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有大户公子前来田家提亲的消息不胫而走,杨梅村里是像一壶刚煮开的水似的沸腾了,有人艳羡有人嫉妒,田敏颜走到哪都有人用异样而炽热的目光看着她,比如现在。

    ”二姑娘可是出落得越发周正了,都成大姑娘了,真真是咱们杨梅村的头一人,也不知将来哪家有这大福气能得了我们二姑娘去。”某个婶子亲热的拉着田敏颜的手,一张脸笑成一朵花。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田敏颜浑身不自在,呵呵的假笑着借拨弄自己的发抽回手,看了一眼她脚边的箩筐,说道:”牛二婶子,割猪草呢!”

    牛二婶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语气酸酸的道:“可不是。还是你们家好日子,现在又有老多的长工下人,也不用做这些脏累的活计了。到底是你娘有福气呀,有你这么个能干的闺女,哪像俺们家这笨丫头,做啥啥都不会。”说着,她拍了一下身旁呆愣站着的闺女。

    而年纪不过七八岁,正瞪着田敏颜一身漂亮衣裳眼睛发直的牛家丫头牛春花哎哟一声,见田敏颜笑咪咪的看着自己,黑黑的脸有些红,瞪了她娘一眼愤愤地道:“娘,你再打我更笨了。”

    “你本来就笨。”牛二婶子瞪回去,道:“二姑娘才比你长三岁,你看人家啥都会,你呢?知道啥?”

    牛春花听了很是恼怒地说道:“那谁叫你没生得我聪明些来着。”

    “死丫头…”

    田敏颜眼见两母女要掐起来,忙道:“牛二婶子也别这么说,春花也很能干的,你看她也帮着你做农活,极乖了。”

    “有啥用,又不会挣银子,哪像二姑娘你…”

    田敏颜很是头疼,她知道村里很多人家的父母都拿她来做孩子们的教材榜样,可这牛二婶也太不像,当着闺女的面就这么贬低自家夸别人,没看到孩子的泪都要掉了么?

    “春花,别听你娘说,你极好呢。”田敏颜越听牛二婶说的不像话,忙的岔开话题又从身上的荷包掏了一把糖塞在她手里道:“姐姐请你吃糖果。”

    自从家里日子过好后,总会买些糖果放在家里,她也会放一些进荷包,有时自个剥一个吃,偶尔也请些村里的孩子们吃。

    牛春花很想扔了,才不要她施舍呢,可看着手中那花花绿绿的糖果纸,她吞了吞口水,又舍不得,要知道,穷人家是常年都见不到一颗糖的,她都好久没吃糖了。

    牛二婶子见了一喜,忙的说道还不谢谢二姑娘。

    牛春花却抿着嘴,低着头硬是不出声。

    牛二婶子见她这样很是没脸,又拍了她一下,又谄笑着对田敏颜呵呵的笑:“这孩子从小就是个牛犟子,二姑娘你莫怪她,都是村丫头不懂事。”

    田敏颜嘴角抽了抽,牛二婶子是忘了,自己也是个村丫头呢。

    “没事儿。”

    “她哥就跟她不是一个样儿,嘴巴甜,又老实肯干活,比你长两年,高大得跟头牛似的。这些日啊,天天在我跟前说要我给他娶个二姑娘这样的媳妇儿呢!呵呵,我就笑他了,那给你求二姑娘如何?你道他咋说的?”

    田敏颜的脸色一黑,有些不好看起来,跟在她身边的白梅就冷道:“这个婶子你说什么话呢?你这话也是在我们姑娘跟前说得的?”

    牛二婶那张笑脸一僵,有些不高兴,这又如何说不得了?你只是个丫头呢,主人家都没说话,忒没规矩。

    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大嗓门插了进来,并成功的撞开了牛二婶子。

    “哎哟,二姑娘,我正要上你家找你娘呢,想不到有这缘分在这遇着了。来来,这是我娘家侄子,叫大鹏的,今年十五岁,你瞧瞧,长的俊吧?那可是咱周村一等一的俊小伙呢。”来人噼里啪啦的像放鞭炮似的说了一大通。

    被她这么一冲,白梅拉着田敏颜后退两步,看了看,却是村里的来旺婶子,在她身旁,有个高大壮实的小青年,直愣愣的瞪着田敏颜看,眼睛都要发光了。白梅见了脸一冷,挡在了田敏颜身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来旺家的,你这啥意思?”牛二婶子十分不高兴,警惕地瞪着她那侄子。

    哟嗬,这是来抢他们杨梅村的姑娘呢!

    “啥,就你家那牛犊子,也想来配二姑娘?这话可都的说,这婚事要讲究门当户对,就你们家那几亩田,也养的起二姑娘这精贵人儿?”

    牛二婶子脸色一变,从红转黑,黑又转红,别提多好看了。

    田敏颜家如今有多富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莫说娶了她家姑娘有嫁妆有多丰厚,凭着田敏颜这能干的聚宝盆称号,就是不给嫁妆也多的是人想娶呢!

    田家富贵了,人人都看在眼里,杨梅村更清楚田家的发家是源于他们的闺女田敏颜,如今谁都说生女当生田敏颜那样的,要不就是要是娶媳妇娶着田家老三那姑娘,可就吃喝不愁了。

    说起来,田敏颜还小,虽说古代人家孩子也有十一二岁就定亲的,可庄户人家因为要留着孩子多干两年活,不是那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也很少早早就把闺女嫁人,除非有特殊的情况。

    如今村里也没几户人家能和人家田家比的,有着那样的家底,一般人也不敢想,就是心里头想也没人敢提结亲。可如今,这有人开了先河,那些个有打算的就紧着来了。

    这牛二婶和来旺家的向来不对盘,两家的田地相邻,本来是交好的,可后来因为田埂多一分少一分的就吵起来了,两家也没了来往。

    所以如今听来旺婶子这么看低她家,牛二婶子就冷笑道:“我家那小儿配不上,你这侄儿就配的上?笑死人,瞧瞧他一个傻愣青样儿,跟没见过姑娘似的,有像他这么直直瞅着人家姑娘看的?没半点教养规矩。”

    来旺婶子一听,眼睛一竖,双手往腰一叉:“你说谁没规矩?啊,你再说一次。”

    “谁应就说谁。”

    “好哇,你这粗俗婆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来旺婶子双手成爪向她抓了过去。

    “哎呀,打人了,臭婆娘。。。”

    “你打我娘,我打死你。。。”牛春花加入战局。

    田敏颜很窘,这都什么事啊?

    她扯了扯白梅,使了个眼色,两人飞也似的跑了。

    这才回到家中,孙举人的娘子也正好从西厢出来,见着田敏颜,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好一阵夸,把田敏颜夸得脸都红了才罢休。

    好不容易送走孙夫人,田敏颜走进西厢,屋中的桌面摆了好些礼物,想来是孙夫人刚刚送来的。

    田敏颜皱了皱眉,问:“娘,这孙夫人不会也是前来求亲的吧?”

    “你这孩子,怎么知道?”罗氏抿嘴一笑,将她拉到炕沿上坐下,一脸慈爱的摸着她头顶,好一阵叹道:“我家囡囡也长大了,都有人上门求亲了。”

    什么叫一家有女百家求?那是那家闺女盛名在外,越多人上门来求,就越表明那家闺女难得难求,也越矜贵。

    “我早就说过,我家闺女值得最好的人。”罗氏的语气充斥着骄傲和欢喜。

    “娘。”田敏颜嗔了一句,道:“我才十一岁呢,你和爹爹可千万别胡乱应了,必须等到我及笄以后再定亲。”

    开玩笑,她才不想那么早就嫁人呢,女人生孩子就跟在鬼门关走一圈,十来岁也就是个孩子,如今定亲,十五岁成亲的话,要是生个孩子,凭着古代这落后的接生技术,她还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生产呢。

    她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的,才不会拿生命来开玩笑,这具身体越成熟,越晚怀孕,对她来说,只有好无坏。

    “我也舍不得我囡囡呢,只是,那孙夫人提的是她族里的一个堂弟,说是也考了秀才的,生的一表人才,家底也好。”罗氏呵呵的笑着。

    “凭他是谁,都不能这时候就应。”田敏颜嘟着嘴,说道:“我说了要自己挑夫婿的。”

    罗氏见闺女难得露出小女儿娇态,心都软了,搂着她连声说好,末了又补了一句哪家姑娘像你这般大胆,要自己挑夫婿?

    两母女笑骂成一团,田怀仁从外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劈口就问:“她娘,村头那牛二媳妇和来旺媳妇给打起来了,说什么咱们家囡囡是该配他们家的,这都什么话?这不是混账话么?”

    “什么?”罗氏蹙起眉,沉着脸道:“他们作的啥子疯,抹黑咱闺女的声誉呢这是,你快让人去拉开呀。”

    “我都把人给轰走了,你不知,那来旺媳妇的侄儿叫俺叔呢,给行的大礼,差点没把我给吓倒。”田怀仁想到那黑实的孩子当自己是正经岳丈的拜,就郁闷得紧。

    田敏颜听了更坚定了及笄后定亲的想法,便将刚才的事儿给说了一遍,末了又道:“娘,不管来的是谁,都说我及笄后才定亲,不然,得闹出更多的笑话来。这名声要坏了,日后我和小妹就甭想找好人家了。”

    罗氏脸色一凛,和田怀仁对视一眼,两人都清楚这里头的严重性,便齐声道:“得,就用这理由推托,等你十五岁以后再定。”

    田敏颜听了松了一口气,这做人家媳妇哪有做姑娘时候好,她可要尽最大可能给自己争取利益,就是及笄再定亲,她还想到十八岁再成亲呢。

    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的又有人上门来探听罗氏的意思,就连方宇他娘方夫人也凑上了一份热闹,也幸得田敏颜和爹娘通过气,统一对外说要及笄后才定亲,否则,还真不知咋收拾的好呢。

    而楼少卿托福的王媒婆也来了两次,最后一次,田敏颜亲自将她带来的所谓诚意礼物给扔到大门外去,并说要是再来,就让人将她的脚给打断了,并让她带话给那楼少卿,就是全天下男人死绝了,她都不会嫁给他。

    那王媒婆回去和楼少卿一说,楼少卿哈哈一笑之后,把媒银给了她,说以后都不用再去了。

    王媒婆原本以为这亲事说不成,这媒银铁定是泡汤了的,想不到楼少卿这么大方,还是给了她,虽然不是全部,但聊胜于无。

    而因为在田敏颜那受了憋屈,她有意无意的在媒婆圈子里说田敏颜脾气大,彪悍凶狠又粗鲁,凭那么点家底眼光高的要上天去,把田敏颜的名声给说了一个下乘,传了开去。

    听到这样的谣言,罗氏很生气,差点就要去找那王媒婆拼命,田敏颜好说好歹的拦住了,说道:“她也就逞一时口快,这认识我的人还能不知道我的性子?如今她这么传扬出去也好,咱也吧用再应对上门提亲的人了。”

    彪悍凶狠又如何,说粗鲁么她就是个村姑,这又不是什么失德失贞的,随她说去,自己乐得安乐。

    罗氏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一家有女百家求,轮到自己了,真真儿是又高兴又无奈呢。”

    田敏颜抿嘴儿笑,心想,日后可别挑女婿挑花了眼的好。

    消息传到齐十七耳中,他挑了挑眉:“彪悍?凶狠?嗯,倒真有几分说的对呢,臭丫头有时候蛮凶的。”又想到他们往外推的借口,摸着下巴:“十五岁及笄后才考虑定亲么?呵呵。”

    而田敏颜他们拒亲的消息也传到了横河宅子里头,各人的反应都不同。

    田敏庄砸了一个花瓶,气呼呼地对她娘说道:“那个野丫头,凭的什么?就凭会赚两个银子么,啥,知县夫人都想替自家族侄她求亲?还不稀罕。娘,我不甘心。”

    陈氏心痛地看着地上的碎片,说道:“你放心吧,你以后会是个官夫人的。”只不过,田敏颜会是什么?她不清楚。三房,是越来越有出色了,自家,确实止步不前,还事事不顺。

    上房,江氏狠狠地说了一番田敏颜他们的坏话,什么眼光高啥的装清高,说啥啥都有。

    田老爷子则是一如既往的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眼中有欣慰,也有复杂,三房的孩子,都出色了啊,可大房二房的?

    不提也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