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狗咬狗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敏颜将吃食送去齐十七,再陪着说了一会子话后,这才回到饭厅那边,这还没进去,就听见吵吵闹闹的声音穿出来。

    “颜姐姐。”二房的闺女田敏静站在门口处,领着狗剩,怯生生的叫她,而二房的三郎则蹲在屋檐的台阶下,见到她来,只抬起头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去不知想啥。

    “咋不进去吃饭呐?都吃饱了吗?”田敏颜和颜悦色地看这田敏静问。

    田敏静看一眼门内,脖子缩了缩,怯怯地摇了摇头。

    田敏颜叹了一声,这李氏生的子女还真的是两极端,一两个嚣张无用,一两个老实胆小怕事,这都什么爹娘啊,把孩子教成这样。

    “如意,去取些点心来,带他们到前边院子去吃。”她招来如意,吩咐一番,对他们笑了笑,这才进屋里去。

    屋内,很是剑拔弩张,田怀德和田怀孝两人站着瞪着对方,很是愤怒,特别是田怀孝,那脖子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

    “推自己的亲弟弟去死,有你这样的大哥吗?什么都是老子作下的事,那些银子你没份得?收银子的时候,你比谁都快,好了,出事儿了,你就都扣在老子头上,田怀德你配做我大哥?”田怀孝粗着声吼。

    “我说的有错吗?没有我,你早就被人告上去了,你这是讹诈。还有,明明这么个好机会能和王爷说上几句,就偏偏被你那婆娘搅了。”田怀德冷笑一声:“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同一屋,我现在是晓得了,你两口子,就是搅屎棍。”

    “放屁!你当你那婆娘就是好的?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也不知勾引谁,谁知道你头上戴没戴绿油油的帽子?”田怀孝跳了起来。

    “你含血喷人。”田怀德一听,眼珠子都快要瞪得凸出来了,想也不想的就抡起拳头向田怀孝挥去。

    这哪个男人听到自己头上要戴绿帽子,都气得生烟的,田怀德也不例外。

    田怀孝又岂会是被打的人,再说,田怀德这些年虽不至于养尊处优,却也没吃过什么苦,哪有啥力气,田怀孝这一避,他一空反而踉跄了下,差点跌倒在地。

    田怀孝见此,也不管不顾了,也就反抡起拳头向他打去。

    “住手。你们都当我是死的不成?啊?”老爷子立即大声喝道。

    “反了天了,老二,还不住手。”江氏也是脸色铁青。

    田怀孝忿忿不平,却不得不收了手,看着老爷子说道:“爹,刚刚他说的话,您也听到了,您给评评理,这是该做人大哥说的吗?”

    “爹,这些年,您供着老大,好吃好喝的供着养着,也不用他下地,我和老三大字也不认得一个,这就不说了,我就恨自己没早几年出生,也就罢了。可他呢,得了便宜还卖乖,没给咱作啥贡献,特别是老三,就是当官了,也怕着冲了他而要分家,现在呢,为了啥子前程,就把亲兄弟都卖了,推出去死。”田怀孝那叫一个激愤啊,越说脖子越是粗,大声道:“就他这么个反转猪肚就是屎的人,哪知明日会不会把爹你都推出去送死。无情无义的混帐,我呸!”

    老爷子脸色阴沉,抿着唇不语,看向田怀德,目光复杂。

    田怀德自知理亏,却也不肯认输,便道:“爹,这事明显就是老二他们做的不是,若不是这样,王爷会不见我?”

    “我呸!就你这么个九品芝麻官,还妄想攀高枝儿了,也不瞧瞧自个什么德行?”田怀孝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九品芝麻官,那你当初咋死皮赖脸的跟着我去横河,咋不在杨梅村啊?”田怀德冷笑一声,道:“这大半年,你在横河有多威风,全是凭着我这九品官,不然,你以为就凭你一个蛮横子,能娶到貌美如花的小妾,能天天大鱼大肉,能吃香喝辣的?”

    “是,我才儿是把屎盆子扣你头上,可要是我入了王爷的眼,说两句好话,你还真能死不成?我得了好,你能坏到哪去?你就一不开化的蠢货。”

    “说的比唱的好听,你就把牛皮吹上天吧,看谁信你。”田怀孝冷笑。

    “够了!”老爷子大怒,一拍桌子,怒瞪着两儿子:“要吵,滚回家吵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嫌不够丢人么?”

    田敏颜看到这,真想鼓掌两声,好一出狗咬狗骨戏码啊,由此可以看出,这两房人,都是不能相交甚深的,谁知道到紧要关头会不会反水,紧咬自己一口。

    看来她要告诫田怀仁,只维持表面的情义面子就算了。

    “爹,我这是寒了心了,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了。”田怀孝干脆干嚎:“我没老大本事能当官,也没老三本事会挣银子,所以活该我被推出去送死,反正我就是多余的。”

    “他爹。。。”李氏紧张了,哇的一声哭了:“你要是死了,咱娘们几个可咋办啊?”

    “咱们一家子死了算了,好过在这丢人现眼。”

    老爷子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头痛得要裂开似的。

    “哭啥丧个呐哭,要死滚远些,趁着清明,地软乎。”江氏也是被闹得脑门发涨,恶狠狠地骂:“一个个黑了心肝的,是想先闹死我两个老东西啊。”

    “过不下去,就分家。”田怀德冷哼一声。

    “分就分,你当我愿意和你这黑心肝的过?”田怀孝冷冷地瞪向他,又道:“我和老三过,省得哪天被你推出去顶黑锅送死。”

    田怀仁和罗氏一愣,两人对视一眼,没作声。

    “老三,你给句话。”田怀孝看着田怀仁说道:“你要学那无情无义的,二哥也没得话说,只当少个兄弟。”

    田敏颜眼皮一跳,心道这田怀孝还没蠢的无可救药呢,这就想粘上他们家来了,打得好算盘。

    当下,她也不看戏了,上前两步笑道:“爹,其实二伯回来也好,反正现在咱们事儿也多,地也多忙不过来,他们那边的二十四亩地,正好让二伯一家子耕回去,咱们也轻省些。”顿了顿似是又想起什么的道:“说起来,二伯才有先见之明呢。这老宅比横河的宅子可大了,一家几口住着,也不知多滋润,也好过挤在横河那小院子,像大伯母说的,两个家,他们回来也可以住,二伯去横河也能住。”

    田敏颜朝着田怀仁眨了眨眼说道:“爹,前儿咱们不也想着将大伯二伯阿公他们的那二十四亩地让给别人佃租么,如今二伯说要回来过,正好让他耕回去呢。”

    这话里的意思,可不是说跟着他们过,也没说单过,只是说田怀孝一家子自己回来,还得耕种,她就不信了,田怀孝这样的人会心甘情愿的干。

    “嗯。既然二哥回来,你们那边的田我也交回去。”田怀仁很是配合地道:“反正现在也秋播了,二哥正好接手打理。”

    田怀孝也真不是笨人,仔细一想,就知道那话中的意思了,这不是把自己当冤大头么?

    他说回来,是跟老三合过的,老三家如今过的啥日子,他是看在眼里的,又有王爷这么大的靠山在身后,呼奴唤婢,反正他在横河也丢了大脸,还不如回来跟着老三做个富家翁呢。

    可现在,老三他们的意思是说让他回来,还是跟着老爷子大房他们,还得让自己一家来耕种二十四亩地?而老大独享其成?

    做梦吧!

    田怀孝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圈,说道:“哎哟,我这腰啊,怕是又复发了,她娘,快扶着我,这被何霸王打的伤,又要作了。”

    李氏连忙扶着他,并叫道:“老三,你二哥旧伤复发,哪种的了地,你这不是将他往死里推吗?”

    “那依二伯母所说,我们就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们?”田敏颜冷了一张脸。

    李氏有些讪讪,撇嘴道:“说什么呐,咱们都是一家子,哪有谁伺候谁的,跟从前一般过嘛。”

    田敏颜呵呵一笑,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这样的话还能白刺刺说出来呢,她听了都嫌臊得慌。

    “当初分家的时候,我还记得,二伯说死也不会和大伯分家的吧?呵呵。”她淡淡的说了一句:“还真没听过,分出去了,又合一道过的。”

    老爷子这下也臊了,狠狠地瞪了李氏一眼,说道:“分什么分,我老头子还没死呢,谁也不准再说。”

    李氏还想说什么,却被田怀孝掐了一把,使了个眼色过去,只好讪讪地住嘴。

    “颜丫头,王爷他那边。。。”老爷子急切地问田敏颜,这可是得罪不得的啊,不仅关乎到儿子的前程,还有一家子的性命啊。

    “是啊,颜丫头,你可要在王爷跟前多说说大伯的好话。你放心,大伯要是升官了,将来给你添副金头面做添妆如何?”田怀德也是兴匆匆地看着田敏颜。

    现在老三他们再说和王爷不熟,他也不信了,这能信吗?王爷都来到家里来了,还指名要田敏颜伺候,你说我们不熟,也得要找个好的理由啊。

    想到这,田怀德也很是埋怨,老三也太不老实了,这么好的事儿,就自己一家独占。

    金头面,出手好大方呢!田敏颜眼神一闪,淡声道:“王爷说了,大伯和二伯要是敢出现在他的面前,杀无赦。”

    老爷子他们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道:“不,不该吧。。。”

    “颜丫头,你你开什么玩笑?”田怀德颤着声说道。

    田敏颜嘴角微微地冷勾,说道:“大伯忘了之前的事,王爷可没忘,王爷说了他是极小气的人,睚眦必报。要不是我和爹爹百般求,又送了两成股,大伯,你怕是早就回来耕田啦。”

    “这。。。”

    “颜丫头,此话可是真的?”老爷子目光炯炯地看着田敏颜问。

    田敏颜也不闪不躲,她给了两成股是真的,至于那杀无赦是假的,是她编的,可又如何?她不想再替这些人送股份,她不情愿。

    “阿公,王爷还在这歇着,是不是真的,大伯不如前去亲自确认?”

    田怀德一脸不甘,皱眉道:“我去。”

    “回来。”老爷子猛地一喝,沉着脸看着老大,说道:“不准去。”

    “爹,这么个好的机会,王爷只要开个口,我就能升个几级啊。”田怀德像个女人似的跺脚。

    田敏颜听了摇头,这大伯的脑子,是真的不行啊!

    “王爷是什么态度,早在刚才就已经说明白了,爹不想给你收尸。”老爷子一脸沉重,想到那侍卫冰冷的眼神,就觉得恐慌。

    而最重要的一点,他没说,就是田怀德推出老二顶缸的话一出,就已经失了德,这先是得罪了王爷,如今又失德,只要有点头脑的,都不会去抬举这样的人。

    哎,老大他,到底是在这官场染黑了!

    可不管老大变不变,都是他最疼爱最珍视的长子啊,就冲这一点,他就不能看着他死。

    “这饭也吃过了,我们这就回老宅去,明儿祭祖后,就马上回横河。”老爷子站了起来,沉声说道。

    “爹。。。”田怀德怔愣。

    “你要是还叫我爹,你就跟我回去,要是不,你就不用再叫我了。”老爷子看了他一眼,眼中神色复杂莫名,最后向门外走去。

    “把菜都装起来,送去老宅那头。”江氏看了一眼还没怎么吃的饭菜,冲着田怀仁说道,然后跟着老爷子的脚步。

    一个个的跟着走,田怀德脸色恨恨,却也只好跟上去。

    田怀仁亲自送出门去,在大门外,老爷子回转身又对他说道:“老三,你们是个有福气的,如今和王爷也说的两句话。你大哥二哥得罪了王爷是事实,但爹希望你记得,他们再不是也是你的亲兄弟,能帮扶的,就帮扶一下,多说两句话好话。旁的不说,最重要是保下命来,嗯?”

    田怀仁一愣,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爹,我会的。”

    老爷子松了一口气,这才背着手向前走去,身后跟着一串子孙,田怀德那更是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