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脸皮三尺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老爷子看着一道进来的三个儿子,穿着都很体面,尤其是老大老二,富贵又红光满面,发福了不少。看老三,穿着倒不是极好,但看着也不错,许是因为长年在地里劳作的缘故,皮肤有些黑,可精神头却十分好,也不知是不是见识也多了,浑身散发出一股子内敛的气息。

    老爷子眼神很复杂,可以说是变幻莫测,有欣慰,却又很纠结,因为他觉得老三一家,是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如今来横河,也不是为探望两老,而是撇清关系,这让老爷子很是震惊和恼怒。

    在他心里,总是觉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老三他们这么做,这是实打实的打脸啊,这以后,老大他们在外头还怎么行走?尤其是老大,官再小,也是个官,闹这么一出,这脸面要往哪搁?

    所以,老爷子一出口就很不善,甚至有些气急败坏。

    “老三,到底是咋的一回事,他们说你在外头张贴个啥公告,这不该啊!”

    田怀仁对老爷子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很是失望,当下抿起唇,可还没说话,田怀孝便先抢了一步。

    “爹,您给看看,老三这是不是失心疯了,这公告也能贴出来,以后我怎么见人?这不是说咱们是骗子呢么?”田怀孝抢过田怀德手上的公告,递给了老爷子。

    田怀德很无语也很恼火,心道,这个不经事的,这会子不软着身段还装什么老大?

    老爷子看了一眼公告上的内容,虽没明说老大老二讹诈,可那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向世人说着就是那么一回事,老三他们,这是狠狠地打老大老二的脸啊!

    “老三,这,有啥事不能来家说了呢?都是一家人咋弄的这么一遭,这。。。哎。”老爷子皱起双眉,话里很是不悦。

    “爹,这事我得给贤王爷一个交代。”田怀仁也不多说,只一句话。

    他这话一出,老爷子的脸色立即变了,身子一下子挺得笔直,双眼瞪大,问:“贤王爷也知道了?”

    “阿公,何止知道,王爷还特别生气,说要砍了大伯和二伯的头呢。”田敏颜嗤笑一声,有意无意地看一眼两人喜滋滋的脸。

    田怀德那原本欢喜的脸一下子煞白起来,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你,你胡说八道。”田怀孝最先跳起来,指着田敏颜大骂:“分别是你们攀了高枝嫌弃咱们这些穷亲戚。”

    “是不是胡说八道,二伯大可以试试,继续蹦跶。哦,说你和王爷关系亲厚,可以当个牵线人。”田敏颜冷笑道:“二伯挣的银子也不少了吧,侄女我只怕你挣了没命花。”

    “老二,不会说话就别说,一边去。”老爷子听了对着田怀孝喝了一声。

    田怀孝想反驳,可见着田敏颜那脸色,觉得不对,脸也有些白了,莫不是真要砍头?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老三,你说说,贤王是个啥态度?”老爷子亟亟地问。

    “是啊,老三,你们不是和王爷关系极好么?我也没做什么,王爷他该不会把火烧到我头上吧?我可真啥都没干的。”田怀德也急了。

    田敏颜心下冷笑,现在知道怕了?早当初干什么去了,在外人跟前耍威风的时候干嘛去了?

    “大哥,你别听他的,他就是想要吃独食,有这么大的靠山只想他们那房占有,压根不想想咱们,是亲兄弟就该给咱们引荐王爷。”田怀孝犟着脖子说了一句:“说啥王爷要砍头,他就是吓唬咱们。”

    “你闭嘴。”田怀德大吼。

    田敏颜真心觉得田怀孝很猪,非一般的猪,我们认识贤王,关你大房二房啥事啊,凭什么就要给你引荐啊,你是天生俊才还是咋的?

    田敏颜越想越怒,想想自己为了这两人送出去的两成股,她就心疼得无以复加,当下冷道:“二伯说的可好,你说引荐?凭什么啊,我们又没收你千百两银子的介绍费,凭啥啊?”

    “你,你这死丫头,我是你二伯。”田怀孝被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二伯?有你这样的二伯?什么人不好糊弄,你敢和皇族乱攀关系,说王爷是你的好友还借王爷的名号来行事?你知不知道,你这愚蠢的贪财法子会害死我们一家。”田敏颜双眼瞪得浑圆,怒道:“二伯你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就跑远些,莫要连累我们一家,我们还想活得长些呐。”

    “你,你。。。”田怀孝气得脸色铁青。

    老爷子怔愣地看着田敏颜,对她的恶毒很是恼怒,可她的脸色却又不像是危言耸听,难道那贤王爷真的大怒?

    “颜颜丫头,没这么严重吧?”田怀德有些讪讪。

    “不严重?大伯,我可不是当官的,也不是靠耍嘴皮子就能来钱,大老远的跑来横河你以为我们是来观光旅行?”田敏颜冷笑:“就因为你们,我那味精作坊的生意送出了两成的股。大伯你该庆幸还没有人找上王爷去,否则,我不知道大伯的官还能不能稳坐着。”

    田怀德脸色大变,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田敏颜看一眼几人的神色,抬起下巴冷道:“阿公,大伯,我今儿就把话搁这了。这公告不贴也贴了,外头也是传得沸沸扬扬的,要是再出现之前的事,我也没话好说的了。贤王爷,就是我们也不好糊弄,你们要不怕死就尽管继续。”

    “你,你这死丫头好狠的心,我们是你你的嫡亲大伯,嫡亲祖父。”田怀孝终于吐出一句话来。

    “是吗?真是嫡亲,就不会陷我们于不义。”田敏颜冷道:“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二伯你嫌日子过得太好,我们还想活下去呢。”

    老爷子的脸色终于变了,沉着脸看向田怀仁:“老三,这也是你的意思?”

    田怀仁沉默了一会,道:“爹,二哥这做的也不像,这是讹诈,就是王爷不追究,别人慢慢也会知道真相,到时,二哥也没有好果子吃。”

    “爹!你看他,他分明就是想摘出去。老三,你别忘了,你就是分出去,你也是姓田的。”田怀孝气急败坏地叫。

    田怀仁所说的是,都是正中红心,他收了多少银子,在外头作了多少威风,他自己清楚,老三这摘清关系,将来有啥,他真个不出面,那后果如何?那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的。

    “是啊,老三,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田怀德也出来打圆场了,笑哈哈地道:“当初咱们要分家,也就是那相士说犯冲,现在咱们都过得挺好的,依我看,其实那犯冲也就过了。一家人哪有隔阂,我就说,百无禁忌,咱们重新合并一家过好了,反正爹也一直念叨着一家子团团圆圆的才是好呢。”

    “老爷说的没错。”陈氏扶着江氏从门口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个李氏。

    田敏颜眼睛一眯,这几人也装扮的富贵了,看来这讹诈的冤大头比她想象的还要多,真是一班蠢货。

    “娘。”田怀仁向江氏叫了一声。

    江氏见着这老三,就气不打一处来,可她刚刚被老大媳妇灌了好多迷汤,知道这时候不好和这儿子反面,反倒得哄着捧着,虽然憋屈,可她还是硬硬地嗯了一声。

    等她坐下,见到田敏颜一脸冷沉也不叫人,不由沉下脸,正想要开口训斥,田敏颜却先上前两步,淡淡地福了个礼:“阿妈。”

    田敏颜虽然讨厌江氏,可该有的礼节,她是不会省的,以免落了人诟病。

    “老三,你大哥说的不错,这犯冲也是一时时的,依我说,还是一家子一道过的好,热闹不说,还亲香。”陈氏笑眯眯地道:“爹娘如今的年纪也上来了,杨梅村才是咱们的根,将来肯定是回去的。这里是一处,杨梅村是一处,两边地儿换着住更乐乎,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老大媳妇说的对,老三,你那房子如今也盖好了,听你大姐说地儿也大,你收拾则个,咱们还像以前那般一起过。”江氏嗯了一声,像是皇太后一样下着命令。

    没错,命令,不是商量,也不是询问,而是命令,说白了就是知会,压根就没想人家是否愿意和你一道住。

    江氏果然是人才啊,千万万变,唯性子不变!

    田敏颜听了觉得好笑,真是打的好主意啊,我们累死累活的才有了今儿的光景,你就想来分一杯羹,现在来说重新合一起过日子?

    简直异想天开!

    甭说如今他们的日子过好了,又有滋有味的,就是没过好,她也不会和他们一道过,谁会这么犯贱的给自己找虐?

    不过这都什么人啊,脸皮怎么能厚成这样,真当他们三房是软柿子,说捏就能拿捏的么?

    田怀仁也是愣了,看着他娘,像是不认识似的。

    “怎么,现在你当了大老爷,过上好日子,就不认爹娘了?”江氏见他吭声,沉下老脸。

    “阿妈,你和阿公要是想跟着咱们这房,爹是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认?”田敏颜淡淡地道:“爹老早就说过,要是阿妈和阿公愿意,要不现在就收拾了行装,跟我们一道回去,以后就跟着咱们三房过。”

    田敏颜这话可说得明白,两老,他们愿意养,反正也就多两个碗筷的事,只是,一大家子想来一道过?没门!

    她心里清楚,老爷子是不可能跟着他们这房的,先别说这时代老人就是跟着长子的,要是分家了,本跟着长子,后改着跟幺儿,外道人怎么想?田怀德是想不当官了!一个不孝不赡养父母就能将他压在地底下。

    “这怎么行。”田怀德果然急急地开口,呵呵地道:“颜丫头,哪能让你们赡养两老。一家子过,一家子过才好。”

    老爷子也忙道:“现在也不是说这话的时候。老三,之前的事是我疏忽了,你放心,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

    “爹。。。”田怀孝第一个叫了出来。

    老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看着田怀仁说道:“只是,老三,你大哥也在这位置大半年了,上头也压得死死的。你们既然和那贤王爷说得上话,你看能不能这样,清明的时候咱回家祭祖,让你大哥和林哥儿也见见王爷露个面?”

    田怀仁的脸顿时绿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嗫嚅着道:“爹,我们和王爷也就打个照面这样的关系罢了,说不上啥话的。”

    “三弟,也没啥,不是说王爷也常到你们家住什么的,你只要请他来用个膳,咱们来招呼就成。”陈氏双眼亮晶晶的。

    “老三,你就当帮帮大哥,大哥这位置要是网上挪,对你们也有好处,将来瑞哥和小五考科举也有人说的话不是?”田怀德也很兴奋,看着田怀仁就跟看到金子似的了。

    “大伯,你确定不怕?别忘了你和二伯之前做什么了,王爷说了,最恨人利用他的名号讹诈,大伯,我们可再没有两成股去让王爷息怒。”田敏颜冷冷地道:“王爷答应不追究这事,已是极限,我们田家应该感恩戴德了,还妄想些不该妄想的就不该。阿公,冒犯皇族,那可是死罪。”

    老爷子的脸色变了几变,这话的意思,是不答应了。

    可这是难得的机会啊,他看向田怀仁,想要说什么,可看到他那灰败落寞的神色,又觉得喉咙哽着了一样。

    “没见过你这样手肘拐出不拐进的白眼儿狼,叫你引荐个,你废话一筐,过去养你是白养了。”江氏可忍得够久了,得了陈氏的眼色,对着田怀仁就喷,其实也就喷田敏颜了。

    老爷子见此喝了一声,她忿忿地抿着唇,看着田敏颜父女的眼神像刀子似的冷冽。

    老爷子正要说话,下人慌慌张张地前来报:“老爷子,不好了,外边来了许多人,说要找二老爷讨个说法呢。”

    田敏颜连忙说道:“阿公,我们家里还有要事,既然你们忙,我和爹爹这就回去了。”

    开玩笑,人家找上门来了,她可没兴趣给这些个极品擦屁股!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