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惠安县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梨园,是州府八景之一,邸属嘉郡王的产业。嘉郡王齐瑞宁是晋王的嫡长子,年方二十五,而晋王是当今圣上已故堂皇叔康亲王的儿子,故嘉郡王喊当今皇上一声皇伯父,是真正的皇亲国戚。

    青州,是晋王的封地,可以说,这青州府都是嘉郡王他老子的,如果说这北苑是嘉郡王的产业,田敏颜也是相信的,虽然方贤说不是。

    其实是不是已经不打紧了,总之,谁都知这北苑是嘉郡王给罩着的便是。

    田敏颜一边消化着方贤给他们临时恶补的信息,一边掀起马车帘子往外看去,只见一辆接一辆华丽的马车相继在一方高大的院墙外停下,有人彼此在见礼,又相携着进去。

    他们的马车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想来是到了,马车外很快响起方贤的声音说是已经到了。

    田敏颜被白梅扶着走下车来,和以往参加宴会的大咧咧不同,田敏颜今晚在脸上覆了一方纱巾,遮住半边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她看到,旁的马车也有穿着华丽的小姐下车来,同样是这样的打扮。

    田敏颜看了自身一眼,粉色石榴蝴蝶团花儒袄,淡青色的暗花交颈褙子,下配一条妃色绣红梅襦裙,外罩着一件品月色缎绣玉兰蝴蝶纹夹氅衣,领上一圈的白毛衬得她小脸尖细白润。因着还没成年,头发还是挽成丫髻,戴着珠翠花发夹,也没其它过多的首饰。

    他们这回来州府也不是为了饮宴的,这完全是个意外,田敏颜又怎会带什么首饰前来,现在这一身,还是方贤给准备的,本是他准备送去给梁语音的,眼见田敏颜没准备,再去置办也来不及,便先让了出来。

    听说是梁语音的,田敏颜自然百般推搪,后来他说这一时半刻的也不会让人去辽宁,再重新置办便是,她这才作罢。饶是如此,田敏颜还是问明了价钱,要把银子折算给他。方贤也知她性子执拗,便随意的说了个数目,只是不是真是那数就不晓得了。

    “方大哥,这郡王爷的赏酒会,难不成郡王妃还一道邀请的?”田敏颜悄声问。

    “缘何这么问?”方贤眨了眨眼,很是奇怪。

    “这还有许多小姐夫人前来的。”她看向前方,一对类似母女的夫人已经走进了梨园。

    “你也是不知,这梨园也是州府的八景之一,里面栽种的桃树李树,还有梅花可称得上为花海,下了雪,那冬日景致才是让人流连往返的。”方贤笑着说道:“这也是梨园安排得当,为顾忌女客,以免造成什么误会来,届时这席宴的地方是和男客分开的。所以我才说,就是不想攀附权贵,只来这里作耍,也是一个好去处。”

    原是如此。

    田敏颜点了点头,作出了然的样子。

    “方兄。”

    此时,有人从左前方喊了一声,田敏颜看过去,只见是两个穿着长袍拱着手走了过来,一个头发扎着布巾,一个戴着玉冠。

    田敏颜知道这应该是方贤邀请的同窗了,只和他们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和田敏瑞方宇他们站在一起,汇合后,便向梨园走去。

    递了帖子,便有下人领着前去赏酒宴的地方,这一路走去,田敏颜才晓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富贵。

    琉璃宫灯处处高挂,亭台流水,曲径蜿蜒,假山磷石,小舟游湖,虽是入冬,可各种花卉树木依旧常青,有些品种田敏颜甚至还叫不出,想来就是一个花园打理的人都要整一个大团队吧?

    跟着小厮在曲径上行走,无数的宫灯把偌大的花园照得宛如白昼,田敏颜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方贤真的没说错,这地方果然是个好去处,一个超大的后花园。

    赏酒的地方设在梨居,听说那种满了梨树,有两亩之多,田敏颜进入,那简直是一望无边,梨居的深处,有人声传来,走近,曲水流觞,已有好些人在那里说笑攀谈,有的则心不在焉,似在等着什么。

    “方公子,这几位小姐。。。”那小厮把人带到后,又看着避在方贤身后的田敏颜迟疑地开口:“女客的席宴在西园,您看。。。”

    田敏颜愣了一愣,看向这边,清一色的全是男人,果然是如方贤说的那样是分开男女的。

    方贤有些迟疑,田敏颜她还是个孩子,这里也不熟悉,他本着也是个孩子,就是处在一块也无妨,可田敏颜这一打扮起来,她人又长得高瘦,苗条修长,倒有几分少女的模样了,再跟这么一大伙男人在一块也不像,不免犹疑起来。

    田敏颜看出他的心思,便笑着道:“方大哥,你和哥哥他们在这边耍,我去女客那边儿吧,反正就走走,这席宴完了再来寻我一道家去也无妨。”

    “你自个可以吗?不如哥哥陪着你吧”田敏瑞有些紧张,生怕她一个女娃在这地方吃亏了。

    “没事,不是还有白梅和秋菊陪着我吗?”田敏颜莞尔一笑,秋菊是方家的丫头,是方宇特意带出来供田敏颜支使的。

    “你机灵着点,有事差人来寻。”方宇看了她一眼便道,又笑着对那小厮道:“这位小哥,麻烦你带我妹子过去了,她第一次来,且寻个丫头好生看顾着。”说着,塞过去一块银子。

    那小厮捏了捏手中的银块,笑眯了眼,说道:“方公子且放心吧,在我们梨园,可没人敢使那坏心思,我这就带小姐过去,这边请。”

    田敏颜便对几人点了点头,又深深地看了田敏瑞一眼,后者了然,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她这才带着两个丫头走了。

    来之前便说好了的,咱志不在攀附权贵,也就来见识一番,多听多看,有时候从这些人的谈话中是会得知许多信息的。若能认识谁,那自是好,若不能,那也无需卑躬屈膝。

    西园离那个梨居也不远,走路也不过两盏茶的时间,同样种满了梨树,只这边有几处屋子,想是供女客换衣裳歇息什么的。

    那亭子亮如白昼,还没走近,就听得一阵阵的娇笑声传来。

    这边亭子多了几分旖旎,白玉轻纱,有琴有铮,却感受不到多大的寒意,走近,那些地面竟有些发热,那小厮便说这地底下通了火炕。

    真是好享受!

    田敏颜不由咋舌,在花园亭子通上火炕,这根本就是烧钱啊,皇族,不是普通的富贵啊。

    “咦,你是哪家的小姐啊?咋这般面生。”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姑娘来到田敏颜跟前,睁着一双大眼问。

    田敏颜淡淡地一笑:“我姓田,是从清平县来的,这位姐姐觉着面生也不是出奇。”

    “清平县啊,难怪。”

    “清平县可远了,也没啥地方好耍的,姓田,也没听说过有哪家大户是这个姓啊。”又一位穿着桃红色衣裳的少女走了过来,她大概十四五岁,长了一双丹凤眼,有些高傲地上下打量着田敏颜。

    田敏颜淡笑着道:“我家只是寒门小户。”

    “原来如此。”那桃红衣裳少女轻嗤了一声,拉过那粉色衣裳的姑娘说道:“谭妹妹,我们过去那边看灯吧。真是的,这梨园啥时候什么人都放进来了,没得掉了格调。”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足以让亭子里的人听得清清楚楚的,有些人便指着田敏颜窃窃的笑起来。

    白梅听了脸一沉,上前一步,田敏颜忙的手一摆,微微侧头以示警告,白梅便退后一步。

    田敏颜是觉得没啥好争的,她的出身不高是事实,可她也不因此而自卑,也没必要和这些自认清高的人去争个高低,她不过是来这到此一游罢了,转身,不过就是陌路。

    看了一眼那亭子看过来的人,不屑的有,鄙夷的有,看轻的有,她唇角微勾了勾,心道,这地方,也是待不得的,便和两个丫头说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说罢就转了个身。

    “我听说清平县有个田家因为那个啥稻田养鱼而受了皇上的嘉奖,可是这位妹妹的家族?”

    才儿转身,又有一道声音传过来,田敏颜转过身去,见着那人,暗赞一声,好一个美人。

    她年方十六,肤若凝脂,穿了一身妃色衣裳,腰间一条青缎腰带,一只羊脂白玉佩压裙。她一头青丝半挽,另一半披在肩上,头上戴了一支插了赤金掐丝镶红宝石的步摇,一双凤眼水汪汪的,鼻梁高挺,樱桃小嘴一点点,红润光泽,引人采撷。

    再看她走路的姿势,双手交叠在胸前,行走间裙裾硬是不晃动一下,满身贵气,显然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作派。

    “惠安县主。”那桃红衣裳见了这个女子,忙的跑过来福身行礼。

    县主?田敏颜一愣,见亭子里的人都纷纷前来行礼,她只好也跟着福了福身。

    “免礼。”那惠安县主抬了抬手,又看着田敏颜笑问:“这位妹妹还没答我,可是受皇上嘉奖的田家?”

    “回县主,正是本家。”田敏颜浅笑着回道。

    “那那个什么味精,也是你们家的咯?”

    田敏颜一愣,笑道:“是的。”

    她的话一落,人群中就有人小声交头接耳起来,投向田敏颜的目光就更多了。

    “那东西可真个好,你来与我说说,你们家是怎样做的?”惠安县主听了,便亲切的拉过她的手走向亭内。

    田敏颜低头一看,灯光下,她的手白莹莹的,很是柔润,显然是养尊处优的主,

    既然是县主,就算不是皇亲国戚,也是家里有身份地位极受宠的吧,只不明白,她怎么对自己这样一个农家女这般热情?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田敏颜被拉到亭中,和县主说起话来。

    当然,对于县主的问题,她也不可能详细地说出味精的制作过程,毕竟那是自家的生意,只说了是海里的海草给提炼出来的精华。

    惠安县主显然也明白她的顾忌,也没详细追问,岔开了话题问起其他,见她应答得当,既不刻意讨好,也不觉谦卑,仿佛就是对着一个极平凡的人说话般,让人无端的感到舒服,比这些个谄媚讨好的人要好得多了,心里便多了几分欢喜。

    “那就是说,田小姐你们家原是个种田的?”那桃红衣裳的少女故作惊讶地插了一句,话里,是赤果裸的鄙夷。

    田敏颜还没说话,惠安县主便已先开口道:“种田的又如何?听夏小姐的意思,似乎很是不屑。就我们袁家太祖,也是种田出身,民以食为天,庄稼就是一个国家强盛的基本。没有农民种地,就没有我南国的繁华鼎盛。”她说着,凤眼瞥向那桃红少女,有些冷淡地道:“夏小姐,就是你每日吃用的米饭粮食,也都是农民给种出来的。而且,我记得,夏小姐你们家只是一届商人吧。”

    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位,惠安县主话里的意思就是说夏小姐他家还比不上一个种地的农民了。

    那夏小姐哪里听不明白这样的嘲弄,当下,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见众人的眼光落在她身上,只觉得一阵羞愧,眼泪瞬间涌了上来,抿着唇,却不敢冲惠安县主发脾气,谁让人家身份比自己高贵。

    田敏颜完全想不到惠安会为她出头,为什么,她们是第一次见,不是吗?

    她却不知道,这惠安县主的太祖也是农民出身,因着救了南国的太祖,而得了运,后来儿子也就是惠安的曾爷爷考了进士,家中便慢慢的入皇帝的青眼了。而到了惠安这一代,她头上有哥哥五个,其中有三个就是武将,就更不得了了,她爹被封了异性侯,而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在家中极为受宠。

    惠安是个敢爱敢恨的主,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看她一副大家闺秀的作态,却也是十分随性的人。而田敏颜,虽然出身低,可她自身的气质,那若有若无的傲气和坚韧,让人难以忽视。

    这人与人缘,不过是一个缘法,都是随性的人,就像磁石一样,自然就相吸了。

    所以,惠安毫不掩饰自己对田敏颜的喜欢,当着众人的脸面就道:“你很好,我们做朋友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