出笑话来了,能不担心?

    “爹,这一时半刻,咱怕是走不得,去那边看看吧?”田敏颜苦笑一下,心想田敏庄她们也够行的,一个闹还不够,一来就是双打,太迅猛了。

    当下,囫囵吞枣的吃过了早饭,收拾起行装,田敏颜他们就直奔县衙而去。

    一到县衙,就听到里头闹哄哄的,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鬓边戴着个大红花,嘴唇涂的血红的媒婆被人从里边推搡着出来,差点就撞在田敏颜的身上。

    田敏颜站在门边,那媒婆被轰了出来,站定了身子,抓着那把大葵扇往腰一叉,上前几步道:“哎哟田夫人,我劝你们也别在那挑三拣四的了,我们袁少爷肯来提亲算是不错了。否则,这哪户人家愿意娶一个让人看光了身子的姑娘哟,这又不是黄花闺女了。”

    “滚,给我滚!”里头传出陈氏铁青的声音。

    “那夫人你仔细想想啊,明日我再来啊。”那媒婆撇了撇嘴,呸的一声,扭着大屁股走了。

    田敏颜和田怀仁对视一眼,两父女走了进去,这还没进内院,就听到一阵尖利的嚎哭声传来,听着似是田敏庄的。

    进了内院,田敏颜的头皮都炸了,说是鸡飞蛋打也不为过,到处乱糟糟的,花木都被踩烂撞毁。

    她看了一眼,正房的门大开,可看到老爷子他们正坐在里头,小桃花在她自己屋前拿着包瓜子嗑得满地都是瓜子皮儿,挑着眉看戏,而李氏他们那边的屋子却是出奇的静悄悄的,只有田敏庄所在的屋子,哭声震天。

    正迟疑着,忽见田敏庄披头散发的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直扑向李氏他们所在的屋子,以前所未有的彪悍,一把踹开了那边的门,冲进去。

    田敏颜忙走近,就见田敏庄扭扯住田敏青猛抓猛打,一边尖利地骂:“你这**,你不要脸,吃里爬外,田敏青你不得好死。呜呜,我打死你这忘恩负义的贱货,和你娘和那小娘一样,不要脸,贱人。”

    “哎哟,夭寿咯,大丫头,可不能这么打,要打坏了,世子爷可该心疼了,住手,快住手,二郎,三郎,快拉开她。”李氏尖叫着,猛地推开田敏庄,护着田敏青。

    田敏庄到底是养得娇弱,李氏这么一推,她踉跄几步就跌倒在地,狼狈不已,却是灵活的爬起来又扑上去,双手成爪:“不要脸的小**,我和你拼了。”

    “田敏庄,是你自个和世子爷没缘分,与我什么事?是你自个没福分。”田敏青躲在李氏身后高声嚷嚷,不甘示弱地道:“你和那袁秀才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你就认了吧。”

    她这样叫嚣的话无疑是火上烧油,田敏庄眼底一片血红,干嚎一声,疯了似的上前挠。

    “二郎,拉开她,拉开她,别抓伤了你妹子,她可是世子爷心尖上的人儿。”李氏大叫着指挥儿子。

    田敏庄再次被推倒,赶过来的陈氏和田敏婷一看眼都红了,前者怒喝一声:“住手。”一边跑过去扶起田敏庄。

    而田敏婷见姐姐被欺负,尖叫一声,跑上前就大骂:“你们这些乡巴佬,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欺负人,我叫我爹爹把你们全抓进大牢去。”

    “娘,我不活了,我活不了了啊。”田敏庄哇的一声大哭出声。

    “没事,咱没事。”陈氏抱着她劝道:“娘会为你做主的,你放心吧。”说着,她的眼睛犀利地瞪向李氏她们,眸光像是利剑一样冷冽。

    “我活不了,她也别想好过,想当夫人,做梦。”田敏庄哭了一下,猛地推开陈氏,飞快地抓过她头上的银簪,向田敏青刺去。

    “庄儿。”

    “啊,杀人呐。”

    “救命。”

    田敏颜在门口看得真切,啧啧的摇了摇头,心道,也不知昨晚的戏码是怎样的激烈了,也好在自己没有去,否则,这浑水还真洗不干净了。

    正想着,老爷子他们疾步从正房里走出来,她忙敛了敛神,上前叫道:“阿公。”

    老爷子看见她,瞪了她一眼,而后冲着李氏他们大喝:“都给我住手。”

    房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不过一刻,田敏庄就呜呜的哭着冲了出来,陈氏忙追了上去。

    “半刻都不消停,我老田家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老爷子冲着李氏他们怒骂。

    “爹,这又不是我们青姐的事,世子爷要看上了她,这也是个人造化啊。”李氏撇撇嘴,不屑地道:“我们青姐又没闹。”

    “你住嘴,瞧你把个闺女教成什么样?这还没成亲,就。。。”老爷子听了更是怒不可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住了口,一拂袖,回到正房去。

    田敏颜却没漏掉老爷子的话,心道不是吧,她记得来的时候田敏青好像才十三岁,就是八月过了生辰,也就是十四,好吧,古人都按虚数来算,也就堪堪十五,这就那啥了?

    她看向田敏青,只见她的头发轻轻松松的散着,眉眼间隐隐带着一股子春意,退了几分青涩,多了些韵味,再看她的脖子,有几个红印子,心里咯噔一声,她也真个太大胆了些,竟真的爬上那世子的床了?

    又想到在客栈听到的消息,那世子爷可是好嫩齿的,她瞄一眼田敏青鼓鼓的胸部,再看看自己,那可真是没法比的,人家可发育得好多了,也难怪世子爷下得了手。

    只田敏庄和那秀才又是咋的一回事?田敏颜心里疑惑不断,眼珠子一转,忙跟过去了正房那边。

    江氏阴沉着脸盘腿坐在炕上,见她来了,只狠狠地瞪了一眼,不作声,田敏颜也只当没瞧见,走到田怀仁身边站着。

    “爹,这是咋的一回事?我在客栈咋听见人家说。。。”田怀仁脸都涨红了,也不好意思说出那些话来。

    老爷子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闻言皱了皱眉,狠狠地瞪了田怀孝一眼,说道:“都传外边去了,如今你们是咋的?啊?老田家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光了。”

    田怀孝一脸的不以为然和得意,噗的吐出了一截牙签,恶心的用舌尖扫了一下牙床,说道:“还能咋的,事儿都发生了,世子爷也说了,会让媒人上门来提的,到时风风光光的把青姐嫁过去便是。至于庄姐,也都那样了,不嫁给那袁秀才难道还能绞了当姑子不成?”

    “老二,你说的倒口响,世子夫人明明看中的是我们庄姐,青丫头却暗中使坏,不要脸的爬床就算了,竟还设计大姐下水,如今被个落魄秀才救了,你让她以后还有啥盼头?”田怀德铁青着脸冷道。

    “啧,大哥,世子夫人看中庄姐,可世子爷看中的却是我们青丫头啊,你没听说么,世子爷说了,青丫头是个妙人儿甚得他心呢。”田怀孝砸了咂舌说道:“这男人嘛,要真个看不上眼,你也不能硬逼着他睡了不是?要我说,庄姐都被人碰了身子了,那袁秀才也就落魄了些,人长得也有几分俊,大哥你就认了这女婿吧。”

    田敏颜噗的一声,忙掩着了嘴,装作一脸正经的样子,心道男人在床上的话也信得过?这人图新鲜的时候,他说你是天上的仙女,也是有的,过不了多久,顶多是三个月。她敢说,世子爷那样万般花丛过的人怕是连田敏青是谁都想不起来。

    “你放屁!”陈氏从外头走了进来,瞪着一双血红的眼恶狠狠地瞪向田怀孝说道:“庄姐何时被人碰了身子?没成亲就被人破了瓜的是你那田敏青,我们庄姐,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老二你乱喷粪的也不嫌嘴臭。”

    田怀孝冷笑一声,道:“黄花大闺女?哈哈,笑死人了,大嫂你往外边听听,看人家是咋说的,还黄花闺女呢,浑身湿漉漉的被人抱在怀里,这也叫黄花?落叶黄花就差不多。”

    “你,你放屁。”陈氏气得不轻,又看向老爷子说道:“爹,娘,那袁秀才家里一穷二白,还有个跛脚老母,我们庄姐怎能嫁给那样的人?绝不行。”

    田敏颜轻叹了一声,说起来田敏庄也是可怜,不过就是被人救了,抱了一下,这就得赔上终身,所以这古代的礼法,有时候真的让人十分憋屈和冤枉。这好在是个秀才,要是个二流子,可不更惨?看来自己自己都得小心行事,和男人保持距离才是了。

    “早知道这样你干嘛去了?当初我就说了,那世子爷不是个良配,让你寻个差不多的,这才多久,如今你才来悔?晚咯。”老爷子嘎嗒一声将手中的老烟枪放在炕桌上,道:“你说会好好看着她,这就是你说的看着?丢人。”

    陈氏哪里会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原以为能攀上侯府世子这样的人物,没攀上也罢,还叨来个破落户,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早就悔得肠子的青了。悔的同时也恨,要不是田敏青那丫头,嫁给侯府的,就是她的庄姐。

    “爹,这要不是青丫头,也不会闹成这样,我们庄姐也不会就这么吃亏了。爹,你要为我们庄姐作主哇。”陈氏噗通一声跪坐在地,呜呜的哭起来。

    田敏颜看她没有半点造作的样子,知道她是真心的替田敏庄担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由叹了一声,现在才来哭,早当初干嘛去了?若不是贪图人家那富贵,也不会赔上女儿。

    老爷子正要说话,外边的丫头就跑进来说道:“老爷子,永安侯府的派媒婆来向二老爷提亲了,给送了好多礼品来呢。”

    田怀孝一听,顿时一喜,顾不得老爷子他们,忙飞快的跑了出去,而田怀德和陈氏,则是脸色煞白,阴沉着脸。

    老爷子见两人的脸色,长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也没得法了,大嫂你也使人去看看袁秀才那孩子如何,若是品性好,就让庄姐过去吧。”

    陈氏一听,哀叫了一声,软倒在地,偏偏这时,田敏婷哭着跑进来叫:“爹,娘,大姐姐她上吊了。”陈氏彻底的晕了过去。

    多谢众亲的红包,撒浪嘿呦~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