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底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吉祥如意两个丫头将饭菜送去老宅,对田敏颜说,那边又给了闹了一场,老爷子气得脸都青了,差点又打起来了。

    田敏颜听了冷嗤,要不闹才奇怪呢,田怀孝可不是省油的灯,现在这边齐十七在这,不敢太过,那边可是没顾忌的。

    不过,既然老爷子说了,祭祖后就会回横河,他们也能耳根子清净了。

    想起齐十七,她便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到厨房取了点心,来到客房前,见福全在门口守着,便笑眯眯的上前:“福公公,王爷起了没?”

    福全见是她,虽然没好气的,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便冷硬地道:“起了咱家还不进去伺候?”

    田敏颜对他这样不阴不阳的语气早就免疫了,便道:“公公也累了,我作了新点心,您给尝尝,看入不入得了口?”说着,将手中的盘子递过去。

    福全伸长脖子一看,洁白的磁盘上,一块块金黄色的正方形,像是蜜蜂窝似的东西,泛着一层油光,上面撒着芝麻,香气钻进鼻孔,馋虫一下子被勾起。

    “这是什么家伙?”福全也知道这丫头点子多,有很多吃食他都没尝过,而且味道还特别好。

    福全这人,说白了,其实就一吃货,还特别挑剔,但又爱好面子,就是心里赞叹,嘴上也是不会说的,特别是田敏颜做的食品。

    “这是萨奇马,是我亲手做的,公公尝尝。”田敏颜笑眯眯的把盘子递过去,道:“要是入得公公的口,也给王爷尝尝去。”

    “嗯,那咱家检查一下你有没下药。”福全吞了一下口水,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再双手成兰花指的捻起一块萨奇马。

    田敏颜看了嘴角微勾,兰花指哎,不过为免这人生气,便咳了一声,嗔道:“公公真是的,我敢给王爷下药么?”

    福全哼了一声,谁说不敢,你就会下媚/药。

    他咬了一口那萨奇马,嗯,松软香甜,口齿留香,有着浓郁的蛋香蜜味,不错,这点心比那蛋挞要好吃。

    “公公,如何?”田敏颜看着他享受的样子,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其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做的最完美的一次了。

    “马马虎虎。”福全看她一脸期待的,咳了一声,三口两口地吃完,又看着她的盘子。

    田敏颜心里暗笑,真是个别扭可爱的家伙,又将盘子递过去道:“那公公拿着,王爷醒了怕是饿了,您给他垫肚,我去给公公泡壶茶来。”

    福全接了过来,心道这死丫头还挺会做人的,难怪入得了王爷的心,比那什么田怀德那伙人要好多了。

    他又拈了一块萨奇马,津津有味地咬着,嗯,真好吃!

    “福全。”里面传出齐十七的声音。

    福全连忙站了起来,捧着盘子走了进去。

    齐十七已经起来了,见他手上拿了个盘子,上面装着些他没见过的吃食,问:“我好像听到丫头的声音?”

    福全心里腹诽,你可真没听错,便道:“是的,田姑娘给王爷送点心来,这叫萨奇马。王爷,可要尝尝?”

    齐十七见他嘴角还粘着粒芝麻,便笑道:“好吃?”

    “嗯,还行。”福全也不否认,点了点头;“老奴瞧着比那什么蛋挞要香。”

    “这丫头那来的这么多的点子。”齐十七用叉子挑起一块萨奇马,咬了一口,嗯,还行。

    “王爷可是起了?”田敏颜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进来吧。”

    田敏颜捧着茶进去,行了个福礼,笑道:“王爷吉祥。”见他手中拿着叉子,笑容更灿烂了,道:“王爷,院子的金桂开花了,王爷可移步院子吃茶用点?今日天气极好呢。”

    齐十七想了想,也好,便随着她出去,那桂花树下,放了一张圆桌并几把竹椅,桂花香清新馥郁,很是惬意。

    “嗯,这茶?”他啜了一口那茶,挑了挑眉。

    “这是秦姑姑差人送来的,说是王爷也不知何时在,就备在这里。”田敏颜忙笑着回道。

    大红袍,茶树生长在武夷山天心岩九龙窠高岩峭壁上,那里两旁岩壁直立,日照短,多反射光,昼夜温差大,岩顶终年有细泉由岩谷流滴,滋润茶地。因为出产极少,也是大南朝的贡茶,矜贵无比,是齐十七最喜欢的茶。

    “你倒是会借花敬佛。”齐十七瞥了她一眼,又拿起叉子吃了一小块萨奇马,似有意无意地道:“听说你对田怀德他们说要是出现在本王跟前,就杀无赦?”

    田敏颜心里咯噔一声,偷眼瞧他,怯怯地道:“我就怕他们来扰了王爷清净,吓唬吓唬来着。”见他没有表情也不吭声,又道:“我没说其他的。”

    “你还敢说其它,只这一条,就把本王说得杀人如麻的暴虐王了。”齐十七扫了她一眼。

    田敏颜心里一惊,忙的起身跪下请罪:“王爷恕罪。”

    “起来吧。”齐十七淡淡地道。

    田敏颜起身,怯怯地绞着手指,不时偷看他。

    齐十七觉得好笑,却也有必要提醒她,便道:“本王是你身后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你就是说不是,也没人相信。但本王要提醒你的是,靠山利用得好那是好事,要用得不好,只会惹来祸事。本王不介意你利用,但要用得其所,什么时候该用不该用,可要斟酌清楚,要知道,有些东西,过了,就会适得其反了。”

    田敏颜听了浑身一震,低下头说道:“王爷,我知道了。”

    这话里的一层意思,就是,凡事,不可超越了底线。

    见她这么谨慎,齐十七摇了摇头,道:“也不用紧张,本王相信你有分寸,坐下,如今棉花也种下了,你给说说那织布作坊的运作。”

    田敏颜看他一眼,心里松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道:“我的计划是先慢慢将作坊渗透开来,花式要新颖,色彩。。。”

    微风吹来,一朵桂花翩然落下,落在田敏颜的鬓边,齐十七看着她侃侃而谈而发光的小脸,有些恍神,当年母妃说起话来,也是这么的自信和出彩。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