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反泼污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家西厢房,田怀仁一脸忧愁,看看罗氏,又看看田敏颜他们几兄妹,唉了一声。

    “爹,我知道你是啥意思,无非就是想把方子拿出来。可咱不能,这事只要有了个开头,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们自己犯的错,就该为自己埋单。”田敏颜一脸凝重地道:“咱们家好不容易有安生日子过,爹,你忍心吗?”

    “囡囡,就帮这一次,以后咱都不理那些破事,好不?你阿公他,也老了,精神气也没从前好了。咱们只帮这一次,再没第二次。”田怀仁想到老爷子那乞求的目光就觉得心里泛酸。

    田敏颜摇了摇头,这包子爹还是太天真了,对于大房二房的人,她就没抱好印象,有一就有二,这次爽快的应下来,以后有事还是会找他们,甚至会利用他们的名号去干些混事。

    “爹,你忘了二伯娘当初去柳家利用咱们的名借银子的事了?”田敏颜淡淡的说了一句。

    田怀仁一怔,脸色变幻莫测。

    “还有,大伯是个官老爷,阿公却只顾着怕影响大伯的名声官运,而要咱们去救,难道我们就不是他的子孙?这味精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投了多少心力,为此奔波,爹你是最清楚不过的。”田敏颜又加了一句。

    这是她最不满的地方,老爷子太偏心了,他们三房,就是那么软弱好欺的,说要方子就要方子,咋就不想着让大伯帮忙?

    见田怀仁不作声,田敏颜便道:“这味精,如今也不只是咱们一家的生意,这么多的加盟店,咱们既然能收人家的钱,就要讲究一个诚字。那何霸王若得了这方子,会怎样?只会大肆制作提价,那势必会影响咱们这么多家的生意,这对人家不公平。”

    田怀仁颓然地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很是苦恼。

    田敏颜虽有不忍,却也知道不是心软的时候,她不想引来后患,她对二房的人太熟悉了,有一必有二,她可不想没事找事,给自己招来吸血蚂蝗。

    她也不是老爷子,没有给别人擦屁股的兴趣。

    “爹,味精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要是娘和哥哥他们同意交出去,那就交。”田敏颜最后说道。

    田怀仁顿时看向罗氏他们,眼中期盼,可渐渐的,他的眼神暗下去了,没有人支持他。

    大事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这是田敏颜他们早就说好了的,算是家规,现在,明显就是四对一。

    田怀仁很是踌躇,在他心里,是想要去帮的,就是不看田怀孝的份上,也只看老爷子的面,他乞求苍老的样子让他很是心酸。

    田怀仁站在上房跟前,却不知该去怎么对老爷子说,最后,还是田敏颜看不过眼去说的。

    两爷孙在里头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第二日,田敏颜就跟着老爷子一道前去横河。

    横河。

    何霸王听到田家的人来了,硬是不理,把他们晾在客厅,自己则抱着美人又啃又亲的。

    等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才曼斯条理的前去客厅,见来人只有田家老不死还有一个小姑娘,很是诧异,却也没放在心上。

    田敏颜眯着眼睛看着长着一张方脸,很是嚣张跋扈的何霸王,长得五大三粗的,除了相貌凶狠,眼神倒也没想象中那么暴戾。

    听说这何霸王的祖辈只是个山贼出身,他自己大字都不认得一个,人虽然跋扈嚣张,却有些傲骨,那何霸王的妹妹,是何霸王嫡亲的胞妹,长得很是娇媚,给当了化州副都督的小妾。

    “方子拿来了吗?”何霸王开门见山的冷睨着田老爷子。

    “人呢?”老爷子看着他道:“我要见到我儿子。”

    “把方子拿来, 那狗崽子自然会还给你。”何霸王用小手指挖着自己的鼻孔,看也不看他,说道:“没有方子,见什么人啊。”

    老爷子脸一沉,正要说话,田敏颜就扯着他,脆声说道:“阿公,既然何爷没诚意,那就罢了,我们走。”说着,用力地一扯他的袖子,对他使了个眼色。

    何霸王挖鼻屎的动作一顿,眯着眼看了过来:“臭丫头好大的胆子,当我何府是没门鸡笼,自出自入么?来人啊,给点颜色这不知死活的臭丫头看看。”

    “是。”

    “何爷这是想咋的,杀人么?”田敏颜却是不看那两个虚张声势的家丁,只看着上首的人,道:“也好,我两爷孙就把命搁这了,何爷要能做好偿命的准备,就动手。”

    老爷子脸色一变,看向田敏颜,欲言又止。

    何霸王看向田敏颜,那双清澈又倔强的双眼,没有半点惧意,不由有几分意思,往身后的椅子一靠,道:“臭丫头胆子不小,好,对爷的味。说,你们是啥意思,到底是赎人不赎?”

    田敏颜静默不语,只定定的看着他,何霸王眼神闪了几闪,手一挥道:“来人啊,将那狗崽子给爷拉出来。”

    田怀孝很快就被人拉了出来,被何霸王踩在脚下,脸青鼻肿的,看上去好不凄惨。

    相对于老爷子的呼吸急促,田敏颜只扫了一眼,心道,打的实在太轻了。

    “爹,爹,方子拿来了吗?快救我回去,我要被打死了。”田怀孝呜呜的哭叫,哪还有平日的威风。

    田敏颜向老爷子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小包袱,打开,里头是几锭银子和银票,还有些金银首饰。

    何霸王皱了皱眉,这是啥意思?

    “何爷,这里有些银子首饰,估摸着也值五百两,你要看得上眼,就收了,大家交个朋友,这事就此抹过如何?”田敏颜淡定地道。

    何霸王一愣,随即哈哈地笑,对在客厅的狗腿子笑道:“你们有没听到,这丫头说这事抹过,哈哈,我没听错吧?”

    “爷,你没听错,是这丫头异想天开。”

    “听到没?异想天开,你们田家那混小子把我的爱妾给拐走了,给我戴了绿帽子也就罢了,还下爷的面,五百两,就想打发爷?”何霸王冷冷地眯起眼,说道:“爷说了要味精方子,看来你们没听清楚,好。”

    他的话还没落,就狠狠地把脚踩在田怀孝的手上,痛的他嚎叫一声,尖声说道:“颜丫头,把方子给他,给他呀。”

    老爷子身子动了动,想要说话,可接到田敏颜警告的眼神,便强忍着。

    田敏颜对田怀孝的痛苦恍若未见,就是脸色也没变一下,看得何霸王直皱眉。

    “何爷,何爷说我二哥拐走令爱妾,不知道有啥证据?你的府上有家丁无数,听说我家二哥被你关在柴房,想来也有人关着吧,也不知我二哥有啥通天的本领,竟能躲过你的看守,还找到那啥小红玉给一起逃了?”田敏颜敛下眼帘,慢慢地道:“听说那小红玉也二十有二了吧?我二哥十六岁,我怀疑,是你那爱妾给拐了我二哥逃走,还望何爷给个说法,把人给交出来。”

    何霸王一愣,随即坐直了身子,眯着眼道:“证据?说法?你找死!”

    “就是定罪也要见证据不是,现在到底是谁拐谁,还是个问号,何爷你说呢?人是被何爷你带走的,如今不见了,是生是死也都不知,何爷你说我二哥和小红玉逃了,焉知是不是何爷你给。。。”

    田敏颜话中意有所指,客厅里一片静谧,老爷子看着田敏颜就像看怪物一样。

    “对啊,对啊!你说我二郎拐着小红玉逃了,谁知道是不是你把他们给杀了?”田怀孝后知后觉地大声嚷嚷。

    可惜,他没看清形势,何霸王狠狠地一脚踢向他,又是哀嚎一声,在地上打滚。

    何霸王是呆了,他完全没料到这死丫头竟然会反过来污蔑他,将污水反泼过来,好,果然够大胆,这田家果然有个人才。

    “你个死丫头,简直找死,敢污蔑你爷爷我?我说他们逃了就逃了。”何霸王气得站了起来,两步就走到田敏颜跟前,死死地瞪着他她:“你这死丫头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爷今儿就弄死你。”

    田敏颜不躲不闪,迎向他的目光说道:“何爷当日绑着我二哥和小红玉回府,还游了一趟街,可是人人都看见的。现在我们来赎人,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何爷,就是告到官府里,就是你奏请副都督大人,也要讲个理字。人确确实实是在你这不见的,我们有诚意来赎,你总得让我们见到人才是,你说可是这个理?”

    “你,你。。。”何霸王哪里受过这等屈气,手一扬,就要打田敏颜。

    田敏颜却是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道:“何爷,你这一巴掌下来,我们定然是告到天子脚下的,正好,我和府天尹的夫人有些交情,请她帮着递个状纸,也是不成问题的。听说副都督大人最是刚正不阿,要知道闹出这样无理的事,不知道会怎么责怪爷呢?”

    何霸王的手一顿,几乎没跳起来,怒道:“死丫头,你敢威胁爷?”

    田敏颜呵呵一笑,上前一步,摘下他的手,道:“何爷,您是真汉子,何必和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计较?不如,咱见好就收?”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