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疏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罗氏再不愿意,却还是让高氏抱着丫丫过去正房,这怨恨是一码事,现在她和江氏她们的关系也差不多是撕破脸了,可血缘却是割不断,再恨也不能抹杀老爷子他们是丫丫的阿公阿妈的事实。

    这个时代太多规矩条例,也太多礼节,罗氏是传统的古代女人,她心里怨恨,却也做不出那不让阿公阿妈见孙女的事儿。

    正房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田怀仁和田敏颜的脸沉得要滴下水来,谁都没有出声,气氛很是沉重,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不好的交谈。

    眼见高氏抱着孩子进来,坐在下首的田怀芳就露出一张笑脸站起来走了过去说道:“哎哟,我们的小侄女来了,让大姑瞧瞧。”说着,伸手就想去抱高氏怀中的襁褓。

    高氏手一避,躲过她的手,不冷不热地道:“她大姑,这孩子挺沉手的,让我抱着吧,省得累着你了。”

    田怀芳的手僵硬又尴尬地伸在半空,见她这样,心里不悦,却也自知理亏,只好讪讪的收回手,看了过去。

    “呀,这孩子长得可真周正,瞧这眉眼,就跟三弟妹一个样儿。哟,这手指长的,长大了定是个高挑的美人儿,长得可真是好。”她一口一句夸,只差没把那小儿给夸到天上去了。

    “她大姑,落地孩儿经不得夸,没的折福,也就是个黄毛丫头罢了。”高氏又淡漠的说了一句。

    田怀芳那笑脸再度一僵,嘴角抽了抽,呵呵的讪笑。

    田敏颜看了,唇角勾了起来,她们的舅娘可真是会说话。

    “过来让我瞧瞧。”老爷子这时说了一句,朝高氏招了招手。

    高氏虽然不愿,却也将孩子放在他手里,很显然,老爷子久不抱这刚出生的小孩儿,动作就有些不娴熟,还是高氏帮他调了调位置。

    老爷子眯着眼仔细端详了一下手中的孩儿,见她额头长得宽正,鼻子圆润,下巴肉嘟嘟的,确实长得很周正,看上去就是个有福气的。

    再想到三房如今的家底,眼看着就是要起来的,心道这孩子也是个会投胎的。这要是早两年出生,怕也不是这个模样了,那些个穷人家的孩子,那个不是长得跟个猴儿似的?

    老爷子又想起田敏颜他们出生时的样子,罗氏身材高挑皮肤白,田敏颜和田敏瑞是龙凤胎双生子,就是长得丑,那也是好福气了,更何况他们兄妹又不丑,出生也是手长脚长皮肤白的,又是田怀仁他们的第一对孩子,那时也是人人夸的。

    而小五出生的时候,更不得了,那时遇上大旱,雨几个月都不曾下了,他出生的时候就下了一场甘雨,整整一日一夜,谁都说这孩子将来是有大造化的。

    如今这闺女,虽然是早产儿,却也没长岔,这多少让他感到庆幸,也同时在心里感叹,老三他们是个有福气的。

    江氏就坐在老爷子的旁边,两人中间隔着一张炕桌,见老爷子抱着那娃儿,便微微侧了侧头,探起脖子用眼角瞄了过去。

    见那孩子不是歪瓜劣枣也没啥问题的,她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的。

    而江氏这样,并不是说她关心这孩子,而是她害怕和心虚,就怕罗氏和这孩子出啥子问题,她会负上责任。

    所以听说罗氏难产的时候,她是点了香供奉菩萨保佑的,只怕罗氏这回一尸两命,将来化成鬼魂来找她。

    江氏是最怕鬼神之类的东西,就是睡觉也不忘将去庙里求来的用来辟邪的符咒压在枕头底下的,所以,她比谁都盼着罗氏顺利生下孩子。

    如今罗氏生了,母女平安,这孩子也长得周正,她心里的负荷和那一丁点负罪感立马消失到九霄云外去。

    “爹,也让娘抱抱呗。”田怀芳在老爷子跟前笑着说道:“咱家老久没有新丁降临了,这孩子长得好呢,娘念叨了一整晚了,快看看。”

    田敏颜听了眼睛一眯,看向江氏,没有忽视她那不自在的脸,念叨一整晚?是怕的吧。

    田怀仁更是一脸紧张,似是怕江氏会对丫丫作出什么不好的事一样。

    高氏又怎么会让江氏抱孩子?当下,就挤开田怀芳,抱过老爷子手中的孩子说道:“老爷子的手也该酸了,这孩子才儿醒,她娘正准备喂**呐,我先抱她去吃饱了。”

    田老爷子对高氏这样的严阵以待,皱了皱眉,很是不悦,看到田怀仁紧张又松口气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

    老三是怨他们了么?

    高氏也不看这些人的眼色,抱起孩子就走了出去。

    田怀芳很是尴尬,心里那股子气越发的大了,心想如今这样,还能跟老三他们亲香起来?跟防贼似的防着他们呐。

    气氛就这样尴尬下来,江氏很不高兴,哼了一声道:“有啥了不起的,不就一个丫头,还不许看了,哼!”

    “你少说两句吧。”老爷子瞪了她一眼斥道。

    江氏脸一沉,想要发作,可看到老爷子阴着的脸,便生生的忍了下来,可那脸,却是满脸不甘。

    老爷子心道真没个省事心的,她是想把三房这一房断了关系才罢休么?

    叹了一口气,老爷子便扯起笑脸看着田敏颜他们问:“孩子可是取了名字了?”

    “小名就先叫丫丫。”田怀仁回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这孩子出生,要是家里的老长辈取名,就显得孩子受重视,那些大户人家的孩子,尤其是嫡子女,都是由家中有分量的长辈取的名,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重分量长辈取名,那得是受宠的。

    田家里,田敏林的大名就是老爷子给亲自取的。

    老爷子满心以为田怀仁会让他帮着取名,谁知道他吭都没吭一声,便有些讪讪,似是提醒着道:“这孩子虽是早产,也是个脚头好的,取名得慎重。”

    “嗯,这孩子来之不易,我就想让她们娘儿几个给取一个。”田怀仁低着头淡淡地道。

    这言下之意,就是孩子的名会由他们自个取,压根没劳烦老爷子他们的意思了。

    老爷子也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脸上的笑容一僵,讪讪的连说了几个好字,看着田怀仁的眼神便有些复杂起来。

    田敏颜他们展现出的冷淡,谁都不是傻子,都清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气氛弄得尴尬,就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倒更让人心里膈应了。

    最先忍不住的是江氏,眼见着田怀仁这样作冷的样子,就冷哼哼的道:“老三,你也不用摆那谱,有啥子不满你往白了说,啊?摆这谱是给谁看呐?”

    “我晓得,你是怪我老婆子害她早产了,如今她孩子都生出来了,没破没坏的,是要咋的?让我老婆子去给她跪着赔罪磕头不成?”江氏哼了一声,作势要下炕道:“成啊,俺这就去给她磕头。”

    “娘。”田怀芳很是头疼,娘这不是没事找事么,老三如今也没说那事,便道:“老三不是那意思呢。”

    “呸!他是我肠子里出来的,你当我不知道他心里咋想?他这是怨我呐。”江氏恨恨地呸了一声。

    “你给消停点吧。”老爷子抽起了旱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江氏憋不住了,嗷呜一声就嚎哭起来,拍打着大腿:“我命苦啊,我咋生了这么个白眼儿狼啊,这是有了老婆就不要娘了啊。哎哟娘哎,你当初就该把我给淹死在尿桶里,也好过做人,闹这疼的啊。”

    以往,江氏这么嚎,田怀仁多少有些动容,可如今,他看着她作,表情依旧淡淡的,似是看着猴儿戏的,没有一丝其它的表情。

    田敏颜偷偷看了他一眼,心道,江氏终于把田怀仁的孝恩给磨掉了。

    “够了!”老爷子一拍炕桌,看向田怀仁,没有半点给台阶的意思,心情更差了,只好道:“老三,弄这样也不是成心的,你们也别往心里去。如今三家嫂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了,也是菩萨保佑,这事看在爹的份上,就这么揭过去吧,啊?”

    江氏便停止了哭嚎,一双三角眼使劲的瞪着田怀仁,想看他是啥子态度。

    田怀仁收回目光,没有正面回答这话,看着老爷子说道:“爹,原本咱就打算着,等腊月三娘生了,就把房子盖起来的。如今孩子也出生了,我就想着开始动工了,这建好过年之前就搬过去。到时您看这宅子,是喊那房亲戚来住着照看,还是锁起来?”

    话一落,安静,绝对的安静,静得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老爷子愣愣的看着田怀仁,像是听错了似的,以为他是在赌气说笑,可是没有,除了平静,啥都没有。

    而且,那表情更不是说笑,而是认真,他从未看到过的认真。

    吸进的烟从喉咙里倒流,他被一呛,剧烈的咳嗽起来,直咳得满脸通红,亟亟地道:“老三,你这是跟爹娘赌起气来了?啊?是怪咱俩个老东西了?这住的好好的,咋说搬就搬,这就是你们的家。”

    听到老三他说要搬家,老爷子心里是特别慌乱的,不是因为其它,而是因为老三的态度。

    虽说他们是分了家,可到底老三一家还是住在老宅,也就是齐整,有些话和权利他也能使,他也是这家说话最有分量的人。可要是他们搬了,那就是彻底分开了,日后,想要掌控三房一家,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除了这点,老爷子还有一丝不安,那就是老大他们,田敏颜的话,像是一记钉子似的重重地钉在他的心底,这万一,真如她所说的那样,三房就剩下他们唯一的依仗了。

    可三房若搬了,就是将来能回到杨梅村重新生活,那依仗怕是没如今这样强的,毕竟难以掌控。

    所以,老爷子是百般不愿三房搬家的。

    “爹,也不是现在就搬,三娘也还得坐月子,这房子也没建起来,等她出了月子,房子建起来后才搬。”田怀仁平平的道。

    “这不是赌气呢么?你是有啥子不满你给说,爹会给你做主的。”老爷子满脸焦急。

    田怀仁却没有正面说这问题,只道:“早搬迟搬都是搬,也是一样的,而且这宅地咱也老早买了的,不过是早些建起来罢了。”

    “可是。。。”

    “老头子,你说那多话做啥,人家银子多的没处花,看不起这破宅,要住高门大宅,你碍着人家富贵是做啥?”江氏在此时插了一句,三角眼死死地瞪着田怀仁,冷道:“有本事就现在搬。”

    “你给我闭嘴!”老爷子冲她吼了一声。

    田怀仁没有反驳也没有出声,就只是平静的看着,良久才说了一句:“爹,如果娘也实在不欢喜见咱们一房,那咱现在也可以搬去村头那宅子。”

    “你这丧良心的,含血喷人呐你。”江氏气得指着他骂了起来。

    “住嘴。”老爷子狠瞪了她一眼,然后看着田怀仁苦口婆心地道:“老三,爹知道你们如今有了银子,也不差那俩个钱。但我们俩老和你大哥二哥都住在横河,这房子放着就也是放着,你看。。。”

    “阿公,就是咱日后搬了家,这宅子咱们隔三差五也会着人来打扫整理。阿公若是担心日后来家地儿收拾得不利索,你尽可以放心。”田敏颜笑着说道:“再说咱都分家了,再住这也不像,我看还是搬的好。那道士不是说了咱们和大伯相冲么,我想肯定不止,你看,这回大伯和你们一回来,我娘就早产了。这好在是我娘遭了这难,要是大伯,还不知遭的是什么呐。”

    田敏颜这话里的意有所指说的老爷子和江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再看田怀仁,只见他低着头一言不发,显然是认同她的话的。

    老爷子见此一阵心凉,知道田怀仁他们是下了大决心了,半晌才道:“既这样,那就随你们吧。”

    田怀仁他们说完了这事,也没再说其它,只说了要去忙建房的事宜,便离了正房。

    老爷子看着他们消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三房,对他们是越来越疏离了。

    作者预设时间错了,晚更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