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祸从口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齐十七每回来田家,有时候也会歇息,田敏颜就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客房,布置得舒适干净,他要不来就锁着,也不让其它客人进,算是齐十七的房间。

    来到那房间,就见齐十七坐在椅子上悠游地喝茶。

    “王爷,怎么这时候来了?可用过饭了?”田敏颜行了个福礼,直接就问。

    齐十七有些奇怪,看着她问:“怎么?爷还来不得?”他也是经过的杨梅村,想着也晌午了,来田家用餐的,哪知这丫头会这么问,见她脸色有些不好看,微微坐直了身子:“什么事?”

    这田家他也是说来就来,也是惯了的,这丫头过去也没像如今这般凝重,发生什么事了?

    “自然是来得的。”田敏颜讪笑一声,有些纠结。

    这还没怎么说,外头就响起田怀德激动激昂的声音:“臣,横河县丞田怀德求见王爷。”

    田敏颜脸一黑,不是叫瑞哥看着的吗,怎么还让他知道了,看向齐十七,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田怀德?”齐十七皱着双眉,看着田敏颜:“你大伯?怎么在此。”

    田敏颜苦笑,说道:“他们是回来祭祖的,王爷,这都清明了。”

    “不见。”齐十七厌恶地挥了一下手,让她去打发了。

    “王爷,还是让老奴去吧,省得有人故意歪曲王爷的话。”福全眯了眯眼,看着田敏颜。

    田敏颜听了求之不得,顿时笑着作出一个请的姿势:“福全公公请。”

    她可真是巴不得呢,她要说,还得费唇舌,福全是王爷贴身伺候的人,他去拒绝是最好不过了。

    福全没料到她会这样,哼了一声,昂首挺胸地走出去,田敏颜跟在身后。

    出得门,就见田怀德他们全部人都跪在门外,田敏颜看向田敏瑞,见他一脸阴沉,心想怕是刚刚又是一番争执了。

    田怀德见自己跟前阴影一黑,也不敢抬头看,只匍匐在地高叫:“臣田怀德叩见王爷,王爷吉祥。”声音里很是颤栗和激动。

    贤王爷啊,今日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要不是自己耳尖,今儿还真错过了这一尊佛了。

    “抬起头来。”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尖细,真难听,田怀德愣了一下,抬起头,只见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这,这就是王爷?咋跟个娘娘腔似的?

    不但是田怀德这么想,就是李氏他们也偷偷抬起眼来看向一眼,心里直嘀咕。

    “你就是田怀德?”

    田怀德对上福全那双眼,顿时又低下头去,回道:“回王爷,臣正是。”

    福全没作声,目光从他身上转到其他人身上,眼睛眯了起来。

    “这王爷咋跟个娘娘腔似的?”李氏跪在地上,偷偷地对田怀孝说道。

    田敏颜脸一黑,这该死的,是想找死啊,到底知不知道啥叫祸从口出?这院子这么安静,你哪怕是压低了又压低声音,都十分清晰的,她都听到了,福全能听不到?

    她忙看向福全,果然,见他脸色阴冷,心里一沉,忙喝道:“还长不长眼了。这是王爷跟前使唤的人,福公公。”说着狠狠地瞪了李氏一眼。

    这太监,最是恨人家说他是娘娘腔的,这没了子孙根已是一件惨事,她还这么说,不是找死么?

    “大胆刁妇,竟敢口出狂言。王爷也是你能腹诽议论的?论罪当诛。”福全听到李氏的评价,声音更尖细和阴冷了,刺的人浑身发麻。

    李氏顿时吓得脸色煞白,直愣愣地瞧着福全,嘴巴张得老大,那脸从欢喜变得死灰。

    老爷子大惊失色,忙的匍匐下身子求道:“福公公,是老朽家教不严,乡下人没见识,还望公公饶她一条贱命。”

    “贱妇,谁让你胡说八道的?还不给我滚下去。”田怀孝惊恐无比,飞快地甩了李氏一巴掌,硬是将她的嘴角甩出血来。李氏却对这疼痛毫无知觉,对上福全那冰冷充满杀气的眼神,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傻了。

    田敏颜冷笑,什么叫祸从口出,这李氏如今可是清楚尝到了吧?

    田怀德见李氏坏了他的好事,恨得跟什么似的,忙补救道:“公公,此妇长年在地里做活,没见识,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公公大人有大量。”他又对田怀孝喝道:“老二,还不拖她出去。”

    田怀孝心里暗恨,将李氏拖了起来扔到院子外,骂道:“你想死不要连累老子,滚!”

    李氏哇的一声哭了,扒拉着田怀孝的手道:“他爹,他爹,这人要杀俺,救我。”

    “给我滚回老宅去。”田怀孝推了她一把,也不顾他哭喊,又冲进了院子,这结识王爷的好机会,可要把握好啊。

    “老爷。。。”李氏追了两步,却不敢跟上去,哭哭啼啼的躲进屋子,那公公的眼神可真要吓死她了。

    而院子里,田怀德谄媚着一张笑脸,笑呵呵的对着福问:“福公公,王爷他。。。”

    “王爷也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福全冷笑一声,眯着双眼道:“之前你们利用王爷的名号的事,王爷已经不追究,你们就该感恩戴德,找个地方躲起来,竟还敢到冲王爷跟前撒野?要是冲撞了王爷,你们担得起?简直放肆。”

    田怀德大急,忙冲着门内大声道:“王爷,臣冤枉啊,这都是臣的二弟作下的事,与臣无关啊。”

    他这话一出,老爷子迅速抬起头来,很是惊愕,而田怀仁同样的惊呆了。

    最惊讶的莫过于田怀孝,他先是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家大哥,再对上福全那冰冷的眼神,一惊,忙的俯下身子道:“王爷,草民知错了,草民愿意今生今世做牛做马伺候王爷。”同时的,在心里狠狠地骂了田怀德,好啊,果然是好兄弟啊,竟然推他去死。

    田敏颜嗤笑出声,心道你倒是愿意做牛做马,这世上多少人想给王爷做牛马去了,你也得看自己有没资格?

    她又看向田怀德,更是鄙视,这就是所谓的亲兄弟互相帮扶,到紧要关头还不是摘清自己,推兄弟出去死?

    她摇了摇头,看向一脸铁青的田怀仁和老爷子,田怀德这一行径,是彻底寒了这几父子的心了。

    而在外人眼中,田怀德这一行径,更是贪生怕死忘恩负义不念亲情,看福全不屑鄙视的眼色就知道了。

    而齐十七也在里头听见了,对杨官说道:“这田怀德,还真不行。”仅仅从这句话就能看出没有半点可取的地方。

    杨官没作声,只是冷冷地勾起一边嘴角,还是官呢,比那丫头都比不上,相信关键时刻为了保全自己,他肯定会舍弃亲情。

    “福公公,臣没有别的意思,就想亲自给王爷请个罪,您给通融一下?”田怀德作出一副愧疚的神色:“是臣管教不严,是。。。”

    “就你这样的,咱家见得多了,还装什么仁义愧疚。咱家就说一句,王爷不是你这等贱民能见的,都给咱家滚出去,扰了王爷歇息,罪加一等。”福全沉着脸,毫不给面的鄙视和讥讽。

    田怀仁听了连忙上前叫道:“大哥,先回去吧。”

    田怀德却是摇头道:“老三,大哥有罪啊,大哥要向王爷请罪,王爷要是不原谅罪臣,臣跪地不起。”

    好吧,你跪地不起,你年轻,可两个老家伙不是啊,没见到江氏的脸色都白了么,老爷子的身体都摇摇欲坠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你这是赤果裸的威胁啊。

    齐十七自然也听到了,呵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脑子没有,胆子倒是不少,敢威胁本王呢!”

    “王爷,让我出去打发了。”杨官冷冷地道。

    “也好!闹得本王脑门儿疼。”

    杨官得了令,三步并两步就走了出去,浑身是杀气,冷冷地看着那院子跪着的人道:“除田姑娘,其余闲杂人等全部滚出去,否则,杀无赦!”

    说罢,唰的一声,腰间的剑出鞘,冰冷冷的,看着好不渗人。

    见那闪着冷光的利剑,老爷子他们打了个颤,这才真的怕了,忙的站起来,把身子弯到了九十度,说道:“不敢打扰王爷,草民等这就告退。”

    “爹。”田怀德不甘不愿,这王爷的脸还没见到呢。

    “老大,你还想忤逆不成?”田老爷子沉声冷喝。

    田怀德这才抿抿嘴,看向福全,谄笑着道:“福公公,臣就在这院子外侯着,王爷要是召见臣有啥要臣去做的,只管吩咐。”

    福全懒得和他说,只看向田敏颜,冷道:“田姑娘,王爷也就暂时歇息一番,你做些吃食送来。王爷不喜欢见陌生人,你知道怎么做的。”话到最后,已经是警告了。

    田敏颜连忙表忠心,福身说道:“民女知道。”话毕,沉着脸叫林管家:“林管家,将老爷子等人护送回老宅,再送些吃食过去,莫让几人乱走了。”

    田老爷子身子一颤,看向田敏颜,不知道咋的,总觉得这孙女一次比一次变得陌生。这回看着她,甚至有丝错觉,站在那台阶上,那气势,和那两个人相比,不遑多让,就像天生就是上位者一样。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