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心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罗氏坐立不安地站在家门口张望,见两父女回来,忙不迭的迎进屋里。

    “如何了?”

    “娘,放心吧,我若是不想嫁,不管她是谁,都没法逼我,牛不喝水是按不了牛头低的。”田敏颜淡定地笑了笑。

    她跟着田怀仁过去,倒不是怕着自己嫁了这么个人,要嫁很容易,可要真不嫁,还能代她上花轿进洞房不成?

    罗氏听了松了一口气,继而看到田怀仁那副表情,不由有些不悦:“你那是啥表情呢,难道还真想闺女嫁那小子不成?”

    “胡扯!”田怀仁瞪了她一眼,坐下,看着田敏颜,张了张口,到底没说什么。

    田敏颜见他这样,知道他是对刚才她的作态心存疑,便道:“爹,你也莫怪我刻薄,实在是他们太过份,一次又一次的算计,爹你就是不心寒,女儿看着也心酸。”

    “咋了这是?”罗氏听得一头雾水。

    田敏颜便将刚才老宅那边的事儿经过简单地说了,还着重说了自己最后的威胁,末了道:“爹,你可能觉得女儿盛气凌人了。可你想想,为啥他们就敢三番四次的算计咱?就是看着咱好欺,认为咱都是没脾性的。爹,咱做人,不去想着算计别人,可也不能任让人算计咱啊。”

    “被人打了左脸,难道还要把右脸伸过去再打?凭什么?”田敏颜冷笑道:“爹,就是咱们盛气凌人,也是他们逼的,不端正一个态度,只会有越来越多的算计。”

    “但是,他们到底是你阿公阿妈。”田怀仁始终无法割舍,那是他的生养父母。

    “爹,如果不是顾念着他们是我们的阿公阿妈,你当他们还能在这指手画脚算计咱?”田敏颜却是讥讽地道:“这世道为啥人人都想当官,要考科举,除了那是一条出路能光宗耀祖,最重要的还是权势,那手握生杀大权的权势。”

    “如果他们不是爹爹你的生养父母和兄弟,爹你以为,我没本事将他们踩到地底里去永不翻身?旁的不说,就凭着我现在替朝廷替王爷实验种植棉花这一点,我就能让人将他们全部给。。。”

    她没往下说,可那没说的意思是什么,田怀仁和罗氏都清清楚楚,所以,也脸色发青。

    “囡囡。”罗氏惊讶于田敏颜的想法,看她满脸戾气的十分陌生,不由有些心疼和心酸,搂着她说道:“不值当的,囡囡,那些人不值当,莫把自己的性子都养左了,啊?”

    她是真害怕啊,好好的闺女,被逼的这么暴戾,说要杀人就杀人,那还是她纯良的闺女么?

    田怀仁也惊呆了,看着田敏颜的眼,清楚知道她不是在说笑,而是说的事实,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要不是她顾及着那些人是他的血亲,她是真的不会手下留情!

    “囡囡。。。”

    “爹!态度很重要。我和娘,还有哥哥小五,都不会反对你对老爷子他们的亲情念想,但是,你要知道,每一份情,算计多了,最后都只会烟消云散。爹爹,我希望你心里有把秤,莫要放太多的期望,免得到时更绝望。”田敏颜语重心长地道。

    田怀仁叹了一口气,敛下眼帘,说道:“不会了,爹也失望了。只是囡囡,你记得,他们是你的长辈,也是爹的爹娘便是。”

    “这个爹你放心,该明面上的孝义,我们一分都不会少了,毕竟还得为瑞哥和小五着想,我不会让一个不孝的名头压在他们头上,一辈子抬不起来。只是家都分了,能做的,也就是维持表面的情义罢了。”田敏颜淡淡地道,想到自己刚才在老宅撂下的狠话,又在心底冷笑,就是表面,也已经出了无数条裂痕了。

    她是对那些人没有感情的了,但这该死的时代,孝字压死人,不管是为了两个兄弟还是自己,她都不会让不孝两个字冠在身上。

    只是,老宅的人要是还在算计,就别怪她不客气,要折磨他们,她也有大多的法子,只一个看着他们三房富贵而不能沾上一点,就足以让他们恨得牙痒痒。

    罗氏听了便冷道:“囡囡说的对,这脸面咱内里早就撕破了,日后老宅的人事咱们就远着些,维持表面的孝义罢。”

    田怀仁连声叹息,还能怎样呢,偏心的爹,不靠谱的娘,闺女说的对,再厚的恩情,也早就算计给磨得没了。

    而在老宅,老爷子劈头盖脑地将江氏训了一场。

    “日后你再敢自作主张,我要你好看,不该管的管,闲过头了你。”老爷子烦躁地撂下一句:“你是想把老三他们给推得天边远了才高兴。”

    想起田敏颜那威胁又沉重的话,他就感到莫名的慌乱,这可是实打实的警告,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怕是和老三那房越走越远了。

    “我咋的了,他敢不认娘了不成?老娘怀胎十月把他拉出来,他还敢不认了?也不怕唾沫给淹死他。”江氏犟着脖子不服输。

    “你你就是一根死脑筋,鸡脑袋。”老爷子烦躁得不行,吼了回去:“敢情你是用脚指头想事情了,他咋不孝了?短你穿短你喝?供给你,不听你的话,你吃得撑死又能咋的?没想头的。”

    “娘,您就听爹的吧,老三他们咱如今得罪不起啊。”田怀德也劝说道:“你说谁不好,偏要说颜丫头,那丫头是啥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平白惹一身臊。”

    “你洪舅父就说她了,我还能有啥想法?我要不是想替你小舅留个香火平日也好吃到供奉的,我会理?”江氏顶了回去。

    “我说你是鸡脑袋你还不信。他要有心早就过继了,还等到现在?我看他是没安好心,从前咋不来说啊,分明就是看老三家起来了,贪了那嫁妆。这亲说不成也就罢了,要说成了,我看你那老脸往哪搁,坑自己的亲孙女,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老爷子连声冷笑,又道:“趁没出丑,你赶紧的把事给平息了,莫让他们来弄出更大的事来,否则,下边的孙子孙女还要不要做人嫁娶了?”

    “爹,我看还不成,老三他们明显就是心里存了隔阂了。爹,这可对咱们不利啊。”田怀德皱着双眉说道:“爹,你要想想法子,把老三的心给安抚回来才好。”

    “安抚个p,我看啊,老三是早就想撇开咱们这些穷亲戚了,娘弄了这么一出,还不打蛇随棍上?”田怀孝斜倚在门边上,吐出半截牙签,冷哼着道:“如今人家怕是在心里感激着呢。”

    江氏听了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立即道:“老二说的对,就是这样。好哇,养不熟的白眼狼,我就知道,富贵了就嫌爹娘穷了,早知道当初。。。”

    “少说两句吧。”老爷子恼恨地瞪了她一眼:“这样的话也是能说的,传到老三耳里,还不得心寒?”

    “我怕他个毛,我还说错了不成?尤其是颜丫头,没规矩,没良心,没情,你瞧着刚刚她那眼神,恨不得就把我给杀了。”江氏想到田敏颜那冰冷的眼神,就不寒而栗。

    “娘,别说这个了,当务之急,是想着该如何把老三的心拉回来啊。要真的远了心,他们要在王爷跟前说上一句,我别说升官了,怕是官都没得做咯。”田怀德很忧虑,田敏颜那狠话实在是把他给吓到了。

    “老三,不会的。。。”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对田怀仁的性子,他还有点自信拿捏住。

    “他不敢!”江氏更是理直气壮。

    正说着话,李氏忽然在外头院子大声地叫:“林管家,你站那做啥子呐?”

    老爷子他们一惊,忙的走出去,只见田敏颜家的林管家带着个小厮站在院子,脚边放着些米肉菜的东西。

    “老爷子,这是我家老爷太太吩咐给送过来的,二姑娘说了,怕是家中厨娘做的吃食您和老太太吃不惯,就让拿些生的过来你们这边煮。”林管家淡淡地说着,特意又说了一句:“哦,是给您和老太太的。”

    老爷子脸一黑,却还是艰涩地挤出笑容来:“老三他们有心了。”

    “那,我这就回去回话了。”林管家淡淡的鞠了个身,带着小厮走了,就剩下一小堆物件在地上。

    李氏立即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翻了翻,大声嚷嚷着:“哎哟,这点子肉菜够谁吃哟。爹,老三是弄的哪一出哟,这不是去那边吃么?咋的还。。。”好吧,人家就有这本事把林管家那句是给老爷子和老太太的话给忽略掉。

    老爷子看着那点子米和肉菜,心里一阵阵的发凉,脸色黑得像锅底似的难看。

    这两日回来杨梅村,这么一大窝子,除了在老宅这边住,吃饭都是在老三那边吃的,毕竟他们都搬去了横河,粮食也没留下在这。而他也以为,直到回横河的时候,都会是在老三家吃的,可现在?

    老三将肉菜和米送过来,那意思是什么?这明摆着就是寒心了,不愿多作亲近了。

    看着那些肉菜,老爷子的心凉透了,原本那对田怀仁的性子拿捏得当的自信,一下子消散得荡然无存。

    燕说:好吧,咱不憋屈了,呼风唤雨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