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各有计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对于田怀芳她们想要算计自己儿子的心思,罗氏回到客栈仍然万分恼怒和不平,对着田怀仁发了好一阵牢骚。

    “你说,她们咋就见不得咱好?瑞哥才几岁,她两个女儿又多大了,这像话吗?还有,什么有说有笑一对儿,传出去像什么话?我儿还考不考科举了。”

    田怀仁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愣了一瞬,才道:“不是揭过去了吗?还值当你气。”

    “我这是怕啊。”罗氏叹声道:“别说孩子还小,还没到说亲的时候,文茹她们两姐妹的脾性,瑞哥怎么合得了?可要是传出他这年纪就和表姐不清不楚,将来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没没那么严重吧?”田怀仁有些结舌。

    罗氏冷笑一声,他生性憨厚,又是大男人,如何清楚女人内宅的弯弯道道,就是自己,从前也不知,还是日子过好了,认识的夫人多了,这女人谈的都是什么?不就是那些腌臜的二三事?

    丫鬟爬床,设局毁名声,啥都有,从前她只是个农妇,实实在在的,种田归种田,也没考虑这么多。可如今,他们家也要好了,为了孩子的前程,她不得不考虑,也不得不多起心思来啊!

    名声闺誉是女子最重要的东西,可也是男子的,说个不好听的,田敏瑞和他表姐或者表妹真有了不好看的,再不喜,再清楚是算计,还能不娶?人家的唾沫子都能把你淹死。

    这就是她为什么这么怒的缘故,是后怕呀!

    “总之,以后瑞哥他们的亲事,我可不准你胡来,要和你姐妹结亲,那是绝对不成。”罗氏一脸凛然的瞪着他。

    田怀仁哦了一声,两人吹灯歇下不提。

    而在另一边,田怀芳也对着夫君大发脾气。

    “不就挣了两个银子吗,就瞧不起人来了,你是没见着她那副嘴脸,一副高高在上像个娘娘的款,真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说,我们两闺女哪不好了,哪配不上她儿子了?就凭着两个钱,就妄想尚郡主公主不成?呸!”

    “你也是,瑞哥才几岁,你就紧着去说,凭白丢人。”黄保全皱着眉很不认同她今日的做法。

    “十二岁还小?文茹文媛都大了,也是要说亲的时候了,再说,我也不是说现在就定下,也就是探探口风,她有必要明里暗里的讽刺吗?”田怀芳很是不满地道:“所以说,这小家户里出来的就是上不了台面。这结亲,谁不是先探过口风再谈其他,谁像她这样,说一说,就跟只被点燃了的爆竹似的。”

    田怀芳也不想想,自己也是小家户出来的呢,还是同宗呢!

    “那也不是说媛丫头跟瑞哥拉扯的,传出去像什么话,丢了人不算还毁了闺誉。”

    田怀芳也恼,有些郁闷地道:“谁知道小妹会那样说,她也是没长脑子的,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也不先在脑瓜里晾过一遍。”

    “这事莫提了,今晚我和爹跟老三谈过,看他的意思,还会再开铺子什么的,看能不能捞个管事当当,我也闲了这久了,这当口不好惹他们不快。”黄保全斟酌着道。

    田怀芳听了,叹了一口气,躺下床道:“真是想不到,三房最是闷声不吭的,如今却翻身了。”

    黄保全阖着眼,心道,谁叫人家生了个好女儿!

    横河田宅,同样的谈着今日说亲这事。

    “二姑奶奶也说了,大姑奶奶给她们姐俩准备的嫁妆都赶得上庄姐的,要是配了我们二郎三郎,还愁没嚼用吃喝?从前大姑爷当掌柜时,可捞不少好东西呐。”李氏悄声对满身酒气的田怀孝说道:“娶她们姐俩,聘礼也能少给些,都一家人嘛,给来给去的不都一样。”

    田怀孝打了个酒嗝,斜着眼看她:“真有庄姐那么多嫁妆?”

    “咋没有?从前过得最好的就是大姑奶奶一家了,三岁就开始攒嫁妆的话,还能少?”李氏满眼都是算计,搓着手说道:“他爹,这可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啊,就是二郎说不成,三郎也都大了,也该说亲了。”

    田怀孝摸着下巴,想起田怀芳那两个闺女,嗯,颜色倒是还可以,要是嫁妆丰厚,那还真是好买卖。

    李氏见他意动,便继续煽风点火:“爷,明儿早你就跟爹娘说,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可不能让三房给占了先,好处都他们那房占了。”

    “你不是说她三婶不愿意吗?”

    “嗨,这人会变的,谁知道她是真不愿意还是摆谱?咱们先把人给定下来才是王道,反正也不亏。”李氏眼睛咕噜噜的转。

    “说的也是,成,明日我跟爹讲。”田怀孝一脸深以为然。

    李氏一听喜滋滋的,脑中都是那黄的白的在满脑的转,要是田怀芳知道她的好算计,不知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东厢,陈氏也和田怀德说起这事。

    “前儿怀芳就明里暗里想把她文茹说给我们林哥,来个亲上加亲,如今又看上了三房的瑞哥,你说她还真能想,瑞哥才几岁啊。”

    “别人的事,管她作什么,反正也与我们无关。”田怀德喝得够多的,翻了个身背着她嘟嚷道:“庄姐的事了了,好好准备林哥的亲事才是。”

    “咱们银子不多了。”陈氏见他提到这点,就提了一声。

    “啥?”田怀德转过身来,翻身坐起,皱着眉道:“前儿那丁黑不是才送了五百两?”

    陈氏也坐了起来,小声说道:“能有多少,给庄姐置嫁妆也花了不少,就是二郎那破事,不也被老爷子拿去一百两?这又给知县送了厚礼说情,还有多少?”

    想到那事,陈氏就郁闷得吐血,明明到手二百两,这还没用,就被拿了回去,还顺了一百两过去。

    田怀德抿着嘴阴沉着脸,心道常说十年清知县,万两雪花银,他怎么捞的钱永远是三位数?该想法子开源才行。

    陈氏觑着他的脸色道:“老爷,前边那周家不是说让咱们入股那生意吗?要真入了,还怕不来钱?那才是真的日进斗金呢。”

    田怀德瞳孔一缩,抿着嘴迟疑问:“真的只参股就成?”

    陈氏听了心里一喜,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可不是,而且,咱们不够股银可是能先赊着。”

    田怀德想到处处打点都要银子,把心一横,道:“那你约周夫人吃个茶。”

    陈氏喜不自禁,忙不迭的点头应了,却不知,一时的贪婪埋下悔恨的祸根。

    第二日经过商议,田敏颜他们决定早些回清平,也不在横河待下去了,省得一不小心就被人算计了去。

    从客栈来到田宅,才走近正房,就听得里头吵哄哄的,田敏颜他们对视一眼,果断地决定,一会就走。

    进了正房,只见二房的田怀孝涨得脸红脖子粗的,对面的田怀芳是一脸愤怒,边上的陈氏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儿。

    田敏颜眼神闪了闪,怕是那祸水真东引了,李氏是动了心思了。

    因着田敏颜他们一家子的到来,战火暂时停息了,老爷子看着田敏颜他们笑道:“今儿咋这早过来了?”

    “爹,我们是来告辞的,家里还有老多事儿忙乎,这就家去了。”田怀仁说出来意。

    老爷子他们一愣,忙道:“也不急那两天,等庄姐回门再走不迟,也吃个侄女婿的酒。”

    “是啊,他三叔,哪里就差那一两日的功夫了?横河也老多地方作耍,你们来了两日,也没好好逛,再留些时候呗。”陈氏也紧着说道,知县夫人可是让她力争三房过来横河居住发展呢,还对田敏颜的味精生意极有兴趣,她可要挽留着。

    “是真有事呢,而且二十家里宴客,要准备的功夫还特别多,爹,到时你们来家,再吃酒也是一样的。”田怀仁淡声道。

    “那吃过中饭再走吧?”老爷子迟疑了一下,应了。

    “不了,昨儿三娘身子有些不爽,路上慢慢的走,不赶路了。”

    看田怀仁坚持要走,田老爷子并没说什么,心里也清楚估摸着是昨日的事儿,一时也没说话。

    “三弟要回去,巧了,我和你姐夫也得回去亲友家赴宴,正好结个伴,路上也有个照应,咱一道走吧。”田怀芳连忙说道。

    田怀仁皱了皱眉,看了罗氏一眼,没说话。

    李氏见此便有些急了,忙的撞了撞田怀孝的手,使了个眼色,田怀孝便道:“爹,三郎和茹丫头的亲事。。。”

    “满嘴粪的乱喷什么?”江氏喝了一声,骂道:“大郎二郎都没成亲,几时轮的到他?”

    “娘,先定下来嘛。”李氏嘟嚷了一句。

    “你给我住嘴,都是你这长舌妇。。。”

    田敏颜扯了扯田怀仁的衣角,后者忙打岔道:“爹,娘,你们还有话说,我们就不打扰了,过几天你们要是得空就家来吃酒,我这就走了啊。”

    “哎。”田老爷子忙的从炕上下来,嘴里说着:“都说让你吃了中饭才去,咋就赶这当口。。。”

    “娘,那我们也回去收拾收拾,和三弟一道结伴走了。”田怀芳也站了起来说道。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等着自己的闺女被强许么?

    “老三,你等着你大姐,一道走,互相照应着。”江氏立即对田怀仁说道。

    田怀仁迟疑了一会,在他老娘发作之前嗯了一声,到底是应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