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因为这回来的人多,田敏颜便摆想着摆三个桌,一桌她们自家人自己在西厢吃,一桌在正屋,让江氏她们几个,另一桌则在前院,这让男人们上桌。

    要罗氏和江氏同一台吃饭,是不可能的,就是田敏颜自己,也不愿意和那极品老太太坐一块吃饭,省得这边吃了还没咽下,那头就要吐出去,她是长身体的时候,可要吃饱饭呢,而且,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白梅她们都已经摆好桌,只等镇江楼那边的热菜送来了,趁着得空,田敏颜便溜去正房,想要听听他们说的什么。

    才儿走进正屋,就见满屋子都是人,黑压压的,田敏颜将眼睛落在小五他们身上,交换了一个眼神。

    “颜丫头,过来阿公这儿坐。”田老爷子看到她进来,便招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田敏颜挑眉,那位置,除了田敏林这样的男孙,可从来没有人坐过呐,如今,却叫她过去坐?

    “阿公,我是个姑娘头,没坐那位子的理,我站着就成。”田敏颜笑着摇了摇头,站到小五他们的身边去。

    “女娃又如何,也是我老头子的孙女,是我田家的嫡亲骨血。”老爷子哈哈一笑,看着田怀仁说道:“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颜丫头就正正中了这话,这会子要不是她给捣弄出那什么稻田养鱼,我田家也没这么大的福气荣耀,还得了皇帝的赏赐。”

    这话一出,田敏颜他们都互相看了看,老爷子可真是会往自家脸上贴金啊,这赏的,可是他们田家三房吧?

    果然,这分家不分屋,果是有大问题的,受赏赐的是在这老宅门口,不管自己内里的人怎么知道内情,在别人眼里,都是田家得了赏赐的。

    田敏颜心里便有些不舒服起来,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努力出来的成果,功劳却被别人冒牌给抢了过去一般。

    “可不是,颜丫头这脑瓜子可真儿灵光了。”田怀德抚摸着胡须说道。

    “再灵光又有啥用,手肘掰出不掰进,当初有这想法就该跟你大伯说,这功劳让你大伯得了去,没得白白便宜了那姓温的。”江氏哼了一声不屑地道。

    老爷子脸色一变,瞪了她一眼,道:“胡说啥呢?咱家的地不种,还能去办别人种横河的地不成?”

    事关庄稼田地,老爷子还是很紧张重视的,毕竟这是庄稼人的基本。

    江氏一脸的不服,张了张嘴,正想要反驳,却听田怀芳轻咳了一声,她便愤愤的不说话,鼓起两个泡腮来。

    田敏颜冷眼瞧着,心里冷笑,果然是来占便宜讨好处的,只这讨好处之前,还得要兴师问罪一番呢。

    “听说温知县大人也得了皇帝的赏,还记上一功。老三,颜丫头,前儿的咱就不说了,咱是一家人,福祸相依,一笔写不出两田字,你看,这还有啥子好法子,你也跟大哥讲。将来大哥要得了好,你们也不差不是?”田怀德一副大度的样子呵呵说道。

    田怀仁怔了怔,说道:“大哥,这稻田养鱼,也是试验过可成了,这才敢说出去。这要是不能的,咱哪担得起那责?这也是跟老天爷博弈的,讨个运罢了。”

    “可不是。”罗耀光沉着声道:“也亏得老天爷看待得起,这法子给弄成功了,要不成,怕是没几石庄稼可收的。要是没庄稼可收又把这法子说出去了,德兄弟要真跟着带人在横河弄,那后果才是咱想也不敢想的。”

    “听说大舅爷也跟着弄了这稻田养鱼,今年晚稻也翻番了吧?”田怀兰她夫君杨大勇酸溜溜地道:“到底是舅爷要亲香,咱们这些作姑姑的可就没那福气。”

    杨家虽然是在镇子生活,可也有些田地的,只是请人给侍弄罢了。今年因为侍弄的人弄不好,他们杨家的晚稻比夏收还少了三成,所以对田敏颜他们,还有罗耀光这些人都大丰收,是又羡慕又眼红的。

    江氏听了便重重地哼了一声,看着田怀仁的眼神很是不悦。

    罗耀光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声音一概的平平,让人听不出喜怒,道:“托我外甥女的福,咱也这般弄了田。当初这丫头也说了不知成不成,要成了倒有个好收成,我就想了,反正自家里也有鱼苗,就是不成,权当鱼儿被涝走了,至于庄稼,家里也没几口人,勒点裤带,一茬也就过去了。孩子一番好意,我和她舅娘都心疼着这几个孩子,都自家人嘛,亏不亏都没话说,旁的人就不好说了。”

    言下之意,当初田敏颜也是把话说前头了的,是咱们家因着是自家人,就是亏本也不怕,也不会埋怨,可你们会么?

    在座的都不是蠢的,罗耀光这一番话,谁都听出其中意思来,当下,杨大勇他们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起来。

    田敏颜却是很意外,同时也很感动,和田敏瑞对视一眼,心道还是自己娘舅好,当他们是亲人,其他的,不占你便宜算是好的。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冷凝僵硬,田老爷子便咳了一声说道:“嗨,说那些也不像,倒给说说当时赏赐是如何说的?可有圣旨啥的没有?”

    “对啊,听说还赏了十个金元宝是不?老三,也让咱们开开眼界,皇帝赏的金元宝有何不同?”田怀芳也附和着道。

    “三哥,让我们也看看吧,也沾沾这福气。”田怀兰双眼发亮,冒着青光。

    “这个。。。”田怀仁有些迟疑,看了一眼田敏颜。

    江氏听了金元宝的字眼,原本也很是兴奋激动的,可见他这样,便沉下脸不悦地道:“怎么,老三你是掉进了钱堆子,就是看看也不成是不?你老娘我也没那份量看,可是这样?”

    “娘,不是这样的,只是因着是皇上给赏的,咱们给供起来了。”田怀仁抿着嘴道。

    “那就取不来了么?可是要咱到你屋里去三跪九叩才能看得?”江氏的声量拔高,作势就要下炕:“走,你带我老婆子去,我给磕头去。”

    “少作点吧你。”老爷子见她又要作起势头,便斥了一句,又对田怀仁他们说道:“老三,这也不是看不得的物事,就让大伙儿也看看,沾点皇家福气。”

    “阿公说的对,爹,咱就让大伙儿看看呗,也难得皇上赏赐你一回。”田敏颜扯着田怀仁的手,笑着说了一句,又对田敏瑞说道:“哥,你去捧过来吧,得仔细些。”

    田怀仁两父子也不知她打的啥主意,田敏瑞却是向来听田敏颜的话的,当下就走了出去。

    没片刻,田敏瑞就双手捧着个红木托盘进来,田敏颜冷眼瞧着,这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直起了脖子,最兴奋的莫过于江氏和田怀兰,两人双眼放光,恨不得扑过去抢过来一样。

    田敏颜冷笑一声,一会也不知你们笑不笑得出口了,等田敏瑞走到正屋中间,她便大呼皇恩浩荡,拉着田怀仁对着田敏瑞一跪。

    田敏瑞吓得忙不迭的避开,却见田敏颜的眼神,便生生的定住脚步。

    田敏颜他们几个连磕了三个头,起来,看着完全呆愣的老爷子他们,皱眉说道:“你们咋不跪呀?这是皇帝赏赐的物件,不跪视为大不敬,让人晓得了是要砍头的。”

    田敏瑞他们这才明白田敏颜的用意,田怀仁欲言又止,却被田敏颜扯了扯手袖,便也不出声。

    听到要砍头,有好几人的脸都白了,老爷子问:“这,这还要磕头的么?”

    看个赏赐的物件,还得要磕头么?这是哪的规矩?

    其实这赏赐只是几个金元宝,并不存在要不要磕头的理,是田敏颜故意整的他们,想要看好东西嘛,自然要付出代价的,她一脸郑重的道:“阿公,礼多人不怪,虽说在咱自个家里,可这隔墙有耳,咱礼法全了,谁都没话说不是?”

    老爷子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其它人也没见过大世面,于是,从老爷子开始,一个个忙的冲着田敏瑞跪下磕头,三呼万岁,这才颤巍巍的起来。

    对着个小辈磕头,不管是老爷子,还是谁,脸色都十分不好看,可田敏颜这时却道:“哥,快掀红绸,让大伙儿看看也沾沾福气儿。”

    田敏瑞便揭开了红绸,十个金元宝整整齐齐的放在雕花红漆红木托盘,影着铺在盒盘中的红绸,明晃晃的,刺得人眼睛生痛。

    金元宝啊,这里的人哪见过这样的好东西,而且这是宫中铸的,更是难得呢,当下,老些人看着田怀仁他们的目光都有些异样,无不心道咋不是赏给咱家,而是这个闷蛋儿得了呢?

    “是金元宝。”田怀兰的儿子元宝睁着大眼说道:“和我名字一样呢,娘,我要。”

    “瞧你这德性,这是皇上赏赐的,能给你么?你问你瑞表哥给个你摸摸。”田怀兰轻掐了他的小脸一把,走近两步,伸出手就要去拿托盘的金元宝道:“瞧瞧就得了啊。”

    “慢着。”田敏颜大声一叫,田敏瑞则端着托盘避开,不悦地瞪着田怀兰。

    田怀兰被吓了一跳,不悦地说道:“咋了,这摸一摸也不成呢么?”

    “摸不得。”田敏颜一脸郑重的说道:“这是要供在案上的,以示皇恩浩荡,亵渎不得,就是咱们也不能摸呢。”

    “皇帝也是人。”杨大勇轻嗤了一声,说道:“我就不信了,这摸一摸也有罪了?”

    田怀兰轻捏了儿子一把,将他往江氏那推了推,那元宝也是个乖觉的,立即就扑到江氏怀里,撒娇道:“姥娘,元宝要元宝,元宝要元宝啦。”

    要说田老爷子最疼的孙子是田敏林,那江氏最疼的孙子,却是小外孙杨元宝了,那可是她疼到心尖尖上的,如今见宝贝小金孙撒娇,能不心软?立即就道:“好好,姥娘给我们元宝。”

    元宝立即得意地瞧着田敏瑞,却被他冷冽锐利的眼神吓得脖子一缩,躲在江氏的腿后,对他吐了吐舌头。

    “大勇说的对,甭说摸了,这元宝既是赏给咱们家了,咱家要怎么花都随咱们家,咋就不能摸了?”江氏拍了拍小金孙的头,抬起下巴对田敏瑞说道:“瑞哥,把那元宝拿过来我仔细瞧瞧。”

    好个江氏,只差没说把这些金元宝全给她了,田敏颜和田敏瑞的脸色同时一冷,均露出一个冷笑。

    “这是皇上赏给我们家的。”小五不干了,人家这明摆着就是来抢他们家的宝贝了,那还得了?当下就挡在田敏瑞跟前大声地叉着腰道:“那公公说了,是赏给我们家的,赏赐时说的是爹爹的名字田怀仁,没你们的份。”

    田敏颜听了嘴角一勾,心道小五好样的!

    而江氏和老爷子等人的脸都挂不住了,十分的不好看,前者立即发作道:“小狗崽子,没大没小的说啥子呢,你爹还是我肠子里出来的咧,我拿他一个元宝又咋的了?就是全拿了也该。”

    “你骂人,我是狗崽子,你是什么?”小五张开双手,微微扭头对田敏瑞说道:“哥,快把元宝拿回去,这有人要抢咱家的宝贝啦。”

    “没教养的狗崽,反了你了!”江氏气得不行,杀气腾腾的向小五走了过来。

    “娘,你要作甚?”田怀仁见了,立即将小五护在身后,皱着眉。

    “你。。。好哇,田怀仁,得了几个金锞子,连你也反了不成。啊?”

    江氏把腰一叉,横眉怒眼的就要开骂,老爷子沉着声道:“够了,本是高高兴兴的事,就你会作,给消停些不成?”

    “对啊,娘,甭这样,这是高兴事儿呢。”田怀芳忙的上前做和稀泥,笑着说道:“三弟自有安排呢,听说得了赏赐的那天,三弟还在屋门前撒了好几千喜钱让大伙儿捡福气呢。咱是一家子,他还能亏了咱不成?三弟,大姐说的可是这理?”

    田敏颜眼睛一眯,哟嗬,你方唱罢我登场,果是一出好戏呐!

    燕说明日开始要为国庆去旅行存稿,保底日更六千,欢迎大家养肥了看~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