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媒人上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新的铺子最终用四百两买了下来,田敏颜按着新铺子的规格重新画了平面图,重新装修。

    她给设定的装修格局和清平县的第一楼差不多,但因为这里是州府,所以用料和摆设等都要上等名贵得多,就是台布,也要用好的料子制作,提高格调。

    再有两天就要进入腊月了,也就离过年不远了,田敏颜便想着先把这铺子装修弄好,然后再招人手培训,等开春了再商定开张的事宜,当然,这些她都交给了谢城忠和梁大荣去处理。

    一个合格的领导,就是要学会放权,事事去亲历亲为,那不是伟大,而是愚笨,她可不想为几个银子过劳而死。

    将装修平面图和铺子企划书都交给了谢城忠,田敏颜便想着回清平县了,想着快要过年了,又要到处送年礼,州府的东西到底比较上台面,她兴匆匆的拉着白梅天天去逛街,给买了整一车的特产和礼物。

    惠安县主也来邀请过她,田敏颜忙着弄铺子的企划书,只出去了小半天,两人也是逛街喝茶聊天,虽然也才第二次见,倒也似认识了好久似的,很快就熟悉起来,约定日后都保持联络。

    田敏颜一直想再见到齐十七,很想去确定他的身份,后来又想,就算确定了又如何?也就放下了念头。

    在州府盘桓了有十天,留下谢城忠和梁大荣处理铺子装修的事,因着方家来接方宇他们回去清平县准备过年,田敏颜和田敏瑞就跟着一道回去了。

    回到清平县的时候,田敏颜也逗留了一天,顺便打点了年礼送给温知县一家,然后才回到太平镇。

    马车差不多到杨梅村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是晌午了,远远的看到村子升起的炊烟,田敏颜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雀跃,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呢。

    家,田敏颜忽而想到,原来她已经在不经不觉间已经把杨梅村视为家了,而田怀仁他们,则视为至亲。

    在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想着穿回去现代呢,呵,时间果然可以改变一切。

    可这种雀跃在到达不家中见着一个穿红着绿头戴大红绢花的婆子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哎哟,这就是我们田家二小姐么?瞧瞧这模样儿,长得可真真儿周正,日后要真个长开了,媒人还不踏破这门槛?”那婆子见着打扮得娇俏得体的田敏颜,笑得眼睛眯起了一条缝,亲亲热热的走了上来,伸手就要去拉田敏颜。

    田敏颜闪身一避,双眉紧皱,问道:“你是谁?”

    其实她心里也猜到几分,只是心里不确定,老天,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瞧我,还没跟小姐道喜呐,我是县里有名的王媒婆,不是我吹,在我王媒婆手上拉成的姻缘线,没个一百,也有八十。小姐,大喜呀。”那王媒婆掩着嘴呵呵的笑。

    田敏颜心里咯噔一声,脑袋都炸开了,恰好看见她爹走出来,忙的跑上去:“爹。”

    “囡囡。”田怀仁接着女儿,见到王媒婆还在院子里,顿时脸一沉道:“怎的还没走,快走快走,我家闺女年纪还小,这回不忙定亲。”

    那王媒婆非但没走,反而扭着肥大的屁股上前,说道:“哟,田老爷,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亲呀。那楼家家财万贯,使得是金奴银婢,楼公子也是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虽是年岁大了些,可这男人嘛,年纪大了才会疼人不是?田小姐年纪虽小,楼公子说了,愿意等小姐及笄才完婚,要是你和夫人愿意,就先把亲给定下来,两家当亲家先走动起来。”

    楼公子?谁?田敏颜脑袋嗡嗡的响,猛地想起,自己认得的姓楼的人,也就那楼少卿了,不会吧?他来提亲?脑袋被驴踢了么?

    “我和内子说过了,我家闺女不及笄就不谈婚事。请你出去,白梅,把人请出去。”田怀仁沉着脸对站在一旁的白梅吩咐道。

    “出去。”白梅立即冷着脸挡在王媒婆跟前。

    那王媒婆很是不悦,可想到楼家的赏银,便生生的把那股子不悦给压下来,掂高脚朝田敏颜他们说道:“田老爷,这事也不急,你和夫人再想想,我过两日再来,啊?这楼家可真真儿的大好亲事,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而且,嫁过去就是正头娘子当家主母,那是翘起双手享福的。”

    “出去。”白梅冷着一张脸,伸出手去扯她。

    “哎,你这丫头好没规矩,有你这样对客人的么?我自个走。”王媒婆被她一扯,抽回袖子,一步三回头的大声道:“田老爷,可要仔细想想啊。”

    等王媒婆一走,田敏颜他们也顾不得聚旧了,拉着田怀仁亟亟地问:“爹,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楼家,什么亲事?”

    “对啊,爹,咋我们去了几天,就有人来提亲了,妹妹她才十一岁呐,这。。。”田敏瑞也很是气急败坏。

    田怀仁看着一双儿女急得眼都红了,便道:“外边冷,我们进去再说。”

    进了西厢,罗氏正哄着小女儿睡觉,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见几人进来,先是一喜,又嘘了一声,示意他们放轻手脚。

    田敏颜放轻了脚步,先走过去看一眼小妹,见她长了好多,正握着白嫩的小手睡得沉香,样子十分可爱,心里突然就平静下来。

    又见罗氏坐了差不多一月的月子,养得脸色红润,精神气也足,人也长胖了一圈,便放下心来。

    “快过来让娘看看。”罗氏招过两兄妹在怀中打量,见他们虽瘦了些,可极有精神,便嗔骂了一声:“可舍得家来了,两只猴儿,可没把我跟你爹给操心死,就怕你们在外头惹了祸事。”

    自打田敏颜他们去了州府以后,罗氏是天天担心,田怀仁更是,晚头都睡不好,就念叨着,罗氏好歹在月子白天能睡,他是白天要干活计,这不,两黑眼圈大大的。

    田敏颜也看到了田怀仁眼皮底下的青黑,心里一阵感动,过去把着她爹撒娇:“爹。”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见宝贝闺女撒娇,田怀仁哪还有刚才对着王媒婆的黑脸,憨憨的笑着抱她。

    一家几口亲香了一会,田敏颜这才想起那个王媒婆,忙的问:“爹,娘,你们还没给说,那王媒婆是怎么回事儿?”

    罗氏和田怀仁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却也不是十分的难看。

    罗氏招了招手,将田敏颜招到身边来坐在炕沿上,说道:“那媒婆是来提亲的,说的是县里的那个飘香楼的少东家,楼公子。”

    “什么?”田敏颜脸一黑,又窘又傻,手握成了小拳头。

    罗氏他们其实也很纳闷,这些日子,他们家盖房子,忙的够呛,她是坐月子享的安乐,又有嫂子帮忙照顾了大半个月,最闲的就是她了。今日这好好儿的,竟然有媒婆找上门来了,开口就是给他们贺喜,说着漂亮恭喜话,把他们纳闷的。

    等王媒婆说明来意,两口子都傻了,罗氏甚至还问:“你是不是找错地儿了?我家闺女才十一岁呢。”

    “被皇上赏赐的田家,怎会找错?第一楼是你们家开的,可是?”王媒婆笑眯眯的问。

    罗氏和田怀仁傻傻的点头,就见那媒婆一拍大腿,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道:“那就对了,我要说的,就是你家大闺女。”

    紧接着,王媒婆就天花龙凤的吹捧那楼家如何的富贵,那楼公子如何的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直吹得天上有地下无,末了道:“我们楼公子啊,和你家小姐那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难得的好品相。。。”

    罗氏被她唱的头昏昏,可关乎闺女的婚姻大事,自然比傻了的田怀仁清醒,很快就打断她的话:“慢着,我家闺女才十一岁,那什么楼公子也老大了吧?”

    “这男人嘛,年纪大些才会疼人,而且那楼公子今年也就二十一,小姐十一岁没错,可楼公子说了,愿意等小姐及笄再完婚,先把亲定了,两家当个亲家先走动起来。”王媒婆呵呵地笑,仿佛这亲事是铁板钉钉一样,又道:“那楼公子那品相,在这村子点着了灯笼都找不到。田老爷,田夫人,有这样的女婿,你们好福气呀。”

    田怀仁脸色一黑,冷声说道:“这什么楼公子房公子的,我们不认得,你莫要睁眼说瞎话,凭白抹黑我家闺女的清誉。”

    罗氏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道:“我家老爷说的是,而且,我家闺女年龄还小,我们还要多留几年,你请回吧。”

    “哎哟,从前田老爷不也见过楼公子么?田小姐也见过来着,我们楼公子对田小姐可是满意的紧,对田小姐是一见倾心呢。他家老夫人年纪如今也大了,就念叨着公子的婚事,老人家想抱孙子了。”

    “放肆。”罗氏腾地站了起来,气得发抖,指着她说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满意,什么一见倾心,我家闺女清清白白的,你欺人太甚。”

    王媒婆看着罗氏恼怒得脸色涨红的样子,心道自己说过了,这可是关乎到女子的声誉,要知道真正的大家闺秀不轻易在外头抛头露面,当然,庄户人家的女儿家没这么多讲究。可她这么说,话里的意思也是暗指田敏颜和男子有首尾了的,怪不得罗氏生气。

    “瞧我这张老嘴,一高兴就说错话了,该打该打。”王媒婆也是见惯场面的,忙的意思打了自己嘴巴两下,又碎碎说起楼少卿的好来,什么嫁过去就是正头娘子当家主母,什么享尽荣华富贵。

    “出去,给我出去,告诉你们那什么楼公子,我们要多留闺女几年,不打算现在就谈亲事。”罗氏却是听不得了,又叫田怀仁赶人,而小星也来说小女儿醒了,她就回了西厢。

    田怀仁早就想赶人了,罗氏这么一说,他忙的站起来赶人。

    这媒人上门,也没有一说就成的,通常这第一次上门也就通个气,会有第二次上门的,王媒婆做惯了这行生意,自然也清楚,倒也识趣地个走,却恰好遇见田敏颜回家,这才出了院子那一幕。

    听到这里,田敏颜脸色沉得要滴水,双眉紧拧,小脸都快要皱成一团了。

    罗氏觑了一眼她的脸色,忙的道:“囡囡,你放心吧,娘没答应呢,娘怎么舍得?而且那个楼公子,你们不是说过不是个好的么?”

    “娘我不是担心这事,我是想着那楼少卿这么做的用意,他是打的啥子主意?”田敏颜勾了一下唇角。

    她当然知道罗氏他们不会答应了,不说她年纪还小,这楼少卿她也曾经对他们说过为人,自然不会轻易的去应了这亲。

    她是想着楼少卿的用意,什么一见倾心?唱大戏吧,骗谁呐?

    对个十一岁的孩子一见倾心,说出去也不怕人说你变态龌龊,心里有问题,所以她说绝对不相信这样的鬼话的。

    再来,那楼少卿,都二十几岁了吧,这年头的男子,二十几岁还没成亲的极少,尤其是大户人家里头的,像他那样的年纪,孩子都满地儿跑了。

    这年头二十几岁还没成亲的,也就是那些穷得揭不开锅的光棍娶不起媳妇罢了。

    而他在明知道自己只有十一岁,都还让媒人上门提亲,并说愿意等到她长大,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心思和用意了。

    “不管怎样,这提亲咱不答应,他还能强娶不成?”田敏瑞冷笑着说道。

    田敏颜摇了摇头,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楼少卿,就不是那简单的,那个人狡猾,心思重,要真的是别有用心,那就不是他们说一句不应那般简单的。

    电视小说也有演的,这人为了强娶,故意抹黑对方的闺誉的也有,楼少卿会不会这么无耻,她不知道。

    但不管他会不会这么无耻,她都得要小心谨慎些,要知道女子闺誉在这个世界,是比命还要重要的。

    作者求推荐留言红包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