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江氏被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人都说,一个家族要兴旺,选当家主母就要谨慎,要遇着个不靠谱的主母,哪怕你在前边做的风生水起,有这么个拖后腿的主母,也是枉然。

    这样的道理不但适用在大户家族,也适用在寒门小户,什么叫娶妻当求贤,就是这个理。

    男人在外拼搏,女人就管好家事内院,贤惠持家,这才会让男人无后顾之忧,也才会更有干劲。

    可江氏,除了搅得家宅不宁,就只会拖后腿,这样,家族又怎会兴旺得起来?

    老爷子很恼火啊,现在不论是他还是大房二房,都想着和三房把关系搞好,亲香起来,可江氏呢,却反行其道,是嫌三房太过亲近了,巴不得推得天边的远了。

    田敏颜这话,除了讥讽就是讥讽,就连江氏都听出来了,老爷子能听不出来?

    他原本就因喝酒而酣红的脸气得更红了,抿着嘴瞪着江氏:“说,你是不是真想把颜丫头说给大洪那家。”

    江氏被刺得起了性子,也是持着老爷子不敢把她怎么样,便咋呼着道:“咋了,庆哥哪不好了?人长得壮实,性子又憨厚老实,又肯干活,也会疼人,哪里不好了?”

    “这肯定是好亲,旁的不说,就颜丫头那掐尖要强的性子,谁家会让着她,庆哥憨厚,我担保,颜丫头肯定会把他给压得死死的,这在家里头自己说话了算,不比你去别人家唯唯诺诺的当小媳妇的强?”江氏越说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道:“大洪也说了,只要嫁了就过继,那就是自个出来单过,自成一家了,这哪不是好亲了?”

    “你,你还死不悔改。”老爷子气得青筋凸显,想也不想的就往江氏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的一声清脆,江氏被打的嗡的一声,傻了。

    田敏颜和田怀仁也愣了,想不到啊,老爷子还有雄起的一面啊!

    江氏也是被打傻了,她嫁来田家几十年,虽和老爷子吵吵闹闹的,可他却也只是嘴上骂,从没动过手的,现在,这老东西竟然打她,还是当着后辈的面打她?

    这让江氏无法淡定和冷静啊,当即就嚎了一声,向老爷子扑了过去,一双手成鹰爪的又抓又挠,口中叫道:“你这老东西,这么多年我给你做牛做马生儿育女,没享过一天好福,你现在打我?你敢打我?我老婆子和你拼了。”

    老爷子大怒,这大半年没下地,身子骨反而不利落了,被江氏一扑,脸上就多了两道血痕,这让他心中愤怒非常。

    使劲的推开她,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这下好了,江氏的两边脸都红肿起来了。

    江氏再度傻了,凄厉地干嚎一声,耸着头就向他撞过去:“你打死我,打死我算了。”

    田怀仁想上前拉开,田敏颜却拽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江氏不被教训,是不会老实的,当然,她也不相信就这么教训一下,江氏就真老实了,可看着江氏吃瘪,她心里头的怨气和恼怒也着实平息不少。

    田怀德和田怀孝他们听到声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咋了,咋的了这是?”

    “天啊,这是咋的一回事?”李氏惊呼出声,可田敏颜却看到她分明是幸灾乐祸的神色,不由摇了摇头。

    田怀德到底是长子,上前拉开两人:“爹,娘,有啥事不能好好说?啊?咋打起来了?”

    “你爹,你爹他是想打死我,好讨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你要有后娘了,嗷。”江氏被田怀德抱着,双脚仍不依不饶地乱踢一番。

    “你你放屁!”老爷子气得脸色铁青,喝道:“胡说八道的婆娘,我田家怎会娶了你这样的恶婆子?那是你亲孙女,你这样坑她,你还是人么?”

    “我哪不是人了,啊?我不就给她说一门亲吗?我是要她去死还是怎么着?”江氏大声吼了回去。

    “大洪那三子两口子都好吃懒做,专爱撩事的,你这不是推她去死又是怎的?你这恶婆子。”老爷子气的不行,说道:“我告诉你,你趁早歇了这心思,给那边去信算了,要不,丢了脸面,我饶不了你。”

    “饶不了我,我看你咋饶不了我。”

    “老大,取笔墨来,把这恶婆子送回江家,我田家伺候不起这样的恶婆子。”老爷子冷喝一声。

    “啊?”田怀德吓得酒也醒了,这是要休妻?他这时也听明白了,这是关于老三他们那边的事了,说啥亲,给颜丫头说亲?说那堂舅的三子?

    娘哎,她咋这么不省事,这当口还给他惹老三,他可指望着老三给他在王爷跟前好好说话呢。

    想到这,田怀德便道:“娘,你也是的,这亲事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老三如今也起来了,怎能给他说这么个女婿?”

    田敏颜冷笑,这回倒是装好人来了,当初你和你老婆可是想把我许给傻子呢!

    “好啊!他是大老爷,她是千金小姐,富贵了就看不起人来了,还想配龙子凤孙呢,我呸!”江氏耍赖撒浑,嚎哭道:“你可怜的舅父啊,那么早就去了。逢年过节也没人给他上个香,好不容易有个侄子肯过继承香火,你们这些黑心肝的,是要死人都不安宁啊!老三,你这不孝子,舅公大过天,你应了这亲又如何了?”

    田怀德一愣,这又关香火的什么事了?

    “人家那是别有用心,就你信。”老爷子怒道:“这事你休得再提,老老实实去推了,否则,我休了你,你就给我回江家去。”

    “你这死老头,你休啊,你敢休糟糠,你倒是写啊。”江氏又开始乱踢。

    田怀德死死地拽住自己老娘,看向田怀仁道:“老三,你倒是说句话啊。”

    “大哥,我没啥好说的。这亲事,我是不会应的。”田怀仁冷淡地道。

    “你,你这不孝子。”江氏指着他大骂:“早知道我生你那日就该把你淹死在尿桶里,那是你亲舅父,你这不孝子。”

    田怀仁抬头看向江氏,她那狰狞到变形的样子让他心里发苦。

    “既然老夫人这么紧张江家舅公的香火,老夫人也不止我一个孙女,大姑的两女儿长得如花似玉的,年纪又相当,等明日那舅公来了,就说过去吧。”田敏颜突然开口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她清楚,可她就是气不过,江氏不是想要推她进火炕吗?她倒要看看,将她最宝贝的女儿的孙女推进去,她又会如何。

    果然,此话一出,江氏愣住了,眼神闪烁。

    提到两个外孙女,江氏立即就蔫了,那可不同田敏颜这样的顶心柱,那是极得她心的宝贝,就是配龙子凤孙也不差的,要配那蠢笨的庆哥,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江氏支支吾吾的,看着田敏颜那讥讽的笑,脸黑了又黑,变了又变。

    “怎么,老夫人不舍得?”田敏颜可不会给她脸面,嘴角勾起一记冷笑,道:“不是说了,人长得壮实,性子又憨厚老实,又肯干活,也会疼人么?这么好的亲,怎么轮得到我?我和你又不亲香不是?”

    “你,你。。。”江氏颤着手指指向她。

    老爷子被田敏颜的态度给吓了一惊,皱起了双眉,这丫头,从前可不会这么明晃晃的打脸,唉,这也是心寒了!

    再看到老三那冷淡无波的脸,心里一慌,忙道:“老三,甭听你娘胡扯,颜丫头的亲事,自然是你们两口子打算的,回去吧,啊。”

    江氏双眼一瞪,还要出声,老爷子便狠狠地斥道:“你再多说,就马上给我滚。”

    “娘,你消停些吧,你好歹也要顾着儿子我啊?”田怀德也忙低声附耳在江氏耳边说道:“还指望着老三他们给谋更好的前程呢。”

    江氏听了,那道气立即就下来了,只是老脸依旧愤愤不平的,那两边脸五条指印鲜红无比。

    田敏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想什么,当下冷笑,看着老爷子说道:“阿公!泥人尚有三分性,之前是瑞哥,现在是我,下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小五。一次又一次算计,难道我们三房就不是田家的子孙?好脾性就活该被算计?阿公,再好脾性也有被磨烂的一天,更何况,我们不是泥人!”

    老爷子瞳孔一缩,脸色变得难看无比,这,这是挑破窗户了。

    “颜丫头,一家人哪有。。。”

    “一家人?”田敏颜冷笑出声,扫一眼那脸色难看到的极点,说道:“要不是爹,我还真以为咱们只是从泥坑里捡来的呢,这也是一家人?”

    “囡囡。。。”对于田敏颜突如其来的刻薄,田怀仁也是惊愕无比,怔愣地看着她。

    “颜丫头,也就是一场误会,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老爷子很是不悦,也很慌乱。

    “是不是误会,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田敏颜淡淡地说了一句:“莫说我刻薄,一次次的算计,再厚的情也该磨薄了。老爷子怕是累了,爹,我们先回去吧。”

    老爷子一噎,张了张口,想要叫住这两父女,却发现,喉咙一点声音都说不出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