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祸水东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喧闹了一日的宅子终于安静下来,只大老爷们还在前院吃酒说话,后院的正房,田家的妇人都在那吃茶。

    “那袁秀才长得一表人才的,庄姐好福气了。”吃饱喝足的田怀芳笑呵呵地道,又看向罗氏问:“三弟妹,你说是不是?”

    罗氏抬头,淡淡地笑了笑:“那是自然的。”

    “大嫂是了了一个心愿了,说起来,我们文茹文媛都大了,也是到操心的时候了。这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这话可真没说错,小时候怕着养不大,大了又要操心亲事。哎,我家两个蒲柳之姿,也不知将来有没好没个好福气。”田怀芳长叹了一声,眼睛直勾勾看着罗氏。

    罗氏只顾低头看着怀中的闺女,压根没看到田怀芳看过来的炙热眼神,也没想到大姑的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田敏颜就坐在罗氏身边,本就对田怀芳的心思有所察觉的她此刻听了更是提高了警惕,眼睛眯了起来。

    最好别打那主意,否则,弄得难看了,大家都不好看。

    再看黄文茹她们,都羞红着脸低下头,一副小女儿娇态。

    “娘。。。”黄文媛嗔了一声,哪有当娘的当着闺女说亲事的?

    田怀芳见罗氏看也不看她,心里暗恨,对田怀兰使了个眼色。

    田怀兰闻音知雅意,立即打着趣道:“大姐也太谦虚了,我俩姨甥容色这么周正,又是城里长大的,整一大家闺秀,将来求亲的人可多着呢,还怕寻不着如意佳婿?”

    大姐的心思,昨儿就跟她透露了,自家的孩子还小也争不得的,而且,将来就是要配也还有个小五呢。她和大姐向来亲厚,也不怕帮一把口,这还有爹娘做主呢。

    “我也不求啥的,就盼着给她们寻个知根知底的,将来也不怕被欺了去,那我也放心了。”田怀芳呵呵地笑道。

    “那可得在身边寻个了,大姐,从前当数你光景最好,你三岁就开始给她们姐俩攒嫁妆,想来定是丰厚极了,将来嫁的夫家可有福气了。”田怀兰笑眯眯地透了个气。

    “也不算得丰厚,比是比不得庄姐的,但也不差了。”田怀芳一脸的谦虚,可言语里不无得瑟。

    看着两姐妹你一言我一语的演着二人转,田敏颜冷笑不已,不经意的看到李氏那耳朵都竖起来,双眼发着青光,心里一动,嘴角邪邪地勾起。

    “知根知底的就容易寻了,别说远的,就说近的,咱这多侄子,你就随便选一个呗。我家元宝还小着,要不,我都想让她们表姐弟来个亲上加亲呐。”田怀兰的大嗓门嚷嚷道。

    黄文茹两人是听不下去了,娇嗔一声,两人相携着跑了出去,田敏颜觉得田怀芳这两人简直就是一奇葩,还有当着闺女把话说得这么明显的,也不怕遭了腌臜闲话。

    而眼见两姐妹都跑了,田怀兰没了顾忌,更是加了一把猛火了,笑说道:“旁的人不说,我瞧着瑞哥就不错,刚刚对答新郎那是朗朗上口的,这读了书了果然就不同了。三嫂,要不你和大姐来个亲上加亲吧?我瞧着他和媛丫头一动一静的性子,才是两人又有说有笑的,看着就极相配,旁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儿呢。”

    她的话一落,全场安静,罗氏的手握成拳,唰地抬头看向田怀兰,眼神凛冽,有些恼怒和愤恨。

    好哇,她当是啥,原是在这里等着呢!

    新仇加旧恨,去年这女人害自己早产,差点一尸两命,她躲着不见,自己也没找上门,如今,她又上来招惹,而且,算计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真是老虎不发威,还当自己是病猫呢!

    当下,罗氏朝着田怀兰冷笑道:“什么亲上加亲,什么一对儿,这话也是你能说的?我瑞哥还是个孩子,将来还要考功名,二姑奶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瑞哥和表姐私相授受有首尾吗?”

    罗氏一出口,就是毫不客气尖锐的斥责,半分薄面也不给,再加上她凛冽冷厉的目光,田怀兰的笑脸僵住了。

    “二姑奶奶也是当母亲的人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都不用脑子?这种话传出去,别人如何看待我瑞哥?和表姐暧昧不清,将来若是他考功名因此而被人说他品行有亏,岂不冤枉?二姑奶奶你到底什么居心?要陷我瑞哥于不义。”

    罗氏的突然发作,让田怀兰羞红了脸,随即脸色发白,看着罗氏半句话也说不得,抖动着唇,想要辩驳,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在座的人,谁都没想到罗氏会这么尖锐,毕竟这是亲友间的闲话,也算是彼此之间的一种试探。

    这样的试探在妇人间是比比皆是,若是对方有意,自然会应的,彼此透个底。若是无意,那也会把话题岔开去,却不想罗氏会这么的冷冽尖锐。

    她们却没想到,孩子是罗氏的底线,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算计到她的孩子身上,更别说,玩算计的,还是田怀芳两姐妹。

    若换了其它人这样试探,罗氏或许会岔开话题去,可明显的,田怀芳她们就是打田敏瑞的主意。

    她的长子,娶谁,都不会娶这两姐妹的闺女。

    罗氏意有所指的话让田怀芳的脸色很不好看,却也知道这不是闹不快的时候,便笑着道:“三弟妹你作什么呢,小妹她就是说着玩儿,你也是着相了。两孩子还小,又是表姐弟,没的你说的那般严重。什么亲上加亲,两孩子的性子现在也看不出来,这都是以后的话呢,你也是白恼了。”

    “大姑奶奶,话可不是这么说,自古男女七岁不同席,媛丫头也十三岁了,当知道男女大防,别让人算计去了,省得名声被传坏了,将来不好说亲。”罗氏冷冷地道:“我瑞哥,要有那点子心思,旁的不用说,我直接打死了事,省得心思不正,自毁了日后前程和自身名声。”

    这话说的,也太重了,只差没说黄文媛不知羞耻了,饶是一直当和稀泥很是专业的田怀芳也是脸色黑沉,抿着嘴不说话了。

    气氛很静默,也很尴尬,罗氏可不怕关系弄僵,反正自早产那事出了后,她对这些小姑什么的就再不抱任何亲厚的希望了。

    从前就对她冷言冷语,看不上眼,如今见自己日子过好了,就紧着来算计,这算什么?泥人都有三分性呢,更别说,你算计的是自己的孩子。

    江氏一直没有说话,现在见两个女儿都吃瘪败在罗氏手下,脸一下子拉的老长,冷道:“咋了老三家的,如今你有两银子就作起来了,当着我老婆子的话就教训姑奶奶起来了?亲上加亲有啥不好的?我老婆子就瞅着顶顶好。”

    这罗氏,难道还嫌媛姐配不上瑞哥么?什么东西,自以为有两银子,就富贵起来看不起人来了?

    “老太太,我儿只是个乡下野小子,这亲上加亲,我儿配不上,我们家只有三分地,也供不起一尊菩萨。”罗氏看着江氏漠然地道。

    咝的一声,众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就连只吃茶看戏的陈氏也看向罗氏,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当面驳老太太!

    罗氏见了她们的神色,心里冷笑,说她不小孝不贤么,要她孝贤,总要那当长辈的慈才值当,一个害自己早产只会骂人的老太太,值当么?

    “你。。。反了你了!”江氏气得够呛,这罗氏是越来越大胆了,都敢当面辩驳她了,她颜面何存?

    罗氏神色冷冷的看着她,心里冷笑,这一屋子人,谁都妄想算计她儿子。

    田敏颜噗哧一笑,打破那僵直的气氛。

    “你笑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江氏一下子看了过来,瞪着她怒斥。

    “老太太,亲上加亲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还轮不着我哥吧?”田敏颜笑眯眯地道:“二伯娘可是有两儿子,都排在我哥上头呢。而且,都和大表姐二表姐年岁相当,我哥,可是比二表姐还要小呢,就这年纪,看着也不像。”

    李氏一听,终于有她说话的机会了,忙的笑道:“可不是,我二郎也十六了,配茹丫头正好。三郎么,今年也十五了,就配媛丫头,而且,他性子安静,媛丫头跳脱,再般配不过了。”

    眼看大房的大郎都定亲了,还是个嫁妆丰厚的人家,她的二郎三郎也到了年龄了,大姑家虽然不算特别富贵,去也比庄户人家要好大多了。而且,刚小姑子不是说了么,将来她们姐俩的嫁妆可是比庄姐差不多了多少的。

    有这嫁妆,两家又是亲戚,就是聘礼给少点,也没啥事,可省了一笔又得媳妇和嫁妆,这可是个好买卖。

    李氏打的好主意,一说就拿两儿子出来说事,众人的嘴角都抽了起来,这李氏的脸皮可真够厚的,也够贪心的。

    田怀芳,此时是脸色铁青,两手都握成拳头,恨不得吃了李氏一样。

    二房又怎能和三房比?三房如今住大屋,呼奴唤婢的,瑞哥又长的俊俏,还念着书,将来或许可能会考到功名,就是考不着,当个富贵太太不愁吃喝也是好的。可二房有什么?别说其他,就凭李氏那邋遢贪婪的和老二那好色的性子就让人生厌。他们那儿子的德行,还想来配她的两个女儿?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田敏颜见了,低下头掩下眼皮,嘴角斜斜地勾起,祸水东引罢了,有啥做不得的?想要算计他们家,就别怪她让她们来个自讨没趣了。

    “瞧,这都说什么了?不过是说着玩笑话,一个个倒都当真了。”田怀芳自持镇定地僵硬着说道。

    “哎,大姑奶奶,这事可真可行呢,你放心,将来文茹她们嫁过来了,我自是将她们当亲生女儿般看待的,你也不怕她们被人欺了去。”李氏却是呵呵的笑着道。

    “你放屁!”

    一声娇叱传了过来,却不知何时,黄文茹从门外冲了进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李氏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那歪瓜劣枣,还想聘我姐妹二人?你想得美你。”

    田敏颜看着,两姐妹都满脸怒容,显然,是一直在外边听着墙角的。

    “还有你,什么玩意,谁稀罕你那儿子了,自以为得了两个臭钱,就看不起人了?我呸!穿起龙袍不像太子,装什么啊!”黄文茹又狠狠地冲着罗氏骂道。

    “哎哟哟,这脾气可不得了,这都是长辈,就敢冲吼了。”李氏阴阳怪气地斜睨着黄文茹。

    “你。。。”

    “茹姐,出去玩。”田怀芳喝了一声。

    “娘。。。”黄文茹不甘的跺着脚道:“她们欺负人!”

    “娘的话也不听了吗?”田怀芳沉声斥了一句,又对小女儿使了个眼色,黄文媛忙拉着不甘不愿的姐姐出去了。

    “大姑奶奶,这姑娘就是要教导,哪有冲着长辈大吼大喊的?传出去还得了?”李氏见两人出去,立即就摆起款来了。

    “二嫂,我以后定会好好教导她们,就不容二嫂你操心了。”田怀芳不冷不热地说道,又看一眼沉默装死的罗氏,心里恨得不行。

    “那刚才我说的。。。”

    “你给我住嘴。”江氏恼了,冲着李氏就骂:“也不看看自个啥德行,你说谁配谁?二郎拐了人家小妾逃了,你还敢说亲?啊?你也不怕坑了人家闺女你。”

    李氏不甘地反驳:“如何配不得了?都是一样的侄儿,二郎也总会回来的,如何配不上了?大姑奶奶你嫌贫爱富,说配不得,那也就罢了,俺也认。讲品相,俺二郎三郎一样不差。”

    田敏颜头越发低了,生怕别人看见她嘴角的笑容,心道,这李氏果然是极品中的上品,这话也敢说!

    三郎或许还算老实,可二郎,一个敢拐了人家小妾逃跑的人,这人也值得付托终身?别笑死人了。

    不过,闹吧,越闹越凶才好,这样,她们三房才能摘出来看戏。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